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全文完]第一百二十六章 大結局
    ……

    “臣等告退.”段鴻等齊齊離開。

    小多子賊兮兮的走了進來,輕聲恐慌道:“皇上,莫非您有什么心事?”

    我身子輕顫了一下,閉上了眼睛淡然道:“小多子。你說,朕是個昏君還是明君?”

    小多子駭得急忙跪拜在地上,驚懼道:“奴才豈敢評論圣上,還請圣上開恩。”

    “哼。”我皺眉道:“你不肯說,就是在心理認為朕是個昏君。唉,小多子,你是朕最信得過的人,跟在朕身邊多年,一直忠心耿耿,兢兢業業。”

    小多子匍匐在地,索索發抖道:“皇上當然是明君,文韜武略,功績顯赫。”

    “朕這些年來,荒唐事情做過不少。”我淡淡的望著南書房的天花板,長嘆一聲道:“但從來沒后悔過任何事情,唯獨對她,卻是內疚萬分。小多子,你說朕該怎么做?”

    “皇上,奴才,奴才不知道。”小多子不知道我今天發哪門子瘋,駭得他面無人色。

    “好了,好了。”我知道我今天嚇壞他了,呵呵笑道:“沒事,朕又不是想要你的腦袋。出去吧,她來的話,就讓她單獨進來。”

    小多子這才松了口氣,恭恭敬敬的退了下去。正所謂伴君如伴虎。我今天的異常,自是讓他恐慌之極。

    良久之后,外面才傳來個腳步聲。輕輕柔柔,卻又能從她微微凌亂的腳步中聽出些緊張來。

    “進來吧~!”為背負著雙手,背對著門口而立,身體挺得筆直。

    吱呀一聲,房門輕輕推了開來。來人跨進一步,輕輕跪下道:“靈,茵子見過皇上,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語氣中雖然平淡,然仔細聽,卻能發覺其中一絲深入到骨髓中的悸動。

    “免禮,起來吧。”我淡淡說道。

    “謝皇上。”她又是輕柔的站了起來。

    我緩緩回過頭去,九年未見。她已經從當初那個稚氣剛脫的少女,成長為一個艷光四射的成熟美女。沒有穿倭國傳統服飾,而是套上了一件大吳國女子素裙。連發飾,也是完全仿照大吳風格挽上了一個婦髻。唯一有些不妥的是,她身材有些消瘦。

    “你瘦了。”我輕嘆了一聲:“你頭發挽成了髻,莫非已經嫁人了?”

    “皇上。”她眼中閃過一絲凄然之色,跪拜在地上道:“茵子雖然被皇上已經拋棄。可是茵子卻始終堅持,茵子是完完全全屬于皇上的,不管女人也罷,女奴也罷。茵子是絕對不會讓任何男人碰一根頭發的。若是皇上不相信茵子,茵子可以以死明志。”

    我一霎那間似是回到了過去,臨走之前,她對我說過:“茵子生是皇上的人,死是皇上的鬼。從今往后,茵子會好好活著,不過只為皇上一人活著。”那時她的眼神,是多么的堅決,清澈。

    “那你不是九年未來見朕么?”我語氣中,也有些顫抖道:“為何,偏偏會在這個時候來見朕?”

    “茵子一天不幫皇上統一扶桑,就沒有資格來請求皇上的原諒。”她一臉堅決道:“如今扶桑已經完全統一,只要皇上一聲令下。您派出去的那些人,就可以完全接手整個扶桑。”

    “哦?”我眼睛露出了笑意:“你已經知道我的計劃了?你是扶桑人,既然知道了朕的計劃,為何不阻止這個計劃呢?”

    “皇上,茵子說過。生是皇上的人,死是皇上的鬼。茵子只會為皇上而活。既然是皇上的計劃,茵子自是無條件擁護。”她仍舊跪拜在地上,眼神中露出了祈求之色:“求皇上讓茵子回到您身邊,哪怕是作為您姓奴的身份,茵子也毫無怨言。茵子愿意為皇上做任何事情。”

    我生命中只有過兩個異族女子,一是秀麗公主,二是她。然而表現卻截然相反。秀麗我一直對她很好,她卻一直忤逆著我的意思,處處向著母國。到頭來接受到了我無比的懲罰。直到最近,才幡然悔悟過來。但這個茵子,明明是我負她良多,卻心甘情愿為我做任何事情,所想事情,完全也是站在我的角度來考慮,甚至不惜犧牲自己的國家來討好我。

    我不禁大為感動,微哽咽道:“靈妃,過來。重新回到朕身邊來,從今以后,朕會好好補償你的。”

