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1345、番外三:教官,加入不夜城嗎
    “關押你們的原因?”

    “羅德中將與冒險者特工合謀刺殺總長,更疑似早就投靠了反叛軍。”

    “聯邦總統被刺,冒險者操縱著大量機械戰士攻擊了數處重要軍事基地!”

    “做為兩個特工部門冒險者特工負責人,你們會對于這件事情絲毫不知情嗎?我勸你們坦白地交待所有知道的事情,試圖抗拒的后果,我想身為特工的你們比誰都清楚!”

    深處地下的特工總部,監獄區。

    穿著一身深黑色的特工制服,戴著遮蔽掉目光的墨鏡的黑人NPC主管,在神情輕蔑地扔下這一句話之后,轉身邁步走了出去。

    “……”

    被囚禁在了類似于子彈艙的結構之中,互相對立放著的里昂與睛子兩人的神情都不太好看。

    雖然身為特工兩人都是意志堅定,但是被自己的組織逮捕關押,對于任何人來說都是一件讓人難以接受的事情。

    “你覺得,那些冒險者特工們真參與了與羅德上將合謀刺殺總長事情嗎?”

    因為資質出眾,已經成為國土局新晉的王牌的里昂,忍受著壓制原力藥劑所產生的陣陣虛弱感朝著睛子道。

    “我相信他們與這事無關………”

    “事實上,我更相信羅德中將也與此事無關。因為,他這個人絕對不可能投靠反叛軍……”

    睛子沉著臉搖了搖頭,對于自己的上司,她遠遠比里昂了解得多。

    “所以說,他們這樣做,只是因為……”

    里昂聞言,臉色有一些苦笑。

    “聯邦總統被人刺殺掉,總是需要有一些人負起責任……”

    睛子抬眼望了一下囚室上方的監控器,目光中透著失望,如果不出意外,他們很可能是出不去了!

    ……

    “放心,如果不出意外,很快我們就能夠出去了。”

    相隔僅僅一面墻壁,另外一個關押著幾個玩家特工的囚室之中,小胖子臉上卻是充滿了自信地在玩家頻道中說道。

    “不過,這次真的是無妄之災了,全怪月煌公會那些孫子亂來!”

    但是,隨后臉色又有一些惱火地罵出聲。

    雖然被困在囚室之中限制了人生自由,連身上的背包都根本無法打開。

    但是,還好還能夠登陸論壇打發時間,所以關于NPC之玩家之間突然發生地沖突的原因,倒是也因此弄明白了。

    事實上,這幾天之中大罵月煌公會的人,可是遠遠不只小胖子。

    NPC與玩家之間開啟戰斗,最受傷的無疑是那些好不容易才在NPC聯邦政府或者軍隊之中經營出了成果的公會。

    以至于月煌公會如今受到了極大的排斥,就連其背后投資的財團,據說都傳出了憤怒之下決定從中撤資的消息。

    “月煌公會發聲明說不是他們安排的!”

    “而且,實話說,這么重大的劇情我感覺也不是月煌集團一個公會能夠弄出的……”

    “他們估計真是受害者,不過,大部分人不會肯定都不會相信這點……反正,他們這次確實是慘了。”

    夜的判斷能力,一直都是比較出色。

    尤其是,在負責了一段時間不夜城的部門管理工作之后,更能夠客觀看待問題。

    “兩位,就算是風先生能夠通過某種方法知道我們的位置?”

    “可是,特工總部防衛無比的嚴密,可以說就連一只蒼蠅都無法在沒有授權的情況下飛進來。位置更是深在地下面千米,他真的有辦法把我們從這里救出去?”

    兩人的對面,與蕭洛水相鄰關押著的綠箭卻是臉色顯露出一些焦慮。

    相比于NPC,玩家并不需要擔心生命危險。

    但是真的說死在這里的話,也不是完全沒什么事。

    系統已經提示了,現在已經觸發了劇情任務,如果在這次任務中死亡的話,那么他們會被剝奪掉特工職業芯片和身上的特工裝備。

    而幾人雖然能夠登陸論壇,但是卻不能夠發言求救,并且因為任務狀態下線會被自動判定失敗。

    加上他們身上各種通訊設備,甚至包括植入在身體內的一些隱藏定位芯片都已經被取出,縱然24K也無法通過蟲洞直接到達。

    “放心吧!”

    “你根本不能夠想象到,我們老大現在到底有多么強大!”

    小胖子金幣卻還是信心滿滿。

    “嗯,這些冒險者竟然還能夠笑得出來……難道他們認為現在還真的有人能夠救他們嗎?”

    監控室之中,注視著一群特工玩家臉色的黑人NPC主管,露出了一張仿佛帶著問號的臉。

    “還真有可能!”

