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27章耀眼的凈化之光
    在赫迪拉的人類區,你可以感受到這座城市最為寧靜祥和的地方,當你進入這里的時候會覺得自己仿佛回到了原大陸的某個大城市。除了周圍那些從空中灑落下的紅sè光芒,以及時不時會用不懷好意眼神走過的惡魔巡邏兵以外,基本上感覺不到這座城市和原大陸的城市有多大的差別。

    漫步在這片區域的街頭,陳凱他們有種在普通人類城市閑逛的感覺,當然如果那些穿著薄紗到處走的惡魔nvxìng少一點的話那就更加好了。看到那些穿著透明薄紗的惡魔少nv,陳凱忽然覺得這個城市的男人們很可憐,因為他們每天都生活在水生火熱當中。如果見到一次會是養眼的話,那么天天見到則是一場災難了。陳凱可以看到好些眼睛通紅的人類男xìng郁悶的蹲在路邊,在他們不遠處的地方幾個魅魔正在搔首nòng姿希望他們能夠忍受不住撲上來。

    可惜這個世界沒有針對nvxìng惡魔的xìngsāo擾法令,不然基本上大街上走著的大部分nvxìng惡魔都會被抓進監獄。雖然現在馬克赫迪真的很想把那些nvxìng惡魔給抓進監獄,可惜他不能那樣做,因為他發現雖然nvxìng惡魔卻是吸引到了不少犯罪的人類,但是更多的人卻被他們bi得只能迅速的沖回家找老婆。這樣也就變相導致了在這條法令頒布后,人類的出生率增加了很多倍。當然新生兒的增加也給城市帶來了很多喜悅和苦惱,要知道這些新生兒中有不少是因為空氣中的邪惡力量而先天畸形的。對于這些先天畸形的嬰兒基本上從出生開始就算是整個赫迪拉最大的負擔了。

    由于游戲中沒有和現實類似的嬰幼兒偵測技術,因為在游戲里原住民的新生兒根本沒有辦法被判斷出是否先天畸形,再加上這個位面中畸形兒的出生完全是隨機的。因為他們并不能保證懷孕的時候,孕fù身體不會被邪惡力量所侵襲,即便被侵襲了也不會知道只有當孩子被生下來以后才會知道那些保護母體的措施到底有沒有效果。再加上即使第一胎出生的是畸形兒,但是第二胎卻可能不是,所以走在赫迪拉的街道陳凱他們可以看到一些特殊的人群。比如說妹妹長得漂亮的和魅魔一般,但是姐姐卻矮小的仿佛侏儒。哥哥長得像史前巨獸一般猙獰恐怖,但是弟弟卻yù樹凌風帥到讓人妒忌。

    陳凱他們漫步目的在赫迪拉街道上閑逛的時候,發現他們很難真正融入這個城市,因為在千年的時間里整個城市基本上已經成了一個獨立的世界了。在城市中很多人都互相認識,即便不是互相認識的也可能聽說過。在某一個城區中的居民更是互相熟悉異常,當陳凱他們走出小屋的時候就發現周圍目光帶著一絲戒備和好奇。直到確定陳凱他們是人類以后這種戒備和好奇才慢慢的消失,但是那些居住在周圍的老人依舊對陳凱他們懷著很大的戒心。

    這種戒備的眼神一直到陳怡穿著一身祭祀服裝的出現才徹底的消失,不但消失了人而且那些老人對陳怡的熱情程度還遠高于其他人,這讓陳凱他們感到非常的奇怪。在他們的概念中赫迪拉這個惡魔城市應該對神殿系職業者非常的反感才對,因為這樣陳凱和蘇婉才把身上的神殿職業徽記暫時的隱藏了以后才走出小屋,但是沒想到犯了mí糊沒幻祭祀袍的陳怡卻打破了他們這種判斷。

    當陳怡急急忙忙穿著祭祀長袍沖出來打算和陳凱他們一起逛街的時候,陳凱的眼角瞬間一縮,因為他看到原本躺在周圍小巷發呆的那些老人忽然沖到了陳怡的身邊,他們那敏捷的腳步驚人的移動速度讓陳凱根本來不及阻止。等到陳怡發現穿錯衣服感到不對勁的時候,已經被數十個老爺爺老nǎinǎi給包圍了。

