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九百五十六章:怪物
    ;

    星空之塔第二百二十一層,虛靈統領洛克達爾的住處。

    “有人入侵星空之塔?”這位傳說級的虛靈戰士猛然轉過身來,震驚地看向身后的屬下,“那災厄戰士又來了?”

    “不是災厄戰士,是另一個異界生物,他從指揮官凱德的軍營那里,殺死了凱德進入了星空之塔,塔下的軍營都已經亂了,其他統領大人應該也已經收到消息了,我們應該匯報給守護者,將軍和領主大人嗎?”

    一個虛靈戰士單膝跪在洛克達爾的身前,恭敬道。

    “誰都敢到我們星界財團的頭上踩一腳了嗎。”虛靈統領洛克達爾的臉上浮現出一絲憤怒,“去關注各層的情況,發現那個入侵者的消息就報到我這里來,這點小事還不用驚動領主大人和守護者。”

    那虛靈戰士起身行禮,領命離開了這片幻境的荒野,虛靈統領洛克達爾轉過身,屹立在荒涼的紅地之上,虛幻的面目含著一抹煞氣,他的雙眸泛紅。

    他的一位兄弟,也是他親哥哥,另一位虛靈統領在災厄戰士入侵的戰斗死在了災厄戰士手,像一只無足輕重的螻蟻一般,被蠻牛人雷克斯頓狠狠地捏爆了能量核心,輕易地捻死,他還尚未從悲痛和憤怒脫離出來。

    這個時候,居然又有人敢入侵星空之塔,不知不覺之間,對于蠻牛人雷克斯頓的仇恨,盡數轉移到了這個入侵者身上,他是不敵災厄戰士,卻可以懲治這些入侵星空之塔的小毛賊。

    星空之塔第二層。

    最后一位虛靈隊長的身形轟然消散,夕洛手浮現出一柄召喚之劍。悄然地來到一位位混戰的虛靈士兵的身后,在他們瘋狂的戰斗,趁著他們滿臉猙獰之際將劍刃接連插進了他們的能量核心,挨個殺死了他們。

    這些生物的等級實在是高過夕洛太多,就算是傳奇級的虛靈士兵經驗也極為豐厚。可以讓他清晰地看到經驗值跳了一跳,而殺死所有這些虛靈之后,夕洛的等級也是不出意料的提升了一級,達到了十一級。

    剛才他已經從那位虛靈隊長的腦得到了所有他所需要的信息,這些虛靈隊長并非是來自塔下的軍營,而是來自星空之塔三十二層的軍團駐扎地。他們也是打開了空間裂縫直接從高層傳送下來的。

    這些在星空之塔內居住訓練的士兵,知道大部分的傳送門通向哪里。

    夕洛的目標在極高之處,他沒什么興趣在低層浪費時間,得到了消息后,他處理了所有的尸體——破碎的能量核心碎片,然后關閉了結界再度化為奧術精靈向遠處飛去。向他認定的目標緩緩前進。

    剛才的那一場戰斗,夕洛以一己之力斬殺了二十多位兩百級的虛靈,其包括四個史詩級的虛靈隊長,這樣一股力量一般就算是三五個玩家神級高手,也要竭盡全力才能應付,而夕洛不僅盡數擊殺他們,而且甚至都沒怎么使用大招。

    如果沒有冷卻的龍之天賦也算大招的話。那還是用了。

    這場戰斗做得非常干凈且迅捷,不僅處理了所有留守的虛靈,并且戰斗時間相當之短,從他現身擊殺第一位虛靈隊長開始,到他將劍刃刺進最后一位虛靈士兵的能量核心,前后不過是二十秒出頭的時間。

    加上法術結界的效果,除非有傳說生物在,否則是不會有人發現他的。

    從那位虛靈隊長的腦,夕洛所找到的信息里明確了通往第八十三層的傳送門,這是那虛靈隊長記憶所知通往最高的層數的傳送門。夕洛偽裝成那廚師的模樣,悄悄地用奧術精靈形態接近了第八十三層的傳送門。

    這些傳送門其實都是一道道簡陋的空間裂縫,由于星界位面的空間極其不穩定,所以在這里使用空間類法術代價和難度都比卡蘭多位面要重得多,虛靈很少開啟那種完美恒定的傳送門。一般都是把兩道相連的裂縫固定住,就算成了。

    夕洛穿過了這道泛紅的空間裂縫,從另一邊的通道盡頭踏出,在奧術精靈形態之下悄無聲息地進入了第八十三層。

    剛剛進入第八十三層,一股陰郁的暗紅色便撲面而來,瞬間席卷了夕洛視線所及的整個世界,當確定了周圍沒有任何生物存在之后,夕洛重新凝結成人形,懸浮在天際之上,向著下方的世界看去。