    “雖然我們已經控制了不少的冒險者特工,但是還是有一部分沒有被逮捕起來。”

    “尤其是第一批的冒險者特工,現在全部還在外面。根據情報部門的分析,那個代號‘青龍’,被冒險者們稱為第一高手的特工人員,如果知道他們在這里極有可能會想辦法救援!”

    站在他旁邊,一個穿著軍裝的白人NPC女助手,特工眼鏡上面閃動著查詢的資料信息。

    “救援?你覺得可能嗎!”

    “這群冒險雖然實力增加迅速,但是想要在防御森嚴,可以說整個星球上面最困難的特工總部救人?不過是癡人說夢而已!”

    “要知道,他們所掌握的那些手段,還是屬于我們教出去的……如果真的有誰能夠在這里把人救出去,我就當眾……”

    黑人NPC主管搖搖頭,神情卻是充滿了不屑地道。

    “轟!”

    而就在他的話音未落之時,整個地面和墻壁仿佛突然輕微地的一震。

    “怎么回事,地震了嗎?”

    黑人NPC臉色一楞。

    “嘩!”

    而白人女助理還沒有來得及回答。

    下一刻,兩人頭頂上面,由極為堅固的A級合金所打造的墻壁猛地朝下出現凹陷,整囚牢區都出現劇烈地抖動。

    “嘀、嘀、嘀……警告,基地受到攻擊,警告……”

    而在特工總部的智能系統,凄厲的警報聲不過響起了兩句,甚至還沒有做出應對的舉措之時。

    “轟!”

    頭頂的合金墻壁已經完全地向下裂開,一根十分粗壯,足足有大腿粗細的褐色的藤蔓從中沖出。

    “這是……一株植物!”

    竭力穩住自己身形的黑人NPC主管的眼睛瞪得老大。

    植物的力量強嗎?

    很強理論上生長的植物甚至能夠把石塊都直接地擠成兩半。

    但是,特工總部可不僅僅是在地下一千多米的巖石層,最外面更有一層A級合金制造的墻壁!

    什么樣的植物竟然能夠在這樣的情況下,長到特工總部之中?

    而且,黑人NPC主管更是感覺,這種藤蔓的造型,好像在某一個情報資料之中看到過。

    “嘩啦……”

    而沖出的植物藤蔓卻是不會像人一樣地發楞,如果有自主意識一般,在兩人上方停頓了一下似乎是確認什么。

    隨后,就方向一轉,晃動著移動過去,一把卷住了關押著一群玩家的囚室。

    “不好,阻止它!”

    黑人主管的神情一變,口中急忙喝道。

    身上的衣衫一瞬間爆裂,原力運轉,全身的肌肉直接地膨脹鼓起,接著,體型變得幾乎增長一倍,全身上下散發出不遜色于王牌特工的強烈原力波動直接暴起,沖過去試圖阻攔藤蔓的行動!

    “轟!”

    然而,在他根本就還沒有接觸到這條藤蔓之時。

    側面的一面合金墻壁已經同樣地碎裂,又是一根新的藤蔓從破洞之中沖了出來。

    如同一輛高速奔馳中的火車一樣,正好是重重地撞在了他的身上,黑人NPC主管魔鬼肌肉人一般的身軀,直接被新的藤蔓撞到墻壁上面,如同泄了氣的氣球一樣直接昏了過去!

    “……”

    第二條褐色的藤蔓略微地停頓了一下,似乎略微有點詫異,自己好像撞到了什么東西?

    但是,馬上就沒有再理會,而是隨后卷起了關押著此時正一臉目瞪口呆的睛子與里昂的另外一個囚室!

    跟著,朝著被第三、第四根藤蔓給拉大的洞口拉上去。

    ……

    “此路不通!”

    而同一時間,在距離特工總部數公里外的一處叢林中。

    一個全身黑色特工裝備的NPC青年男子,站在一塊高大的巖石上面,望著奔跑過來的擁有著獵豹一般修長有力的大腿,一身紅衣帶槍的女人,臉上露出了陰柔與冷笑的表情!

    “公爵?”

    一只手臂直接從手腕位置斷掉,胸口殘留著被激光槍命中后在原力作用下勉強半愈合傷口的艾達·王。

    臉色,卻是一如既往地平淡,對著攔路的青年特工男子道。

    “王,你以為你做事情很隱秘嗎?”

    “我已經搜集了足夠的證據,證明你是屬于某一武裝勢力的雙面間諜。”

    “不過,這些證據似乎用不到了,因為上面竟然發布了命令要求直接逮捕你!”

    “嘿嘿,誰叫你那些冒險者走得那么近,我現在倒是十分慶幸,當初挑選人去給冒險者做教官的時候沒有能夠競爭過你!”

