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全文完]結局
    柳清霓十分的疲憊,感覺真氣在不斷的被消耗殆盡。從一個實力并不很強的手中,偶然的救下了禪心宗宗主紫蓮心。怎么也沒想到,這些長翅膀的人是多么的難纏。幾乎是在短短的時間內,就在蒼茫的大海中找到了自己用陣法布下的臨時藏身之處。而且,一纏自己就是半天。此時的她,根本不敢去最近一段時日和某朋友居住段時日的小島。然而,就在自己筋疲力盡,怕是要這掉到海里去時,身前卻出現了一個人。速度之快,幾乎讓她連反應也來不及。待得她終于看清楚來人是誰后,那張緊繃了半天的粉臉,終于一陣松弛。隨之全身力量也告罄,無力的向下墜落。

    劉潛淡笑一聲,飄身落下。與此同時,放出了法寶祥云。一手抱住了一個,輕飄飄的落在了祥云之上。先是將昏迷不醒的紫蓮心放在云上,隨即幫柳清霓體內注入了一道真氣。這才令得她臉頰有些血色,怔怔而不敢相信的看著劉潛:“潛,這真的是你么?”

    那三個鳥人,本來還追到了附近,然而一見到救人的是劉潛。立即倉惶的振翅而逃。

    待得兩人交流過后。劉潛才知道當年柳清霓離開自己后,四處云游修煉。后來也是四處打探劉潛的消息,卻是未果。繼續邊云游邊尋找劉潛。后回到師門之中,聽得師傅許多年前去尋找個叫玄天的地方,至今未回。而且聽得師兄所說,那個玄天貌似和劉潛也有所牽連。是以,便和朋友出得海面四下尋找玄天。然而茫茫滄海,玄天入口又是飄忽不定。以柳清霓勉強元嬰期的修為,加上她朋友靈魄的修為。哪里能輕易找到那個虛無縹緲的地方。

    然而,事實就是這么湊巧。當這日她們分別離開暫居的小島,四下搜尋之時。卻是見到了一個翅膀鳥人攜帶著禪心宗宗主紫蓮心而飛翔。柳清霓隱約間也是知道紫蓮心和劉潛的牽連,又同屬神龍大陸的修真宗派。自然是出手相救,然而還沒來得及帶她回到小島。就被四個翅膀鳥人追上,其中三鳥人糾纏住了她。剩下一個便去報信。

    前因后果牽扯完畢后,柳清霓卻又告訴了他一個震撼的消息。原來她那個朋友,也是劉潛的老相識。竟是當年和劉潛關系不錯,豁出性命暗下對劉潛報信的紫玲瓏侍女紫煙姑娘。紫煙當年受得劉潛不少好處,既贈丹藥,又增女性修真功法。在聽得劉潛警告,倉惶逃離雷武國后,也不敢回去見她主人紫玲瓏。潛心修煉了一段日子后,便四下游歷。蓋因劉潛給的功法著實不錯,而紫煙的資質也在中上。漸漸地,這總共六七百年的時間里,竟然奇跡般的混到了靈魄期修為。后來與柳清霓相遇,各是認出了對方,漸漸相交后倒也融洽。約定了一起遨游江湖,順便尋找劉潛的下落。

    待得劉潛三人到了那小島后,早就等的柳清霓有些擔憂的紫煙和劉潛相遇,少不得又是一陣感慨唏噓。眾人當日在小島上待了一晚,又是幫著紫蓮心療傷。接仙丹之助,加上劉潛現在實力非凡,區區一晚時間倒也讓她清醒了過來,傷愈了泰半。驚訝于劉潛的實力增長之快,而劉潛所經歷的一切,連自己也是說不清楚。只是草草解釋了一番,不敢將方法公布出來。怕是她們胡亂嘗試,到時候惹了麻煩就糟糕了。

    時值第二日,玄天派遣了人來到小島之上。說是那個所謂的圣主邀請劉潛觀看安德魯的行刑,順便要求與劉潛會面。為當日神秘人給玄天布下的任務而進行交流。

    劉潛玄天一行,本就是為了此事而,斷不可能錯過。而且還要向那所謂圣主打探靈虛子和渺歌的下落。尤其是安德魯一事,雖然不能手刃安德魯為自己報仇。但能見到他受苦也是件開心的事情。此外,自己妻子夜百合的下落,也需質問那圣主。劉潛無法保證和圣主一言不和,互相pk起來。本不愿三女冒險,然而她們哪里肯聽。執意要往。劉潛思量了片刻,她們三人實力也是不錯,玄天雖然實力強勁,然而畢竟多是小嘍嘍,由她們對付起來并不如何吃力。