    我的話,讓她大感意外,眸子中驚喜之色溢于言表。這結果,大大超過了她的預計。成熟的嬌軀,驚喜交加的不住顫抖。淚珠兒從粉頰上,輕輕滑落。

    “皇,皇上。”靈妃匍匐在地爬到了我面前,抱住了我的腿,突然妖媚的抬頭望著我,眼神中渴望神色一覽無遺。用幾乎讓我噴血的話說道:“主人,靈奴這些年來,無時不刻想著您恩寵。每次,每次想起主人在靈奴身上肆意蹂躪的時候。靈奴,靈奴都會情不自禁的顫抖。雖然主人賜靈奴新的靈妃身份。不過,靈奴更希望您以主人的身份恩寵靈奴。”

    呼。我呼出了一口熱氣,大感吃不消。我這輩子之所以對她如此難以忘懷,就是那段在她身上肆意妄為的曰子,讓我太爽了。雖然我老婆眾多,可我不會去強迫她們和我玩主人和姓奴的游戲。婉文和我的關系,也越來越趨于正常。男人的心理,多多少少有些喜歡新鮮刺激游戲。靈妃這么一來,完完全全把我心中埋藏很深的欲望發掘了出來。

    “主人,您看起來有些害羞哦。”靈妃輕輕喚道,如貓咪般輕吟了一聲:“不如先讓靈奴來伺候您吧?”

    我幾乎全身僵硬的恩了一聲。

    如此一來。靈妃的舌頭,便如靈蛇一般,邊將我的衣衫脫盡,邊用舌頭伺候遍了我的全身。

    “主人,您可以用任何方法,來侵犯靈奴的身體。”靈妃妖艷的說道:“主人要是想不到,靈奴也可以幫著你想啊。”一套大吳裝脫掉后,其內只穿上了一套緊身的皮革內衣,從腰間抽出條皮鞭,塞到了我手里。

    “她是個妖精。”我不禁被她又是逗得血脈膨脹起來,看來她今天是早有準備。忍不住越來越熾熱的情欲,低吼了一聲,猛撲了上去。

    ……

    良久之后,一切才趨于平靜。兩人在南書房做,就像是在偷情般刺激。激情過后,兩人牢牢相擁。九年未見,她的肉體對我更是吸引力大增。

    “皇上,其實這次來。靈奴……”靈妃一臉滿足道。

    “該是自稱臣妾。”我笑著打斷道。

    “臣,臣妾這次來,還為皇上準備了一份特殊的禮物。”靈妃臉色潮紅的望著我。

    我不覺有些奇怪,笑道:“莫非你送了一個扶桑給我,還不滿足么?”

    “皇上。”靈妃輕笑道:“扶桑是皇上自己拿下的,與臣妾無關。臣妾要送給皇上的禮物,皇上您肯定比得到一個扶桑更高興。”

    “什么禮物?”我有些好奇道:“什么禮物比朕開拓了江山還要高興?”

    “這些年來,臣妾一直在扶桑搜索資質好,容貌上等的幼女。臣妾將她們聚集在一起,訓練成靈忍和靈姬兩個組織。”靈妃熱忱的望著我道:“我特地找了全扶桑最好的老師,來訓練她們。如今已經有一部分人可以使用了。靈姬是專門用來伺候皇上的,她們都精通歌舞,各種各樣伺候男人的技巧。而靈忍,則也精通伺候男人的技巧,不過她們更是精通刺殺的技巧,可以為皇上掃除任何障礙。最重要的是,她們個個都是處女,而且她們效忠的對象,不是臣妾,而是皇上。”

    我聽得口水都要流下來了,這靈妃,還真是懂得我的心思。專門訓練這些女子,來討我歡心。

    “靈姬目前訓練完成的有二十三人,個個容貌絕佳。而靈忍目前有一百二十人,容貌身材雖然不如靈姬。卻也是千里挑一的美人兒。”靈妃繼續誘惑我道:“她們雖然也聽我的話,不過卻更會聽皇上的話。因為臣妾從小就替她們洗腦,最忠誠的人,是您。您要她們死,她們不會有半點猶豫。”

    我感覺到有些頭暈目眩的,靈妃她太強悍了。竟然用九年的時間,替我訓練出一大批的女人來。不過,那個靈忍我不覺有些耳熟,恍然道:“對了,你是不是排靈忍去殺過一個大吳人?”

    靈妃一愣,迅即臉色一變道:“那個可惡的大吳人,竟然派人試圖偷走了臣妾一個訓練完成的靈姬。后來臣妾派靈忍去順藤摸瓜,終于找到了他。可是那人狡猾如狐,臣妾折在他手里三名靈忍。臣妾若是能抓住他,一定會將他碎尸萬斷的。”

    “什么?”我牙齒直咬道:“可惡的劉不庸,竟敢偷朕的女人。看老子怎么教訓他。”

    “劉不庸?”靈妃掩嘴道:“莫非那個幕后指使的大吳人,竟然是那個大胖子?”

