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670章終成混元,造化危機
    證道成圣,對于昔日剛剛進入影視世界的夏禹是多么遙遠的一個名詞,而現在,在這封神世界中,先是突破了大羅境,而后更是借通天教主的那縷鴻蒙紫氣證道成圣。

    夏禹掐指一算,感知著這方世界發生的變化。

    “原來時間已經過去數千載了嗎?大夏王朝也成為書中記載的一段歷史,果然圣人才是永恒的嗎?”

    喃喃自語的說道,夏禹再一次感覺到圣人的強大,不過圣人所謂的不死不滅也是有條件的,在被夏禹抽取鴻蒙紫氣之后通天教主千萬載修為煙消云散。

    那么在競技場空間歷經數千載歲月,夏禹已經成就混元圣人了嗎?雖然話是這么說但此刻的夏禹有了圣人的境界卻少了圣人的心境。

    哪怕封神世界里圣人的心境都不咋地,可對于夏禹來說確實很頭痛的一件事情,因為他的主線任務二的封神證道進度條走到了99.9%,就像年少時用某雷下片下到這個數字不動一樣讓人惡心。

    看樣子就是欠了這一份心境,像星戰世界動不動要完成最后的訓練才能打敗反派一樣,夏禹現在唯一的選擇便是通過戰斗補完這最后的0.1%,或者是100.1%。

    那么該找誰呢?女媧姐姐都那么熟了有點舍不得,西方那兩個禿驢倒是個不錯的選擇,雖然他們當初還向他示好來著。

    “唰~~”

    夏禹臉色突變,看樣子不用選擇了,這一個個全都來了,感知中六道氣息撕裂了空間,下一秒,六道人影便出現在夏禹眼前。

    “不得不說你們的速度還是真是快啊!”

    老子、原始、女媧還有西方二圣他都認識,而為首一位仙風道骨的老人的身份夏禹也才出來了。

    “夏禹不才,見過鴻鈞圣人!”

    夏禹一拱手,和這位傳說中的天道人生打了招呼。

    “哼,你這域外之人果然有幾分本事,能有此刻的境界多虧了吾通天徒兒的鴻蒙紫氣吧!”

    徒弟學藝不精被人干掉,鴻鈞自然沒有好臉色,不過夏禹豈是怕事之人?

    “孤聽聞市井曾有一人言曰‘王侯將相寧有種?’便知其不凡,然將其中‘王侯’二字換為‘圣人’未嘗不可,這天下是萬物的天下,不是圣人的天下。”

    “天道不仁,以萬物為鄒芻狗,孤不想做那芻狗,唯有反了這天道!”

    話畢,夏禹的眼睛閃過瘋狂的顏色,哪怕他并不屬于這方世界,但也有推翻天道之勇氣。

    “好一個反了這天道,你若能勝吾,這天道之位給你又能如何?”

    鴻鈞冷冷的說道,作為天道他有自己的驕傲,雖不知夏禹是用何方法擊敗了通天,奪了他的根基造化,但這樣的手段對于他而言是永遠不會起作用的。

    “老師!”

    鴻鈞身后老子、元始一眾人等都是叫道,那夏禹粗鄙,通天師弟就是著了他的道,萬一老師有個三長兩短他們又該如何是好,為何不以人數之優直接強勢擊殺之?

    “你們不必說了,如此卑劣之事吾還做不出!”

    這幫徒弟像說什么鴻鈞一猜便知,直接揮手堵住了他們的話。

    “是,老師!”

    眾人齊齊退去,只留下鴻鈞和夏禹兩人。

    再一次面對天道,這種感覺有些異樣,上一個世界是佛門的如來佛祖,設定不一樣,世界的等級也不一樣,那時候的夏禹沒有能力正面對剛如來,最后還是因為小宇宙的特殊,靠著物理法則的暴力輸出擊敗了神秘側。

    可這一次相同的方法不會奏效,此界亦有如來,但如來之上還有至高的存在,便是眼前的鴻鈞,雖都為天道,但怎能類比?這本就不是一個量級的存在。

    如此看夏禹倒是陷入了劣勢?不過他并不方,世界等級提升了啊,他的境界也有了巨大的進步,跨數階直接進入了混元圣人境。

    這是他的底氣之一,除此之外他還有別的底牌,哪怕不能像擊敗通天一樣擊敗鴻鈞,夏禹也有自保之力。

    此戰不為勝負,只為完成“最后的訓練”,只為補完任務的最后一點進度。

    “嗆~~”

    激昂的劍吟聲中,一柄金色的長劍脫鞘而出,攜萬鈞之勢朝著鴻鈞所在的方位劈砍而去,劍還是軒轅劍,但此刻劍身之上卻染上一絲古樸之色。

    通天身隕之后所留誅仙四劍皆被夏禹熔煉于軒轅劍中,此劍之威勢堪比先天至寶,此劍之鋒利更是遠超先前,洪荒第一兇器的名號已然易主,雖然他還是圣道之劍,但此“圣”非彼“圣”,乃是圣人夏禹所持之利劍。

    “鐺~~”

    什么?站在原地動也不動的鴻鈞只是伸出了右手,準確的說只是右手的兩根食指便是夾住了夏禹這雷霆一劍。

    “嘶~~”

    見勢不妙,夏禹按耐住心驚,果斷撤劍而去,天道圣人竟如此恐怖,先前自己曾衡量過此方世界混元圣人和天道圣人之間的差距,換種說法便是鴻鈞和他弟子們實力的差距,沒想到居然會如此之大。

    與其說高估了混元圣人的實力不如說是他低估了鴻鈞作為封神世界天道的強大。

    穿越者也是人,是人都會犯錯,人犯錯有大有小,但作為游走諸天世界的穿越者,一個微小的錯誤“發酵”下去,便有滿盤皆輸的可能。

    現在會如何夏禹并不知曉,只是此刻他心思如電,思考著下一步該如何走!

