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全文完]第二十八章 紀元之始
    遙遠看去,那綿延數萬公里的恒星劍影,吞噬了裂隙與修羅。

    但若站在此刻的修羅身前。

    便能看清晰看到。

    修羅單劍平壓。

    一柄大央皇,悍然壓住萬里恒星劍影。

    而在修羅身后,紅蓮交錯縱橫,再度勾勒出那曾經乍現于星空的十九道紅炎火線。

    一如當初,整整三百六十一個交叉點清晰的浮現。

    紅蓮棋盤。

    九個漆黑如墨的星位浮現。

    在那巨大棋盤的正中央,一個明亮如朝陽的紅點,猶如心臟一般,在吞吐著火焰……

    “紅蓮歸位……”

    “吾為天元。”

    修羅渾厚的意識沖刷至沐凡的腦海,與之同來的是那海量的、澎湃的,近乎無窮無盡的力量!

    半顆心臟與半顆心臟對接。

    根本不是簡單的1+1……

    而是原子與原子對撞般,霎時產生何止兆億倍的恐怖遞增!

    “原來帝王體之上,是……天元體。”

    巔峰之上又巔峰。

    【天元體】——阿迦修羅!

    沐凡低頭看著自己的胸口。

    修羅做出同樣的動作。

    在他的視線中,胸膛那朵再度盛開的紅蓮,分明就是一個世界!

    而那個世界,他陌生又熟悉。

    那個世界,名為……修羅域!

    名為掌控的規則浮現于己心。

    原來修羅域就是修羅之心。

    純凈的能量開始自發的從胸口擴散出,平靜的將一切傷痕抹平。

    紅炎中,血色的眼睛如神靈。

    威嚴抬起。

    ……

    凝固的時間這一刻悄然解凍。

    怨的眉頭皺起。

    因為那一劍還停在原處,不曾前進半分。

    伽羅的另一只手也握住了劍柄。

    再度向上一撩!!

    然而那巨大的恒星劍影,這一刻卻仿佛被某種力量禁錮住。

    不但沒有隨之上移,反而禁錮著魔劍屠皇,讓之不能移動分毫。

    “這是……”

    怨錯愕抬頭。

    無聲無息間,吸取了近乎四分之一恒星之力的屠皇劍影。

    以毫米為單位,霎時崩滅成絢爛的火霧。

    視線的盡頭。

    一臺屹立于紅蓮棋盤前的血色機甲,森然抬首。

    “那是自千年前半顆修羅之心失蹤后……便再無蹤影的……”

    “天元體!”

    怨的目光中第一次浮現驚懼。

    “這、不可能!!”

    “此戰,可以落幕了。”共生狀態的沐凡,體內流淌的是徹底激活血脈的滾燙之血。

    他的神態、他的思維、他的意識。

    在這一刻,無限拔高。

    阿迦修羅·啟那未知迷失之地,高達兩百年的劍道傳承,在腦海中光速拆解、重組。

    斬滅一切之刃……【大央皇】!

    似劍非劍,是刀非刀!

    因為千百年來,從未有人能夠探尋那霧影之下究竟是何物。

    阿迦修羅·佩刀三十二。

    這是啟在走出界域之前的招式。

    而現在的啟留給他的卻是名為【彼岸】與【超脫】的劍招。

    大央皇揚起的那一刻。

    修羅身后的紅蓮棋盤化作修羅界域的那深邃星空。

    但是宇宙風卻詭異的只吹拂到修羅一甲之身。

    單步跨前。

    腳下紅炎蕩起百萬米。

    層層紅蓮爆發如崩滅的星云。

    【彼岸·皇極月斬】!

    黑色的霧刀沒入虛空的一剎那。

    修羅六圣同時驚駭,因為此時的他們根本捕捉不到修羅的身影。

    “他去哪……”

    “在那里!!”

    身形浮現于伽羅身前,持刀前劈的姿態定格。

    漆黑裂隙浮現的一瞬,便暴漲億萬米。

    化作驚天的月牙黑洞,狠狠掃到伽羅身前。

    無聲無息間,伽羅手中的魔劍屠皇。

    三顆地獄之眼盡碎!

    “這不……可能!”

    怒吼聲中,伽羅轟然倒飛入恒星。

    然而,與恒星齊高的漆黑月刃卻毫不停留繼續前行。

    沐凡望著那前方那無盡高溫蒸騰扭曲的恒星烈日,沒有追擊。

    修羅收步而立,雙手合握刀柄。

    倒提大央皇——

    高高舉起!