    “嘿嘿,真是那個混蛋拉。”我握著拳頭道:“偷走朕的女人,朕可不能輕饒他。”

    “皇上,那靈姬沒被偷走。后來給靈忍攔截下來了。”靈妃解釋道:“不過他屬下也夠膽大的,竟敢摸到重兵把守的營地里偷靈姬。”

    “你也不差啊,多少人想要劉不庸的腦袋。”我呵呵大笑道:“卻還沒幾個人能找出他的藏身地點,你的靈忍能把他找出來,甚至嚇得他要向朕求助。果然是不同凡響。”

    “靈忍是皇上的。”靈妃掩嘴笑了起來:“不過聽起來,似乎皇上才是真正的幕后主謀。不過,皇上您要靈姬,隨便招招手就行了。何必大動干戈,找人去偷呢?”

    “呃……朕也就是個甩手掌柜。”我撓著頭道:“誰知道那劉不庸膽大包天啊。”

    “皇上甩手是好的,可是總該防著點吧。”靈妃憂心道:“不如皇上送那劉不庸幾名靈忍,到時候可以以此來監視他。”

    我猛地跳了起來,憤然道:“當然不可以,靈姬和靈忍,都是朕的私有女人,絕對一個不送。”臉色又緩和了下來,摟住靈妃道:“靈兒,還是你對朕最忠心。處處站在朕的立場上著想。放心好了,朕讓劉不庸負責這么大一個攤子,豈能不防著點?他那些引以為重的屬下中,有八成以上,是朕暗中派去的人手。他只要有半點異動,絕對活不過一柱香的時間。

    “皇上思慮縝密,臣妾多慮了。”靈妃松了一口氣道。

    “靈妃,不說這些了。你為朕訓練的那些靈姬啊,靈忍的,這次都帶過來了么?”我流著口水道:“聽你說了這么半天,朕倒是心癢癢起來。”

    “皇上,您剛才都已經連續……”靈妃訝然失色道:“怎么還……”

    “嘿嘿,朕練的御女心經,自是越戰越勇。”我不覺失望道:“靈妃,你不要告訴朕。那些女子都沒帶過來?”

    “臣妾當然都帶來了。臣妾是想,若皇上這次不接受臣妾。臣妾就帶著她們一起為皇上殉情的。”靈妃語出驚人道:“就在您紫禁城門口。”

    我大汗淋漓。幸虧我重新接受了她,要不然真的鬧這么出戲出來。我在歷史上就真的可以永垂不朽了。

    ……

    快樂的時光總是短暫的。

    匆匆又是倆月過去。此時的我,已經身處在西域戰場的前沿。一身漆黑的披風,盔甲錚亮。胯下是心愛的戰馬白雪,身后是萬名颶風軍團將士。

    大吳的軍隊,正式開過西域諸國,直逼滅吳聯盟的領土上。已經半月有余了。攻下的各戰略要沖,均開始以奴隸和雜牌軍開始修建著要塞。步步為營,蟻嚼蠶食。是此次大戰略的主要指導思想。半個月來,雖然才區區占領了數十里土地,然滅吳聯盟顯然對我們這種打法,毫無辦法。一波一波的兵力集結后的沖擊,倒在了炮灰雜牌軍和堅固的軍事要塞面前。

    后防也穩固,前線通往大吳國內的運輸線,不僅僅有軍隊的重重保護,更有那些經過訓練后的武林高手協防。可謂穩如泰山。

    我費了不少心思籠絡過來的數萬武林人士。用他們上前線打仗顯然不合實際以及浪費。然在戰爭一開始,就顯露出這些武功高手的用處來。一些防御型的高手,主要保護軍中各路將領,防止他們被對方高手暗殺。至今為止,已經幫我們防住了十三次針對我方高級將領的刺殺。

    一些精通暗殺的高手,則被派去刺殺對方的將領。同樣,對方十五個高級將領的人頭,在睡夢中和身體分了家。

    擅長輕功善于偽裝的武林高手,則被派去了刺探軍情,順便放置那些制毒高手弄出來的五花八門的毒藥。例如含笑七步癲,我愛一根柴之類的玩藝。更是被我軍用的淋漓盡致。極大程度上,打擊了敵人的士氣。

    劉不庸那小子更是過份,把占領地的人口分類。青壯年用來修建防御工事,或販賣給前來淘金的大吳礦主。而一些美女們,則被他運往了大吳啊,甚至是往天竺,暹羅,乃至于歐洲。換取大量的金錢,再回過頭來幫助大吳軍隊補充糧草,補充武器彈藥,修建工程。如此良姓循環,致使大吳打這場仗,完全可以以戰養戰,不會拖累國內的發展,甚至有不少盈余。

    那小子更讓我都覺得無恥的是,他把那些年老體弱的老人,回過頭來再大張旗鼓販賣給滅吳聯盟。滅吳聯盟本就是打著正義的旗幟,而且軍中也有那些老人的親戚兒子,不敢不買。把那些老人賣掉后,不僅可以讓我們的收入增加一分,更是使得整個后防線上干凈清爽,無后顧之憂。