    一眾人抵達了玄天之后,在那個堪稱廣袤的廣場之中。身材高大而精神萎靡的安德魯,赤著上身,被捆在了那根名為玄天柱的通天鐵柱上。而與此同時,這廣場上聚集了許多鳥人,鰭人。甚至,隨同劉潛所來的諸神和眾徒弟等人,也是在這廣場中。見得劉潛,打招呼的打招呼。而他四個徒弟,均是拖著傷勢未愈的身體對劉潛行跪拜禮。劉潛與眾徒等一一小敘過后。隨即往安德魯看去。

    劉潛飛身近前仔細一望,果然是安德魯那鳥人。然而此時的安德魯,卻是似乎失卻了神智。即便是面對他恨之入骨的劉潛,眼神中也是一片茫然。渾身上下,已經沒有了半點神力,就連精魄也是被人從體內抽離,怕是已經毀掉了。徹底的成為了廢人一個。

    看到安德魯如此下場,劉潛倒抽了一口冷氣。雖然心中很是不爽安德魯這家伙,然而這畢竟也是堂堂的光明神,卻被人如此殘忍的弄成這番模樣。殺人不過頭點地,此時卻還要對他折磨。

    “我是劉潛,安德魯你還認得我不?”劉潛傳音到了他耳中。

    聽得劉潛這兩字,安德魯身軀一震,茫然的雙眼中閃爍著思考的光芒。又是癡癡的看著劉潛,仿佛也是想到了些許東西。張了張嘴,舌頭已經只剩下半截,卻是半個字也說不出來。

    那個武士長震天飛到了劉潛身旁,瞧他的模樣,傷勢倒是恢復了許多,至少臉上的青腫傷痕已經消失了:“劉潛大人,圣主正在閉關。讓我和您傳話,大約午后才會出關。要不,我們先是享受下美酒美食?”

    見他一副唯唯諾諾,不敢有絲毫不敬的神色。劉潛倒也懶得再和他計較,揮了揮手便同意了下來。或許是因為昨日劉潛故意找茬的緣故,這震天今日特地先是準備了一批年輕貌美,身材火辣的玄天族美女們,幫著跳舞以助酒興。

    戰神這家伙,最是好美酒。加上這玄天一族的美酒其實不錯,頻頻向劉潛舉杯。至于那個震天,則是和一群玄天族人,游蕩于各人中間,笑臉相迎,頻頻勸酒。一時間,觥籌交錯,歌舞升平,好不熱鬧。

    劉潛只覺得后背傳來陣陣異樣,悄然回頭。卻見到安德魯那家伙的一對眼睛,不知道什么時候回了神。緊緊的盯著劉潛。

    “呵呵,想不到你我的仇恨不小。”劉潛笑傳音道:“竟然只是聽了我的名字,就恢復了些許神智。”

    安德魯此時卻無法傳音,也沒法開口說話。張了張嘴,似乎在說什么。一兩遍后,劉潛卻是看明白了,卻是連續在說,殺了我吧,求你了。

    “夜百合在哪?”劉潛邊是應對著諸鳥人的敬酒,邊是不動聲色的傳音。

    費了好大的功夫,安德魯才用唇語和劉潛說出了大概緣由。那時他因為從電視上看到劉潛,隨即一路追尋到那里。本意也非是想要追殺劉潛等人。而是想與夜百合合作,重新破開虛空回到冥界。但卻是晚了一步,劉潛已經通過小雪打開的通道離去。隨后,安德魯蠻橫的要求夜百合幫他回冥界。卻遭到拒絕。