    古老的圖騰虛影乍現于修羅身后。

    一道、兩道……

    整整三十三道虛影凝固。

    那赫然是三十三種古老姿態的修羅!

    黑霧鋒刃開始無限怒漲。

    ——【超脫·三十三地獄】!

    氣勢轟然間,大央皇刺入恒星。

    一秒、兩秒……

    恒星表面毫無動靜。

    甚至在漆黑月刃沒入恒星之后,依然沒有動靜。

    然而下一秒,所有人的身軀卻詭異的同時一顫。

    令人頭皮發麻的一幕浮現。

    三十三柄超越星體直徑的漆黑巨刃,竟生生從那熾烈恒星內刺出!

    修羅手握刀柄,半跪于恒星之上,腳下的火焰星云開始層層暗去。

    猩紅的披風輕輕卷動。

    當它緩緩抽刀的一刻。

    整個恒星系以內的所有星球,同時覆上堅冰。

    一顆恒星,無聲消亡,沒有半點波瀾。

    此域之光,黯滅。

    一刀崩碎伽羅。

    一刀湮滅恒星。

    超脫斬擊。

    三十三具地獄刃,帶給所有生命體的是,讓靈魂都在戰栗的震撼!

    ……

    抽刀,起身,漠然回首。

    視線跨越數十萬公里。

    “從今之后,再無伽羅與怨。”

    “我名阿迦修羅·凡。從今之后,即為修羅界域之主。”

    “你等可服?”

    那冷漠而霸道的精神波動掃過宇宙。

    六個角度的灰色的機甲同時僵住。

    宿、休、倉、怒、亂、牙,修羅六圣,同時撫胸躬身。

    “愿為界域之主效命。”

    ……

    帝國禁軍之中,所有的人群呆滯片刻后。

    下一刻擁抱狂呼!

    而后,所有人猩紅嗜血的目光,便都投向了那站場邊緣尚未死絕的蟲群。

    一道詭異而晦澀的精神波動掃過這片宇宙。

    看不到本體,但是卻清晰的接受到那道意念。

    那是帶著威臨諸多宇宙的女王之意。

    萎縮的蟲腦之后,一道血肉漩渦悄然拉開。

    戰斗途中,誰都沒發現蟲群環裹下的蟲腦,終于接受到了那來自至高無上的……王的意志。

    那道意志傳遞給所有原住民的信息只有一個。

    那就是……

    此世界,注定將淪為澤格腹中之地。

    巨型的血色漩渦之中。

    一道身形萬米高的恐怖虛影開始浮現。

    周圍的空間開始擠壓、湮滅。

    大大小小的空間裂隙開始形成。

    那道影子。

    亦或是女王,亦或某個超絕的蟲族生物……

    即將出現。

    沐凡眼角輕輕揚起。

    眼神淡漠望向那個傳來恐怖意志的方向。

    星辰遙遠,漩渦只是一個光點。

    但這,夠了。

    大央皇舉起。

    ——【彼岸·兩界斬】!

    一擊揮砍而出。

    自上而下超過十萬米長的巨型紅月浮現一瞬便又消失。

    “來而不往非禮。三年之后,我將親臨彼之位面!”

    長刀挽起,負于身后。

    修羅轉身。

    沐凡竟不再看那個方向一眼。

    ……

    ……

    數十萬公里之外,蟲群正在為它們的王而歡呼雀躍。

    蟲腦正在不斷傳遞著恭敬與臣服的信息素。

    當然也在其中夾雜了一些對此世界原住民的小小抱怨。

    女王的意志,根本不是此世界這些食糧們能夠抵擋的。

    那道虛影……

    莫非是王座下最強大的戰士沖荒大人?

    蟲腦激動的顫抖起來。

    然而這一刻,一道斜跨超過十萬米的巨型紅月刀氣陡然浮現于漩渦之前。

    在蟲群們呆滯的目光中,那道刀氣悄然沒入漩渦。

    宛若星辰般的漩渦被一切為二。

    漩渦后的巨大身影一僵。

    無數血液從漩渦的裂隙中奔涌而出。

    女王那威嚴的意志驟然停頓。

    下一刻變為凄厲的尖叫。

    尖叫聲戛然而止。

    紅月刀氣斬入漩渦,將蟲族的至高戰將沖荒直接斬成兩斷,并去勢不減的穿入那一個未知的位面!

    沐凡不去看,是因為他知道,這一式穿過彼岸、橫跨兩界的斬擊,將會攜著他的意志,斬過一切位面,最終重創那未曾謀面的蟲族女王!

