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二十七章 它名,大央皇!(終章之前)
    地獄八門境——死門!

    當燃燒修羅之心時,便仿佛打通連通無數位面的壁障。

    四周的空間開始極度扭曲、蒸騰、破滅。

    近乎實質化的火焰帶著最恐怖、最強悍的意志蔓向所有看見的、看不見的虛空。

    層層傳遞、擴散……

    全身猙獰而開的刃甲縫隙中,血焰如液體一般蔓向四面八方。

    “父親,恐怕我不能繼續找你了。

    “因為我熱愛這個世界,熱愛這里的……一切。”

    這是沐凡意識陷入混沌前的最后一次清醒。

    他的嘴角掛著笑意。

    修羅胸口的半朵紅蓮悄然隱沒。

    取而代之的是剎那騰起于身后的半朵紅蓮巨影。

    半朵蓮花,十六蓮瓣。

    第一瓣,寂靜熄滅。

    一瞬間,沐凡和修羅的心臟同時一縮。

    不是為了下一秒釋放力量的收縮。

    而是被某種偉力強行擠壓后的收縮。

    沐凡瞳孔中的黑色盡數褪去,眼白占據全部眼眶,下一刻血液充斥所有眼白。

    “嗬……”

    熾烈的氣流從喉嚨中吐出。

    他的意識開始陷入某種混沌而熾熱的狀態之中。

    他的軀體開始依靠那最為強大的本能行事。

    他的心中只剩下最后一道執念。

    那就是……

    殺了對方!

    沐凡失去所有感情的眼神看向高空。

    這是他燃燒生命與靈魂的最后一刻。

    這也是他最為輝煌和燦爛的一刻。

    紅蓮虛影中,修羅浮于正中。

    單臂抬起,撐開的五指向著伽羅身后那萬里之外的深空,猛地一握。

    “修羅界域,閉合!”

    一剎那,巨大的裂隙關閉。

    所有的宇宙風消失。

    一剎那,六境斗場悄然消失。

    宿、休、倉、怒、亂、牙,修羅六圣同時震撼望來。

    “關閉了修羅域。”

    “放棄了最后的自愈。”

    “他已經……”

    “必死無疑。”

    震驚的同樣包括怨!

    灰色的發絲下,那雙冷漠的眼睛中終于浮起某種銳利的光芒。

    想要用這種方式,來對我造成傷害嗎?

    這種能量……

    終于足夠讓我的血液沸騰起來了。

    嗜血與殘暴,第一次浮現于瞳孔。

    ——【伽羅地獄·大浮屠!】

    地獄之眼重開,七百幻影合一。

    手中屠皇魔焰怒燃近萬米,化作切天之劍狂斬而下。

    身后,殘像萬千,劃過寰宇。

    修羅依然浮于原地。

    身后,第二蓮瓣,悄然凋謝。

    沐凡徹底充斥血液的眼睛,茫然抬起。

    腦海中,不斷轟鳴著一個聲音。

    鎮生者之魂,安死者之心,贖未亡之罪,輪未竟之回!!

    八境——

    “鎮……魂……!”

    沐凡如野獸般嘶吼出這一聲。

    修羅撐開的雙臂霎時對合。

    全身軀體徹底被血焰吞噬!

    第三蓮瓣,湮滅。

    從遙遠的宇宙中望去,那長達萬米的屠皇劍影在劈砍到修羅身前的一瞬,突兀靜止。

    雙掌最后閉合的一刻,萬米屠皇巨刃瞬間崩滅。

    血焰修羅猛地昂首,背后璀璨光流噴涌超過千米。

    一剎那,修羅仿佛撞出一個位面,血色星環蕩起之中,整臺機甲霎時消失。

    “人呢!?”

    “修羅消失了!”

    所有的感知中,修羅徹底消失。

    “在上方!”

