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全文完]第881章 小世界其樂無窮
    臥室里,換好衣服的任索注視著鏡子里的英俊男人,他想了想,還是給頭發加了個定型法術——萬一等下打起來,頭可斷,發型不可亂。

    他在孩子面前可是一個嚴格好爸爸,不能毀人設。

    不過一想到媽媽們正在給孩子們解釋爸爸將林羨魚阿姨變成林羨魚媽媽,任索就感覺自己在孩子們心中的地位嘩啦啦地崩盤跌停板,必須要趕緊救市。

    但孩子嘛,除了小天可能麻煩點,其他孩子都很好糊弄的,問題不大。真正威脅任索好爸爸形象,還是接下來的問責。

    任索嘆了口氣,躺在床上思考對策。

    沒錯,就是那張他剛買了沒幾天,專門訂造,可以同時睡十個成年人的超級大床。

    這張床,同時也是今晚所有事件的導火索。都怪這張床,陷我于不仁不義!

    不過睡起來是真的舒服,哪怕只有一個人睡也很爽,可以滾來滾去滾來滾去,任索甚至可以說一句“我每天早上從40平米的大床上睡醒”,聽起來就像是地主家那個傻地主。

    但是為了安置這張大床,任索連臥室里的虛擬實境設備「潘多拉魔盒:末日審判」都撤了,然而床卻發揮它應有的作用。幸虧任索的臥室是別墅里最大的一間,不然光是放這張床都夠嗆。

    雖然并非任索的本意,但大家還是一致贊同將別墅里最大的房間讓給他。這座別墅是任星美買了兩棟別墅然后重建的超大型別墅,所有人都有自己的獨立房間,甚至還多出十個房間——再生五個孩子都沒問題,任索每晚都在為了不讓別墅空間空置而努力。

    事實上,他的努力也頗有成果,現在至少有一間要被林羨魚入住了。

    唯一的問題,就是別墅太大,打掃比較麻煩,不過對于任索來說這并不是麻煩——他的分身已經可以持續24小時了。

    正所謂路遙知人心,日久知馬力,跟趙火那個反骨仔相比,分身才是任索真正的兄弟,24小時馬力全開,諾大一間別墅,任索連家政婦都不用請,全靠分身就能搞定。

    而且孩子們也很喜歡這個任勞任怨任打任騎的美少女分身,分身何謂是真正的任家人。

    要不,召喚分身下去挨打?

    任索想了想,迅速否決了這個想法——主要是今天分身已經用來去神秘酒館當服務生賺錢了,沒法再召喚到現實里。

    而且任索肯定要親自面對的,孩子們都在等著,他斷然不可能逃跑——不然媽媽們跟孩子說‘爸爸因為太害怕跑了’,以后任索還怎么教育孩子?逃跑雖然可恥但很有用?

    任索正在思考如何才能逃過一劫,忽然看見床頭柜放著一個相框。

    他眨眨眼睛,滾過去拿起來,發現相框里是兩年前的全家福照片,不由得微微有些出神。

    照片的日子,黑音和希月的百日宴慶祝,她們同年同月同日出生,但希月早出生一小時,所以黑音是妹妹,希月是姐姐。

    順帶一提,①這兩位小可愛都是預產期準時登陸《地球OL》,②她們是同年同月同日生。通過這兩個條件,任索自然是可以準確回想起,在個孕周)前的那個晚上,他和月言露娜索發生的二三事。

    照片里,兩個小可愛分別被露娜媽媽和月言媽媽抱著,露娜正在舔黑音的頭發,月言伸手阻止她,兩人臉上都洋溢著母性的光輝。

    但這一幕看看就好,比起崽子,露娜更喜歡‘生崽子’這項活動。她完全不擅長帶孩子,畢竟貓咪帶孩子跟人類帶孩子不太一樣,露娜每次抱孩子都會舔哭黑音。

    月言倒是好一點,但她工作實在太忙,而且平日也要修煉。若不是任索時常讓希月去找媽媽撒嬌,月言都快成忘崽牛奶了。

    在月言和露娜旁邊,東承靈一如既往地維持平靜的表情,泰山崩于前而不變色就是說她這種人,當然也往往是這種人,才能成就一番事業。

    承靈毫無疑問是女強人,雖然她目前名聲不顯,但在玄國……或者說在全世界里的所有修士中,除了任座以外,就屬東承靈修為最強。

    什么游戩什么天使扎克,都是第二梯隊的小垃圾,任索都看不起他們——“你們比我老婆弱,我可以欺負我老婆,相當于我可以欺負你們”。

    不過,承靈也不是什么時候都如此平靜,她偶爾也會害羞。哪怕已經結婚十年,但任索依舊對臉紅似火低眉咬唇的東承靈毫無抵抗力,他每晚都會為了能看到最可愛的承靈而銳志奮斗,堅持不息。

