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全文完]第四百四七章 未來可期
    云皎花了幾個月的時間,將那個混亂世界的改造計劃寫了出來,并交給了丸子頭天道。首先第一步,她讓丸子頭直接關上了仙界之門,直接切斷天梯。讓那界的人,不再能單純的以力量渡劫飛升,并加重了天罰的力度。

    而對于仙界本來就有的那些人,已經修復的天道,自然可以對他們以往的行為,進行判決,并封鎖他們所有修為的提升。為了安全起見,她會先償試著讓這部分人優先進入玄門學院試水,教異他們正確的修仙方法。當然在此之前,天道會收回他們在那邊世界,學到的所有的仙力和手段,從零開始。

    等這部分人畢業回去,再一步步的加深兩界之間的聯系,直到兩界完全互通。應綸所擔心的問題,確實存在,影響這種東西,從來都是相互的。她本來的目的是為了讓那方世界變好,但人的思想從來都是不受控的。不能排除,這邊的人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反而受了壞影響的可能。

    所以對這批新出現的人,她一開始就必須讓學院提起重視。

    “你打算告訴他們真相!”釋白有些震驚的看向云皎,“開什么玩笑?先不說這件事的重要性。學院那些夫子們,也不可能理解我們的存在。就連你們身邊那個老頭,我估計他現在都沒搞懂,以為應綸存在的最大意義,就是種點破菜吧?”

    躺槍的老頭:“……”難道不是嗎?

    躺槍的應綸:“……”我的菜哪里破了?

    “所以我只會告訴他們一部分真相!”云皎解釋道。

    “那你打算怎么跟他們解釋,那些人的出處?”釋白繼續問道。

    “就說,是仙界一處未發現的隔絕大陸來的人吧!”云皎道,“到時我們將兩界的通道開在仙界哪個不起眼的角落就行了。”

    “這樣做有用嗎?”釋白不相信的皺了皺眉,“突然冒出一個隔絕的大陸,還是仙界來的。一般也只會有好奇,若對方還是個會裝的,只會助他更快溶入,到時影響更深。想讓大家一開始對他們升起警惕,加以防范,怕是很難吧。”

    “所以通道才要開在仙界啊!”

    “啊?啥意思?”

    “釋白前輩不知道嗎?”云皎還沒來得及開口,老頭卻先一步解釋道,“咱們整個玄門的弟子,對仙界之人都有歧視的啊。”防范就不說了,平時警得可惕了!

    “……”歧視什么鬼?釋白懵了一下。

    “兩位不是在學院教了很久的書嗎?怎么會不知道?”老頭卻仍舊一臉疑惑的繼續道,“不應該啊,就算天師堂本院全都是人界弟子,但是天師堂每個月都會選取一部分先進夫子,前去仙界分院支教,以兩位的能力,應該知道的!怎么會沒看出來呢?”這幾天徐堂主還一直在千里鏡里,跟他抱怨說,怎么解決玄門弟子,對仙界弟子過于防備的行為呢?

    從來沒得過先進夫子的釋白:“……”

    從來沒被派去支教過的應綸:“……”

    半會……

    “咳,我們還是來聊聊通知的人選吧。首先要通知誰來著?”

    “自然是徐堂主,他是玄院校長。”

    “徐堂主啊,我們熟!走吧老白,我們一起去說。”

    “好啊,我正有事要找他呢!”

    “你有啥事?”

    “哦,他昨天傳訊說,丫頭送去的那堆法器,他們研究不出頭緒來,讓我過去幫忙看看。我正奇怪丫頭啥時候給他們送過新法器。倉庫的鑰匙明明在我這,里面也沒少東西啊。菜菜你們不是天天去上課嗎?知道是啥嗎?”

    “呃……呵呵呵……不很了解!”

    “那就奇怪了,還有……這幾天我怎么總有一種忘了些什么事的感0覺。”

    “錯覺,一定是錯覺!你魂魄剛剛歸體,有些錯覺是正常的!”

    “哦……算了。”

    “呼……”

    ———————

    云皎整整忙了幾個月,才將兩界互通的事安排好了。并且通知了丸子頭,送來了第一批進修改造的學員。當然這事對方是完全不知情的,但是整個玄門都知情!而那些進入這個世界,卻失去了所有能力的異界人,也如他們所料的,積極加入了玄門學院。

    可能是成長的環境不同,一開始那些人的確想要搞事,并四處鼓動著其它的學員,跟著他們一起搞事。手段無非是許以各種法寶法器,高深功法之類的。只是……并沒有任何人回應他們。甚至看他們的眼神,越來越像是看智障。

    他們所謂的高深功法,哪比得上學院圖書館堆了好幾層樓的那些,別說修仙功法了,修神功法都有。只要你愿意啃!而法寶更不用說,器修班的師兄弟們,做出來的那些法器,免費送人都找不著愿意接收試驗的人好嗎?

