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608章 想跟著我一起去看看嗎?
    地球保住了

    地球聯邦成立了。

    地球艦隊也重獲了新生。

    孩子在孫嬌的肚子里,再過上幾個月,他就要當父親了。

    要說這輩子還剩下什么沒有完成的遺憾,江晨尋思了下,還真想不出來。

    這些天他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

    無論是事業還是人生,他都已經到達了一般人所能到達的頂峰。

    市值萬億公司股東,第一任地球“球長”,統治世界的幕后黑手……

    數百萬人直接效命于他,數千萬人的命運和他的名字維系在一起,八十億人的生產生活與他息息相關。也許他早上起來打個噴嚏,明天全球金融市場就得抖三下……當然,這只是一個夸張的說法,他還沒有任性到無理取鬧的程度。

    “莉莉絲。”

    “怎么了?”

    此刻站在江晨旁邊的是莉莉絲,與當初那個平板身材的小蘿莉簡直判若兩人。

    金色的長發垂直腰際,白色的休閑T恤領口被高高撐起,整個人變成了一位渾身散發著荷.爾蒙氣息的金發尤物,光是看著便會讓人不禁心跳加速。

    如果不是那張面癱臉倒是沒有改變多少,江晨幾乎沒辦法將她和莉莉絲這個名字對上號。

    之所以會出現這樣的“意外”,主要是因為莉莉絲在打造新的身體的時候,強烈要求林依按照她的想法進行設計。用她的原話來講,就是“反正都要重新造一具身體,為什么不弄好看點?”

    于是,就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

    “你覺得我還缺什么?”江晨問道。

    “為什么要問這么奇怪的問題。”側過臉看著江晨,莉莉絲面無表情地回答道,“這種問題不是本人才是最清楚的嗎?”

    “……嗯,人類這種生物,并不是什么事都喜歡親自去做的。”

    “包括思考?”

    “我不否認。”江晨笑了笑說道。

    莉莉絲陷入了沉默,像是在認真思索著什么。

    就在江晨以為她又一言不發地跑去打游戲了的時候,她突然開口說道。

    “說起來,正式的婚禮,好像還沒舉辦過吧?”

    ……

    婚禮。

    說起來,自己確實還欠她們一場婚禮。

    尤其是孫嬌,眼看著她的肚子日漸隆起,這件事要是再拖下去,恐怕就得拖到生完小孩之后了。

    莉莉絲的一句話,提醒了江晨。

    他曾經許諾過,要用這個世界上最盛大的婚禮,將她們迎娶回家,然后用他這一身,去守護她們這輩子的幸福。這句話聽起來似乎有些厚顏無恥了,但這確實是他心中最真實的想法。

    在現世恐怕是不可能了,畢竟他已經“死”了。

    一個死人從墓地里爬出去參加自己的婚禮,恐怕比一個活人去參加自己的葬禮,還要驚世駭俗。為了避免各種各樣的麻煩,也為了讓好不容易消停的媒體繼續消停下去,江晨為在哪舉辦婚禮這件事,特地征詢了夏詩雨、阿伊莎、娜塔莎三人的意見。

    所幸,她們都是通情達理的人。

    “我都可以,只要和你在一起。”

    “……反正人都已經是你的了,隨你安排好了。”

    “在末世舉辦婚禮?聽起來似乎很有趣的樣子。”

    從上往下,依次是阿伊莎、夏詩雨、娜塔莎的答復。

    至于孫嬌、小柔、姚姚、林玲,本來末世那邊才是她們原本的世界,雖然現世這邊比末世繁華許多,但要說更愿意在哪里舉辦婚禮,她們其實還是更傾向于末世那邊一點。

    于是,舉辦婚禮的地點,最終確定在了末世那邊。

    ……

    “你要結婚了?”

    “嗯……笑什么?”

    看著突然笑出聲來的柳瑤,江晨側過臉,看著她的側臉問道。

    “我在想……剛剛舉行過葬禮,又去參加自己的婚禮,會不會有些太奇怪了。”看向了江晨,柳瑤的嘴角勾著動人卻略顯單薄的笑容,“還有那些以為你已經死掉了的人,一定會驚訝的合不攏嘴吧。”

    柳瑤還記得當時,穿著一身黑衣,站在公墓的一角以淚洗面的自己,被看到自己的夏詩雨帶到了這里。當她看到江晨正站在自己面前,朝著自己微笑的時候,她整個人就像是瘋掉了一樣,幾乎激動的暈眩過去……

    當時的她,用了一整天的時間,才慢慢接受了江晨還活著的現實。

    在來科羅島之前,柳瑤便向傳媒公司那邊請了個長假,在聽到江晨讓自己留下來住幾天的邀請之后,也沒多考慮便答應了他。

    雖然沒有見過這個陌生的女人,但孫嬌她們對柳瑤的態度還算友好。再加上很清楚江晨是個什么樣的家伙,一個多月的時間下來,柳瑤和眾女之間的關系也漸漸地混熟了。

    只是,她能很明顯地感覺到,自己無法融入到她們的世界中去。最讓她難受的是,這種距離感并非源于某個人對她的排擠,僅僅是因為她們陪著他,一起經歷過自己所不曾經歷,甚至不曾想象過的事。

    這種被獨自扔下的感覺,讓她的心中稍稍有些嫉妒……

    聽到那天真的發言,江晨笑了笑。

    如果讓別人知道自己還沒死,只怕他們不是驚訝的合不攏嘴,而是戰戰兢兢的睡不著覺吧。

    對于這點,他看的還是很透徹的。

    只有已經死掉的人,人們才敢去發自內心的崇拜,并毫無保留地將他的存在神話。畢竟在內心深處,人們渴望著的僅僅是一位死掉的圣人,而不是一個活著的皇帝。

    “他們不會知道。”江晨說道。

    “怎么可能,”柳瑤搖了搖頭,笑著說道,“除非……你的婚禮不邀請任何人。但不被任何人知道的婚禮……又有什么意義?”

    明明在笑,說著說著,眼淚卻是不由自主的落了下來。

    她已經忍耐了很久。

    但,終究還是控制不住了。

    注意到了柳瑤的眼淚,江晨微微默然。

    靜謐的氛圍在兩人間持續了大概半分鐘。

    最終,是江晨突然開口,打破了這份沉默。

    “有一件事,我一直沒告訴你。”

    “我不想打聽。”柳瑤搖了搖頭,臉上的笑容略微有些憔悴,“我只想……在你結婚之前,能答應我一件事……”

    “我答應你。”

    愣愣地看著江晨,柳瑤的臉上浮現了一抹詫異。

    “你都不問是什么事嗎?”

    “對于自己的女人,拒絕的話未免太不解風情了。”望著那顆漆黑的眸子里,漸漸晃動的驚訝、激動與淚水,江晨笑了笑,伸出手輕輕拭去了她眼簾之下的淚珠,“回到剛才的話題,那件我一直都沒告訴你的事。”

    “那件事……很重要嗎?”

    “算是吧,畢竟那是我最大的秘密……”面對著梨花帶雨的柳瑤,江晨微笑著提出了邀請,“想跟著我一起去看看嗎?”-

    明天就要大結局了,不知道這算不算高能預警?兩年多了,寫到這里萬分惆悵……多的話不說了,完本感言里在和大家嘮嗑嘮嗑。      

主編推薦:最火最熱的女生言情小說集合,總有一本符合你的心意,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