    兩人打了幾場,幾乎是不分勝負。然而,在最后一場戰斗中。虛空中竟然出現了個帶著面具的人類,他竟然能夠輕易的龐大的能量夾層中穿過來。然而,安德魯卻是一眼就認出了。那人手中所拿寶物,是玄天的鎮派法寶破天梭。此法寶安德魯也是隱約知道來歷,是當年那個將所有人丟到這個星球上的強大神秘人。交給玄天圣主的一件重要法寶之一,用這個法寶,可以輕易穿梭所有位面。哪怕是擁有能量曾間隔的地球等位面。

    這主要是那個強大的神秘人,為了避免神龍星或者冥界等具有強大實力家伙們胡來,所傳下的一件法寶,威力強大無比,哪怕是某個強大的仙人,或者魔煉者神胡來的話。玄天圣主就可以以這件法寶輕易對付他們。即便是他們能夠穿過防護能量層,逃到地球等位面也無濟于事。

    安德魯雖然奇怪為何現任圣主不是由玄天族人擔任,而是一個沒有翅膀家伙擔任。然而,一開始就打定了逃跑的主意。傷勢未愈,加上對方手中又有破天梭存在,打是肯定打不過的。然而現任圣主實力竟然相當詭異,而且強大無比。安德魯僅僅逃出了數千里,就被其逮住。至于死神夜百合,則是借由小雪幫助,勉強打開了冥界通道。雙雙遁入冥界,至今不見蹤跡。再一問時間,怕是已經神龍大陸上五六年前的事情了。

    很是顯然,夜百合躲在了冥界某個地方療傷。以她的資質和水準,估摸著差不多能完全恢復實力了。

    在安德魯的眼神再三祈求下,劉潛終于答應了他的要求,在行刑之前助他一死。也免得讓他這個廢人,承受漫長無際的痛苦。

    而恰在此時,有人叫了起來:“圣主駕到。”

    只見一個戴著銀色面具,身上穿著一件銀亮帥氣鎧甲的人也不飛行,直接由四名玄天族女人扛著轎子飛了過來。一直到了主席臺上,這才背負著雙手,傲然下了轎子。

    劉潛只覺得此人身材頗為熟悉,然而究竟在哪里見過,卻是絲毫想不起來了。見得他如此囂張模樣,劉潛心中冷笑直罵,琢磨著是不是把這圣主打成個豬頭再說。

    “我宣布,安德魯背叛玄天,殘害諸神,私自穿越異位面罪名成立。執行萬年玄火煎熬之刑,即刻執行。”那圣主很是囂張的說道,手一召喚,出現了一柄流光異彩的小梭。正準備對安德魯行刑之時,卻聽到一聲嬌滴滴的呼聲:“等一下。”

    眾人望去,卻見說話之人是生命女神依芙。只見依芙同情的看著綁在柱子上的安德魯,回頭對那囂張圣主抗議道:“我有幾個疑問,第一,誰賜予你審判諸神的權力。第二,為何沒有任何審判過程,就宣布罪名成立?第三,安德魯為何會失去了意識,連精魄和舌頭都被人取了去。”依芙恨安德魯歸恨,然而畢竟萬年相處下來,雖然受其利用。但安德魯平時也是極其維護她。到得這一刻,見到安德魯如此凄慘模樣,恨意大消。忍不住出來為他主持公道。

    “說的不錯,安德魯雖然可惡,但仍舊是我們諸神中人。”戰神庫斯也很不滿的站了起來,灼熱的眼神直盯著那圣主:“即便是要審判,也是我們諸神的事情。即便要對他行刑,也是我們諸神的事情。”

    蜜斯朵拉和黛瑞絲,偷偷的看了劉潛一眼,顯然是詢問他該怎么辦。或許是因為同屬諸神的緣故,雖然大家都被安德魯害得很慘。然而此時他這副凄慘模樣,惹得她們也是有些兔死狐悲感受。尤其是對這圣主隨便就審判一個和她們一樣的神,心中更是不滿之極。聽得劉潛傳音后,立即也是同時站了起來,沉色道:“那個什么圣主?戰神說的對,如果你執意要私自判定安德魯有罪。那先過我們天風大陸諸神一關吧。”

    “劉潛大人,你看這事如何處置?要知道,我們玄天和你唯我宗的關系,可是相當的深厚。”那圣主也不回答諸神的提問,反而陰陽怪氣的向劉潛說話。

    劉潛淡淡的瞄了他一眼,不屑道:“你算是什么狗屁東西,藏頭露尾的,也配和我們唯我宗結交?諸神都是我哥們朋友,他們的意見就是老子的意見。”

    諸神聽得劉潛這么一說,立即紛紛給劉潛投來了感激神色。諸神雖然互相之間有著仇恨,但畢竟算是同氣連枝,如此被外人欺侮,豈能善罷甘休?

