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全文完]后記
    一個幽靈,不知道原本是什么東西的幽靈,在不知道現在是什么地方的地方徘徊著。

    咳,好吧,如果從外觀上判斷的話,這里怎么看怎么都像是一個中小城鎮級的小規模的車站。

    從遠方俯瞰的話,可以看到稀松的軌道向外延伸著。

    這里人流量不大,從必要性上來說可有可無……如果真的是那樣的小站的話。

    “原來幽靈是真的存在的?撲街以后還可以譜寫一曲肝腸寸斷的死后文?”

    他聲音里蘊含的情緒并不好判斷,不過總覺得不用喘氣之后,很多不可接受的東西瞬間就也接受了……反正都撲街了,還有什么不可接受的。

    一邊說著,他一邊穿過門口走進了小站之中。

    他無處可去,且放眼望去,這里只有孤零零的這么一個建筑,所以……來了就來了。

    在他的這個距離上,已經能夠看到有些朽舊的建筑外掛著的那一個七扭八拐的牌子了,那幾個字就足夠說明這里究竟是個什么地方了。

    “穿X者物流集散中心。”

    好吧,這個世界上還有這種集散中心,有一天京“嗶——”快遞要給淘“嗶——”運東西了嗎?

    穿后面那個字雖然掉了,但這并不影響他的理解。

    進入小站之后,內部的設施同樣陳舊的很,而且“工作人員”似乎有且只有正對著門口的那一位。

    “那個……”他似乎想開口詢問什么。

    “請……”

    好吧,辦事員都有點無語了,這(幽)靈倒是不客氣,他還沒說什么呢,對方已經大咧咧的坐在對面了……搞清楚狀況了嗎,就這么放肆。

    “人死了,意識還存在,這種事情真的有嗎?”他直接開口問道。

    “為什么沒有?各種山海之中隱藏的uma,傳聞中時不時侵入地球的宇宙人,夏天里穿短裙不穿胖(這兩個字也屏蔽)次的學妹……你沒見過的東西,不代表就真的不存在。”辦事員用充滿了‘哲學’的語氣說道。

    兩人之間的交流似乎不存在任何問題,不知道是因為是語言一致,還是因為直接更深層次的靈魂交流。

    但是新來的這位靈,似乎不怎么上到,他誠心讓辦事員下不來臺了。

    “那個……uma和外星人先不說,起碼那種學妹是存在的。”

    “哈?”

    “不好意思,那種學妹我生前是見到過。”

    辦事員楞了三秒,然后說道,“哈?”

    所以你才死了嘛——辦事員憤憤不平的想到。人世間最痛苦的事情莫過于此,別人見到過你沒見到過的奇跡……還是你在擺出高大上的姿態教育他的時候說了出來的。

    “反正我只是個臨時工而已,被突然抓來代班的。”辦事員只能這么自我安慰。

    “有什么問題嗎?”

    坐在桌子對面的他,似乎突然又有點欲言又止的樣子了,這是因為他此時終于看清楚了辦事員的臉。

    “沒什么重要的事情,只不過看著你有點眼熟而已……所以,我想問達龍還好嗎?”

    “……首先,我跟達龍一毛錢關系都沒有,其次,想太多不該想的事情可不是聰明人的做法。”辦事員慢條斯理的說道。

    眼前這個人(靈)已經不是不上道那個級別了,而是相當的不上道。

    “總之,你既然能來這里就足夠說明你的身份了,按照我們的慣例,接下來你將獲得三次抽獎的機會,然后就要被發送到不知道哪個犄角旮旯里去了。”

    哪怕看對方不順眼,辦事員還是需要按“章程”辦事的。

    “有什么問題吧?”

    “完全沒有,請務必馬上開始。”

    這有點分不清誰是主人誰是客人了,該有的問題他一個沒有,不該有的他有一大堆。

    辦事員斜著看了他一眼,然后不知道從哪里掏出了一個破紙箱,把它擺在了桌子的正中央之后,伸手做了個請的動作。

    他一邊伸手進去抽,一邊對著辦事員問道,“請問你們的上級部門是什么,可以透露一下嗎?”