    在東承靈旁邊,是喬木依。她此時笑語盈盈地看著鏡頭,霞飛雙頰,嘴角勾起,目光流轉間媚意泛起,看著就讓人心動不已。

    任索看一眼就想起來了,那時候喬木依因為要負責處理一場發生在蓮省的神秘事件,已經好幾天沒回家。好不容易在百日宴的時候趕回來,喬木依身上還穿著對策馬甲。在她去洗澡換衣服的時候,她在走廊上遇見任索,然后……

    然后他們兩個都在百日宴上遲到了。

    怪不得任星美會表情不爽地看著喬木依。

    那時候任星美也是結束商業會議匆匆忙忙趕回來,換了一套當季流行的時尚長裙參加百日宴。

    多年過去,任星美已經變成名副其實的富婆女總裁,她創建的集團提供了幾萬個工作崗位,她的決策影響幾萬人的薪金,身上自然帶著不怒自威的氣勢,任索都不敢啵她嘴。在某些特別的時候,任星美要任索喊姐姐,任索也是會乖乖順從。

    而照片正中央,則是任索蹲下來抱著三個孩子。

    畢竟家里有了新成員,為了不讓哥哥姐姐們感覺被冷落,任索讓他們站在中間C位拍照,以表明爸爸會更加愛你們。

    三歲的小無暇很黏爸爸,側身抱著任索,根本沒望鏡頭,滿臉洋溢著笑意,嘟起小嘴親任索的臉頰。

    四歲的小天則是端端正正地看著鏡頭,雙手貼著大腿,腰背挺直,目光炯炯,臉上的笑容掛著恰到好處的營業式笑容,讓任索暗暗搖頭——這樣可不行,年紀輕輕就這么無趣,看來不能讓他玩益智情感游戲了,還是直接上血腥暴力的那種吧……

    兩歲的星時則是牽著小天的衣袖,躲在小天后面看鏡頭,似乎有些害羞。

    平心而論,小天這個哥哥當得還是不錯的,妹妹星時都很黏他,兄妹感情良好。

    小玖和林羨魚站在最旁邊,不過她們都沒看鏡頭,而是若有所思地看著露娜和月言懷里的孩子。

    小玖先不提,那時候任索和小玖還是清清白白的,但林羨魚……或許林羨魚也有點小小的羨慕吧?

    但林羨魚只會讓別人看見她表面的喜怒哀樂,她真正的心意反而會深藏在心底里,哪怕是任索也得依靠「欲望回響」才能窺見一二。

    她在這方面很膽小,仿佛連觸碰幸福都怕被刺痛。當然也可能是覺得任索是火坑,靠近一點就會被灼傷……

    任索看著合家福發呆了幾分鐘,左手無名指的明日之戒忽然泛起熒光,一段信息流入任索心里:「親愛的,還不下來嗎?孩子們要睡覺了。」

    任索深吸一口氣,雙眼流露出堅定。

    任索,你在害怕什么?

    任索,你在猶豫什么?

    不就是喜加一,難道你這事做得還少嗎?

    不就是讓愛自己的人幸福,你已經連續成功五次了,你應該很有經驗了!

    任索離開臥室走到一樓客廳,站在樓梯口的古月言哼了一聲:“在上面呆了這么久,索先生你的理由和借口想好了嗎?……嗯?!”

    任索先是拿出一張紙巾擦了擦嘴,然后一上來就摟住古月言的纖腰,強勢吻過去。

    古月言懵了一下,俏臉很快變得紅彤彤,給了任索三秒鐘甜頭才推開他,難為情地說道:“孩子們看著呢……你別以為我這樣就會原諒你……”

    其實小天、無暇、星時、希月和黑音都在挑選林羨魚新媽媽送的玩偶,根本不看他們——爸爸和媽媽們的親熱畫面,孩子們見的多了。

    “月言。”

    任索摟緊古月言,在她耳邊輕聲說道:“我知道,你很難過也很生氣。羨魚是你最好的朋友,我是你最愛的人,我們背叛了你。但請你相信,羨魚始終都是你的好友,從十年前她隱藏自己的新衣,一心一意為你出謀劃策開始,她就從沒想過傷害你,是我的錯。”

    “是我英俊帥氣惹得鍋,可能這就是好男人的命運……”

    古月言扭了一下任索的腰間軟肉,小聲說道:“別吹了,孩子們看著呢。”

    任索微微一笑,輕聲說道:“但我和她這十年的羈絆,十年的感情,我無法辜負,也無法放棄。”

    “那些沒有開花的種子,就該被掩埋在土中嗎?有幸遇到春天到來,難道連發芽的機會都不給嗎?”

