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六百三十四章 巔峰對決!
    城郊馬場規模很大,占地兩千多畝,是c市各界精英人士聚會休閑之所。本文由  首發

    孫然來到這里的時候已經晚上七點多,游客大部分已經散去,馬場安靜了下來,沒有了往日的喧囂。唯一熱鬧點的地方,就是場地周圍一家半露天酒樓,那里燈火通明,人來人往,似乎有一場聚會。

    孫然是在遠離酒樓的地方進入馬場的,一進去,黑暗中就有個人影迎上來,來人低喊了聲:“隊長,你來了。”她是鳳凰。

    孫然點了點頭,又看向旁邊的人影,都是老熟人,易蘭馨也到了,帶著一個急救箱,甚至連劍圣狄龍斯都到了。

    他見到孫然,先是一愕,然后上下打量了下他的裝束,最后目光注視在他背后的劍上,奇怪地問:“怎么,你真改玩劍了?”

    “最近小練了一把,感覺還不錯。”孫然笑道,他帶了劍,同時也帶了槍。

    狄龍斯撇嘴:“劍法可不是那么好練的。等黑暗騎士來了開打,你最好還是玩槍。”

    孫然嘿嘿一笑,不在繼續這個話題,他看向另一邊的酒樓,問道:“現在什么情況?”

    “已經來了五個黑暗議會的議員,你看,在那里烤牛排的那個,叫艾維,看著是不是很年輕?這只是表象,這家伙至少已經一百歲了,力量深不可測,是今晚到場的除羅金外最強的議員。”狄龍斯介紹。

    “哦,黑魔法師艾維,我知道。”孫然點頭。這家伙異能本質就是掌控能量,他已經將這種異能玩出花來了,各種各樣匪夷所思的異能使用技巧,就像魔法一般不可思議。

    在堂堂正正的對決中。這人的戰力在整個異能地下世界可以排進前十。

    “聽說你曾經敗在他手上?”孫然問狄龍斯。

    “他的異能技巧出神入化,我的確不是對手。”狄龍斯坦然道,臉上還帶著一絲心有余悸之色,顯然對這個黑魔法師極其忌憚。

    當然了,再厲害的異能者也經受不住圍攻,艾維再厲害。他們進化者聯盟每人給他一下,他如果不逃而選擇硬扛的話,那就是死路一條。

    這個地下世界,能面對圍攻而面不改色的,似乎只有黑暗騎士羅金一個人。這家伙就是個大變態,曾經有一次,獵戶座五個王牌獵手帶著近二十個手下圍殺他,結果被他反殺了三個王牌獵手,余下眾人全作鳥獸散。 黑暗騎士羅金的大名也是那一次傳開的。

    “等羅金來了。你一定得把他拖住,就像你在游輪上干的那樣。”狄龍斯鄭重地道。

    孫然哈哈一笑:“狄龍斯,看把你嚇的,為什么要拖住他?我這回是來殺他的。”

    “……”狄龍斯覺得這小伙子的嘴還是和以前一樣的欠揍,如果能揍得過,他發誓一定要把他按地上朝他腦袋狠狠呼上一百拳,把他打成豬頭,但問題是揍不過。

    “不要輕敵。”于是他只能這么說了。

    孫然轉頭見身邊的同伴們都是一副‘你不吹牛會死’的表情。嘿嘿一笑,也不說話了。他說了這么一通。只是為了緩解隊友們的緊張情緒,現在看來效果不錯。

    就在這時, 一輛四四方方的大型越野車出現,伴隨著引擎轟鳴聲,車子一個漂亮甩尾,停在了酒樓前面。然后車門打開,一個高大的人影走了出來。

    這人影身后背著巨劍,配合高大地和野熊,但敏捷卻如豹的身軀,正是幾乎以一人之力壓得三大進化者組織喘不過氣來的黑暗議會守護者騎士羅金。

    他一出現。孫然明顯地感到身周的同伴們的呼吸聲都輕了許多,一個個心跳速度都有明顯上升。劍圣狄龍斯抓住劍柄的手指關節都發白了。

    “嘿,還沒開打呢,你劍握的這么緊干嘛?”孫然輕輕拍了下他的肩膀。

    狄龍斯身體輕輕一震,然后尷尬一笑:“壓力有點大。”

