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七百二十五章 巔峰會議——上
    雖然洛肯只是小小的閃電大廳的頭目、連奧杜爾都沒能進去,但謝峰可不會天真的認為他的實力僅止于此。

    記得另外四位守護者中的風暴守護者托里姆就曾與他公開決斗!結果和自己的坐騎一起蹲到奧杜爾去了

    不過話又說回來、按照時間線來推測,現在的托里姆還完好無損的坐在風暴之巔自己的神殿當中。

    奧杜爾外圍幾乎沒有什么守衛、閃電大廳里的防備力量也相當虛弱,正是因為霍迪爾之子和托里姆的掣肘。

    否則就憑謝峰四人別說殺到洛肯面前、只要稍微靠近閃電大廳都有可能被無窮無盡的鋼鐵軍團淹沒!

    “或許你也預見到了自己的末日?洛肯?!”聽著熟悉的臺詞謝峰只是頂著盾牌小心翼翼的靠近著。

    風劍被收回懷中,只是為了隱藏力量,一邊在關鍵時刻下黑手一舉重創洛肯!

    哪怕聚集了四位英雄強者,以及三位巨魔動物神和一位上古半身的力量,謝峰心里還是有些沒底。

    因為到現在他都沒能感受到面前的巨人守護者的力量深淺!浩瀚而深邃。

    “或許你要比自己的同類要稍微聰明、血精靈!”洛肯收起托著下巴的手、虛握拳聚到面前,天藍色清澈純凈的閃電快速的凝聚著、發出如同無數鳥類鳴叫的悅耳聲音:“你沒有蠢到在我面前拿出那柄雷元素武器。”

    謝峰身體頓時僵滯,洛肯僅僅是隨意召喚出來的能量、已經能夠媲美當初風劍成型時召喚出來的安舍爾分身!

    那可是奧拉基爾麾下最強戰將之一的西風領主!盡管只是分身、卻也依舊不容小覷。

    “廢話少說、你就是那些鐵家伙的頭領?”旁邊、沒心沒肺的約爾格跳出來、戰錘狠狠砸在地上、雷光四射。

    但和洛肯手中的相比、謝峰怎么看都覺得丟人

    “我的主人曾經讓我看到未來,里面沒有你們的位置!所以”洛肯目光一凝、猛然揮手:“死吧!”

    掌中的雷霆隨即射來、將四人完全籠罩。

    直到出手、洛肯一改剛才深邃而神秘的狀態、強大的力量隨之漏出冰山一角,卻也讓謝峰駭然。

    第一時間收回折戟、將風劍喚出雙手握緊頂在前面。藍色電弧四散分射、久違的電流通過身體時痛苦和酸麻襲來、謝峰分明聽到雷霆之怒輕微的悲鳴。同時、兩股濃郁的混亂能量升騰而起、瓦雷迪斯和萊歐瑟拉斯直接變換形態、靈活的躲過閃電后自空中左右夾擊、橘紅色的月刃直奔洛肯雙耳!

    而同樣處于閃電轟擊中的約爾格卻是怒吼一聲、身體猛然暴漲:“安威瑪爾、賜予我力量!”

    一層瑩白的光芒籠罩全身,將所有臨身的電弧都彈開、已經變得有洛肯一半大小的約爾格、揮舞著同樣暴漲的戰錘、狠狠的砸向洛肯的膝蓋和腳面!

    “幼稚的想法。”平淡的語氣中透漏出濃烈的輕蔑,洛肯從座位上起身、閃電風暴頓時籠罩大廳。

    在空中無處借力的兩位惡魔獵手直接被掀飛,身上的混亂能量更是被快速的侵蝕消融,毫無反抗能力的敗退。

    剛剛從麻痹中掙脫的謝峰陷入更加艱難的境地,閃電風暴籠罩下、雷霆之怒已經不堪重負。

    熟悉的無力感、讓謝峰想起了曾經弱小時的做法、本能的將狂暴的閃電能量向著右手掌心引導過人的掌控能力、以及風劍帶來的閃電親和、居然讓謝峰真的在掌中弄出高度凝聚的雷霆——久違的能量球!