    鏘的一聲,劉潛寬刃歲月持在手中,遙遙指向那圣主,朗笑不止:“你這陰陽怪氣的家伙,剛才就瞧你不順眼了。也不到處打聽打聽,你家劉爺爺是什么脾氣秉性。竟敢在老子面前裝模作樣。來來,和我打上一架,看看你有什么本事?”

    “哈哈哈!”那個圣主背負著雙手,突然狂笑了起來。驟然笑聲戛然而止,手中破天梭如疾風閃電般向安德魯襲去。

    諸神均是臉色大變,齊齊動手阻止,若是此時此刻被他殺了安德魯。那諸神的臉面往哪里擱,劉潛的臉面往哪里擱?然而那條破天梭不愧是法寶中的佼佼者,如游魚一般滑不溜鰍。戰神等四人齊齊撲了個空。就連劉潛的歲月,也只是沾到了破天梭的尾巴。你破天梭蕩漾了一下,頓又是往安德魯絞去。

    眾人齊齊暗嘆,沒想到這圣主如此狡猾和心狠手辣。趁著大笑之際驟然放出法寶,讓人反應不及。然而就在破天梭即將沒入安德魯腦袋時,其身前驟然出現了一個長著翅膀的女人。以一招大光明炮,轟然將擊中了破天梭。

    破天梭倒飛而去,然而迅即又是轉了個彎,直接向前襲去。那個女人連第二招都沒有使出,就被破天梭穿過了頭顱,破天梭離體之時,帶出了一溜璀璨而晶瑩的精魄。梭體驟然一絞,精魄頓時化為烏有。或許是破天梭成功的擊破了個精魄,又是轉了個彎直接飛到了圣主手中。

    “莉娜!”此時的安德魯,仿佛意識完全清醒了過來。半截舌頭發出了撕裂般含混不清的叫聲。剛硬而頎長的身軀猛然掙扎了起來,英俊的神色之中痛苦萬分。

    或許是強大生命力的最后支撐,又或者是依芙的治療神術來得恰到好處。額頭開了個洞口的莉娜,艱難的回過了頭來。深深地望了他一眼,嘴角勉強張開:“安~德~魯,我,我……”話未說完,就重重的摔落到地上,一個生命消失的無影無蹤。

    “莉~娜!”安德魯那半截舌頭吼叫起來,是格外的猙獰可怖,眼睛之中,流下的竟然是血而不是淚。時卻了神力的肌肉,在掙扎中被繩索勒得幾乎與骨骼分離。

    “畜生。”依芙雖然在第一時間用了神術,然而卻沒能挽救回她的生命。精魄被毀,加上腦子被開了個洞。即便是生命女神,也毫無辦法。

    “劉潛,我們殺了他。”戰神庫斯的臉色也是猙獰可怖,只是其沒有勇氣單挑這個可怕的圣主,只要邀請劉潛一起。

    劉潛正待提刀而上是,那個圣主又是哈哈大笑了起來:“你們別白費心思了,中了我的毒,即便是你們擁有神的力量,也得任由我宰割。”

    “你當我們是白癡么?”戰神庫斯不屑的揮舞著斧頭:“你給我們喝的酒,吃的菜,一口也沒吃下去,全都丟到儲物空間里去了。”

    當村劉潛暗存心思,覺得氣氛詭異。尤其是這些眼高于頂的鳥人一族,向來瞧不起任何人。若對自己笑臉相迎還是可以理解。然而,昨日還對眾人冷冰冰的震天,此時卻是換了付面孔。隨即傳音給了在場諸位小心謹慎,不能吃下任何東西。

    “果然是白癡。”那個圣主背負著手,傲然道:“你以為我會在酒菜里下毒么?在這片廣場之中,大家有沒有聞到一股清香的味道?在你們進入這廣場的一刻,就中了毒。大家仔細體驗下吧,看看力量是不是在流逝。”