    世界寂靜。

    蟲族呆滯。

    因為這一刻,它們突然發現……

    本源位面和此世界的一切聯絡,徹底斬斷!!

    虛空之中,界域之門大開。

    修羅從中森然走出,俯視腳下星域戰場。

    “六圣。”

    當修羅突破到天元體后,當大央皇內承載的一切傳遞到腦海后,沐凡突然有了某種明悟。

    所謂神,就是守護一方宇宙的靈魂。

    它可以是人,可以是生物,可以是生命體也可以是精神體。

    “界域之主,我等回歸修羅界嗎?”六圣的聲音同時浮現耳畔。

    沐凡的目光平靜掃過戰場,復又眺望至更遠的方向。

    “需要我的時候,我會回去。但在這之前,你等隨我肅清此世界殘敵。”

    沐凡的瞳孔之中,映出的是這個廣袤無垠的世界,這個他成長起來并深深熱愛的世界。

    他不是神,他只是愿做羅琴宇宙的——話語人!

    ……

    ……

    大雷皇vs所羅門王!

    帝王體之間的對決。

    對于那隱藏在世界陰影下的黑暗霸主,阮雄峰的攻勢一如既往的狂暴。

    但……第一門柱巴爾的聲音卻依然是那波瀾不驚的中性之聲。

    兩者戰斗不知轟爛了多少小型星體。

    當兩者分開的一瞬,巴爾的腦海中,突然響起一根似琴弦繃斷的聲音。

    那是!?

    “古神的命運線……斷裂了?”

    駕駛艙中,那斑斕面具后的眼睛陡然失神。

    這一刻,他突然感受到了寒冷徹骨。

    那是……

    巴爾抬起頭,失神的目光重新找回焦距。

    四面八方,千具天使機裝浮現。

    仿佛身處神國。

    所有天使機甲同時張弓。

    萬千箭矢刺來。

    “螻蟻!!”

    巴爾的冷喝聲中,手中雷矛擲出千萬。

    然而,在那光矢最后,一具全身潔白的機甲正緩緩張弓。

    清冷的眼神,透過機甲的雙目鎖定那團熾烈雷光。

    “舊日遺族,就在這里,但從今往后,將是全新的時代。”

    櫻唇輕啟,在陸晴雪冰冷的聲音中,霜天使松開繃到極致的弓弦。

    長弓如月,箭矢如星。

    這一箭,引爆了整個箭陣。

    巨型的冰棱牢籠頃刻間籠罩此世界。

    那些吞吐不定的雷芒,那奔涌如蛇的恐怖雷海……

    同時凍結!

    寒霜凍結了一切!

    只剩下凍結的雷海中那唯一還能動彈的機甲。

    “無關力量等級,而是這種力場……正在封禁我的雷海和力量……”

    所羅門王低頭看著自己的雙臂,寒霜融了又起。

    “哈哈哈,謝了!!沐凡那小子在更前方,你去那里找他吧!”

    看到這一幕的阮雄峰,暢快大笑。

    對方的力量被封禁近半,沒有了雷海,也就沒有了雷電化傳遞的空間。

    大雷皇奔騰中化作一條雷龍轟然吞噬所羅門王。

    無數拳影乍現。

    層層裝甲崩滅。

    “我怎么可能會……陣亡于此!”

    巴爾的聲音驚怒間響起,卻又瞬間被湮滅于雷霆狂攻之中。

    遙遠的星辰之后,【預言者】看著一眾所羅門騎士默然無語,瓦沙克的聲音平和響起:“命運之線斷裂,舊世界徹底湮滅。新的神靈已經誕生,所羅門存在的意義,需要重新確立。”

    這一天,所羅門隱匿于宇宙深空。

    這一天,原本井然有序的蟲群開始出現躁動,各自為戰。

    這一天,131行星的蟲族之門,竟突兀關閉,森域格洛芬族被困守于此世界。

    也是在這一天,整個羅琴宇宙內的攻守之勢,徹底轉變!

