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太監]第一百零九章
    當云天天醒來后,已是傍晚了,看著一旁正在打坐吸收著晶核的男人。為什么他還能這么精神包滿,而自己卻慘兮兮的,哀怨地看了對方一眼,感覺到下面處火辣辣的痛急忙為自己施放了一個紫光膜。

    “醒了?”男人這時慢慢地睜開眼,慢條斯理溫柔地看向她。

    處于不滿狀態中的云天天沒有理會他,雖然身體在紫光膜的作用下已復原了,但是身下還是有點粘呼呼的感覺,正想起身去浴室之時,覆蓋在自己身上的被子被掀了起來,身體一輕已被對方抱起。

    古子希抱著懷中白嫩嫩的嬌軀,看著從她腿間滴落至地毯的乳白色液體,下腹不禁又染起了一股邪火。

    “放我下來。”云天天在他懷中掙扎著。

    “別動!再動下去我就不敢保證了……”古子希冷然道。

    從他眸底瞧見了幾乎是無法抑制的yu望,讓她不由自主地停下了動作。

    看著懷中突然乖順的小女人,古子希低頭親了親她的前額,便往浴室走去。

    ……兩小時后,暈過去的云天天又他從浴室中抱回床上,伸手撫了撫她那激.情過后嬌艷的臉龐,古子希溫柔地為她蓋上了被子。

    突然他在覆蓋在周為的精神力中,感應到一絲異動。

    醒來后的婁宿本能反應地環視了下周圍,下一秒就發現自己本應斷掉的手臂已復原,大至上已猜到自己身處哪里了。

    倏地,急忙起身走出房門往外走去。來到大廳的婁宿發現廳里毫無一人,隨后又走向車頭。

    感應到身后的能量波動,老胡條件反射地轉過頭,看向來人,友善道:“婁家主。”

    “我母親和芝芝呢?”婁宿低聲問了問。

    老胡從他那剛醒過來沙啞的聲音中能聽出一絲焦急與擔憂。突然間他想起了死去的火柴,臉色也不禁暗淡了起來。

    “婁家主,請節哀,婁夫人已去逝了,婁小姐的傷已無大礙了,但暫時還未醒過來,她在右側第五間房處。另外,你的三名家臣在左側的第二間房處。”

    左側的第二間房原本是小白的房間,但由于車上只有十間房,為了方便,現在挪了出來給他們,讓小白與黑兩人一間。

    “嗯,謝謝!”。母親的死他是知道的,因為之前就在母親斷氣之后的那刻,突然出現了另一個自己和另一個婁芝芝,那倆個與他們一模一樣的人,下一秒就朝著處于吃驚狀態與悲傷氣氛中的他們襲擊而來。雖然不知道那些是什么,但是他總覺得這件事似乎并沒有那么簡單。

    剛走出車頭,便見到古子希已緩緩走入大廳。

    “謝謝,婁家欠你們古家一份人情。”婁宿平靜且誠懇地望向古子希。

    “不必客氣,古家與婁家像來友好,而且恩姨還是我母親的好友。”

    古子希突然想到云天天之前說的那huā,如果這真的如她所說的一樣,那后果就不堪設想。

    頭疼地揉了揉太陽穴,他就繼續道:“回到東龍基地后,我們將會通過各大基地的初步通訊平臺召開一次會議,關于應對蝕魂huā的會議,你有聽過這huā嗎?”

    “蝕魂huā?”婁宿疑惑地地搖了搖頭。

    古子希為婁宿解釋了遍后,見他蹙著眉也不再沒聲了。

    “哥,希哥哥。”

    正當兩人都沉寂下來時,婁芝芝跑進了大廳中。

    看著自家大哥已復原過來的手臂不禁松了口氣,之前要不是為了救她,他也不會……

    “怎么不多休息一會?”婁宿走至她身邊,摸了摸她的頭頂。

    “沒事了。”對于媽**死婁芝芝雖然無法接受,但是她答應了媽**事情,她會做到的,同時她也不想讓婁宿擔心,所以只能裝作若無其事了。

    “希哥哥,剛我們那邊出現了兩個和我們一模一樣的人,你們這邊是不是也一樣?”

    “嗯。”看古子希并未多言,想著既然他們倆都醒來了,那母親和玫瑰她們也應該差不多醒來了。

    “唔……”秦珠秀打開沉重的眼睛,只覺得腦袋暈沉沉的。

    “奶奶,你醒了,太好了。”聽到聲音后的小寶連忙從爺爺的棋局中跑了,直接趴在床邊看著她。

    古長耀倒了杯水,走至床的另一邊,扶起她后把杯子抵在她唇邊喂了喂她。秦珠秀的身體不比異能者,還好這次她沒事。

    “嗯,小寶乖。奶奶沒事了。你爸爸媽媽他們沒事吧?”秦珠秀擔心道。

    “他們沒事,玫瑰姨他們也沒事,不過媽媽說火柴叔叔上天堂了。”小寶一邊爬上床挨近秦珠秀,一邊回道。

    秦珠秀摟過小寶,讓他靠在自己懷里,抬頭對古長耀對視了眼,得到他的肯定后,掩下眼瞼,便不出聲了。在那些個假冒的人出現時,她只覺得腦袋很一陣刺痛,就暈了過去,所以都不知道后面的事情了。