    “商業機密、禁止事項、無可奉告。”

    辦事員終于擺出了底層最惡劣的公務員應有的態度了。

    “喔,抽到了。”而他似乎對什么都大聽不到也有所預料,立刻又把主意力轉回了抽獎上面去,“C級……是什么意思?”

    “在我們這里,所有的東西都會按照一定的基準進行排序,大致上來說可以分為EDCBAS六個級別。”

    “以‘皮膚’這一類為例,c級以下沒有任何功能,只有樣子而已,而c級以上的……”說著,他又拿出了一疊類似于撲克牌一樣的紙牌,然后從里面隨便的抽出了一張。

    “比如A級的皮膚,卡古拉醬,位面級宇宙最強種族夜兔族,大胃暴食,戰斗力爆表,缺點在于間歇性懼怕陽光,不過附有美白功能。”

    “至于S級的皮膚,那就是類似于埼玉老師那樣的了。”

    “喔,為了更好的進行說明,我們還有同一系列的套裝……「深受世界愛著的X王系列」”

    “C級皮膚半田清:日常系知名人物,20歲之前被全人類所愛戴,20歲以后為所有正太所傾倒。”

    “B級皮膚坂本:日常系知名人物,這個用不解釋。”

    “A級皮膚齊木楠雄:異能系知名人物,星球級強者。同樣是能把世界掛掉的“嗶——”貨,齊木永遠不會理解影山茂夫的悲傷。備注,說到底世界還是被外貌協會統治著的。”

    “明白了嗎?明白了的話趕緊抽,我還等著下班呢。”

    “我完全明白了,而且我也已經抽完了。”

    就在辦事員瞎嗶嗶的時候,他已經自作主張的把三張牌全都抽完了。

    “……好的,我看看。”

    “一輪抽空,還有一輪……這個比較少見,S級道具,你運氣不錯。”辦事員有點不理解,老天犯抽了嗎,怎么這貨運氣這么好?

    不用辦事員多話,在看到自己抽出了什么東西之后,他也知道那必然是S級品質無誤了,畢竟它知名度和威力兼而有之。

    “這樣的話……接下來你可以去1號站臺,搭乘0號線離開了。”辦事員趕緊擺擺手,示意此人(靈)趕緊離開,眼不見心不煩。

    可是他在走出兩步之后,突然像是后知后覺一樣停下了腳步,而后回頭說道,“我明白了,你的公主皮膚就是這么來的?”

    辦事員瞇起了眼睛,這貨說了最不該說的話。

    “慢著,還有一件事我差點忘了。”

    將要離開的幽靈,被生生按了回來,這個時候他終于意識到了一點:在別人的地盤上,他似乎太囂張了。

    “根據你的理解力、綜合素質以及剛剛的表現,完全符合我們的贈品服務,所以我臨時決定送你一個皮膚,剛好補足你的一輪抽空。”

    反正辦事員是個臨時工嘛,搞砸了的他一點也無所謂的。

    辦事員再次拿起那一疊牌,然后翻開最上面一張,“Anarchy Panty,俗稱潘迪,天使姐妹中的姐姐,恩,發色跟你的道具很搭。”

    “慢著,我是個男的!”

    “幽靈無分性別。”辦事員的理由很充分。

    “潘迪我認識,她確實是天使,但是與其說她是天使,不如說她是碧池啊!”

    這年頭,如果是接盤的話,忍忍也就算了,原諒萬歲嘛,社會倡導綠色,但是頂著一張“千人斬”目標達成的皮膚算是個什么鬼?

    “這個贈品,我能拒絕嗎?”

    “必然……不能。”

    拒絕了的話這還能算是打擊報復嗎?

    “那起碼給我換成你這類的……咳,大空云雀,給我大空云雀怎么樣?”他終于也意識到什么該說什么不該說了。

    總之……偽娘也比變性好啊喂。

    “大空云雀?不不,S級皮膚這種稀有物品不在隨便贈與的行列之中。”

    “額……大空有什么附帶效果嗎?按照你們的分類,這應該是日常系人物吧?”