    ……

    ……

    新歷264年8月。

    整個羅琴宇宙的命運開始從這個奇跡的月份轉折。

    帝國禁軍殘部攜大勝消息從西疆戰場返回,皇子緒陽憑此戰功悍然奪取王座,一天之內十二道軍令,召集全軍開始進行泛星系勢力合作。

    革命軍首領古云幽與帝王艦蒼穹使一同返回,革命軍戰斗之火頃刻間燃遍半個星系。

    而遙遠的域外星河,失去掣肘的暗影軍團,以驚人的威勢從巴旁公國橫掃而出。

    軍神齊龍象親率暗影艦隊,百萬戰艦如尖刀般撕裂域外星河的蟲群。

    蒼穹軍團請求合戰。

    野塵軍團請求合戰。

    白螺軍團請求合戰。

    ……

    如手術刀般精準的突襲,齊龍象憑借強大的個人指揮能力,在短短一個月內便成功突破蟲群封禁,正式聯絡到四大星落軍團。

    浩蕩的聯合軍隊開始向著域外星河內部進軍!

    尤其是在名為“阿爾法”的神秘副司令回歸艦隊之后,千萬艦隊竟然做到了單艦級別的微控。

    蟲群傷亡開始倍增。

    暗影之名,威震寰宇。

    ……

    整個羅琴宇宙,原本瀕臨滅絕的人類,似乎在8月的那天之后,徹底活過來般。

    在驚人的意志集合之下,幸存的人類爆發出驚人的戰斗力。

    學院的科技開始以驚人的速度攀升。

    整個宇宙,都化作一具龐大的戰爭機器,轟隆隆運轉起來。

    ……

    時間一天天過去,羅琴宇宙中的蟲群開始消亡。

    偶爾會出現一些代表巔峰戰力的蟲子。

    但是當它們出現的一瞬,便會有周身暗紅的灰紋機甲詭異浮現,然后將那些生物以強絕之勢扼殺。

    戰士們錯愕于這支神秘勢力的出現,同時也為蟲族再無增援而感到疑惑。

    當半年過去后,一個詭異的消息才開始悄悄各勢力的高層傳出,進而擴散至中、底層民眾……

    某個強大的存在,成為了此世界的話語人,也正是那個人向著諸多未知卻覬覦這里的位面發出了最強聲!

    “我為羅琴宇宙——話語人!”

    并且人們還知道,三年后……

    人類將開始組織力量反攻蟲群位面!!

    振奮的消息一個接一個的傳出,強敵之下,戰爭碾碎了以往勢力間彼此的隔閡。

    神秘的科技開始降臨于此世界。

    驚人的發明與創造開始接連出現。

    ……

    新歷266年7月。

    革命軍與原聯邦合并成新聯邦,古云幽拒絕了總統之位,反而選擇成為了第一集團軍的司令。

    用他的話說,先輩的遺愿,是需要被實現的。

    來自第四星域的洛基重工,漸漸的成長為鋼鐵領域的巨無霸。

    一些暗中勢力開始覬覦,卻總被無形中悄然扼殺。

    變星種的吞噬與擴散,終于開始產生質變。

    那名曾經愛哭鼻子也愛笑的少女,卻擁有著最讓人畏懼的身份。

    她……即將……

    成為沐凡的妻子!

    沐凡是誰?

    以前或許很多人不知道。

    但以后恐怕都會知道。

    盛大的婚禮在藍都星舉辦。

    令諸多有心人震撼的是……

    八大星羅軍團長!

    加鐸禁軍元帥!

    第一集團軍總司令!

    這些往日根本無法見到的勢力之主,竟然全都親自到場。

    星球的最高執政長官,此刻卻只有在邊緣遞酒的份。

    香檳與啤酒洋溢,禮花擴散。

    臺下眾人閃耀著祝福與艷羨的目光中,那名有著一頭白色碎,面帶溫暖笑容的青年猛地將絕美的新娘抱起。

    長長的婚紗如雪覆蓋著兩人。

    女孩嬌羞而含情脈脈的眼神之中,青年用力吻了下去。

    那錘煉出的女強人氣勢剎那消融,最終只剩下本能的回應與僅僅摟住自己最心愛的人。

    歡呼滌蕩成海洋,在這戰斗不休的星海之中擴散。

    禮花如雨落下。

    唇分。

    嬌羞的人兒咬著嘴唇,盯著面前的青年,眼中滿是愛慕。

    “大人……”

    沐凡寵溺的碰了碰女孩那精致的鼻尖。

    “糯糯,我想守護你一生一世,你……愿意嗎?”

    女孩眼眶通紅,大滴大滴的眼淚喜悅落下,她用力的點頭,死死摟著眼前之人。

    “那今天,你愿意把自己交給我嗎?”