    眾人臉色大變,各自試了一下,果然是感受到了力量漸漸流逝。尤其是越激動,越用力時,力量消失的更快。

    然而,戰神等人還沒發話。那個玄天族震天突然變色道:“你是什么人?為什么連玄天一族也要算計進去?”在場之人,唯有劉潛和那圣主身后的四個玄天美女沒有變色。

    “也好,讓你們臨死之前,弄個明白。”那個圣主連連陰笑了起來,緩緩褪下面具。其面容,即便是劉潛,也是大吃了一驚:“雷克斯,竟然是你?”沒想到此人,竟然是當年自己初臨天風大陸時,探險小隊中的成員圣騎士雷克斯。

    “劉潛。”雷克斯看著他,恨得牙齒直咬:“你憑什么能比我得到更多,你憑什么侮辱我?要不是你,梅莉雅和希諾娃都是我的。我會讓她們幸福的過上一輩子。是你,是你搶了走了她們,是你百般羞辱了我。為什么?就因為你力量比我強大,你是修真者,你是唯我宗傳人。而我,我只是一個普通的圣騎士。我要得到力量,我要得到權力。而你們這群號稱是神的人,以及劉潛你們這些修真者和仙人,統統都得死。是你,是你讓我失去了做一個好人的機會。”

    “劉潛,趁著力量還沒有完全消失,我們集中一起干掉他。”戰神焦急道。

    然而,卻是被劉潛揮手制止住了,面色沉靜道:“既然你這么說,我們的事情就由我們兩個人親自解決。不過,我倒是很好奇,你怎么會做到玄天圣主的?”

    “也好,反正拖得時間越久,越對你不利,讓你們死個明白,我也開心。哼,安德魯那白癡,以為可以利用我。”雷克斯說著,不屑的瞄了一眼還在柱子上掙扎地血肉模糊的安德魯:“我花了很多時間,很多心思終于得到了他信任。從他那里,我得知了有個叫玄天的地方。是天下最強的所在。當時我就有了計劃,隨著他越信任我,把我當成了可以傾吐心扉的弟子和朋友。不僅告訴了我他和莉娜的關系,也告訴了我他原本也是玄天一員。”

    “畜生!”安德魯或許是體內殘余的神力爆發,竟然奇跡般的被他從繩索中掙扎了出來。只是付出了兩只翅膀,一條左臂的代價。跌落在地,全身血肉模糊的緩緩朝莉娜爬去。用僅剩的一條右臂,緊緊抱住了已經死亡的莉娜。臉上淌著血淚,癡呆癡呆的看著莉娜。

    “哈哈,這白癡,竟然是個癡情種子。他告訴我他瘋狂的愛著玄天族公主,而公主也愛著他。可惜,當時的圣主認為公主需要接替他為圣主。堅持不同意他們兩人的事情。”雷克斯笑得很是開心,猙獰:“所以,安德魯這白癡便偷了玄天一族的至寶玄天之魄。”說著,炫耀般的拿出了那枚玄天之魄,冷笑道:“那傻瓜以為這樣,就可以逼迫圣主把女兒嫁給他。后來,那個公主莉娜竟然主動請纓去追殺安德魯。安德魯在無奈下,將她打暈后,封印了起來。只是經常會花些時間到那空間中去看她,即便只是個冰美人。他還很天真的,抓了許多各族美女,也是封印了起來。說是害怕那傻女人寂寞。哈哈,天下都是白癡。”

    “最最白癡的要算是那個圣主老頭,原來他最終同意女兒去追殺安德魯。其實私下是想給他們一次機會。直到他臨死在我手中那一刻,還以為自己女兒和安德魯很幸福的生活在一起。”雷克斯變態般的狂笑了起來:“安德魯,你不是說不管如何,用再卑鄙的手段,都要成為天下最強的人嗎?你不是想徹底打敗老圣主,好證明自己有資格娶他女兒嗎?哈哈,我偏不讓你如意。我趁著你失蹤,偷了你的玄天之魄,偷偷來了玄天。取得了那老頭的信任,然后像今天這般下了毒。你們不知道吧?這玄天之魄還真是神奇,竟然能夠吸收別人的力量為自己所用。安德魯,你做夢也沒想到吧,你辛辛苦苦修煉了一輩子的力量,現在都歸我了。還有你做夢都想打敗的那個老頭也是如此,還有許多玄天族人,你們不過是我的食物。我想怎么吃就怎么吃。”