    另一間房內,玫瑰情緒激動地抓著初達的手臂:“火柴,他死了……”他們都是最信任的火伴,彼此的后背都可以交給對方,他們認識了十幾年,常常伴嘴,也一起出生入死,但是今天,她卻眼睜睜地看著他死在她眼前。

    “玫瑰,你冷靜點。”初達抱著她,不知道要怎么跟她說好。對于火柴的死,他很難過,他能理解玫瑰此時的心情。

    “對了,有天天在,他一定不會有事的,對不對?你看,我身上的傷都好了。”像是要證明什么似的,玫瑰推開了他,指了指自己身上光滑的皮膚,那里原先有著幾處較嚴重的傷口。

    “玫瑰,你聽著,火柴已經死了,他死了。”初達紅著眼低吼著。

    “嗚嗚……”玫瑰終于忍不住大哭了起來。初達抱著她,按撫著她的后背,哭吧,哭出來就好了。

    “少爺。”小黑與小白醒來看便到了蒼齊辰的房間,站立在一旁,恭敬地看著此刻正拿手帕在拭著嘴邊一絲血液的男人。

    房內光堪堪打在蒼齊辰的臉上,每一處的眉目都勾勒的那樣恰到好處,白皙的面龐卻看不出絲毫陰柔,黑眸中微微地泛著紅色的妖冶的光澤。

    “少爺,這次的任務有點過了,精神系t8并不是那么好控制,領主所給的藥丸還是盡量少服,對身體傷害太大了。”小黑擔憂道。

    “少爺,不如我們殺了那云天天吧,她太礙事了,如果不是她,本已在幻境中受了重傷的他們在面對那些個舔食者和t8的情況下,早就應該死去了。”小白不甘心道。

    “這次是我們大意了,但那云天天暫時別動,她還有利用價值。”原以為古子系的冰系異能在七階后期已是最頂了,想不到他的雷系異能竟然超過了冰系,也就是說他的雷系至少已到了八階。

    “是。”小白低下了頭回道。

    “看來,是我低估了他,或許是說他從來都沒有相信過任何人。”他竟然瞞著所有人,蒼齊辰眼如寒星深邃內斂,妖治一笑,偏偏那笑容里,卻沒有太多的溫情。

    醒來后的云天天,幽幽的睜開眼,雖然身體是清洗干凈了,但是那全身上下的吻痕看上去就像他的主人一樣囂張,快速再次為自己施了個紫光膜后,她便穿上了衣服。

    不知道小寶他祖母和玫瑰等人醒來沒有。之前看那秦珠秀倒在地上,她還真嚇了一跳,還好她沒事,不然,少了個這么疼他的奶奶,小寶還真虧了。

    云天天往秦珠秀的房間走去,敲了敲門。

    不一會,門就打開了,只見古長耀對著點了點頭。

    “家主,夫人她醒了嗎?”

    云天天在這稱呼上其實還是覺得這樣稱呼比較好,之前那秦珠秀讓她喊他們做爸媽,不知道為什么,她就是別扭地喊不出口。

    “嗯,她已經醒過來了。”側開身,古長耀示意她進來。

    聽到云天天聲音的小寶沖了出來:“媽媽!”

    “嗯。”云天天順勢就抱起了小寶,往房內走去。

    “天天來啦,坐。”秦珠秀讓她坐在床邊上。

    “現在好了些嗎?”云天天看她那臉色還略帶著一絲蒼白,輕聲地問了問。

    “就是除了頭有點疼外,其實也沒什么了。”秦珠秀撫了撫額頭。

    “這應該是之前精神上無法負荷那些實體幻像才導致的,相信休息一兩天就好。”這肉體上的她的紫光膜能起來作用,但是精神上的,她就沒辦法了,還得靠她自己。

    “那些實體幻像應該是那t8所制造出來的吧。”古長耀在一旁邊道。

    “嗯,我覺得有可能。”回答他的同時,云天天又不禁想起了對蒼齊辰,會是他嗎?想了想又覺得自己想多了,畢竟要制造那些個實體幻像和幻境可不是件簡單的事情。

    主編:王晞的母親為給她說門體面的親事,把她送到京城的永城侯府家鍍金。可出身蜀中巨賈之家的王晞卻覺得京城哪哪兒都不好,只想著什麼時候能早點回家。直到有一天,她偶然間發現自己住的後院假山上可以用千裏鏡看見隔壁長公主府……她頓時眼睛一亮——長公主之子陳珞可真英俊!永城侯府的表姐們可真有趣!京城好好玩!吱吱經典女生言情小說《表小姐》已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