    三個螻蟻的反應、讓洛肯對自己的力量感到非常滿意。可最后一位卻讓他失算。

    處于天神下凡狀態的約爾格*雷心、直接免疫掉了所有的閃電能量,毫無阻礙的將戰錘砸了下去。

    砰!一聲悶響、洛肯那碩大的左腳腳趾和戰錘親密接觸,毫無懸念的化為齏粉。

    劇烈的痛苦、讓智慧之王本能的抬起左腳,然后、另一柄戰錘隨即砸在了他的右膝蓋上。

    在謝峰和兩位惡魔獵手滿臉見鬼的表情中。看似不可一世的洛肯、就那么失去重心重重的摔倒在地上。

    “凡人、你們激怒我了!”平靜的如同神靈般高高的語氣終于被憤怒所取代,洛肯揮手甩出閃電新星。

    約爾格依舊沒有受到傷害、但是爆炸所產生的沖擊力卻將他推出去老遠。

    煩人的螻蟻終于被甩開、滿腔怒火的洛肯正要起來、一跳毛茸茸的長鞭狠狠的砸在他頭上。緊接著,在如同輪船汽笛般的蒼涼雄壯的怒吼聲中、一對石柱重重的砸在洛肯的背上,再次將他壓倒在地上!

    犸托斯!猛犸大神甩開長鼻、猛然勒緊洛肯的咽喉、雙腿再次抬起來。

    “可惡的凡人!你都做了什么?”帶著電弧的巨手握緊猛犸的長鼻、洛肯就那么趴在地上、無視背上的踐踏和鎖喉攻擊、單手將狂暴的猛犸神扔了出去、重重的砸在石壁上,整個大廳都發出劇烈的顫抖。

    但是攻擊并沒有完結!就在他甩飛犸托斯的瞬間、雪豹雕像從謝峰手中飛出。獵豹女神哈克婭在空中顯形、靈活的跳到剛剛探起上身的洛肯面前、鋒利的豹爪快速劃出三道寒芒、掃過他的雙眼

    洛肯雙眼在石屑紛飛中徹底報廢,和空中猛烈的向他轟擊著混亂之力的兩位惡魔獵手、成了對難兄難弟。

    可是哈克婭還沒等離開、就被洛肯體內迸射而出的閃電打在肚皮上、慘叫著飛了出去。

    約爾格也已經跑回來想要繼續對著洛肯膝蓋下手、但卻被后者一腳踹飛。

    “繼續!快干掉他!”謝峰既興奮又緊張、滿頭大汗一邊極力的控制著手中越來越大隨時都可能暴走的閃電球,一邊將白熊雕像和棕熊雕像同時甩到空中、倫諾克和烏索克同時躍出,再次將半跪在地上的洛肯撲倒在地,一左一右的咬住了他的雙肩、奮力的撕扯著。

    仿佛無窮無盡的閃電從洛肯體內涌出、將兩頭巨熊的鬃毛刺激的根根直豎,倫諾克和烏索克也已經開始拼命、自然之力和本源之力從瘋狂的從體內宣泄著、在抵抗閃電侵蝕的同事、對洛肯進行壓制。

    而瓦雷迪斯和萊歐瑟拉斯也權力運用法力燃燒、干擾者洛肯體內能量的運轉和聚集。他們也只能做到這里!洛肯身上那種純凈的天藍色閃電對于惡魔的傷害極其強大、讓他們根本不敢輕易靠近。

    可盡管如此、強大的智慧之王依舊一點點的支起身子、從地上占了起來。

    眼看兩頭巨熊都要失敗、旁邊突然傳來重重的刨地聲。不知何時犸托斯已經爬起來、微微低著頭寒光四射的猙獰象牙對準洛肯胸腹位置、經過短暫的蓄勢后、赤紅著雙眼狂叫著沖了過來!避無可避的洛肯、被犸托斯野蠻沖撞命中、象牙直接將身體刺了個對穿、并且余勢不止的繼續退著他,直到釘在了后面的石壁上。

    這一次、終于重創洛肯、正在和兩頭巨熊角力的雙手也隨之軟下來、虛弱的掙扎著

    謝峰隨即跳到空中、越過雄壯的猛犸大神、左手狂暴的閃電能量球狠狠的砸在洛肯頭上!