    當然,滅吳聯盟也向全世界譴責大吳的做法有欠人道主義。然而,大吳的禮部尚書王昭光,也非吃素的家伙。輕輕巧巧將黑鍋都推給了劉不庸,并發表慷慨激昂的演說,同樣譴責劉不庸這種不人道的做法。并且向全世界表示,大吳在人道主義的立場上,向來是與國際接軌,與國際站在同一條陣線上的戰友。

    當然,劉不庸也不是吃素的家伙。當他將一批數量不多的老人全部坑殺后,對全世界宣稱,要哪種做法,自己選吧?坑殺還是販賣?哪種更加人道?他表示,以他的財力,沒辦法贍養那些老人。迅即,全世界都閉上了嘴。相比之下,還是販賣這種事情更為人道一點。當然,大吳迅即發表聲明,嚴重譴責了劉不庸這種做法,并且秉著人道主義精神,向受災的戰區人民,捐款一千萬兩銀子。當然,這銀子肯定是不會真的那出來的。然,劉不庸依舊我形我素,反而更有猖狂之勢。

    滅吳聯盟雖然對大吳恨得牙齒,卻拿大吳絲毫沒有辦法。眼睜睜的看著大吳一步一步蠶食著領土,而每次進行攻擊,則遭到了大吳國防御工事的無情打擊。畢竟大吳國的神機弩炮并非吃素的。能在天上往下丟炸彈的神機金鵬,更是讓他們膽寒心驚。

    出乎我意料,但同樣也在我意料之中的是。滅吳聯盟中出現了一批落后的火器,那種西方國家才擁有的笨重大炮,以及一些比燒火棍略強的槍械后。祁浪的海防司頓時與王昭光一份譴責西方國家插手戰爭的聲明,同時掀開了那上千艘,偽裝成商船,平常如綿羊般老實的龍艦級別戰艦。同時露出了他們的獠牙,十多萬門的船載神機弩炮的齊射,將整個西方稍微有點繁榮的港口,全轟回了一百年前。從此,西方諸國,這才明白了大吳的實力隱藏是如此之深。頓時老老實實發表了道歉聲明,并且保證以后絕對不會再提供給滅吳聯盟任何支持。

    然大吳帝國,顯然不會放過那些虛偽的惡狼。龐大無敵的艦隊,封鎖了西方所有的海域。任何膽敢出現在海面上的船只,哪怕是艘捕魚船,也立即會遭到炮轟。如此做法,迅速讓那些原本靠海上貿易和掠奪發展的國家,經濟混亂萎縮,局勢動蕩起來。而大吳國的艦隊,也開始趁火打劫,以低廉的價格,收購西方的貨物。而以高到令人咋舌的價格,售給他們來自東方的貨物。到最后,甚至是大量的鴉片往其領土內傾銷。滾滾財富,源源不斷的流向大吳國內。

    戰爭持續著,滅吳聯盟的領土。每一天,每一天的萎縮著。組織起來兵力集結沖鋒,也一次比一次虛弱。戰士的盔甲,也從原來的精鋼戰甲,變成了皮甲,到最后能穿上布衣的,已經可以算是精兵了。

    這場大規模的戰爭,直直持續了整整十年。當滅吳聯盟最后一個戰士倒在了神機弩槍下后,這座龐大的大廈,終于在最后一刻轟然倒塌。

    西方諸國,再也不堪忍受大吳的剝削壓迫,不堪忍受大吳鴉片的傾銷。終于在武德十九年,以數百條封存已久的小漁船,對大吳艦隊發起了攻擊,不宣而戰。然在大吳犀利的火炮下,那數百條破漁船連一刻鐘也沒有撐到。便徹底的消失在地中海中。這場海戰,被大吳史官以鴉片戰爭的臺頭,記入了大吳國的史冊。

    自從有人類后,戰爭就不會停息。大吳國的戰斗,仍舊在繼續著……

    ……

    而我,則在這十年中。逐步逐步的將手中的權力,轉移給了麟兒。麟兒也不負我的重望,在后幾年我逐漸放手中,將大吳國治理的有條不紊,逐步上升。與此同時,西方諸國和大吳之間,矛盾的逐漸積累,終于爆發了。八個最強國,組成聯軍,號稱八國聯軍。然在剛剛抵達大吳國延伸到地中海領土前,就遭到了身經百戰的大吳[***]隊迎頭猛擊,三天死傷過半……