    說著,那猙獰的臉上露出了狂笑。故意炫耀般的展露了他強大的力量,果然是磅礴無比的力量,直將諸神都逼得直往后退去。又是狂笑的看著劉潛:“可惜你們修真者力量不同,我費勁了心思,也吸不到那兩個仙人的力量。可惜啊,可惜。劉潛,今天就是你的死忌。什么修真者,仙人,神,玄天族。通通給我去死,以后,我就是整片位面域的唯一神,至高神。梅莉雅是我的,希諾娃也是。”

    “真是個白癡。”劉潛呼了一口氣,不屑道:“讓我聽到了一個心理變態者的無聊心聲,你以為那種毒藥,能對我起作用么?”自始至終,劉潛都沒有受到那毒藥的影響。怕是因為全身的體質,已經晚完全受到了天雷的改造,肉身成神說法不為過。說罷,劉潛也是展開了龐大無比的氣勢,歲月寬刃,遙遙指向雷克斯,憐憫的搖頭道:“就讓我來了結你這個變態吧。”

    雷克斯一愕然。但隨即露出不屑道:“劉潛,別以為你現在實力不錯,就是我的對手了。”雷克斯也是抽出了一把燃燒著火焰的長劍:“熾焰劍,你很眼熟吧?哈哈……”

    “陪你玩玩。”劉潛凌空一躍,歲月化作長虹,以契合自然之道的弧線向他擊去。刀勢無形無影,堪稱劉潛的精妙之作。

    雷克斯只是輕輕一擋。轟然爆發的能量撞擊,就將劉潛震得倒飛而去,狂笑的飛身追上。熾焰長劍化作漫天的灼熱火焰,直往劉潛掃去。

    兩人均是極強之人,其氣勢和交擊的能量,足以讓所有人都無法近身。漸漸失去力量的眾人,被能量波震只能坐在地上,連半點忙也是幫不上。

    “來得好。”劉潛也是訝然他的能量之強,倒是此人沒有說謊,的確是吸收了安德魯和老圣主之類的力量。否則的話,哪有如此磅礴?以巧妙的勁道,卸去了他一擊,身形向空中拔去。幾個呼吸間,兩人已經交戰了十來回合。劉潛勝在招數精妙,戰斗經驗豐富,每一招每一式,如羚羊掛角,無跡可尋,充滿著靈氣。

    而雷克斯,則是勝在力量強大。只需簡簡單單的橫掃豎劈,光透劍而出的能量氣刃,就讓劉潛不敢硬接。總體來說,劉潛處于下風狀態。然而劉潛此人,屬于越戰越勇的正宗唯我宗傳人。隨著敵人的更加強大,反而能激發起他更強的斗志,氣勢不斷的龐大起來,身體中潛力亦在一分分的激發而出。所有刀術招式,以及每一分力量都給他發揮的淋漓盡致。

    漸漸地,竟然將局勢拉平了起來。

    “力量,并不能代表一切。”劉潛那蘊涵著自然之道,借天地自然之力的一刀,將雷克斯撞得倒飛而去。隨即面目肅然的又是繼續追擊,身心俱是進入了與自然契合的空靈境界。每揮出一刀,借由自然之力,力量便是強上了一分。而不斷用真氣發出的爆炎術,以及劉潛那如鬼魅般的幻術和瞬移。這一切,都讓力量強大,卻技巧缺乏的雷克斯差點吐血。仿佛有著無數的力量擊打而出,卻就像是擊在了空氣上一般,直讓其胸口郁悶。

    想當初劉潛以區區靈魄期的修為,就敢單挑安德魯,可見其人斗志如何之強。

    雷克斯面色愈發的猙獰可怖,似是失去了再和劉潛交戰下去的渴望。而且,自己那看似強大的力量,在被運用到了極致時,卻隱隱有種爆炸般的感覺。當即偷偷祭出了破天梭,往劉潛射去。