    “不、這不是我看到的結”

    話還沒有說完、頂著圣盾術的謝峰、硬是在閃電新星中、將雷霆之怒插在了智慧之王嘴里。

    下一刻圣盾術被強硬的撕碎、爆炸的沖擊力將謝峰、犸托斯以及兩頭巨熊全都甩出去

    劇烈的震顫中、華麗而神秘的大廳開始出現各種各樣的裂痕、不時有石塊從頭頂上落下,可是以洛肯為中心的閃電風暴卻已經逐漸平息。

    良久、等到大廳再次陷入平靜,哈克婭和瓦雷迪斯、萊歐瑟拉斯不知道從哪個角落里跳出來、將被埋在石頭中的謝峰、約爾格和三位半死不活的神靈給刨出來。一同來到洛肯面前。

    威風赫赫的智慧之王、此時正凄慘的躺在碎石堆當中、再無一絲一毫的氣息。只有插在嘴里、不時跳出天藍色電弧的雷霆之怒、昭示著洛肯曾經的不可一世。

    “這把劍已經足以抗衡埃辛諾斯戰刃!”瓦雷迪斯愣愣的望著、語氣中寫滿了興奮和羨慕。

    謝峰深吸一口氣、走上去將風劍拔出來仔細的端詳著:“如果是和霜之哀傷相比呢?”

    “或許它可以控制風元素!”萊歐瑟拉斯略帶惋惜道,言外之意就是說劍本身并不差、卻無法控制亡靈。

    謝峰也只是隨口一問,點了點頭、拿起長劍輕輕的劃過洛肯的咽喉、將碩大的巨人頭顱割下來、小心的收到背包內。掃視在場眾人:“好了各位、我們成功了!洛肯、墮落的泰坦守護者已經倒下。”

    嘴角輕挑、露出一絲混雜著輕蔑、玩味和諷刺的微笑“是時候將這個好消息、傳給所有的英雄和領袖們了!”

    “哇哈哈哈~這家伙真強大!”回復矮人形態的約爾格*雷心、大笑著走過來,揮舞著戰錘叫囂道:“阿歷克斯、這真是一場痛快的戰斗!消滅了罪魁禍首、我的族人終于能夠平息心頭之患了~”

    剛才能夠擊殺洛肯雖然是動物神們的努力、但卻是由約爾格創造的機會,在暫時沒有利益沖突下、謝峰很是大方的拍著矮人王的肩膀:“伙計,你和你的族人可以高枕無憂了!很快就會有更多人到來、將剩下的鐵矮人和鐵維庫人全都消滅、讓你們再無后顧之憂。”頓了頓、笑道:

    “對了、你最好留意一群揮舞著鋤頭到處挖掘的矮人探險隊、或許能找回自己的記憶呢?!”

    矮人王愕然。不解、疑惑、興奮、懷疑、各種表情匯聚到臉上、化成一朵菊花~

    旁邊、身形疲憊的烏索克走到謝峰面前:“精靈、我完成了自己的承諾、以后歡迎常來灰喉堡做客~”

    說著身體開始由凝實轉化為虛影、最終徹底消散。

    犸托斯和倫諾克此時也已經筋疲力盡、連同哈克婭再次化為雕像、回到謝峰懷中。

    等四人離開閃電大廳已經是黎明時分,不知不覺、已經戰斗了一夜。

    將約爾格送回冰霜堡后、謝峰帶著兩位惡魔獵手、馬不停蹄的趕往劍灣

    與此同時、遠在永歌森林的銀月城、氣氛也正在逐漸升溫,逐日者王庭內到處都是喜慶的色彩。

    破法者們高高的揚起頭顱、昂然而立,向客人們展現著屬于奎爾薩拉斯王國頂級軍團的驕傲。

    整個世界,稍微具有影響力的強者和各勢力領袖幾乎悉數到場,以至于連王庭的仕官根本忙不過來、不得不抽調城內的精靈貴族臨時客串、引導接待來客

    由于人數眾多、大廳根本裝不下、凱爾薩斯不得不將會議地點換在王庭的花園內。

    薩爾、加爾魯什、沃金、貝恩、瓦里安、麥格尼、米爾豪斯、哈繚爾、吉安娜、羅寧、提里奧、瑪克斯韋爾、阿比迪斯、伊利丹、瓦斯琪、泰蘭德、加林、達納斯、坦瑞德、達利烏斯、克拉蘇斯、瓦莉瑟瑞婭、加茲魯維

    甚至連拉文霍德都派來了一位中年盜賊。基本上除了世仇、并且沒多少存在感的德萊尼和那些邪惡勢力、幾乎能夠叫得上號的勢力領袖、高層和強者幾乎悉數到場。

    望著面前密密麻麻的英雄強者、勢力領袖們、凱爾薩斯沒來由的感到一陣自傲。

    曾幾何時、奎爾薩拉斯瀕臨滅亡朝不保夕、現在已經再次強勢崛起!無論他們是抱著什么心態和想法、這次由銀月城主動出擊、他們都不得不前來應對,無論勝敗、在無人敢于小覷血精靈和他凱爾薩斯*逐日者!