    “感謝偉大的神明沒想到在生命的盡頭我還能再次接觸到神明的榮光”一個一只腳已經踏進棺材的老爺爺痛哭流涕的攥著陳怡的長袍,那神情仿佛是在外無數年的游子第一次踏上故鄉的領土一般。可惜這里依舊不是人類的故鄉,他也沒有踏上故土,而是在另一個位面碰到了穿著神殿祭祀長袍的陳怡。對于生活在赫迪拉的人們來說,神明的榮光已經有千年的歲月沒有籠罩在這片土地的人們身上了,事實上即便神明有心也沒有辦法穿過多重空間把信仰傳播到下層惡魔位面當中。或者說神明們根本不知道在這個下層位面中有人類存在,同時即便他們收到了人們的祈禱在潛意識當中也會把它當做惡魔試圖竊取神明力量的yòu餌而已。

    在赫迪拉神殿的存在僅僅是人們的jing神寄托而已,因為神殿中沒有一個神職人員或者說曾經有,但是隨著一代代強者的死去赫迪拉的神殿逐漸的消亡了,在那里即便是你再怎么祈禱也無法獲得一絲神圣力量的加持。當陳怡出現在這些老人面前的時候,他們仿佛看到了那曾經在傳說中才會出現的神殿祭祀,即便他們清楚陳怡的力量非常的弱小,即便他們懷疑陳怡到底是不是神明力量的使用者,但是在生命即將走向終結的時候他們寧可相信眼前的一切是真實的。

    馬克赫迪見到過身上佩戴神殿徽記的陳凱和陳怡們,但是他并不知道什么是神殿,而神明在那些困頓于赫迪拉的人們來說又代表著什么。雖然他清楚赫迪拉有些地方非常的怪異,明明沒有任何作用,但是無論是人類還是其他非惡魔的原住民都會去那里祈禱。作為一個人魔hún血兒他從來沒有接受過這方面的教育,他的父親只是告訴他那些建筑代表著一個希望而已,即便他從來沒有看到過那希望閃亮過,但是遵從父親的教導他還是保留了那些占地面積不小的建筑。

    “愿偉大的神明再次庇佑我讓我這個可憐的老頭可以在死前接受神明的榮光”隨著聚集的老頭老太太數量越來越多,一聲聲祈禱和歌頌的語句在狹小的巷子里逐漸的回dàng著,等到陳凱反應過來的時候那些老頭老太太已經簇擁或者說強推著陳怡朝著遠處的一座小型神殿慢慢的走去。

    “喂喂你們干什么?放開我妹妹nnd!hún蛋,讓開”無論陳凱怎么擠壓,那些老頭就是不讓開,別看這些老家伙們身體顫顫巍巍的,仿佛輕輕一推就會被推倒在地。但是真正接觸起來,被一下推倒的反倒是陳凱這個個頭巨大的半巨人。這些老人的身體并沒有陳凱相信中那樣虛弱,甚至在斗氣強度上比陳凱更加的恐怖,因為他們曾經都是極其強悍的存在最低的也有八階的實力。作為曾經為赫迪拉貢獻了大半輩子的老家伙們,別看他們現在顫顫巍巍走不動路,但是在年輕的時候殺過的魔獸或者打過的惡魔比陳凱他們幾個人加起來都多上無數倍。在赫迪拉惡魔是不會為了保護人類貢獻任何一絲力量的,它們巴不得赫迪拉的人類死光死絕,那樣就沒有人能夠阻止它們占據整個城市了。所以最終赫迪拉真正的守護者還是人類自己,他們不僅僅要和外面的魔獸們戰斗,還得時刻小心來自背后惡魔的襲擊這樣的狀況使得赫迪拉的強者極其眾多,也保證了人類能夠在這里不斷的繁衍生息。

    “這算不算是綁架啊?”費云從地上拉起被推倒的陳凱看著被簇擁著往遠處神殿走去的陳怡輕聲的說著,他們根本沒有辦法阻止那些老頭老太太的動作,所有人別說靠近陳怡了連穿過那些人群都沒有辦法做到,只能眼睜睜看著陳怡被簇擁走。

    “我想陳怡應該不會有事系統沒有提示她遭到侵犯,估計這是一個隨機觸發的劇情任務”蘇婉看來了看隊伍頻道,系統對于nvxìng玩家的優待使得同隊伍的nv玩家可以看到自己隊友有沒有遭遇到咸豬手。現在系統沒有提示蘇婉,陳怡遭到那些老頭老太太的打劫,那么所謂的綁架自然也就不成立,而且看他們前往的方向顯然這應該就是一個劇情任務。聽到蘇婉的話陳凱他們稍微呆了一下,但是馬上又回過神來,無論有沒有劇情任務他們都得追上去,尤其是陳凱幾乎是從地上爬起的一瞬間就撒開腳丫子在赫迪拉的街道上狂奔起來。