    血焰凝鑄的機甲定格于伽羅上空,身軀如張弓,右臂收拳拉至極致。

    拳鋒之處,血焰怒燃如星辰。

    身后,第四蓮瓣凋謝。

    血焰修羅這一拳轟然砸下。

    時間定格復又解凍。

    還在奔行中的伽羅竟被這血色星辰瞬間襲中。

    架起的屠皇劍脊,頂住了這一拳。

    全身裝甲霎時浮現裂痕。

    深紅與墨藍噴涌。

    火焰交織而成的沖擊波掃過近萬公里的平面。

    平面之內的星體無聲湮滅。

    駕駛艙中的怨這一刻臉色猛地潮紅。

    血霧猛地噴出。

    因為修羅這一拳,竟生生頂著伽羅,帶著血色火焰奔向宇宙深空。

    在那浩瀚遙遠的深空,一顆深紅恒星,寂靜而耀眼。

    “你瘋了嗎!!”

    怨怒吼一聲,但是這一刻的力量攻勢卻截然相反。

    那一拳的威壓已經強大到將四周空間同時凝固。

    修羅無動于衷,以恐怖達到無法抵抗的力量與速度,挾裹著伽羅,化作那顆巨大的流星沖向那遙遠的恒星!!

    每一次閃爍,都會跨越空間,留下紅蓮虛影于兩端。

    不知幾千幾萬的血焰爆燃于星空,如長刀撕裂星空留下的血淋傷口!

    無論是冥將還是星體,在那狂絕的沖勢之下,統統化作飛灰。

    六圣機甲從四面八方合圍過來想要阻止,但是他們的速度對比此刻已經燃燒生命的修羅來說……

    太慢了!

    他們只能眼睜睜看著流星劃過長空。

    看著修羅身后蓮瓣以恒定的速率……寂靜凋謝。

    沐凡的身軀已經猙獰到一個可怕的程度。

    他的全身在劇烈顫抖。

    肌肉每秒都在撕裂。

    他的意識與生命,卻如風中之燭的最后一刻——怒燃!!

    “放開!”

    “你這個瘋子!!”

    怨的怒吼在他耳畔咆哮,卻仿佛越來越遠。

    沐凡的嘴角浮起最后一絲猙獰而解脫的笑容。

    而那顆遙遠的星辰,越來越近。

    同歸……于盡……

    蓮瓣凋零。

    十一……

    十二……

    屠皇劍脊正中的那顆血色寶石,無聲崩碎。

    駕駛艙中的怨,一口鮮血哇的吐出。

    他的臉色此刻已經難看到極點。

    身后的那顆恒星越來越近。

    如果修羅與他一同沖入恒星內核。

    沒有修羅域的能量補給,在高達80億以上的溫度下,他們將會一同……

    汽化!

    ……

    ……

    孤零零的半朵紅蓮只剩下最后四瓣。

    那是代表死亡的倒計時。

    十三……

    十四……

    血蓮一瓣瓣凋謝。

    恒星也從視線中的圓球變成了一望無際的火焰星云。

    極致的高溫開始舔舐著所有靠近的物體。

    當第十五瓣掉落之際。

    沐凡的腦海中似乎閃過了修羅最后的思緒波動。

    高昂!

    無悔!

    不屈!

    那是修羅在向沐凡致出最后的敬意。

    像戰士一樣戰死。

    是他的最好歸宿。

    他仿佛看到了一名持刀的戰士迎著漫天火焰那鏗鏘前行,卻終被吞噬的背影。

    “生死同命,此生最幸。”

    修羅轟擊著伽羅,霎時突破最后一道空間壁障。

    兩者一同閃爍在那深紅恒星的表面。

    火舌卷起上千公里高,6000度的高溫舔舐到兩具機甲。

    二者周圍的焰流這一刻猛然膨脹百倍!

    巨大流星筆直奔涌而下,攜著沐凡與修羅那一往無前的狂絕氣勢。

    在最后一瓣蓮花凋謝之前……

    穿透恒星內核!

    ……

    ……

    最后一瓣,此刻悄然隱去。

    力量開始如潮水般退去。

    那奔騰狂暴的血色視界開始消去。

    時間這一刻似乎安靜。

    怨的臉孔上陡然閃過驚訝,下一刻化作狂喜。

    因為伽羅的身軀竟然被一拳轟了出去!

    它的胸口崩裂、塌陷,全身裝甲破碎近半,甚至怨都看到了那在強壓下已經變形貼到鼻尖的駕駛艙。

    血腥之氣涌入鼻尖。

    熾烈的滾燙灼燒著他的肌膚。

    伽羅重重沉入恒星表面。

    但是怨那張扭曲的臉孔,卻在這一刻卻放聲大笑。

    因為——

    修羅終究停在了恒星的表面!!