    “我……愿……意。”嚶嚀之聲從懷中傳出,只不過羞怯中的少女卻努力抬起通紅的臉蛋,看著沐凡,大大的眼睛里滿是親昵。

    “只是,今晚過后,你必須要去白晗星那里!雪姐姐陪伴你這么久,我都知道,但是她卻從來不爭也從來不說……我喜歡雪姐姐……”

    “所以,她必須是在那個月夕的前面!!”說到這里的時候,少女氣哼哼的擰了一下青年腰間軟肉。

    “兩年過去了,當初我心里默默約定的考驗期早就過了,糯糯也曾自私過,但大人你還是這么的疼我,不曾辜負糯糯半分。”

    嬌俏的人兒怯懦懦的抬起頭,捧著那堅毅的臉孔,清澈的瞳孔中全是眼前男人的影子。

    “所以,我不想讓今后有任何遺憾。”

    突然女孩的臉又紅了,小聲而堅決的說了一句,“最多只能她們兩個!!再多我就不答應了!”

    “我……”青年剛剛開口卻被女孩用唇堵住。

    所有的話語都埋在那熱烈、勇敢、傾盡感情的吻里。

    臺下的眾人依然在歡呼。

    胖子和白毛,兩人看著臺上兩人扯著嗓子狼嚎,激動的拍打桌子。

    兩人同時淚流滿面。

    不經意間,兩人對視的功夫,淚水更多了。

    “哥還是單身狗啊……”

    “我就不單了?”白毛反問道,抹抹眼淚,起身默默的摟著一名穿著腰肢盈盈一握,身材性感火辣的女人走到遠處去抽煙。

    胖子呆滯的看著那女人的魅惑的側臉。

    啪!

    胖子扇了自己一巴掌。

    那妞特么的不是……

    當初星落拍賣行的北山欣悅嗎!?

    倆人啥時候勾搭上的?

    這個白狗就不能要點碧蓮!?

    賤人!!

    胖子生生捏爆了酒杯,冷著一張臉看向身后幾人,“走,去開單場喝酒,胖哥請客。”

    福文財團的掌舵者,帶著暗影島的骨干精英們在那一晚喝的酩酊大醉,又哭又嚎。

    ……

    ……

    新歷267年8月。

    各大勢力,不約而同,將歷法改為統一的稱呼。

    一個突兀,卻讓所有人類振奮的稱呼。

    今日起,當為紀元元年!

    一支小型艦隊悄然出現于曾經的131行星之地。

    破曉、命運兩大主艦赫然排在最前。

    白色的骨鯨游蕩在側方。

    一頭金屬巨龍趴在破曉戰艦甲板上,新奇的打量四周。

    還是熟悉的同伴。

    還是那熟悉的黑修羅。

    只不過它自己多了三個女主人!!

    沐凡平靜的看著三女和身后一眾伙伴。

    “都決定好了?”

    聲音落下,四周空氣安靜了一瞬。

    然而下一刻卻陡然熱烈起來。

    “廢話!妞也泡了,公司也開了,這里的澤格也殺完了,不去等著老死啊?”

    “單身狗沒人權,他們去我也去。”

    “說好沐凡你不能扔下我們。”

    眾人你一眼我一語,反正就是表達一個意思,沒決定好的是孫子養的。

    而王糯糯、陸晴雪、月夕·嘉蘭諾德,三位絕代佳人就各自抱臂膀分列三個角度,靜靜看著沐凡,一言不發。

    女人的眼神,這一刻殺傷力開始恐怖遞增。

    ……

    齊龍象那不茍言笑的臉龐,此刻也露出會心的笑容,看著這熱鬧的人群。

    至于他?

    根本無需發言。

    命運號母艦的出現早就說明了一切。

    夢想不曾變。

    友情不曾改。

    能認識你們,真好。

    沐凡的嘴角咧起,轉身看向那前方那道代表未知與神秘的深空裂隙。

    “啟航!”

    波瀾壯闊之后,榮耀卻不會停留。

    生命有限,星海無涯。

    此生為人,當以有限的生命,探索無限的未來。

    正如啟曾說過的,每個人,都應當有自己的人生。

    而前進與探索,就是屬于他們的道路。

    小小的艦隊,在歡聲笑語之中。

    以一往無前之勢,直沒入前往未知之地的裂隙。

    ……

    (全書完。)

推薦:當秦薇淺被掃地出門後,惡魔總裁手持鉆戒單膝跪地,合上千億財產,並承諾要將她們母子狠狠寵在心尖上!誰敢說她們一句不好,他就敲斷他們的牙!......水清清精品言情修仙小說《秦薇淺封九辭/天降萌寶求抱抱》火爆連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