    “你這劍倒也鋒利,吾能接之卻不能毀之,許是熔了吾通天徒兒的誅仙四劍。”

    鴻鈞語氣淡淡的說道,他看出軒轅劍的不凡,其劍柄上鑲嵌的兩枚寶石散發出世界基礎規則道力,定是他來之世界根基之物,雖有很大不同,但其價值堪比本界的鴻蒙紫氣。

    “哼,再鋒利你不也接下來了嗎?”

    被人接住自己必殺一劍自然不會有什么好心情,夏禹語氣不善的說道。

    “通天徒兒身隕是他的劫數,混元圣人本是世間少有能夠避劫之人,折在你這域外妖孽的手里倒也不怨,但是吾這個做師父的卻要了了這場‘因果’,夏禹,準備好受死吧!”

    狠話放出,鴻鈞朝前邁開了一步。

    “唰~~”

    身影消失,片瞬都沒有,夏禹便本能的感覺到一陣心悸。

    “九鼎!”

    “嗡~~”

    金光萬丈照亮整片天地,九鼎懸于夏禹頂上。

    “鐺~~”

    鼎聲響起,震蕩著天地,蒼茫大地和那太虛星空似乎換了位置,天旋地轉之中人族匍匐,萬物悲鳴,東海之上一只正在敲椰子的猴子被掀了筏子,落入水中一臉的茫然,這天地究竟是怎么了?

    “你的底牌便是這個嗎?吾倒是小瞧你的實力了,熔混沌鐘于九鼎之中?嗯?還有九輪大日,這不是吾界之太陽星,但光憑此便可冠絕先天至寶之首,甚至一騎絕塵之余那盤古幡、太極圖。”

    面色不變,收掌于身后,鴻鈞能夠感覺到從掌心處傳遞而來的痛楚,這種從成為天道后便再沒有感受到的情緒,足見夏禹這九鼎的強悍。

    這夏禹果真是個煉器的天才,但光憑九鼎和那軒轅劍是遠遠不夠的,要知道他雖然吃痛,可那是赤手空拳,如同他也拿起武器來呢?

    不好,看著鴻鈞眼中射出的精光夏禹便知事情要遭,剛剛松下的心神再次提了起來。

    分寶崖上給自己徒弟分了那么多寶貝,不是鴻鈞不喜外物,而是他根本就看不上這些所謂先天后天之寶,作為一方之天道他還能短了這些東西?一切只是因為他有了洪荒世界至強之寶——造化玉碟。

    “嗡~~”

    鴻鈞伸出右手,一溫潤如同羊脂般的玉碟憑空出現,無邊無際的道韻穿透了九鼎灑下的金光。

    雖無敵意卻依舊讓夏禹感受到這洪荒至寶的強大。

    “夏禹,你覺得這九鼎能挨吾這玉碟幾擊?此光又能護你周全多久?”

    鴻鈞的語氣充滿了戲謔,人族之于圣人如同螻蟻,圣人之于天道又何嘗不是如此?以師徒之名分看似無幾多之差距,可今日才知,這差別乃是天與地的差別。

    “造化玉碟?老師祭出了造化玉碟,面對一夏禹老師也是傾盡全力了!”

    萬里之外,老子失聲喊道,此碟乃是蘊藏三千大道奧義的無上寶物,他們師從鴻鈞之時雖然知曉其存在,但從未見過其威力,只因老師成為天道之后世界再無敵手,可如今這夏禹真的值得老師祭出這樣的無上寶物嗎?

    “看樣子情況是越來越復雜了,還請諸位都做好準備,吾等雖不需助老師一臂之力,但能見證此刻亦是無上之榮耀!”

    元始眼中充滿了光彩之色,開什么玩笑,此等寶物都出來了他們根本就沒有出場的份,乖乖在這里看著喊666便是了,只是莫名的為那夏禹感到有些悲哀,籌謀如此之多到頭來還是一場空。

    “孤不知,你要砸便砸,哪來的這么多廢話?”

    此刻被諸位圣人“可憐”了的夏禹語氣依舊強硬,似乎在展示著自己最后的倔強。      

推薦:當秦薇淺被掃地出門後,惡魔總裁手持鉆戒單膝跪地,合上千億財產,並承諾要將她們母子狠狠寵在心尖上!誰敢說她們一句不好,他就敲斷他們的牙!......水清清精品言情修仙小說《秦薇淺封九辭/天降萌寶求抱抱》火爆連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