    于是在赫迪拉通往廢舊神殿的道路上出現了這樣奇怪的一幕,一幫年歲都超過百歲的老頭老太太簇擁著一個穿著白袍的外來人往神殿跑,在他們后面一個身高超過三米的外來人在那里追趕著,一旦那個外來人追的太近或者想搶先沖入人群就會引來老頭老太太們的一頓老拳。在連續被揍了好幾頓以后,這個高大的外來人也就是陳凱只能憋屈的追在后面,在他的后方費云蘇婉他們幾個則閑庭散步一般在街道上走著,一邊還找尋一下有沒有值得購買或者jiāo換的東西。

    在赫迪拉除了食物以外最為昂貴要屬那些書籍了,由于赫迪拉缺乏制造紙張的植物,而且普通的紙張在這種環境下只要經過不到百年就會崩壞,所以只能用魔獸的皮máo加工成皮紙制作書籍。一本五十頁書籍僅僅分量就超過五公斤,而且書頁也最多五十頁而已,再多的話羊皮紙就沒有辦法用細線給固定起來。所以書本在赫迪拉是極其昂貴的,即便是僅僅記錄了一些詩歌的書籍也需要數十個秘銀幣才行。不過許飛發現在這里你可以用原大陸的書籍進行jiāo換,雖然兩本書才行兌換一本,但是相對于原大陸那些價格便宜的書籍兌換來的書籍無疑要更加有用一些。要知道在赫迪拉法師是極其稀少但是更加受人尊敬的職業,赫迪拉的所有糧食幾乎都需要依靠法師的力量來進行種植,如果沒有法師赫迪拉的人類根本活不下去。

    法師可以用法術的力量培植作物,高等法師甚至可以利用魔法陣開辟出一片féi沃的良田,同時也能用法術從水元素位面招引來潔凈的水源。可惜赫迪拉的法師們有一個很嚴重的缺陷,那就是缺少足夠多的知識,書本無法長久保存的結果使得赫迪拉這個地方法師的知識傳承更多是依靠手口相傳。同時書本的缺乏使得赫迪拉文盲眾多,很多人類從出生到死亡也許僅僅會書寫自己的名字,僅僅會進行百以內的加減法運算而已。當然在赫迪拉也不是所有人都是文盲,那些實力強大的戰士有能力獲取大量的魔獸máo皮,自然也有能力制作書籍。所以在一些家庭中識字還是很平常的,而這些家庭中誕生法師的幾率也會稍微高些,畢竟法師力量的來源就是知識。

    當然這些對于許飛來說沒有任何意義,如果論學識也許他都可以當赫迪拉某些導士級法師的老師了。畢竟玩家法師只要閱讀完一本書里面的知識就會自動存儲在系統記憶庫里面,即便玩家對大部分書本知識記憶力微弱,但是只要接觸到這些知識系統會自動的補充剩下的,當前前提是你知識庫里面有。所以在原大陸不缺乏書籍越讀的許飛知識儲備很多,但是他卻缺乏很多重要的魔法咒語,而在赫迪拉一本記錄魔法咒語的書籍價格也就是兩本格靈童話而已,或者是可以用兩本童話書jiāo換到。

    赫迪拉對于魔法咒語的管制遠比原大陸的法術協會要輕,只要不是禁忌咒語或者能夠被惡魔利用的法術他們都可以出售。當然咒語等級越高價格也就越貴,六階以下的咒語可以用兩本內容不同的書籍兌換到,但是六階以上的每上升一階兌換的書本數量就要加上一倍。當然這已經是出售書籍的那位法師非常優惠的結果了,畢竟在赫迪拉大部分法師都不缺少咒語,他們缺少的僅僅是記錄其他知識的書籍而已。

    在陳凱他們追趕那些老頭老太太的時候,許飛用背包中那十幾本已經閱讀完畢的書籍從書店老板處兌換了好幾本記錄魔法咒語的書籍,其中就有他最缺少的奧術法術,從五階法術一直到七階法術都有,所有咒語加起來總共有十一條之多,但是僅僅花費了許飛五本圖書而已。雖然他用剩余的書籍兌換到了不少其他魔法系的咒語書,可是相對于整個書店中書籍來說他那些書籍依舊不夠看,不過他還是給白莎莎她們幾個呆在原大陸的同伴兌換到了一些咒語,這些都是六階以上的咒語書,許飛等待以后回到原大陸以后jiāo給白莎莎她們。在他離開那座法師設立的房子以后,陳凱他們已經追到了廢舊神廟周圍了,而那些老爺爺老nǎinǎi們則簇擁著陳怡走上了一個巨大的高臺。