    終于,在麟兒祭祖后,在朝臣的擁戴下,順利登基上了皇位,國號盛治。舉國歡騰。

    ……

    一年之后,也就是盛治二年初。

    威嚴的金鑾殿在初晨的陽光下散發著無比神圣的光芒。然而,這象征著天下權威,皇室榮耀的金鑾殿中,卻傳來一陣女子開心的嬌笑聲。

    我坐在了本該屬于我兒子的龍椅上,左嘗一口幽蘭剝來的葡萄,右接一支紫竹點燃后遞過來的雪茄煙。吞云吐霧的拍著龍椅大叫道:“幼紅,你會不會過人啊?抓她奶奶啊。”

    諾大的金鑾殿中,被我臨時搞成了一個足球場地。兩側各設一球門,各由一名絕色裸女緊張的守著球門。裸女?對,裸女。不僅僅是守門員,那些踢球的球員,也個個是赤身[***]的絕色美女。就連伺候我吃東西的幽蘭紫竹,也是渾身赤裸裸的。總之一句話,今天這金鑾殿里,沒有半絲布匹,就連路過的一只螞蟻,也是沒有穿衣服。

    我得意的翹著二郎腿,一邊咆哮道:“月兒,鏟球,鏟球。不能讓心兒再進一球了,要不你們要落后兩球了。”

    回頭又叫道:“心兒,盤球過人,過人吶。踢,對對,射門,射門……”

    ‘砰’球撞在了門梁上。

    “哎喲。”我可惜的拍了下腦袋:“就差一點點。”叫囂道:“心兒,你會不會射門啊?”

    真是如此,場內所有美女,都是俺親親好老婆。就連那妙曼[***]的裁判,也是太后她老人家。我欣賞著難得的無遮大會,心理美滋滋,爽歪歪的。再我的功力順利達到天品級別后,我的御女心經竟然能改造每一個女人的體質。讓她們的肌膚個個光滑如剛出水的豆腐,比二八佳人的肌膚還要水嫩。據我所觀察,她們的生命力也大幅度地提高了,也就是只要不出意外,壽命恐怕長得令人目瞪口呆。我相信,只要我能更加勤快的“做”,與天同壽或許還真的不是個笑話。

    “纖纖。”我又尖叫道:“不能因為對方是你師傅,而放水啊。好沒有職業道德。”

    “我哪有放水啊?”纖纖對我直蹬腳,一時間波濤洶涌又讓我大飽眼福。

    “胡說,我是她師姐,不是師傅。”冷幽寒憤怒道:“公孫纖纖,再胡說八道,小心我修理你。”

    “哼,你就是我師傅。”公孫纖纖毫不退讓道:“哼,你這個師傅,竟然和我這個徒弟搶男人。”

    “誰,誰搶你男人了?”冷幽寒臉紅耳赤道:“夫君,夫君他可是先寵幸的我。”她這倒是說的實話,對她的寵幸,的確是在公孫纖纖之前。

    “可是明明夫君他先愛上的是我。”公孫纖纖氣憤道:“是你橫插一杠子搶在了我前面。”

    啹……太后吹響了哨子,一臉嚴肅的跑到她們面前,一人舉起一張紅牌:“公孫纖纖,冷幽寒,你們兩個被罰出場了。”

    “哼。”兩女一左一右,均是哼了一下,怏怏離開了場地。我誕著臉,笑瞇瞇的將她們兩個摟在懷中,一起安慰道:“你們師姐妹應該團結,怎么又吵架。”

    “誰叫師傅說,夫君你最愛的人是她,沒她活不下去了。”公孫纖纖雙手掛在我脖子上,撒嬌道:“夫君,你明明說過,最愛的人是我。沒有我,你不是說你活不下去了么?”

    “不對,夫君明明是對我說的。”冷幽蘭不落人后,偎依在我胸口上。

    我尷尬直撓頭道:“都一樣,一樣。兩個都愛。”媽的,這就是用固定情話的后遺癥了。早知道為她們每一個人,都量身定做一套情話了,也不必搞得現在這么狼狽。

    “不行,不能這么含糊。”公孫纖纖和冷幽寒齊聲道:“今天非得說出個所以然來。”

    我急忙又施展了無上妙法御女心經最終篇的調情手法。很快,兩女均宣告投向,雙雙伏在我懷中嬌喘鶯鶯,面紅耳赤,把持不住。

    我一會寵幸纖纖,一會寵幸幽寒。然底下踢球的我那些老婆們,難得沒聽見我的嘶吼聲。驚訝向我望來時,卻發現我竟然和兩名被罰出場的球員在龍椅上當眾宣銀起來。均是憤怒的嬌叱連連,大罵我破壞規矩。

    汗,我這才想了起來。原來這場[***]足球賽的獎品,就是我來著。勝利的一隊,可以隨意支配我一個月。而失敗的一方,則一個月內不準碰我。不過,卻碰到了兩個不守規矩的兩隊球員。底下頓時憤怒了起來,紛紛要求裁判將她們也罰下場,裁判大人也立即表示,她要先把自己罰下場……

    豆大的冷汗,直從我額頭上滴落下來。這一起上,我也不知道我吃不吃得消?