    很快這些人也知道了這些事,一開始還很興奮,個個勤學苦練,立志再次登頂巔峰。甚至一人報了好幾個班,日夜不停的學習。但很快他們就知道什么叫學海無涯;什么叫書無止盡;什么叫卷高如山!

    僅僅不到幾個月的時間,原本學習熱情空前高漲的幾人,很快就被同化為了,天天在千里境跪求答案的普通弟子。而原本根深蒂固強者為尊的觀念,也慢慢的發生了改變,因為他們發現,知識這位強者,他們干不過!

    一切都按照云皎他們所想的,朝著好的方向發展著。她也松了口氣,果然知識改變命運啊!

    也不知道是不是這幾天沒日沒夜做計劃的原因,她沒由來的感覺有些疲憊。一開始還沒在意,但這種感覺卻越來越嚴重,甚至上一刻拿起筆,下一刻就要朝著桌上趴上去。那是一種讓人根本無法抗拒的困意,似是有什么在催促著她進行休整。

    終于,在一天早飯的時候,她腳下一軟,直接倒了下去。

    似是早有預感似的,夜淵順手就摟住了她,“無須強撐。”

    云皎愣了一下,看了夜淵一眼,又瞅了瞅旁邊,一副早就知道會這樣表情的應綸和釋白,甚至老頭也是一臉:還是到了這一天的神情。

    她心思一轉這才反應過來,“我這是……要沉睡了?”她突然想起夜淵說過,溶合本源之力會讓他陷入沉睡。她之前以為這是因為他身上有兩個世界本源的原因,現在看來誰都一樣。她只是延遲了一段時間而已。

    “嗯。”夜淵點了點頭,抱著她的手又緊了幾分,“就是今天了。”

    “……”云皎呆了呆,想到了什么,回頭看向應綸。

    “知道了。”應綸甩了甩手,明顯早知道她要沉睡的事,“那些異界人,我和釋白會幫你看著的,畢竟涉及到兩界。”云皎松了口氣,又看向老頭,應綸只好又加了一句,“老白我也會幫你看著!放心沉睡,只有這樣你才能完全溶合那邊世界的本源。”

    云皎這才松了口氣,剛剛還帶了些忐忑和茫然的心情,瞬間就安定了下來。

    “皎皎……”似是不滿她一直盯著種菜的,夜淵側過頭,擋住了她的視線,一臉認真和期待的低語道,“我會陪你。”

    云皎頓了一下,心底一暖,唇角不由得掀起了一絲略甜的笑意,“好!一起!”

    看來這回是真的要跟祖師爺一起……沉睡了!嗯,不能少字的那種。

    夜淵眼睛瞬間亮得有些耀眼,摟緊了身側的人,連吃飯都顧不上了,身形一閃就消失在了原地。

    三人:“……”用得著這么著急嗎?

    半會……

    “槽!”釋白感應到了什么,直接罵了一聲,“夜淵直接把領域鎖死了!這防得也太過了吧?搞得好像我們會趁他沉睡搞事情一樣。”

    “你以往搞的事情還少嗎?”應綸直接白了他一眼。

    “切……”釋白一臉不以為意,哼!以為鎖了領域他就沒別的辦法進去了嗎?

    “行了!”應綸一看他的眼神,就知道他又在打算作死了,“有這個空閑,不如想想,以后兩界學院的事。照小徒弟的計劃,我估計用不了幾十年,兩界之間的通道就可以完全打開,到時兩界學院成立缺的可不止是夫子而已……”

    釋白呆了一下,瞬間被點醒似的反應了過來,然后兩人齊唰唰的看向旁邊的某人……

    正傷感著會有好一陣子見不到丫頭的老頭,被兩人看得抖,手里夾的肉都掉了下去。

    “怎……怎么了?”干嘛用這種眼神看他,害人背心涼涼噠!

    “那個,老頭啊!聽說……你在玄門弟子之中,地位挺高的啊!”

    “聽說……那些弟子們都稱你為上師呢?被這么叫的,也只有你和云皎了吧?”

    “你跟徐堂主關系一定不錯吧?要不新學院,你讓我們也轉過去授課吧!”

    “對,那些畢竟是異界之人,我們還是親自看著好!”

    “為了名正言順,你隨便給我們一個職稱就可以了。”

    “對對對,不用太高,小徒弟說的那個教導主任就不錯!”

    “是的,硬要我們當副校長什么的,我們也不介意啊!”

    “沒錯,為了適應一下,要不你先給我們評個優秀夫子吧!”

    “年度的那種哦!”

    老頭:“……”

    他們這是……在走后門嗎?

    (全書完)

主編推薦:最火最熱的女生言情小說集合,總有一本符合你的心意,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