    最后一拳送出,代表著它在這最后一刻終于失去了力量。

    沒有那高達80億以上的溫度,伽羅機甲根本不可能消融!

    屠皇猛地反手刺入恒星表面,頓時這柄魔劍開始恐怖的吞噬汲取恒星的力量。

    被轟碎的那顆地獄之眼,竟又開始一點點凝實!

    怨喘息而熱烈的聲音,回蕩在沐凡耳畔。

    “沒有大央皇,竟然能做到如此地步……”

    “于此界,我阿迦修羅·怨,愿認你為最強。”

    “我允你輝煌的死去!!”

    屠皇周身十萬公里內的火焰竟詭異的化作空洞。

    劍脊抬起。

    已經恢復原貌的魔劍屠皇抬起,凝出一道不知綿延幾萬公里的恒星劍影。

    劍鋒對著修羅,悍然倒卷而上!

    ……

    生命之焰,終將熄滅。

    沐凡那滿是鮮血的眼白對著前方無窮無盡的火海星云,輕輕閉上了眼睛。

    明明高溫灼燒著開始熄滅血焰的修羅,但是他的全身卻開始漸漸冰冷。

    無盡的黑暗開始吞噬他的意識。

    在混沌的意識中。

    風中之燭即將熄滅的一刻,卻輕輕……

    一抖。

    火苗跳動。

    咚……

    輕輕的心臟跳動聲回蕩。

    那不是自己的。

    是另一顆有著同樣脈動、同樣血液的心臟。

    溫暖開始從指間泛起。

    “這……是……”

    混沌的意識海中,沐凡顫抖的伸出手指,想要觸摸那迷蒙中開始泛起的亮光。

    當指尖與那蒙蒙火光接觸時。

    熟悉的溫熱帶著一道包容滄桑、豪邁與崢嶸的意識,陡然侵入自己的大腦!

    他的精神之海,這一刻劇烈波動。

    緊接著,便掀起滔天巨浪。

    艙內,沐凡的眼睛猛然睜開。

    瞳孔之中,血液沸騰。

    ……

    ……

    穿過遙遠的星辰。

    跨越時間與空間,位面與位面碰撞。

    有裂隙,有亂流,有黑洞。

    也同樣有著那廣袤無垠的……

    迷失之地。

    神與魔交替。

    位面被規則束縛。

    而當生命超脫位面時,規則便開始更改。

    無盡的星空戰場中,大小位面將這片空間切割的支離破碎。

    流星劃過時,往往會浮現萬千倒影。

    吞噬星辰的巨獸,被更高等的生物驅使。

    那些生物往往有著兩種泛稱,便是神與魔……

    而神與魔,在此地,卻被一道人影割下了頭顱。

    金色的神血滴落間,位面劇烈震蕩。

    紫色的魔血蝕穿空間,匿入無盡的星辰。

    那道人影,時而顯現如鄰家大叔,時而高大巍峨如山巒。

    他一手提著神與魔的頭顱,一手握著閃著億萬星辰光輝的長刀。

    突兀的。

    他的胸口滾燙。

    男人低下了頭顱。

    半朵紅蓮于胸口映出,灼穿了皮膚。

    他的身軀僵住,昂起頭,似乎望穿了層層寰宇。

    那雙幾百年來深沉如淵的瞳孔深處,第一次閃出代表他還活著的生命光輝。

    ……

    ……

    霧氣蒸騰如水域。

    隱入不知幾層虛空的最深處,一座古樸的神廟在殘破的石柱間靜靜坐落于虛空。

    “邁洛圣法,有件事需要拜托你。”

    一名渾身浴血的男人提著神與魔的頭顱,腳下滿是金色與紫色交織的血液,看著神廟中央那靜坐的白袍老人。

    老人抬起雙目,瞳孔中浮現的是星云宇宙,臉上帶著笑意。

    “兩百年來盡屠神魔、戰無不勝的啟劍圣,竟然有事要拜托我這個老頭子……這是足夠我吹噓百年的榮耀。”

    “幫我送出一樣東西。”

    “什么東西?”