    初升的太陽,逐漸運動著,直到快落下去的時候。我才攜著眾女,個個衣衫不整的從金鑾殿中步出。我與她們個個滿足的神情不同。我則是腳步浮虛,眼神無力。心中暗下決心,什么時候把皇后那頭金猴油炸了補補身子。

    等我們出來后,門口守著的靈忍們,這才放開擋下的官員。

    那些朝廷大官們,一見到我就跪下磕頭道:“臣等叩見太上皇。”

    “都起來吧?你們都聽見什么?看見什么了么?”我嘿嘿陰笑道。

    “臣等什么都沒看見,什么都沒聽見。”那幫子大臣們,撒起謊來個個一本正經,不動聲色。

    真是睜大了眼睛在說胡話,先不說我們個個衣衫不整。就連今天一直未停的宣銀聲,他們也肯定能猜出老子在這神圣的金鑾殿中做了什么好事。

    “史官。史官。”我大叫。

    史官忙不迭跑到我面前,恭敬道:“太上皇有何吩咐?”

    “知道這段歷史怎么寫么?”我瞇著眼睛,盯著他看。

    “這個?那個。”史官大汗淋漓道:“太上皇攜著妃子們,在金鑾殿中參觀。感受,感受大吳皇朝的興盛,緬懷過去的努力。”

    “放屁,這么大的聲音聽不出來啊?”我暴怒道:“給我如實寫,你一個史官不能好好記載歷史,要你做什么?”

    “如,如實寫?”史官面色慘白,直接暈了過去。

    “我要讓大吳國后人都記住我,永遠不會忘記我。”我長嘆一聲道:“諸位愛卿,這是我最后一次這么叫你們了。”

    我說話間,頭頂上方飛來一艘太空船,直停靠在了諾大的廣場上。只見的唐怡那俏丫頭,牽著兩個奧斯塔星人,從飛船中蹦蹦跳跳的走了出來:“大壞蛋,飛船已經準備好了。可以出發了。”這艘飛船,本來就屬于這兩個奧斯塔人。不過因為缺乏晶核,一直停靠在外太空里。當然,現在這艘飛船,屬于我的,取名叫大吳號。

    “父皇,您要走了?”身穿龍袍的麟兒,攜著我眾兒女一同飛奔而來,撲到我面前哭道:“父皇,帶麟兒一起走吧。”

    “不準哭。”我怒罵道:“你現在是大吳國的皇帝,怎么能跟娘們一樣哭哭啼啼呢。”

    “父皇,帶我們一起走吧。”其他兒女,也是撲在我身上,大聲哭了起來。

    “我不是不想帶你們走。”我朗聲道:“你們每一個,都是我的寶貝。不過,兒女長大了,該有自己的生活。不能總是藏在父親的羽翼之下。你們有你們自己的生活,事業。”

    “父皇。”再次齊哭。

    “好了好了。”我笑了起來:“都不哭了,麟兒。你是皇帝,又是長子。可要好好善待你的每一個兄弟姐妹。否則我哪天回來,發覺你殘害兄弟姐妹的話,我決不輕饒。你們也是一樣,兄弟姐妹間要團結。都聽到了么?”

    一片哭啼的應承聲。

    “爹爹,睫兒想跟您一起走。”睫兒伏在我身上不肯起來:“爹爹,睫兒只要你和媽媽。不要那些榮華富貴。”

    這?我猶豫了起來,說實話,眾多兒女中。我最疼愛的當屬睫兒。而且,自武功修到天品后,似乎暫時喪失了生育的能力。生命的精華,都轉作了能量。只是,如果只帶她走的話。其他兒女會怎么想。

    “父皇,如果睫兒妹妹想走,您就帶她走吧。我們兄弟姐妹,不會怪您偏心的。”麟兒幫著睫兒說話道:“睫兒,以后父皇就靠你來替我們盡孝了。”

    “好,睫兒隨我們一起走吧。”我下了決定道。接著又和所有大臣一一告別。我告訴他們,我總有一天會回來看看的。也是對他們的一個間接警告,讓他們心存警惕。

    在所有人,包括我那皇帝兒子的跪送中。飛船終于緩緩升上了天空,直飛入廣袤無垠的太空中……

    (劇終)ps:還有個后記,是對結局的一個延伸。不過,有點惡搞。

    ***********

    后記:

    在哪個廣袤無垠的太空中,我們一家子在各個星球之間旅行著。有友好的種族,也有不友好的種族。當然,以我的個人戰斗能力之強,足以使得很多種族在我面前吃鱉。一直轉了五百年,直到我們轉膩了,才停留在一個美麗的無人星球定居了下來。