    孫然嘿嘿笑,然后正容道:“好了,現在人也到了,開始吧。”

    “等等,我們得找機會!”狄龍斯道。

    “不用那么麻煩。我先上,你們掩護我。”孫然拿出了黑玫瑰和白蘭花,從藏身之處走了出去。

    “等等……”

    回答劍圣的是一聲槍響,兩道火線從孫然手中的槍口中鉆出,射向了馬場對面的酒樓,一條射向羅金,一條射向黑魔法師艾維。

    無論羅金還是艾維都不是吃素的,第一時間察覺到了,羅金稍稍動了下腳步,轉了下身形,子彈就撞在他背上的劍上。

    艾維的身前忽然多了一團黑色霧氣,子彈撞在黑霧上,鉆進去,沿途與黑霧摩擦,爆閃出大量白光,最終鉆出的時候,已經沒了力道,輕飄飄地撞在艾維身上。

    艾維穿著防彈衣,自然是無礙,但也嚇了一跳,驚異于這子彈的力道。

    孫然不停留,一邊前沖,一邊繼續開槍。

    羅金已經轉過身,巨劍不知道在什么時候已經到了他手上,他格擋子彈,也看到了孫然,嘿嘿笑道:“小子,原來你在這!”

    他找這家伙很久了,此時見面,立刻朝孫然沖了上去。

    “來的好!”孫然收起右手的黑玫瑰,拔出了背上的劍,左手的白蘭花則繼續開槍,壓制著黑魔法師艾維,讓他除了防御之外,壓根無從他顧。

    酒樓中其他黑暗議會的成員一見這情況,紛紛呼喝著沖了出來,要動手,但進化者聯盟的人也反應了過來,雖然孫然動手實在是倉促,但不可否認這小子實力超群,一下就拖住了黑暗議會兩大高手。

    狄龍斯第二個沖了出去,卻是繞過了羅金,朝其他人沖過去。他打不過對方,但對付其余的還是很輕松的。

    聯盟其余成員也紛紛鉆出,和黑暗議會成員戰在一塊。

    一時間,頗有兵對兵。王對王的意思。

    羅金卻有些憤怒,對面這小子實在狂的沒邊,只身對抗他也就罷了,竟然還分心壓制著艾維,這根本就沒把他放在眼里呀。

    羅金出道數十載,還是第一次受到這種輕視。大喝一聲:“小子,你找死!”

    他加快速度沖鋒,速度越來越快,就如一道風一樣,沖到半途,手中的巨劍猛地一亮,出現了無堅不摧,令所有異能者聞風喪膽的劍芒。

    璀璨劍芒一出,整個馬場的進化者都有些心旌動搖。

    黑暗議會的成員心中滿滿都是慶幸。慶幸他們和羅金站在統一戰線,而進化者聯盟的人則是滿滿地驚駭,更為孫然捏了一大把汗。大家都知道,整個地下異能世界中,曾經站在羅金沖鋒路上人物,全都死了。

    “快躲!”狄龍斯百忙之中大吼。

    “退!”這聲音是從身后傳來的,是易蘭馨。

    孫然哈哈一笑,在這種戰局中。他這種輕松的神態就顯得頗有些癲狂,讓人感到無法理解。

    “羅金。一劍定勝負,勝者成王,敗者枯骨。我喜歡這個賭局!”孫然的聲音傳出,語調很平常,聲音很清晰,音量也不高。但所有人都聽見了。

    然后,孫然收起了手中的白蘭花,手中那柄相比羅金巨劍小的可憐的單手超強度合金劍輕輕一揮,空氣中就有風聲呼嘯,呼嘯之中夾雜著密集雷鳴。雪亮的劍芒同時顯現而出,其璀璨光芒完全不遜色與正在沖鋒的羅金。

    然后孫然就朝羅金對沖過去。

    他的體型看起來遠不如羅金高壯,但速度卻更上一籌,沖鋒起來,身體猶如幻影。

    雙方對比,一個是北方的巨熊,一個是叢林中的獵豹,雙方的尖端,都有一道閃電一般的劍芒。

    狄龍斯看到了孫然的劍術,一時神為之奪,忍不住喃喃道:“這不可能,這怎么可能。我練了三十年都沒到這個境界,為什么他這么快?”