    “沒錯,大空一點附加效果都沒有,可是你知道世界上第一只偽娘是誰嗎?”

    “額……大空云雀?”

    “所以,S級是他作為種族開創者應有的待遇。”

    “那至少把把姐姐給我換成妹妹,這是我最后的請求,相比于黃毛,我更喜歡黑長直。”

    “那到沒關系,不過妹妹可是惡魔,而起嚴格意義上,妹妹是藍發……”

    “沒關系,總之就是妹妹了……蛇精病總比欲女強得多。”

    辦事員再次翻開了一張紙牌,然后這次完整的信息終于顯示了出來。

    “姓名:史朵巾(Stocking·Anarchy)

    性別:女

    等級:C

    種族:人類/天使/惡魔

    功效:1.甜食和糖分會增加你的專注度和學習能力,相反,缺乏糖分會造成一系列的負面效果。

    2.你有雙持武器熟練度加成。

    3.以下裝束會導致你戰斗力的顯著提高:黑色哥特蘿莉塔連身裙、藍色蝴蝶結、藍白相間過膝長襪、貓耳、齊臀長發,綜合作用下你的戰力、靈活度、力量、暴擊率等等都會有顯著提高,所以請常備女裝,你的能量超乎你想象。

    4.毒舌言論可以增加你的個性值。

    5.不管獲得皮膚前的你究竟是男是女,之后也請堅持做你自己,請記住你誰都不需要扶,真心的。

    備注:1.值得慶幸的是,我們沒有準備美版的臉,否則你只能去南方公園那種高危世界混了。

    2.雖然已經沒有什么作用了,但是請記住你的變身咒語:誕生與天地之縫隙、迷途之邪惡精靈,讓依附于神圣少女貼身衣物上的雷電,粉碎一切污穢污濁,重回天地之間吧。”

    “就這個吧……”他好像任命一樣強辯道,“換一種方式活下去也是一種新鮮的嘗試,指不定做女人還挺好呢。”

    但是話雖然這么說,但是他多年單身練就的魔術手這個時候發揮了應有的左右,在伸手去主動拿那張紙牌的時候,他趁著辦事員眨眼的功夫,接著自己衣袖的掩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史朵巾”這張牌塞到了紙牌堆的下面,然后將后面一張牌捏在了自己的手中。

    令他安心的是,恍惚之中,他還看到了“性別男”這幾個字。

    拿到牌之后,他小心翼翼的盯著辦事員的臉,直到對方再次開口:

    “愣著干什么,你可以走了。”

    好吧,他微微松了一口氣,而后裝作尋常的向著展臺走了過去……接著由慢行到疾走又由疾走到快跑,這個時候,剛好有一班車要駕離這里,他在千鈞一發之際,直接跳了上去。

    管你是幾號線,總之先立刻這個鬼地方再說,他真的是誰都不想扶。

    然而,他真的瞞過辦事員的眼睛了嗎?

    等他離開之后,辦事員立刻抽出一張紙,然而在上面寫著:

    “關于第94250號偷竊、偷渡等事宜的處理申請。”

    這得算是一個臨時工的釣魚執法了,不知道他在之前也是混過的嗎?

    在描述了事情的經過之后,他最后寫到,“鑒于事態極為嚴重,情節極為惡劣,其不能也不愿承擔砍爆賽‘嗶——’人的歷史重任,建議剝奪94250號所有所得物品、剝奪穿越者政治權利終生,隨便將其送入某輕改世界,讓其承擔某些誰都不愿承擔的高危工種,例如主人公……的父母之類?

    總之,可憐的幽靈終究是斗不過經驗豐富的白毛的。      

    主編:王晞的母親為給她說門體面的親事,把她送到京城的永城侯府家鍍金。可出身蜀中巨賈之家的王晞卻覺得京城哪哪兒都不好,只想著什麼時候能早點回家。直到有一天,她偶然間發現自己住的後院假山上可以用千裏鏡看見隔壁長公主府……她頓時眼睛一亮——長公主之子陳珞可真英俊!永城侯府的表姐們可真有趣!京城好好玩!吱吱經典女生言情小說《表小姐》已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