    劉潛剛才眼見了場血案,又怎么會對他毫無防備之心?爭斗至此,早已經想到了應對他這一招的方法。幾乎是與他同時,劉潛的烈龍炮扣在了手上。可憐的雷克斯,并不知道劉潛現在的烈龍炮遠非當初威力可比。還以為不過如此的法寶,不屑的以破天梭迎了上去。

    劉潛等的就是他大意的這一刻,猛然啟動了烈龍炮。離水之魄那浩瀚無垠的能量,如洪水決堤般注入炮內,轟然聲中。一條水藍色,張牙舞爪的怒龍。驟然向破天梭撲去。

    轟,兩股能量相交。怒龍和破天梭同時消失的無影無蹤。可憐的烈龍炮裂痕遍布全身,不堪再使用。而激發起來的能量,將兩人卷的一通倒飛而去。又是復而猙獰的互相糾纏交擊起來。兩人從玄天直打到海中,又從海中打到玄天上。

    直到一日一夜后,劉潛終于精力耗盡。全身血肉模糊,砰得一聲跌回了廣場,將平整的地面撞得粉碎。而同樣狼狽的雷克斯,則是虛弱無力的落回了地面。顫悠悠的示意后面幾個玄天族女人扶著他,看著劉潛那半死不活的模樣,狂笑了起來:“劉潛,這下我看你怎么死。去,給我殺了他!”那家伙也是已經沒多少力氣了,指使著那四個女人,想讓她們去替他殺人。

    然而,出乎意料的事情發生了。一柄造型夸張的猩紅鐮刀出現在他脖子后面,輕輕一割,他的頭顱便和身體分了家。那個向前滾落的頭顱,依舊是不敢相信的看著那柄鐮刀,不敢置信,這幾個被自己完全用藥物控制住了的玄天族女人,竟然會突然背叛自己。而那柄鐮刀,卻是好熟悉,好熟悉,這,難道是死神的鐮刀?

    “哈哈,現在你該知道誰笑到最后了吧?”劉潛一個鴿子翻身,勉強的站住了腳跟,看向了那個玄天族女人,苦笑不迭道:“老婆,看我在上面打得這么開心,你也不來幫忙?現在可好,渾身骨頭都給散架了。”早在那些女人一出現,劉潛就從其中一個玄天族女人身上嗅到了熟悉的氣息,頓時就判斷出了那是自己的老婆夜百合的靈魂氣息。但不知道她想干什么,只好不動聲色。現在看來,她應當是發現了圣主應該是雷克斯,用了某種手段跟蹤了他。在最后關頭,將自己靈魂接入某個玄天族女人身體內。

    本來一直抱著莉娜而半死不活的安德魯,在見到那個人頭滾到了自己腳下。當即嘶聲大笑了起來,用那只僅存的右手,瘋狂的砸著那人頭,直到那人頭變成了肉泥。這才又是抱著莉娜那冰冷的身體,用那含混不清的聲音道:“莉娜,莉娜,我終于替你報仇了。”說罷,身子往下一倒,輕輕的壓在了她身上。

    眾人見到這一幕,均是惻然不已。尤其是依芙,已經哭得跟淚人兒似的。

    而只見得那個玄天族女人,緩緩倒地。靈魂出竅后往遠處飛去,沒過得多久,身材玲瓏,面色清純的夜百合落在了廣場之中。冷冷地看著劉潛,一步一步踏了上去:“劉潛,你還記得答應過我什么?”說著,眼神冰冷的掃了一眼跌坐在地的諸位女神:“你答應過我,如果再泡一個女人,就讓我割下你的禍根。”死神鐮刀驟然而出……

    “呃。”劉潛滿臉尷尬,嘿嘿笑道:“親親小百合,現在久別重逢,又是九死一生下,別說那種喪氣話好么?來,小乖乖,給老公親一個。”

    “劉潛,你受死吧。”夜百合揮舞著死神鐮刀,直往劉潛飄去,神色凜冽中沒有一絲一毫的作假之色。

    “不要啊!”那些跌倒在地的女神們,以及和劉潛有著各種各樣關系的女人們。齊齊嬌喝了起來,不知道哪里來的力量,紛紛撲了上去,將身材嬌柔的夜百合堆在了下面。可憐的百合,這次可算是真的被人百合了一次……