    當陳怡被簇擁上高臺的那一刻,她忽然發現高臺下的魔法陣非常眼熟,那是類似于大型要塞中專mén用來增幅祭祀光環的特殊法陣。只不過法陣上面的神圣屬xìng晶石都已經碎裂了,同時由于歲月的侵蝕原本的魔法紋路已經看不太清楚了。雖然陣紋不太清楚,但是當陳怡稍微嘗試了一下魔法陣的效果時,發現這個古老的法陣竟然還可以運轉,只需要換掉一些晶石就行了。陳怡探測魔法陣的動作很小心,但是那一瞬間釋放出來的神圣力量卻讓那些老頭老太太們非常的開心,甚至興奮。他們直接從各自隨身攜帶的口袋里面掏出一枚枚等級恐怖的魔力晶石,你爭我搶的按在那些破碎晶石的凹槽當中。

    等到陳凱他們沖到高臺下面時,所有的晶石都已經安放完畢了,而且這是老頭老太太們也一臉虔誠的退到了高臺下面。他們靜靜的跪伏在地上,等待著陳怡ji活魔法陣的力量,釋放出照耀整個神廟的神圣光輝。

    “頭兒我們要不要上去啊?”費云這時候也追到了高臺下面,他看著鼻青臉腫的陳凱感到非常好笑,當然他絕對不敢笑不然肯定會引來陳凱的一頓暴揍。要知道在追趕那些老頭的路上陳凱可是被打了不知道幾次了,到了最后那些老頭根本就不是為了阻止陳凱而揍他,純粹是為了想要追憶年輕時揍人的快感而揍他。于是可憐的陳凱這一次絕對悲劇了,這些老頭們下手賊黑,都是往他眼眶上招呼,別看打的不重,但是每一下都揍出淤青。所以這時候陳凱的雙眼看著就像是熊貓,黑紫黑紫的。

    “你認為我們能夠上去嗎?嘶這幫老頭下手可真重,我的眼睛啊”陳凱捂著自己被打的青紫的眼眶郁悶的看著不遠處攔在高臺下面的老頭老太太們,別看他們現在跪伏著要是陳凱他們試圖走過去,這些走路顫顫巍巍的老家伙們絕對會拖住他們再一次暴揍一頓。

    “那現在怎么辦?柱子那個抗揍的家伙不再,我可頂不住那些老頭的拳頭”費云看著陳凱身上的淤青,然后對比了自己的身板,發現如果換成了自己可能受到的傷更加嚴重。

    “怎么辦?等著等丫頭把劇情任務完成了再說”陳凱極其郁悶的望著不遠處的高臺,那十米高的高臺幾乎是整個廢舊神殿最高的地方了。同時也許是整個赫迪拉最高的地方了,在那個高臺上陳怡緩緩的半跪下來靜靜的把魔力注入下方的魔法陣當中,同時慢慢的祈禱著觸發身體中的光環力量。借助身體下方的魔法陣,陳怡可以把自己最普通的神圣凈化光環效果放大至少一百倍以上,原本最多籠罩十幾米范圍的光環,現在起碼可以籠罩方圓一公里的范圍。

    在光環ji發的一瞬間,高臺上的魔法陣瘋狂的運轉起來,恐怖的魔力被魔法陣的力量不斷的從魔晶中釋放出來。要知道這些老頭老太太手中的魔晶可不是陳凱他們那種低級貨sè,大部分都是九階以上魔獸的魔晶,只有這樣的高等晶石這些半只腳邁進棺材的老家伙們才會死抓著不放。借助這些極其高級的魔獸晶石,那魔法陣的增幅效果才會那么的恐怖,同時釋放出來的神圣力量也才會那么的龐大。

    一道淡金sè的神圣凈化光環以極其迅捷的速度從陳怡身體下方的高臺慢慢的擴散出去,光環沒蔓延一寸空氣中的邪惡力量就會被凈化一絲,到了最后光環凈化過的地方空氣中的光線都恢復了原本的純白sè而不是紅sè。在這樣潔白而偏金sè的光芒下,附著在那些老頭老太太身上的邪惡力量逐漸被點燃,一點點的以煙霧的形式飄散出來。借助著身下的魔法陣,陳怡愣是把一個普通的神圣凈化光環演變成類似大凈化術這樣九階以上神術,恐怖的凈化力量隨著魔晶力量的一點點的消耗而持續著,在這個范圍內所有人類身體都在接受者神圣力量的洗禮。雖然這樣的洗禮絕對沒有那圣湖湖水效果好,但是對于生活在赫迪拉的人們來說圣湖那是一個遙不可及的夢想而已,眼前的一幕才是最真實的存在。      

    推薦:李念念一直自以為是的認為自己嫁給了仇人,拼命作了一輩子。可是,當那個人在災難現場獨給她留下了生機後她知道自己錯了。重活一世......贏魚女生言情小說《七零年代學霸小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