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040章 滅族的真相
    七夜和自來也在佐助的引導下,一步步靠近關押鳴人的地方,就在這時,七夜感覺到空氣中傳來一陣強大的能量波動。\WWw、QΒ⑤\

    “停下,敵人已經來了……”七夜警戒地叫自來也和佐助停了下來,因為他感覺到的這股氣息正是他并不陌生的宇智波斑。

    七夜話音一落,一個身著紅云黑袍,面帶螺旋面具,只留一只眼睛出來的神秘人已出現在他們身前。

    “果然不愧是傳聞中的男人啊,這樣也能被你發現。”斑道。

    七夜道:“呵呵,我應該叫你宇智波斑呢,還是應該叫你水影大人呢,話說你總是躲在那樣一副面具之下,還真是叫人頭疼呢。”

    斑緩緩摘下面具,露出了他那副不知道用什么術來保持不老的面孔,接著才道:“看來你們是有備而來呢,如果我推測得不錯的話,你們是想和我一口氣分出勝負吧,不過呢想要打倒我宇智波斑也不是這么容易的……”

    斑話音未落,七夜忽然感覺到左肋一痛,再一看,卻是佐助在他后面暗施偷襲,一股雷屬性的查克拉劍從七夜的腹部對穿而過。

    這一驚變,就連自來也沒想到,正在自來也要出手時,卻被七夜阻止了。

    “為什么……為什么你不避開……”佐助成功襲擊了七夜之后,和他干掉鼬一樣,并沒有多余的快感,而是感到無限的失落。

    眼前這個男人,他偷襲的這個男人是將他從黑暗的地獄里拯救出來的人,眼前這個男人讓他知道了作為一個忍者的最根本的本質,眼前這個男人是在家族滅亡后再次讓他感覺到親情存在的人,而現在自己卻刺殺了他,為什么,為什么自己會那么做,這點就連佐助本人也不知道。此刻,佐助的內心已然陷入了一片矛盾之中。

    七夜突然元氣大傷,這正是斑計劃中的一步,他可不想錯失這個機會,不過斑的舉動卻被自來也阻止了。

    “雖然說你是和初代火影同一個時代的人,相對于你來說,就算是我的老師三代火影也只是個小鬼罷了,但是,這個時代可是偉大的忍者時代,這個時代一直奉行著長江后浪推前浪的規則,就讓我妙木山蟾蜍仙人自來也來做你的對手吧。”自來也道。

    斑輕描淡寫地一笑,道:“很有志氣的一番豪言壯語,但就是不知道實際和你說的有多大差距。”

    七夜和佐助這邊,只見七夜稍微處理了一下傷口,強自道:“佐助,你進步了啊……”

    “為什么……老師你明明能避開的,為什么你不避開?”佐助悔恨地道。

    七夜道:“我為什么要避開,你可是我最信任的弟子之一啊,你這么做一定有你的理由吧。”

    佐助見他刺殺了七夜,七夜非但沒有怪他,反而還抱著極大的信任和理解來對待他,一時間,佐助只覺得鼻子陡地一陣酸,兩行眼淚已經忍不住掉了下來。

    七夜道:“佐助,你可是個獨當一面優秀忍者,應該記得忍者規則的第二十三條吧,身為一名忍者,不應該被私人感情所羈絆,更不應該有眼淚。”

    佐助這才擦了擦眼淚,接著道:“老師,鼬死了,被我殺死的……”

    “果然……”七夜馬上就明白了佐助刺殺他的理由,接著七夜又道:“看來你已經從斑那里知道點什么了呢,這也怪我,一直不放心你,一直都把你當成了一個不能承受事情的小孩子了,所以我才一直沒把真相告訴你。”

    “老師,真的是木葉高層下令滅了我宇智波一族嗎?”

    七夜微微點了點頭,接著道:“這件事情說來牽扯極廣,也正是基于這點我才一直沒有告訴你。想必你已經從斑那里知道,當初策劃這個事件是長老團和主戰派份子團藏,三代火影是極力反對的。”

    “這么說來,真是他們下令讓鼬殺了我們全族!”佐助恨恨地道。

    “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我在接任第五代火影的時候,第一時間就架空了長老團和根之人的力量。”頓了一頓,七夜接著道:“但是,團藏這個狡猾的家伙將不但沒有死心,反而還將他的野心轉移到了地下,我也正準備這次事件過了親自收拾他的。”

    佐助捏緊拳頭,恨恨地道:“老師,這個家伙叫給我親自來收拾吧,就算是我對您的請求!”

    七夜道:“這個當然沒問題,但是團藏并不是真正的幕后真兇,致使宇智波一族滅族的另有其人,你應該把仇恨之火灑向他。”

    “另有其人!”佐助聞言,大驚道。

    七夜道:“當初以你父親宇智波富丘為首的宇智波一族可以說是在長老團的逼迫之下才起來反叛,原因是因為長老團懷疑是宇智波一族的人放出九尾。”

    “是的,斑也是這么跟我說的,但是九尾不是天災造成的嗎?”佐助道。

    “不!”七夜道:“事情的關鍵點就在這里,想必斑也是這么給你說的吧,你被斑騙了佐助,九尾事件絕不會是天災,而是人為造成的。我的父親四代火影正是從這里面發現了一些蹊蹺,才拼盡生命之力將九尾陰的一部分查克拉進行尸鬼盡封,而陽的一半則留在鳴人體內,這樣做的目的其一固然是希望鳴人能繼承九尾的龐大查克拉,至于其二,恐怕很大程度上講是為了對抗九尾事件的幕后主使吧,畢竟我的父親可是從來不會做沒有意義的事。”

    頓了一頓,七夜又道:“經過我不懈地調查,總算得出了一些眉目,寫輪眼能控制九尾是不錯,但是并不是所有的寫輪眼都能控制九尾,只有高級的萬花筒寫輪眼才能控制九尾,當時擁有萬花筒寫輪眼的只有兩人,一人是鼬,還有一人就是宇智波斑。鼬和我一樣,同是經歷過第三次忍界大戰的人,我們都是愛好和平的男人,以鼬的脾氣,他是斷不會這么做,能這么做的只有宇智波斑。而且他的動機也很明顯,因為好戰的他沒能當上木葉的初代火影,而后又被初代火影打敗,并叛出宇智波家族。”

    “原來是這樣……”

    七夜看了看自來也和宇智波斑的戰斗,在仙人模式之下,自來也居然被斑逼得大落下風,不過也幸好在仙人模式之下自來也各方面的能力得到大大的增強,這才與斑耗了這么長時間。

    值得一提的是自來也曾經也在七夜的《六道天書》之中受益匪淺,如今他開啟仙人模式已經不用再依賴二大先人,而且狀態比以前更加完美。

    七夜道:“佐助,現在仇人就在你面前,還等什么,我所認同的男人應該是恩怨分明有仇必報的男子漢。”

    佐助雙目血紅道:“那是當然了,這個家伙不僅殺害自己的同胞,還讓我差點就害了老師您,當然要讓他血債血償。”

    推薦:李念念一直自以為是的認為自己嫁給了仇人,拼命作了一輩子。可是,當那個人在災難現場獨給她留下了生機後她知道自己錯了。重活一世......贏魚女生言情小說《七零年代學霸小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