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全文完]尾聲一
    尾聲一

    一年后。

    圣痕大陸已經徹底沉沒,成為了一個歷史名詞……

    在民間,大大小小的悼念活動,在持續進行,巨星隕落,舉世皆悲

    這份陣亡名單何其豪華,幾乎囊括了人類世界金字塔頂端的武者,他們是各自大陸的守護者和精神領袖,他們每一個人都是一曲可傳唱千古的篇章,他們顯赫一個時代,他們注定烙印進歷史……

    吟游詩人們在世界各地傳頌他們的事跡,每個人類國度都為他們豎立起英雄碑,永遠紀念他們的事跡與精神

    這一天,注定與眾不同

    在終極封印戰役中,確定陣亡的強者們,早已經舉辦過,屬于他們的追悼大會。

    但對于失蹤者們,直到一年后的這一天,才終于不得不舉辦名正言順的追悼儀式。

    無論,如何不能忘懷,但他們真的沒有歸來……

    這一場追悼儀式,在星晴三島舉行,規模和到場人數,甚至遠勝于迪王朝國君的國葬,因為高掛在上的一張張黑白畫框里,全是名動千古的人物:鳳晴朗、怒浪克洛諾斯、布魯菲德、東方沛……

    這一天,所有人類國度,全境降半旗致哀。這一天,暗紅漩渦停止運轉,就像一個凝固的符號,在靜默的哀傷著……在默哀的時刻,星晴三島所有船只,一同拉響汽笛,化作天地間齊整的致哀音符。

    在兩邊鋪滿三色堇的道路上,前來致哀的各地人們,手持雪白的柏枝,默默排隊,只為一個鞠躬致意。

    除了南星魂和阿奴,碧翠絲竟然也以遺孀的白衣服飾出現……

    人們看著這三位絕色佳人,心中更替鳳晴朗遺憾,一個時代的符號,富可敵國星晴勢力的創始人,迪王朝的聶政王……可現在這一切,都因他回歸星辰深處,而成為歷史了。

    落日的光輝,照耀在這片土地,為這份白色,染上一層金色的流彩。

    有幾道身影,腳步匆忙,在整齊有序排隊的人潮里,顯得分外突兀,尤其,他們手中竟然連柏枝也沒有……維護秩序的主管頓時勃然大怒,馬上搶前,攔截住對方,低喝道:“如是致哀,秩序排隊。”

    可看清對方樣貌后,他差點暈厥過去,這幾人的樣貌,恰好和身后高高在上的黑白畫框內的人像,逐一對應。

    為首的正是鳳晴朗,他笑道:“我參與自己的追悼會,請行個方便,不必排隊了吧。”

    尾聲二

    迪阿倫緩緩睜開雙眼,發現自己仍站在那片巨大的綠葉之上,一陣如夢似真的感覺,強烈的充斥著他的靈魂,莫非他依然在精靈祭壇之上,之前歷經的千年,不過是瞬間的幻覺?

    面前,仍是那張二十四芒星的精致桌子,銀灰色的天平,端正居中,仰頭望天,那是精靈世界特別亮麗的繁星之夜

    回過頭,精靈祭司白皙的手,正輕輕拂動,彩螢般的光點,徐徐結束飄舞,一枚如幻似虛的二十四芒星,緩緩消失于她漸攏的掌心。

    阿倫發現自己的手,仍放在天平的一邊,手腕無傷,難道…那一場交易,并沒有開始……

    他呼吸也急促起來,略有點失態,急促收回了天平上的手。

    女祭司柔聲道:“藍雪云閣下,你剛剛經歷的,是時光之書里的轉瞬千年”

    “一切只不過是幻覺嗎?”阿倫覺得有點茫然,因為所經歷一切,是如此真實。

    “既是經歷,又豈能是幻覺?你可以視為另一個平行時空的真確未來,也可以視為,我們正站在可以改變未來的初始過去”女祭司聲音溫婉,仿如那柔美星光。

    阿倫從震撼徐徐恢復平靜,心中情不自禁在想,沒有那場交易,就不會有那個灰暗的未來……天啊,怒浪、愛莉婭、繆諾琳她們,仍在精靈祭壇外面,等待著我,我的未來,將可以完全屬于他們,渡過我們人生最美好的時光……

    至于雅玲想起轉瞬千年中的傷逝,那樣的短暫重逢,她就真的喜歡嗎?

    他眼神漸漸堅定,從天平的一端,取回了那一小簇頭發,放回左胸前的口袋,然后拿起銀色天平,那名為琺利圣棺的神器,隨手一擲,就像扔掉一件微不足道的垃圾。

    它跌出精靈祭壇之外,墜入云海,轉眼便消失無影,女祭司從容以對,千萬年來,從這座祭壇上扔下去的貴重事物,何止萬千……

    阿倫對女祭司鄭重致謝后,又道:“殿下,可否贈予我一頁時光之書?”

    “以閣下對精靈世界的貢獻,理當相贈”女祭司微笑,晶瑩剔透的手,往空中一抹,在虛空中撕下了一頁時光之書。

    看起來,它只是一張制作精美的羊皮紙,平鋪在星芒桌上,阿倫拿起羽毛筆,鄭重寫上:

    親愛的鳳晴朗,感謝你曾經、或者說將來,為我所做的一切……

    (全文完)      

推薦:當秦薇淺被掃地出門後,惡魔總裁手持鉆戒單膝跪地,合上千億財產,並承諾要將她們母子狠狠寵在心尖上!誰敢說她們一句不好,他就敲斷他們的牙!......水清清精品言情修仙小說《秦薇淺封九辭/天降萌寶求抱抱》火爆連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