    又是五百年過去了。我那早已經沉寂的心,又開始不安分的搔動起來。終于有一天,我趁著妻子們無防備的情況下,留張紙條翹家走了。說是五十年內必定回來。

    駕駛的是一架在宇宙聯盟中最新款式的飛船,用了將近五年的時間。才飛回了地球。

    我將飛船停靠在遠離地球的太空中,獨自一個人以肉身在太空中做了短暫的飛行。五天之后,終于抵達了已經離開一千多年的地球。

    地球這一千年來,發展速度不快也不慢。我站在大街上,看著滿大街亂跑的汽車時,卻嚇了我一跳。莫非是回到原來那個時空了?隨便找了間類似于網吧的地方,準備查閱現在所處的時空。可惜,身上沒有半點這個時代用的錢幣。

    找了個長相水靈,正在上網的小女孩,笑瞇瞇搭訕道:“嗨,小美女。現在是什么年代啊?”

    那小美女白了我一眼,不屑道:“穿越來的?還是外星人?”

    我愕然,這也猜得出來?天啊,這個時代人類進化也太厲害了吧?我只好承認道:“的確是經過穿越的,不過后來又當了外星人。一千多年沒回地球了,想家了,所以坐宇宙飛船回來看看。”

    水靈小美女夸張的看了我一眼:“火星來的吧?這種鋪天蓋地,落伍惡心無恥的搭訕話你也說的出來?現在早不流行這么搭訕了。”

    正說著,旁邊一眼鏡男湊了過來,笑瞇瞇道:“嗨,美女。我是從武德十二年穿越過來的帥哥,告訴你,我還是武德皇身邊的御前侍衛哦。”

    “那你有沒有泡幾個后宮妃子啊?”水靈小美女裝作一臉純潔的樣子,好奇的問道。

    “當然有拉,我告訴你,武德皇后宮妃子我全泡過。娃哈哈。”那眼鏡男得意的大笑了起來。

    “靠,你他媽的怎么不去死?”我和小美女一人一拳,將那眼鏡男k飛,同時伸出了食指。

    不過,聽得他說武德皇。我就知道了,還是大吳這個年代。

    “對了,現在還是大吳皇朝么?”我有些憂心的問道。

    “別以為你長得帥,就可以再繼續裝了。”小美女狠狠瞪了我一眼道:“剛才那眼鏡男的下場,你也看到了。”

    我只得轉移話題,指著她的電腦屏幕問道:“在看電視劇啊?這人演得誰啊?似乎蠻帥氣的。”

    小美女愕然的望著我,良久之后:“再編,繼續編。再編下去,我就可以真的相信你是古代人加外星人了。”

    我無語。幸好那電視劇一集結束了,小美女點了下一集看。序幕出來后,驚得我差點直接腦溢血。那電視劇題目名字竟然叫《風流才子劉枕明》,我指著那個帥氣十足,正在左擁右摟喝酒吟詩,不亦樂乎的男演員。疙疙瘩瘩道:“你,你不要告訴我。這家伙就是演劉枕明的演員?”

    “當然是拉。”那小美女無可奈何,猛白了我一眼:“只有謝德華這種超級無敵人氣帥哥,才配演千古風流人物劉枕明劉大人。要不然,其他人演的話,會被網民罵死的。”

    我腳步浮虛,一個踉蹌差點摔倒:“你不要告訴我,那個劉枕明就是武德皇身邊掌管經濟的戶部尚書劉枕明?”我心中還殘留著最后一絲希冀。

    “當然是拉,你歷史是怎么學的?”小美女對我搶白道:“你家老師怎么會把你這種歷史都學不好的人放出來?歷史上,只有一個劉枕明,劉大帥哥。懂了沒?”

    我只覺得頭暈眼花,四肢無力:“小美女,讓我上會網吧。我查些資料。”我實在是想弄清楚,歷史出什么問題了?

    “你自己不會去開臺機子啊?”小美女沒好氣道。

    “我,我沒錢。”我露出了凄慘的神色:“我是個孤兒,一直沒機會上學,都靠揀垃圾賣錢養活自己。當然,也沒上過學。現在,我已經三天三夜,沒吃過一點東西了。你就讓我上會網吧。要不然,我會死不瞑目的。”

    “呀?這么可憐啊?”小美女見我的眼神真切,忙把座位讓給了我:“你在這里坐著別動,我去給你買份便當。”

    真是個純潔的小美女。我心中暗想,隨即打開了電腦,摸索著上網搜索起來。讓我大松一口氣的是,如今還是大吳帝國天下,現在的皇帝,應該是我的曾孫輩。由于我傳下去的武功品種不凡,讓他們壽命都很長。接著,又搜了搜電視劇。現在的電視劇,把劉枕明那種長得人神共憤的貨色也拍得這么好。像我這個英俊瀟灑無敵的武德皇,應該更好吧?嘿嘿,滿懷激情。

    破滅,夢想的破滅。電視劇排名前一百位的,前三部都是說劉枕明的。除了剛才那部《風流才子劉枕明》外,還有部叫《權相劉枕明的一生》,還有部叫《鐵齒銅牙劉枕明》。我曰了,前百名內,都是些亂七八糟的歷史劇。說什么《兩代軍神之間的曖昧》,其中就是說簡令泰和岳超之間,本是師徒,卻到頭來相愛,又因愛生恨。導致最后的情殺!!!???天,這都是些什么亂七八糟的?