    這太打擊人了,狄龍斯一時有些呆住,幸好他的對手也呆了,事實上,整個馬場的人都陷入差不多的狀態,所有人都在關注著這一場地下世界進化者的巔峰對決。

    就在所有人矚目之中,孫然和羅金的劍撞在了一起。

    ‘嗤~~’一道刺耳的金屬摩擦聲,孫然的劍尖點在了羅金巨劍的側面,然后朝劍柄滑過去,大蓬大蓬的火星四濺飛舞,華麗、璀璨,幾乎照亮整個馬場。

    在這交鋒的一瞬間,雙方的劍勢練練變換,明撞暗擊,交鋒了無數次,每一次都伴隨著大規模的火星爆發,在半秒的時間內爆發了至少三十多波,光芒刺的人幾乎無法直視。

    半秒之后,煙花落幕,雙方的身影交錯而過。

    孫然腳步已經停住,但沖勢還在,于是他就保持著身形在平整地馬場上滑行,滑行中途,他將因為劇烈交鋒變得有些暗紅的劍收回了背上的防火劍鞘里,然后手往腰間一抹,黑玫瑰和白蘭花已經在手,緊跟著,就有大量子彈射出。

    馬場中已經看呆了的黑暗議會成員一個不查,竟被射傷大半,就連黑魔法艾維也中招,他躲得快,但手臂也被子彈射斷。

    一波子彈射完后,孫然前沖之勢才停了下來,同時收起了雙槍,轉身看向了羅金。

    羅金也停了下來,他轉過身,手中巨劍拄地,眼睛看著孫然,一臉不可思議:“我輕視了你。”

    他沒想到這人的劍術會在短短時間內高到這種可怕的程度,因為沒想到,所以他付出了代價。

    說完這幾個字,他手中的巨劍就出現了大量裂痕,然后‘崩’一聲響,成了碎片。

    劍碎了,羅金雙手上也是鮮血淋漓,兩只手臂上有大量血跡滲出,很快就有血滴落下來,他的雙臂無力地垂落著,看起來軟綿綿地,再無一絲力氣。

    “剛才挺險的。”孫然微笑,心中松口氣,之前一戰,實在已經是他生平最接近死亡的一戰,這個羅金,是他碰到的最可怕的對手。

    就在這時,一直在旁邊靜默不動的越野車忽然咆哮起來,沖向羅金,到了他跟前,車門打開,將他載上,然后急馳而去,將他帶離了戰場。

    中途,有進化者聯盟的人朝這車開了幾槍,但以破甲彈的力量竟然沒法奈何這輛車,只能看著他將人給帶走了。

    至于孫然,他就看著羅金被帶走,沒有阻止。

    “為什么讓他走?”狄龍斯走上來,不解地問,他認為孫然應該有能力阻止。

    “我手上已經沒力氣了。”孫然伸出手,虎口已經裂了,一雙手青紫一片,他剛才贏得并不輕松。

    狄龍斯頓時無言。

    “不過羅金已經敗了。他的雙手被我廢了,只能換手,作為身體強化者,他被輩子已經沒可能重回巔峰。”孫然笑。

    也就是說,今后數十年,他孫然將一直是老大,而羅金只能屈居第二,除非他再來挑戰,重奪第一王座。

    以羅金心中的傲氣,他只會一個人來單獨挑戰,絕對沒有群起而攻的道理。

    作為黑暗議會的領袖人物,他也一定會約束手下放棄偷襲。于是孫然對抗黑暗議會,只要一直壓制著羅金就夠了,這也是放他走的深層次考量。

    孫然可不想千日防賊,防人偷襲,那太痛苦了,現在這樣,情況會好很多。

    “好了,我們回去吧。”孫然目光環視著進化者聯盟的同伴,在他們眼中,只留下了一種情緒,那就是敬畏。(未完待續……)      

    推薦:楚千塵重生了。她是永定侯府的庶女,爹爹不疼,姨娘不愛,偏又生得國色天香,貌美無雙......天泠女生言情小說《錦繡醫妃之庶女凰途》已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