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五百五十七章 天外艦隊
    南荒。

    顧名思義,這是一個荒蕪之地,通常要走很遠的距離,才能看到綠色,大地都是一片黃蒙蒙,仿佛沒有絲毫的水分。

    烈日懸于天穹,讓這一片天地,如置于火爐之中!

    天地交接之際,一道身影漫步而來。

    乍一看去,他是在緩慢的踱步,但只是剎那,就跨越數百丈的距離,到了跟前。

    正是江寒!

    他臉色淡然,一雙眼眸古井無波,如萬年死寂的潭水。

    路上,有兩批蠻族族人在爭斗,江寒只是瞥了一眼,就掠了過去。

    現在他才明白,為何那些武尊武圣都對修為低著不屑一顧,因為在某種程度上,這已經有了層次的差距。

    就如現在,那一群蠻族人,雖然也有武王,但在白夜看來,卻與普通人罵街無異。

    這并不存在什么蔑視。

    或者,應該用無視來說,更加合適一點。

    就比如說,一個普通人在趕路,路上看到一群螞蟻在戰斗,他會停下來去觀看嗎?

    答案顯而易見。

    當然,也或許有人說,會。

    但這個時候,你的心態完全就是在看著低層生命打鬧,只是一絲的感興趣,卻不會去用心感受。

    圣者之下,皆為螻蟻……并非僅僅是狂妄虛言。

    “應該快到了吧。”

    江寒站住腳步,抬眸望著前方,仿佛望穿了時空,似乎在不久的以后,將有雷電貫空,大地被染成了血色。

    他猛地一捂額頭。一陣刺痛感傳來。

    這種感覺已經持續了一段時間,自從他得到時空規則,偶爾會看到一些事情,會在未來發生。

    只可惜從沒有看到和自己有關的人。

    “腦袋里有什么東西被關著,也不知什么時候能出來。”

    江寒輕輕呼出一口氣,腦海中的刺痛已經消失。他的臉色也再次平靜了下來。

    他總感覺,自己應該有什么不該遺忘的事情忘卻了,想要記起來,卻只是一片空白,仿佛被封鎖,更像被抹去。

    刷!

    虛空輕顫,江寒的身影消失,下一瞬出現在萬丈之外,身形如風。

    他現在只想快點找到舒朗。然后完成那個不知所謂的任務。

    因為他覺得,時間已經不多了。

    眼眸中出現的那些血色場景,正在一點點的臨近!

    ……

    中州。

    至高天。

    天穹之上,白云凝為巨大的宮殿,一道道氣息恐怖的身影,在其中端坐,面目嚴肅。

    他們都是武圣強者,有數人早在無數年前。就可以踏入圣境,但卻一直在壓制著。比如云九霄、易星辰等。

    如今,他們一舉破圣境,實力甚至要超過一些早就踏入武圣的強者。

    因為,這些人都是曾經最為杰出的天之驕子,他們一路修行,幾乎沒有瓶頸。蓋壓同代人,與老一輩爭鋒!

    “九霄入圣,亂世將至,我們該如何做?”

    一位紫衣武圣開口,他是風清揚的師尊。也是青冥峰主,自年幼時,便與云九霄爭斗,互有勝負。

    “命已天定,我等盡力而為便可。”易星辰淡然開口,他眼眸中星河流轉,匯成一幅浩大的星圖。

    他善卜,盡管沒有擁有和江寒一般的時空之力,卻也能看到一角未來。

    武圣強者,亦要隕落,鮮血染紅虛空,尸軀橫陳大地。

    那是無法避免的未來。

    “為了江寒,值得嗎?”又有人詢問云九霄。

    “對于爾等來說,或許不值得。”

    云九霄淡淡道,他沐浴在白光當中,氣勢祥和,“但于我來說,沒有什么值不值得。江寒是我的弟子,這就足矣。”

    “恐怕,幽冥獄、無極道的那些家伙,不會這么輕易放過他。”藥王輕嘆。

    “江寒無罪。”

    云九霄渾身氣勢忽然一變,方才還是祥和之氣,剎那間就變成了血色,如從尸山血骨中走出,“若那群自以為是的家伙咄咄逼人,大不了全部殺了!”

    眾武圣皆是無言。

    他們都了解云九霄的脾氣,平時看起來挺好說話,一旦發怒,就瘋狂無比,當初初入武尊,就敢與武圣硬抗,而如今成就武圣,又有幾人敢將其徹底激怒?

    更何況,云九霄曾經身為年輕一輩公認的第一人,就連其他四域都沒有任何異議。

    可以說,他是一路打到武圣的!

    這種人一旦發狂,誰能制止!?

    “可惜了那批后起之秀。”有人輕嘆。

    在至高天的秘境當中,有一批天才人物在修行,他們都是當代最杰出的人,但顯然,無法成長起來了。

    亂世之戰,無人可置身事外!

    “殺手之皇那個家伙,有消息嗎?”一直沉默的至高天宗主忽然開口。

    “沒有,不過殺圣倒是出現過一次,據說他也不知道殺手之皇去了何處。”一名太上級的長老回答道。

    “殺圣老了。”

    至高天宗主搖頭,他看向云九霄,“那個叫煙雨墨的女孩兒……”

    “她沒事。”云九霄輕聲道,“黑暗元胎確實是極為可怕的體質,自從江寒消失,她的修為精進速度,讓我都感到駭然。只不過,想要到武圣,還是有不小的困難。”

    “將宗門資源全部開放吧。”至高天宗主微微點頭,“所有弟子都不計后果,用最快的速度提升實力。”

    這是迫不得已的辦法。

    雖然,有可能留下后遺癥,但若是死了,連后遺癥都是妄想。

    ……

    天穹之外。

    一艘艘古樸而巨大的船橫穿虛空,其上銘刻詭異的符號,如道紋,又如某種奇特的標記。

    在甲板之上,站立著一道道恐怖的身影,籠罩混沌氣息。

    有的赤手空拳,頭頂卻有異象,龍吟鳳舞,有的背負古樸的長劍,有奇異小劍在其身側飛舞旋轉。

    這是一支龐大的艦隊,而這些人,實力最低的,也是武皇!

    轟隆!

    一聲巨響,這是戰車的轟鳴聲。

    有古老的戰車在艦隊旁邊馳過,拉車的是九頭奇特的生靈,似龍非龍,似虎非虎。

    不一會兒,又有巨大的飛劍出現,其上站立一道可怕的灰衣身影,所過之處,虛空被直接分割為兩半。

    要知道,這里是天外,虛空的堅固程度是天武大陸的百倍不止!

    ……

    忽然,他一劍揮出,天武大陸被劈開,而江寒正好在其劍鋒所過之處。

    江寒卒。

    ……

    當然,這是不可能的。

    心好累,感覺好難寫……      

    推薦:李念念一直自以為是的認為自己嫁給了仇人,拼命作了一輩子。可是,當那個人在災難現場獨給她留下了生機後她知道自己錯了。重活一世......贏魚女生言情小說《七零年代學霸小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