    “殿下、所有的客人都已經到齊。”利亞德林穿著一身戎裝、從外面走進來、恭敬額行禮。

    原本稍顯喧鬧的花園、隨著她的到來、逐漸平靜下來、所有人都將注意力集中到她和凱爾薩斯身上。

    “各位、你們站在這里、相信已經做好了準備。”王子微微揚起下巴、掃視全場、意氣風發的揮手笑道:“那么洛瑟瑪、請佳莉婭*米奈希爾殿下和黑暗女王前來,開始會議!”

    “如您所愿。”洛瑟瑪行禮示意。一身盛裝的金發麗人和一如既往冷峻的女妖之王、從花園深處緩緩走出來。

    幾乎所有人、都第一時間將目光投在了金發麗人身上,淡漠中透著孤寂的眼神、可到骨子里的貴族傲氣、成熟的容顏、在華貴的公主裙襯托下顯得典雅而雍容。哪怕從沒有見過佳莉婭的薩爾、泰蘭德、伊利丹等人、心中不約而同的閃現出‘佳莉婭就該是如此、她就是佳莉婭公主!’這種念頭。而認識她的

    “這怎么可能?”來到銀月城兩天、一直沒有見到本人的吉安娜、難掩震驚之色、不由自主的發出驚呼聲。

    觀察到她的表情、羅寧臉色頓時陰沉下來、皺起眉目光游移不定、不知道在想著些什么。

    “真真的是她”瓦里安本能想要踏出去、卻在半空中硬是收回去,在人群中目光迷離的喃喃自語著。

    加林、達納斯和坦瑞德等人早就已經走后門先一步和佳莉婭見過面、雖然同樣欣喜卻并沒有當場失態。

    泰蘭德眉頭緊皺憂心忡忡、部落眾人面色平靜不置可否。伊利丹卻是半點表情也欠奉。

    先聲奪人!凱爾薩斯聽著此起彼伏的驚呼聲、滿意的微微點頭。看來

    “等等!”銳利的女聲從人群中傳來、吸引全場注意。

    一身血色板甲的布里奇特*阿比迪斯、在德米提雅、泰蘭和瓦德瑪爾等人的陪同下、大踏步走到中場。

    所有的血色十字軍將領、先是恭敬的向佳莉婭屈身行禮。然后、阿比迪斯突然抬頭、毫不客氣的指著希爾瓦娜斯:“公主殿下,洛丹倫聯盟的重建是所有十字軍戰士畢生的夙愿,但是她、憑什么加入我們?”

    會議還沒有正式開始、一句話就將最尖銳的矛盾點出來、將氣氛推向巔峰。

    佳莉婭被質問后也有些錯愕,但隨即就化為苦澀的笑容、語氣中透著失落和無奈:“布里奇特、我理解你們對亡者的排斥、因為我同樣如此。但你們有沒有想過,被遺忘者們又何嘗不是洛丹倫聯盟的子民呢?”

    在血色十字軍眾將領或震驚、或茫然、或失落的目光注視下、佳莉婭緩緩低下頭、澀聲道:“他們都是為了洛丹倫死去的勇士。可是如果能夠選擇的話、誰有愿意被曾經的朋友、親人和所守護的王國和人民遺忘呢?”

    帶著真誠而滄桑的雙眸、注視著布里奇特倔強的雙眼、帶著一絲哀求:“我們幸運的從浩劫中活下來、并且肩負起沉重的使命。可是他們卻承受著無盡的折磨為什么不去接納他們?”

    “抱歉、殿下,我、我一時”哪怕以布里奇特的倔強和固執、也不由在佳莉婭的目光下出現軟化。

    有些慌亂的避開目光、咬牙追問道:“可他們還占據著洛丹倫城!被遺忘者真的愿意退出來?”

    (.)      

    推薦:李念念一直自以為是的認為自己嫁給了仇人,拼命作了一輩子。可是,當那個人在災難現場獨給她留下了生機後她知道自己錯了。重活一世......贏魚女生言情小說《七零年代學霸小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