    古月言聽得微微一怔,心情有些復雜。

    恍惚之間,她仿佛想起十年前的那個夜晚,她從月之暗面回來,跟東承靈和喬木依攤牌。

    平心而論,你說古月言猜不出任索和林羨魚的事,那肯定是假的。只是林羨魚是古月言最親的閨蜜,甚至任索都沒林羨魚親,而任索又是她這輩子命中注定的冤家,因此古月言也不知道該怎么辦。

    其實古月言今晚也沒有多怒,反而有種‘終于發生了’的釋然。

    她比誰都希望林羨魚能幸福,然而她目前的情況就像是某個古老的段子一樣:

    「如果你認識一個超級無敵帥逼好男人,你愿意介紹給林羨魚認識來讓她幸福嗎?」

    「愿意!」

    「那現在這個超級無敵帥逼好男人就是任索噠,你還愿意嗎?」

    「不愿意!」

    「為什么?」

    「因為我真的有一只任索!」

    古月言幽幽長嘆一口氣,說道:“你個渣男。”

    “以前我沒得選,今天我想做個渣男,給個機會唄。”任索mua親了一下古月言的臉頰,說道:“謝謝。”

    任索看見任星美坐在沙發上看著他們,他便走到沙發后面,環住妹妹的脖子,湊到妹妹耳邊,先是深吸一口氣,堅定自己的決心,然后再小聲說道:“姐……姐姐……”

    任星美好整以暇地說道:“嗯?你說什么?”

    “姐姐,這次能不能……”

    “大聲點,我聽不見。”

    “姐姐!”任索屈辱地喊出這個稱呼,聲音大得孩子們都好奇看過來了——爸爸又在玩騷操作。

    “姐姐,這次我想任性一下,你能不能原諒我?”

    任星美微微挑眉:“但一聲姐姐可不夠哦。”

    任索:“你想要多久?”

    “先定個99年吧?”任星美就像是戰勝國逼戰敗國簽殖民條約一樣,隨隨便便就拋出一個國家尺度的時間。

    任索苦著臉說道:“虛數空間的時間也算在里面吧?”

    “算。”

    “那……一言為定!姐姐,救救孩子!”

    任星美心滿意足地啄了一下任索的臉頰,笑道:“真是個任性的弟弟呢,但誰叫姐姐這么溺愛你呢?乖~”

    任索松了口氣,這時候喬木依笑道:“可以啊小索,當著我們的臉也要逐個擊破嗎?”

    任索哼了一聲,“等下就輪到你,木公子你給我等著!”

    喬木依愣了一下,噗嗤一聲笑道:“那我拭目以待。”

    任索轉過頭喵了一聲,正在跟孩子們一起挑玩偶的露娜瞬間飛撲過來抱住他:“索索什么事?”

    任索說道:“以后林羨魚也可以陪你玩啦,你說吼不吼啊?”

    露娜重重點頭:“好!”

    任索眨眨眼睛,忽然壓低聲音說道:“露娜,那我下次提議大家晚上一起玩,你覺得吼不吼啊?”

    露娜連連搖頭:“不好。”

    任索一愣:“為什么?”

    絕了,最好騙的露娜居然也不贊成,看來是一點機會都沒有了。

    露娜說道:“一晚上也就6個小時,現在都有七個人了,平均下來索索你只能跟我玩一個小時,太少了,露娜至少要玩三個小時!除非……”

    任索精神一震:“除非什么?”

    露娜扭了扭身子,蹭了蹭任索的臉頰,在任索耳邊輕聲說道:“除非時間延長到18個小時,那露娜就能玩3個小時啦!”

    任索:“……我倒是沒問題,但她們可能不太愿意……”

    將古月言、任星美、露娜一一攻略后,接下來任索將迎接兩個真正的大BOSS——喬木依和東承靈!