    特工NPC青年臉色露出一些譏諷與得意。

    他的口中舌頭上面,不斷地卷數把輕薄如蟬翼一般的刀片,卻是絲毫不影響說話!

    “不過,你真是機警得可怕,竟然識破了我的布局生生地闖了出來……”

    “如果你現在選擇就此束手就擒的話,應該還能夠活下去……然而,我想以你的性格,肯定不會想要一輩子呆在囚牢之中吧!”

    而男子的臉上帶著邪笑,盯著艾達·王,牙齒之間咬住了一枚三角形的鋒利銀色的刀片。

    “呵,這樣也好……王,也該退位了!”

    在話音落下的瞬間,口中的三角刀片如同飛鏢一般地朝著艾達·王射去。

    而同時手臂上面,如同毒蛇一般地出現了一把沒有絲毫握柄的西洋細劍,接著身形躍下巨石,以不遜色于三角刀片的速度欺身而上!

    ……

    幾秒之后,“公爵”臉上神色充滿帶著不甘與不相信地倒在地上。

    細細的無柄西方劍倒插在了他的嘴巴里面,貫穿而過,專門打造的中空血槽上面,以超快的速度將他一身的血液排放一空!

    “啪!”

    艾達·王并沒有在急著拔出卡在自己脖子上面,破開了傳奇級材質的護脖,依然幾乎割開了自己喉管的三角刀片。

    而是先用唯一剩下的一只手從懷中掏出了一個煙盒,手腕輕微一震,一支女式香煙彈出后被她叼在口中,散發出幽幽的紫羅蘭般的香氣。

    公爵不是弱者,這個據出是以曾經星河帝國時代“貴族”家族后代出生。

    在特工考核中以第一名的身份加入情報局的人,從起的代號就知道是沖著成為“特工之王”來的!

    兩人之間的交鋒,雖然只是短短時間就分出了勝負。

    但是,她的代價,也是原力耗盡,傷勢重得嚇人。

    更重要的是,對方的原力屬于一種獨特性的“詛咒”原力在她身體之中不斷地破壞,理論上她現在已經根本不可能有逃出去的機會了。

    “所以!你也是來抓我的?”

    煙霧之中,艾達·王突然地轉頭看向側面。

    “好久不見,王!”

    一個身影從樹林之中走出,肩膀上面,停正抱著一枚鉆晶正在歡樂啃食著的拳頭大小的金色生物。

    而在對方的身后,更有一個漂浮在空中,身軀仿佛是由金色的光線所構化成,擁有十對金色虛弱羽翼,飄灑著羽毛的女性人型身影!

    “青龍!”

    伴隨著一口煙圈,艾達·王叫出了對方的代號。

    這個冒險者特工在幾個月前與她初次見面之時,實力還顯得很一般。

    但隨后,就以十分驚人,甚至可以說是恐怖的速度成長起來,在上一次的聯合任務之中,實力已經達到擊殺并不比她弱上多少的死亡女的程度了!

    “不是,我是想問一下……”

    在距離艾達·王十米之外站定。

    “你介不介意,為不夜城工作?放心,我肯定會出你足夠滿意的價格的!”

    風落的臉上充滿著誠摯的笑容,手一揮,身后懸浮著的光線組成的天使狀生物,輕微震動翅膀。

    一枚虛幻的金色羽毛脫落,飛到了已經沒什么力量閃避,也已經懶得閃避的艾達·王的身上。

    “你為什么相信我?”

    “要知道他說得沒錯,我已經背叛了聯邦特工部門!”

    艾達·王感覺到自己身上被清除掉了“詛咒”原力后恢復的力量,神情詫異地盯著風落。

    “大概……是因為某種名叫‘情懷’的東西吧!”

    風落的語氣之中略微有一些感嘆地道。

    “轟隆!”

    而沒等艾達·王繼續地提問,卻是先被特工總部方向吸引過去了注意力。

    “那是……”

    望著在特工總部上方,那被一堆粗大地藤蔓直接隔著百米距離從地下整個地拔地而起,里面裝著一堆因為高速運動而幾乎吐出來的特工玩家和NPC特工的囚室!

    艾達·王的神情,難得地露出了驚容。

    “哦,一個‘小’家伙,正在練習如何拆家。”

    風落臉帶微笑地道。

    確實,相比于曾經纏繞整個星球的體積來說,眼前這個藤無疑還只屬于小號了!

    但是,已經足夠攪得特工總部天翻地覆!

    推薦:李念念一直自以為是的認為自己嫁給了仇人,拼命作了一輩子。可是,當那個人在災難現場獨給她留下了生機後她知道自己錯了。重活一世......贏魚女生言情小說《七零年代學霸小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