    這是一片猶如人間煉獄般的世界,猶如干涸血液般的暗紅色籠罩著每一處,散發著濃郁刺鼻的血腥味和惡臭,在下方一望無際的平原之上,充斥著隨處可見的血肉和骨骸,它們堆積如山,甚至遮蔽了大地本來的面貌。

    血液猶如溪流般從這尸山血海流淌而出,悄然地浸入大地之,夕洛擴散開了自己的感知和偵測技能,卻久久沒有任何的回音,似乎在這死寂的亡者地獄之,沒有任何生物的存在。

    夕洛只是看了幾眼,便移開了目光向附近觀察起來,試圖找到進入下一層的通道,然而這一層放眼望去都是茫茫的骨骸和血肉,連個人影都沒有,仿佛是世間最血腥的屠宰場,而這些被屠殺的生物,夕洛也認不出來。

    星空之塔里有什么地方都不奇怪,他也沒有深究。

    找不到任何有用的線索,夕洛緩緩地從天空落下,向著地面上的那尸山血海落去,越是降低高度,濃烈刺鼻的腥味便越是涌入口鼻,令人幾欲作嘔,夕洛卻是面不改色地落在了地面之上,腳踩著累累尸骨,蹲了下來。

    他將手貼在一堆骸骨之上,再度釋放出了感知和偵測技能,然后靜靜地等待著,十秒,二十秒過去……依然沒有收到任何回音。反而令他感到些許不安。

    夕洛的目光落到這堆骸骨的旁邊,突然泛起些許詫異,他伸手將骸骨旁邊的一件物品撈到手——這是一把斷裂的劍柄,握柄處用繃帶纏住,泛著些許灰白。靜靜地躺在這堆骨骸上,夕洛仔細地觀察著,片刻后,打開了自己的知識檢索。

    他一定在哪里見到過這種形式的劍柄。

    在來到星空之城后,靠著研究書的資料以及與npc進行交流,夕洛快速地掌握了大量關于星界位面歷史、秘聞方面的信息。很多他不需要親自去記,而且全部載入了自己的知識檢索技能。

    夕洛很快在自己的知識檢索找到了描述一致的內容。

    “古代虛空之刃,第一紀元時最強大的星界位面虛靈戰士們所使用的武器,劍柄和劍身同為隕鐵淬煉打造,歷經無數世紀依然鋒利,現存極少數。”

    這是夕洛在一本介紹虛靈的戰斗化的書找到的描述。被他記錄了下來,現在的虛空之刃只有劍柄是實體,劍刃全部是由虛靈注入虛空能量后凝結的虛幻之劍,像這種實體的劍刃很早之前就廢棄了,但的確也是不可多得的寶物。

    夕洛對比卡蘭多位面武器威力的描述,推測出,這種古代兵器的等階可能在傳說級以上。只不過造價太過高昂,連星界財團也負擔不起。

    星界財團對古代虛靈明非常敬畏,現存的一切有關古代明的珍貴物,都被它們當做至寶收藏保存起來,并且以此為傲,這古代戰士的兵器劍柄,即便破碎了也不該丟在這尸山血海,任其腐爛。

    夕洛還在想著的時候,突然神色一怔,下個瞬間他的頭頂猛然傳來一陣如遭重擊般的劇震。夕洛頓時眼前一黑,直接進入了昏迷狀態。

    有人偷襲!

    昏迷的夕洛心跳猛然加速,瘋狂地催動起了自己的自由技能,他的聯盟勛章上的解除控制技能瞬間生效,使得他脫離了昏迷。夕洛立刻起身一個閃現術逃離,接著回過頭來向著身后毫不猶豫地伸出手去準備施法反擊——

    然而當他轉過身剛剛攤開手掌,眼角就是劇烈地跳動起來,微微有些震驚地看著自己身后的這一幕——

    一只碩大的巨獸頭顱緩緩地從腳下的骨骸與尸山探出,屹立在這片地獄之上,布滿血絲的血紅獨眼緊緊地盯著夕洛,那巨目之龐大幾乎占了頭顱的三分之二,一如卡蘭多位面恐怖的邪眼皇帝,令人僅僅只是對視就感到頭痛欲裂。

    而僅僅是這頭顱,就比夕洛所要見過的任何傳說巨龍還要龐大,它從尸山血海探出身形,那泛紅的獨眼橫亙整個天際,令人根本難以避讓。

    夕洛嘴角微微抽搐,猛然轉過身,毫不猶豫地向遠處天際逃遁而去!