    此時不逃,等待何時?劉潛頓時趁著這個難得的機會,悄悄的往后退去。

    “吱吱,喳喳。”小雪不知道從哪里冒了出來,指著劉潛吱吱喳喳叫了起來。所有的女人一見到劉潛打算逃跑,頓時又將目標對準了他!蓋因這家伙實在太過喜歡流浪而東躲西藏了。這要讓他給走了,天知道他會再過幾百年才出來,身邊說不得又多了一群女人。

    “小雪,你丫出賣我!”劉潛被一群女人齊齊壓在了下面,痛苦而撕裂般的喊道。而小雪,則是吱吱喳喳,開心而得意的笑了起來。仿佛在說,誰讓你平常不好好待我,老是欺負我來著?這分明是自作自受。與此同時虎妞和紅鸞,也是發出了仰天長嘯。

    許多年許多年以后,具體多少年,誰也記不清了。宇宙中出現了一個極其強大的門派,幾乎橫掃了整個修真界和魔煉界。這個門派,而且,唯一的要求就是被唯我宗劉潛混蛋始亂終棄的女人才能加入。而這個門派的創始人,其大姐大,竟然是一個身材嬌小玲瓏,面目清純的猶如鄰家少女般的強大魔煉者。

    而這個門派的名字叫做,“反劉潛怨婦集中營”,這個門派的唯一宗旨就是,哪個門派和勢力敢收留和窩藏劉潛,等同于與她們全體姐妹為敵。而把劉潛綁著送回門能的組織,可以得到大量的好處。由于這個門派的姐妹們實力強大,而人數也眾多。

    所以,每次反劉潛怨婦集中營在全宇宙中肆虐時,總是會有人不堪忍受,齊齊綁著劉潛回去領賞,也沒幾個門派敢窩藏劉潛。敵人不怕,怕的是一群如饑似渴得不到老公安慰的怨婦。

    不過古怪的是,劉潛每次失蹤被抓回去,總是會讓反劉潛怨婦集中營姐妹人數大增,

    而過不了千年,反劉潛怨婦集中營又會全體出動,在整個宇宙中嚷嚷自家老公又鬧失蹤了……

    如此折騰了數十萬年后,反劉潛怨婦集中營規模空前強大。而整個宇宙中的雌性生物,在互相恐嚇的時候,都會說上一句:“劉潛來了。”保證所有人,甭管啥種族,甭管靚妹還是恐龍,立馬抓起泥土之類的玩意往臉上抹……

    “我的品味有這么差么?”劉潛在聽到了這個謠言之后。淚奔到了個陌生星球,仰天長嘆不已,臉上露出了濃濃的一抹苦笑:“不是我不愿意回去啊,家里這么多嗷嗷待哺的饑渴美女。即便是化身萬千,也是應付不過來啊?天下地大,何處是我容身之處?”

    忽而在這個陌生而古典的星球上的純凈湖邊上,夕陽之下,一艘小船兒輕輕劃破了水面。一個身著布衫,水靈白嫩的女孩兒,邊唱著如天使般好聽的清脆歌聲。邊將手中的網兒,撒進水中。

    劉潛頓時精神一抖擻,整理了下有些狼狽的衣衫。踏著水面瀟灑的飄然而去,嘴角露出了招牌式的邪邪微笑……

    然而,迎接劉潛的,卻是那女孩兒甜蜜而詭異的一笑。手中漁網化作法寶,將劉潛如魚兒一般的網在了中間。咯咯輕笑道:“劉潛,你這可算是自投羅網。”說罷,那女孩兒身影驟然變化,漸漸地化作了一個成熟感性女子,嬌笑不止的看著他:“姐妹們,快出來接老公。”

    “黛瑞絲……”劉潛猛然在腦袋上拍了一下,看著夜百合等人,一個個從水面中,或者天上趕下來。劉潛忍不住要暈了過去,不知道是痛苦還是無助,這下,又要精盡人亡了……

    生命,仿佛是在不斷輪回……

    最后附上某忘記姓名的為本書立的序,以作為結尾詞。

    閱星河萬千璀璨,感天地無極浩瀚

    行囂張霸道之事,立縱橫寰宇之志

    以卑鄙無恥言行,品美女輕嗔嬌吟      

主編推薦:最火最熱的女生言情小說集合,總有一本符合你的心意,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