    喬木依翹起二郎腿看著他,笑語盈盈地說道:“來,我等了好久呢,小索你打算怎么征服我啊?想想就讓人激動呢。”

    任索眼露精光,連番勢如破竹的攻略,讓他的氣勢達到巔峰。他抬頭闊步走過去,然后——

    任索上前抱住喬木依,小聲說道:“出個價吧,什么懲罰我都認了。”

    喬木依似乎一點都不驚訝,饒有興致伸手捏了捏任索的臉頰,笑問道:“什么懲罰都可以?”

    任索打了個冷顫,苦著臉點點頭。

    喬木依拿出手機,點開日歷,展示給任索看:“下個月21~25號我都休假呢。”

    任索臉色嚴峻地點點頭:“我明白了。”

    “不,你不明白。”喬木依摟過他脖子,在他耳邊輕聲說道:“我需要你裝備「無限精力」。”

    任索一驚:“不,不至于吧……”

    “最近我學了幾個有趣的新法術。”喬木依柔軟的雙唇吐出惡魔般的低語:“想和你探討一下這些法術的用法呢,不過可能會比較費體力……”

    沒有無用的法術,只有無能的修士。

    像喬木依這種腦洞奇大又能力極強的修士,她對法術的理解和運用,可謂是貫徹到生活的方方面面,任索就是其中一個受害……受益者。

    任索只好苦著臉點頭答應了。

    最后是東承靈,任索乖巧地坐在東承靈旁邊,東承靈伸手幫他整了整衣領,平靜得仿佛什么都沒發生。

    “承靈,我錯了。”任索老老實實說道。

    “嗯。”

    任索:“我想繼續錯下去。”

    東承靈想了想,問道:“還有下次嗎?”

    任索實誠地說道:“不知道。”新八一中文網首發

    東承靈張開雙手:“抱抱。”

    任索瞬間死了,只留下一副充滿愛情的軀殼,溫柔地擁承靈入懷。

    東承靈忽然說道:“你還記得你用什么理由來搭訕我的嗎?”

    任索:“……請你吃飯?”

    “或許,我當初就不該吃你那口飯。”東承靈輕聲說道:“現在好了,吃人嘴短。”

    任索抱緊她:“你那時候就吃得很多,現在也是,超級可愛。”

    東承靈說道:“羨魚是個好孩子,她是我的學生,我自然希望她能幸福。她事業上和精神上都對你很重要,你對她也是不可或缺的存在,就是你之于我們一樣……我能理解。”

    任索滿臉都是感恩的喜悅:“理解萬歲!謝謝承靈!”

    “但我可沒這樣就原諒你。”東承靈說道:“你必須做出補償。”

    任索馬上表明態度:“什么補償?別說我做得到,就算我做不到,我也要讓仙宮世界樹出來幫忙!”

    “好好照顧孩子。”東承靈貼著任索的胸膛,說道:“我要你以‘全身心陪伴孩子成長’,作為對身為無上至尊的你,一個最殘酷的懲罰。

    同樣……以‘養育出優秀兒女’,作為對妻子們的最大補償。”

    任索認真說道:“無上至尊,謹遵虛空上命,為祖國花朵的成長而奮斗終生,矢志不渝。”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終于從五位妻子里取得許可,任索重重松了口氣,轉頭看向正在掰夏威夷果吃的林羨魚。

    林羨魚眨眨眼睛,感覺該輪到自己登場了,便拍拍手站起來,連忙將剛剝好的夏威夷果仁放進嘴巴,仿佛害怕任索找她要似的。

    任索看著她就想笑,低頭看著自己無名指上的「明日之戒」,默默激活戒指效果,手上便忽然多出一個小紅盒子。

    他單膝跪下,朝林羨魚遞出小紅盒子,說道:“羨魚,你……”

    “啊——”任星美忍不住哀嚎一聲:“哥,十年過去,你怎么還是這樣啊?”

    古月言冷笑道:“這次進步了,只是向一個人求婚。”

    喬木依也是滿臉笑意,都快笑出眼淚了:“在妻子們和孩子們面前當眾向小六求婚,真不愧是小索呢~”

    東承靈頗為無語:“我們都答應你了,親愛的你可以給羨魚一個比較浪漫的求婚儀式。”

    露娜問道:“羨魚你要嗎?不要可以給我啊~”

    林羨魚也噗嗤一聲笑了,她看著任索笑道:“站起來吧,孩子們還以為我欺負你呢。”

    小天看了她們一眼,搖搖頭。

    爸爸被媽媽欺負是經常的事,我們都習慣了。

    任索微微一怔,有點不好意思地站起來:“我覺得今晚時機剛剛好,而且大家都在,所以……”

    “所以你就直接邀請我嫁給你?”林羨魚甜甜一笑:“唉,所以說任大哥你這個鋼鐵直男啊……”

    任索訕訕一笑:“那……我們換一天?”