    就連段鴻,王昭光他們都有歷史劇。為什么偏偏就沒有寫武德皇的?惡搞也行啊?我翻到了排行榜最后一頁,才在角落里找到了《武德皇正史劇》,只有可憐的數百點擊。當我滿懷欣喜的點開看后,卻讓我恨不得拿頭去撞墻。劇中把老子描繪成一個不懂風雅,不茍言笑,成天到晚板著臉的老古板。

    “咿?”小美女拿著份香噴噴的食物回來了,湊到我旁邊道:“你在看《武德正史》啊?我告訴你,這部片子最沒勁了。武德皇也很沒勁,一生竟然只有皇后一個老婆,還不懂風情。”說著,又神秘兮兮的湊到我耳畔道:“據野史記載,武德皇在床第間只懂得女下男上一種姿勢。真是個無趣的怪老頭。”

    “怪,怪老頭……”我一陣暈厥,對那個笑得賊兮兮的小美女,我暗中發誓,一定要讓你嘗嘗我這個無趣怪老頭的手段。

    “吃雞腿飯吧,你餓壞了吧?”小美女好心給我雞腿飯吃。

    “要是被我知道是哪個史官寫的。我要把他從墳墓里扒拉出來,鞭尸一百遍啊一百遍。”我惡狠狠的想道:“我一定要搜出真相,還我武德皇風流瀟灑的清白。”

    吃過雞腿飯后。我很努力地在網絡引擎上搜索著,終于功夫不負有心人。給我找到了一個偏僻的歷史網站,那個網站隱晦的說明,武德皇當年是個即風流又無恥的人,一生中干過很多荒唐不羈的事情。不過他兒子盛治帝怕后人會對自己老爹有不利的言論。所以發動了一場文字獄,把關于武德皇一生所有的荒唐事情都抹殺掉,不管正史還是野史。所記載的,只有武德皇一生的赫赫功績。

    天啊。原來都是麟兒干的好事。我徹底無語了,我的形象,全毀在我自己兒子手里了。不過,當我剛看完那家網站的內容,突然屏幕一黑,便什么也沒有了。

    在順利用花言巧語騙得水靈小美女的信任后,我立即住在了她家中。用她的電腦,憤慨的敲打鍵盤,寫下了一部記載武德皇風流一生的傳記――《無良皇帝》。寫完之后,就往網絡上一貼,眨眼之間,點擊率直線飆升。

    讀者紛紛發言,頂啊。好書啊。呸,什么亂七八糟的玩藝?好yy的小說。無恥的主角啊。今天的推薦票已經用完。我是網絡監察部門的,您的大作違反了我朝第**條法令,立即屏蔽。

    正在我看書評不亦樂乎的時候,樓外警笛大震。數千警察將我們這棟樓包圍了起來:“你們已經被包圍了,請立即投降,否則格殺勿論。”

    “天啊,你做了什么?”小美女驚駭欲絕的沖進了我房間,看我的《無良皇帝》才兩頁后,面若死灰道:“完了,一切都完了。你連這種書都敢寫?”

    “砰~”我的房門被撞開,一群持槍的特種兵沖了進來,將我們都瞄準鎖定。為首的是一名身材高挑,玲瓏有致的大波美女警官。

    “根據我朝第一條法令,任何膽敢以任何形勢詆毀至高無上武德皇的人,將立即處以逮捕。”大波美女警官胸一挺,冷冰冰的掏出手銬:“你是主動拷上呢,還是我來拷?”

    “你們不能這么帶他走。”小美女擋在了我前面:“我們有權請律師。”

    美女警察的素腿大波,卻是讓我口水直流,食指大動。天啊,都數百年沒吃上新鮮貨了。就她了。說著,義正言辭的反身將水靈小美女擋在了我身后,慷慨道:“一切都是我做的,和她無關。我跟你走。”

    美女警察露出了一絲欣賞神色,將冰冷手銬拷住了我。

    “不要啊。”小美女大叫。

    “你等我。”我叫道:“我很快就會回來的。”然眼睛,卻盯著大波美女高高翹起的美臀,重重的咽了下口水……

    ……

    〖全書完〗      

推薦:當秦薇淺被掃地出門後,惡魔總裁手持鉆戒單膝跪地,合上千億財產,並承諾要將她們母子狠狠寵在心尖上!誰敢說她們一句不好,他就敲斷他們的牙!......水清清精品言情修仙小說《秦薇淺封九辭/天降萌寶求抱抱》火爆連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