    這怪物的等級最少也是傳說級頂峰,沒想到會在這里遇到這樣的怪物,怪不得他的偵測技能探測不到,這怪物的等階等級不知要比他高多少。

    那獨眼怪物看著夕洛遠去逃離的身影,碩大的巨目邪惡地微瞇起來,惡魔般的三角眼瞳緩緩旋轉而起,伴隨著它那橫亙天際的瞳孔旋轉,周圍的空間猛然片片崩裂,漆黑的裂縫夾雜著銀色的空間風暴席卷而出,無數破碎的空間伴隨著瞳孔的旋轉,猶如絞肉機般瘋狂旋轉,夕洛猛然在一片空間站住了腳步。

    再往前一步,踏入空間裂縫就是找死!

    在天旋地轉之間,夕洛回過頭看向那像是邪眼一般的恐怖怪物,眸也忍不住浮現一抹驚悸,他想過在星空之塔會遇到各種危險情況,可從沒想到會遇到這種怪物,星界財團把這種怪物放在這里,是囚禁,還是……飼養?

    正當夕洛快速地思考著試圖找出一條逃生之路的時候,下方的尸山骨海再次傳來雷鳴般的巨響,夕洛不由透過破碎的空間向下看去,那巨大的獨眼怪物也下意識地垂下眼眸,伴隨著它的視線轉移,破碎的空間迅速歸位愈合,恢復正常。

    然而這時,那血色的骨骸巨山下再次傳來一陣轟鳴!

    “吼!”

    一道龐大的血紅色身影猛然從下方的骨骸之撲出,狠狠地抓住這頭巨眼怪物的頭顱,長長的尾巴猛然從骨骸之下探出,橫掃天際,鋒利的爪牙瞬間在巨眼球形的身體上抓出一道道血痕,它張開血盆大口,向著巨眼撕咬而去!

    這是……一頭龍?

    這頭巨獸趴伏在巨眼怪物身上,寬大的鱗片猶如一道道骨骼覆蓋全身,泛著青黃的色澤,它有著巨龍般的雙翼、利爪和尾刺,只是身形要纖細得多,更像是一只大蝙蝠,它趴在巨眼的身上,狠狠地撕咬著。

    夕洛已經后退到了極遠之外,冷靜地看著這頭形似巨龍的巨獸,然而他的心也再次泛起一陣波瀾,他原本以為那邪眼怪物就是boss,卻沒想到這里居然有兩頭怪物,而且它們很明顯都是最為強大的那種傳說生物。

    他的目標不在這一層,正當夕洛想趁著兩頭怪物搏斗逃走的時候,腳下的骨骸巨山之再次發出些許震動,夕洛警惕地低下頭看去,幾乎與此同時,兩道血紅色的粗大觸手,猛然從那骨骸之探出,卻是完全無視了夕洛,徑直向著遠處正在搏斗的兩頭巨獸席卷而去!

    夕洛這次忍不住睜大了眼睛,那觸手瞬間洞穿虛空而去,這觸手的巨大程度都堪比那兩頭巨獸本身,它完全無視了夕洛,直接沖到了兩頭巨獸身邊,將它們分別纏住,兩頭正在搏斗的巨獸同時發出驚恐的怒吼。

    就在這時,觸手上瞬間生長出一道道肉刺,猶如萬刀齊下,密集地插入兩頭巨獸的體內,徹底將它們的身體洞穿!兩頭原本還在掙扎的龐然大物立即沒了聲息,身形耷拉癱軟下來,被觸手徑直吊著升上天空。

    這兩條觸手拖著這兩頭巨獸的尸體,向著夕洛這邊重新縮回,拖著它們重新向骨骸堆下方鉆去,粗大的觸手重重地拍在骨骸堆上,巨大的沖擊力掀起了大片的雜物、血肉和骨骼凌空飛散。

    夕洛渾身僵硬地站在原地,連動都不敢動,眼前這樣的情況絕對是始料未及的,這頭巨獸的本體肯定還掩藏在這下面,僅僅是伸出兩道觸手就能把兩頭如此強大的傳說生物像蟲一樣捏死,本身最少也是超越半神級的存在,夕洛可不想跟這樣的生物剛正面。

    他只能希望這頭兇猛的殺戮者對自己沒什么興趣。

    而就在這時,大片大片的廢物和骸骨在觸手的拍擊下沖上天空,在四處散落的碎肉之間,一件物品突然閃爍起一道極其微弱的光芒,夕洛敏銳地捕捉到了這一幕,他幾乎是本能地伸出手,一個隔空取物法術將它收到了手里。

    做出這個動作的時候,夕洛自己都不知道是為什么,但是等它把這東西抓在手里,低下頭匆匆瞥了一眼時,才是心一跳。      

    推薦:李念念一直自以為是的認為自己嫁給了仇人,拼命作了一輩子。可是,當那個人在災難現場獨給她留下了生機後她知道自己錯了。重活一世......贏魚女生言情小說《七零年代學霸小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