    “不用了。”

    林羨魚拿過任索手上的小紅盒子,將里面的明日之戒戴到左手無名指上,微笑道:“我以前一直說,我可能要到猴年馬月才能結婚……”

    “可能今天就是猴年馬月里的一天吧。”

    任索伸手摟過林羨魚,完成求婚之吻。小天搖了搖快要睡著的星時,指著林羨魚對妹妹們說道:“新媽媽。”

    “哦~”妹妹們發出懶洋洋的童音,星時打了個哈欠躺在大玩偶懷里繼續睡,無暇嘟著嘴看著爸爸和新媽媽,希月和黑音正在搶一個貓咪玩偶的歸屬權。

    大團圓結局。

    一切都是那么地美好。

    直到一個婉轉動聽但幽怨十足的聲音響起:“那我呢?”

    任索身體一震,這時候他才發現小玖一直坐在角落里,一雙美眸直勾勾地盯著自己,眼神里滿是幽怨。

    任索腦子有些轉不過彎:“小玖,你現在不應該是處于大學的考試周么,怎么……?”

    小玖現在已經是大學一年級兼大紅的少女歌星,平常都在外忙碌,比較少回家。

    喬木依嘻嘻笑道:“小索,去年9月21日發生過什么事啊?嗯,不是夜晚啊,夜晚的事我知道得一清二楚……我是說白天。”

    任索眨眨眼睛,頓時焉了,可憐巴巴地說道:“木公子……難道你早就……”

    東承靈淡淡說道:“你逃跑的去處就那么幾個,我找到小玖,跟她說‘索背叛了我’,然后小玖就很驚訝地說‘你知道我們的事了’。”

    東承靈眼神凌厲起來:“所以我把她也帶回來了。”

    小玖被承靈嚇唬一下,就不打自招了?

    這還是他認識的小九尾狐嗎?

    任索眨眨眼睛,發現小玖雖然小心翼翼地坐在東承靈旁邊,但卻眼神狡黠地看了看自己,甚至還調皮地拋了個媚眼。

    她是故意的!

    不過現在都喜加一了,喜加二好像也沒多大區別。

    任索硬著頭皮說道:“那……”

    古月言冷聲說道:“怎么?剛才求完一次,現在又要求一次嗎?”

    任星美嘻嘻一笑:“我可愛的弟弟,你是不是覺得一百年有點少,要增加到兩百年?”

    喬木依哇哇兩聲,起哄般說道:“當年陪你去蜜月旅行的所有雌性生物,包括狐貍和貓咪都被你一個不漏地全部拿下,真不愧是我的小索呢~”

    東承靈語氣微冷:“親愛的,我把小玖當做我的妹妹我的女兒,我當然希望她能幸福,但是……”

    露娜:“露娜贊成!露娜喜歡跟小玖玩!”

    林羨魚勾著任索的脖子,笑道:“一周七天全程排滿,白天還要陪孩子,你還有玩游戲的時間嗎?”

    小玖忽然飛撲過來,并且在空中化身九尾狐形態,九條雪里帶火的大白尾巴在客廳里舞動,直接將林羨魚擠出去,完全包裹住任索,發出嬌媚婉轉的聲音:

    “我不管!羨魚都能有戒指,小玖也要有!”

    小玖一上來就使用了天賦神通,心神激蕩的任索差點就照做了。

    不過任索很快就清醒過來,大聲說道:“但小玖還沒到年齡啊!”

    小玖不服:“當年月言姐姐和小星星也沒到年齡啊!大哥哥你還不是向她們求婚了!我只是要戒指,完婚時間小玖可以等!”

    喬木依啊啊兩聲,慵懶地說道:“這下子連小玖都有戒指了,估計離卡蓮嫁過來的日子不會太遠。”

    古月言瞬間暴怒:“什么!?索先生,卡蓮是怎么回事!”