    “我的劍。”男人的聲音厚重似磐石。

    “你這把用了一整個極凍之石位面打造的神劍?你要送人?法則在上……你看我怎么樣,我可以溢價兩倍,有這把劍鎮守,我有信心在兩百年內升至高階圣域!”白袍老人臉上的圣潔瞬間消失,眼中的星辰宇宙也變為了市儈和諂笑。

    “不是這個,是……另外一個……”那個男人皺了皺眉,有些不好意思的搖搖頭。

    “另外一個,另外……”

    白袍老人猛地驚起,聲音顫抖。

    他單手揮出一片旋渦星云,星云之中浮現的是一個縮小無數倍的位面。

    那個位面,僅僅透過星云看去便感覺到鋒芒刺目。

    “是那柄僅僅靠投射出的虛影,便足以鎮守一界之域的無影域劍!?”

    “是。”

    “先賢在上,你要送到哪里,送給誰?誰有資格承受這等神器的資格。”白袍老人張大了嘴巴,差點扯斷自己的胡須。

    骨碌。

    神與魔的頭顱被隨手仍在地上。

    他看著自己灼熱的手掌,那個強悍到讓天空都顫抖的男人,咧嘴笑了。

    啟劍圣竟然笑了。

    這是相識兩百年來第一次看到他笑吧。

    白袍老人嘴巴已經快張到脫臼。

    男人咧著嘴,那沾滿鮮血的手掌猛地扣入自己的胸口,刺入那半朵紅蓮的后方,將那團足以焚燒位面的半朵紅蓮扯出,擲向虛空。

    血色雷霆奔涌。

    位面激蕩。

    神廟如驚濤怒瀾中搖擺的小舟。

    一柄包裹在黑霧中看不清劍鋒的光束從虛空中疾射而來。

    劍柄上,半朵紅蓮盛放。

    紅蓮點燃黑霧,也照耀出亙古星辰中,穿越層層時間與空間亂流的一個坐標。

    “今天,我終于不再感覺我的血肉是如此麻木。”

    渾厚的聲音,帶著激動與顫抖。

    男人側過頭,溫和的眼神注視著神廟祭壇之上。

    巨大的冰凌交錯成華麗的水晶柱。

    冰晶之中,一名絕美的女子低頭似在沉睡。

    “麟靈,我們的兒子……”

    “我找到了。”

    ……

    ……

    星空中。

    修羅身前。

    蒸騰而扭曲的熾熱太空。

    仿佛一滴水珠輕輕落在池塘,蕩起漣漪。

    一道裂隙,破空而至。

    黑色與血色交織的裂隙,吞噬了修羅。

    而綿延數萬公里的恒星劍影,則在倒卷中吞噬了這處裂隙。

    時間凝固。

    恒星劍影定格。

    所有人的耳畔響起了一聲清脆的“叮”。

    那是金鐵交擊的聲音。

    而沐凡,在他與修羅,用最后的殘軀之臂碰觸到那血脈相連的劍影時。

    他的耳畔,響起的是那道跨越時間與空間,卻唯父愛永恒的話語。

    “修羅一族的每個人,都應有著自己的獨特的命運,我在尋找麟靈復生的契機。”

    “這里面,有我……百年的劍道感悟。”

    “它既是我的傳承,又是修羅一脈的傳承。”

    “在今天,我終于能把它交給你。”

    至于那話語中的【它】。

    在沐凡握住的那一刻,便自然知道了它的名字。

    知道了它的過往。

    知道了它承載的所有。

    半朵紅蓮劍柄沿著遁入手臂,流光中與那凋零的半具蓮蕊拼合。

    完整的紅蓮浮于胸口。

    那具破敗的黑色殘軀上,暗淡的空洞眼眶中,無數細小紅蓮綻放。

    紅蓮重新構成了裝甲。

    更加華麗、更加璀璨。

    那道身影,在握住劍柄的時刻。

    便重歸界域之主。

    它名,大央皇!

    ****

    PS:啟的設定,從出場時便已經列入大綱。下一章為終章《紀元之始》,老當的完結感言也當一同奉上。

    :

主編推薦:最火最熱的女生言情小說集合,總有一本符合你的心意,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