    任星美撐著下巴,笑呵呵地看著這場鬧劇,輕聲哼道:“年~一萬年不變~”

    露娜臉色一喜,抱著羅小黑玩偶笑道:“哇,索索連卡蓮都勾引了嗎?好啊好啊,露娜超~喜歡卡蓮!”

    任索扯了扯嘴角——什么勾引啊!露娜你一直這樣看我的嗎!?

    東承靈平靜說道:“親愛的,我并不是什么事都可以理解。”

    林羨魚躲到一邊嘆氣:“一周七天都不夠分,任大哥居然是八艘跳的男人……但都戴了他的戒指,已經無法回頭了。”

    經過小玖長久的施法后,任索半推半就地又給出一枚「明日之戒」,親手為小玖戴上。

    然后他馬上大聲辯駁:“我跟卡蓮是清清白白的啊!我們只是偶爾在網絡上閑聊,而且我們之間隔著幾萬里呢!你們要相信我!”

    喬木依笑道:“你之前和小玖和林羨魚也是清清白白的啊。”

    任星美看了看別墅:“別墅是不是還不夠大?”

    古月言冷聲道:“你這個渣男,真的是一個標點符號都不可以信。”

    東承靈指出任索話語里的漏洞:“親愛的,別忘了你也掌握一瞬間跨越幾萬里的空間法術。”

    露娜起哄:“卡蓮卡蓮,我要卡蓮!”

    林羨魚陷入思考——有卡蓮這個人形修煉輔助器在,那自己豈不是能迅速追上東承靈喬木依的境界,從此我命由我不由天?

    小玖在美滋滋地欣賞明日之戒,小天見狀便對妹妹們說道:“小玖阿姨也變成新媽媽了,或許還會有更多的新媽媽。”

    妻子的污蔑,孩子的誤解,諸般雜事在任索腦海里轟的一聲炸響,讓任索一時間下意識使用他的萬能解決辦法——

    “今天已經是7月1日了,免費游戲更新!”

    任索從電視機下的抽屜里拿出用了十多年的地獄4游戲手柄,躺在懶人沙發上說道:“游戲最重要,讓我先看看這個月的免費游戲是什么——”

    古月言很生氣:“索先生你又在逃避!快說,卡蓮究竟是怎么回事!”

    任星美笑道:“哥,你每次都用這個辦法拖延時間。”

    喬木依繼續拱火:“說不定這個月的新游戲,就是讓小索和卡蓮去雙宿雙飛冒險呢。”

    露娜舉手:“露娜也要去!露娜也要找卡蓮玩!”

    東承靈語氣平靜:“親愛的,不要辜負我的信任。”

    林羨魚說道:“這個月我忙著打最終幻想的新章劇情,如果是十星游戲,也要你自己來打哦。”

    小玖說道:“大哥哥~今晚想抱著小玖的尾巴睡覺嗎~”

    希月和黑音搖搖晃晃地跑到任索前面,好奇地盯著屏幕。無暇鉆到任索懷里,小天牽著星時坐在任索旁邊,問道:“爸爸要玩游戲啦?”

    “嗯。”

    摸著熟悉的手柄,任索感覺自己所有煩惱都消散無蹤。

    他的人生,已經跟游戲無法分離。

    游戲見證了他的平凡,他的輝煌,他的愛情,他的人生。

    從獲得小世界游戲機算起,已經過了十一年了。

    獲得小世界游戲機,對于他來說究竟是好是壞?

    雖然暗地里成為世界的幕后主宰者,統御仙宮世界樹的無上至尊,但同時也陷入愛情漩渦里,天天為了妻子和孩子而勞碌,算是有得有失吧。

    任索微微有些失神,這時候屏幕亮起,出現熟悉的開機界面,讓任索仿佛回到十一年前那個炎熱的下午,第一次開啟小世界游戲機的時候。

    但跟那時候不一樣。

    那時候屏幕反照出來的,只有任索一個人。

    現在屏幕反照出來的,有任索珍愛的一切。

    任索露出一絲笑意,隨著旋律響起,他忍不住跟小世界游戲機一起,說出那句幾乎銘刻在他靈魂深處的話語——

    “小世界,其樂無窮。”

    全文完

推薦:當秦薇淺被掃地出門後,惡魔總裁手持鉆戒單膝跪地,合上千億財產,並承諾要將她們母子狠狠寵在心尖上!誰敢說她們一句不好,他就敲斷他們的牙!......水清清精品言情修仙小說《秦薇淺封九辭/天降萌寶求抱抱》火爆連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