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六百八十八章 性命無礙
    這話說的含糊,趙公公不由蹙眉,心略一沉,其實剛才馬順德沒有搶話,就知道情況有點不妙,才想細問。

    “藥熬好了!”就在這時門外有著聲音,隨后門一開,有人急匆匆進來,趙公公認識,是徐太醫跟帶著藥童。

    因曾經掌管皇城司,所以對太醫院里幾個主要太醫都調查過,知道徐太醫的住所就在附近,能第一時間被找來,也并不奇怪。

    “徐太醫,齊王的情況怎么樣?”趙公公面無表情,詢問著,態度自然又不同了。

    馬順德和劉湛都可以不說話,徐太醫卻不能不說,只能說著:“二位公公,諸位大人,下官得先喂藥,涼了,藥性就不好了。”

    說著,就忙湊上去:“王爺,這湯現在不熱不涼,您喝了它。”

    說著拿著匙羹一口一口喂,齊王沒有睜眼,卻還配合著喝了幾口,漸漸臉上泛起潮紅,眾人暗松了口氣。

    等喂完了藥,退到廊下,徐太醫趁機想好了話,大魏世祖定制,太醫診脈必須有清晰意見,并且存檔備查。

    含糊是不行的,只得硬著頭皮:“趙公公,王爺表面看沒有致命傷,但是現在還沒有蘇醒,診脈的話,卻是陰寒攻體,要不是劉真人的一丸速救丹,怕還是嚴重,就算這樣,怕傷了元氣根本。”

    趙公公一聽,就暗吸一口涼氣。

    齊王可是爭嫡的有力人選,但在有別的選擇的情況下,一個傷了根本的人,在條件上就處于劣勢了,看來經此一遭,就算齊王能平安度過,也要勢力大減。

    而以皇上對齊、蜀二王的看重,齊王出了這樣的事,皇上又會怎么做?

    這事里,誰獲益最大?

    趙公公若有所思,點了下頭:“咱家知道了,你把診案給我,咱家這就去向皇上回旨,你在這里守著王爺,一定要護王爺周全,若誰怠慢了,咱家不說,你也知道是什么樣的后果。”

    徐太醫忙應聲。

    趙公公說完,又語氣緩和說著:“你別慌,太醫制度我也清楚,只要你說的對,診的準,萬無問罪的道理——你在這里辛苦了,皇上心急,咱家就先回去稟告。”

    從房間里出來,藥味與血腥味終于不再纏繞在鼻間,迎面吹來冷風夾裹著雨水,透著一種清新,讓有些脹的腦袋都跟著清醒起來。

    “雖說沒有生命危險,回旨不必擔心,但總覺得今晚的事有些太蹊蹺了……”趙公公在心里說著。

    走出酒樓的大堂將要上馬時,忍不住朝著一個方向看去,這里距離代王府不算遠,他所看的方向就是代王府。

    “齊王出事,代王府正在檢查……這難道是巧合?”

    “公公,我們怎么辦?繼續留下,還是?”酒樓門口,馬順德也從里面出來,看著趙公公翻身上馬,身旁小太監心急如焚,壓低聲音問。

    其實都不必小太監提醒,馬順德也知道自己若此時不跟上,不入宮,怕是更要麻煩。

    主將死,親衛無故而存者皆斬,太監是伺候皇家的人,皇子出事,附近的太監,不論有理無理,都有責任。

    不必去奢望被他打壓過的仇人能幫著說話,自己不在皇上面前,就算是有什么危機,也無法及時應對。

    像自己這樣只能服侍皇上的無根之人,就算權利再大,是生是死也在皇上一念之間,死不死,對外面的人來說,一點影響都沒有。

    所以,他不能坐以待斃!

    “回去!留幾個人在這里,你跟咱家一起回去!”馬順德快速想了一遍,就下定了決心。

    小太監立刻應了一聲去傳話。

    與此同時,二人的馬也被牽來,馬順德翻身上馬,駕一聲,就跟上了趙公公一行人。

    “公公,馬公公跟上來了。”有人回頭看了一眼,對趙公公說。

    趙公公早就猜到馬順德會跟上來,對此無可無不可,淡淡說著:“隨他去吧!”

    反正這種事也不是自己攔就能攔得住,馬順德要不要回去,隨他去吧。

    “駕!”一催胯下的馬,幾人加速,朝著皇宮方向而去。

    馬順德坐慣了牛車,雖也會騎馬,但疾行在路上,還是有些吃力,只能咬著牙硬挺著。

    終于一行人抵達了皇宮。

    離著一段距離,趙公公就舉起了手里的令牌,守門的侍衛左右一躲,讓這些人騎馬進去。

    在內皇城的宮門前,勒住坐騎,幾人翻身下馬小跑進去。

    等來到皇帝寢宮外,就看見門開著,這是特旨,皇帝也在等著回話,不必等通稟,就匆忙入內,跪在了內門外,說著:“奴婢趙秉忠(馬順德)恭請復旨。”

    門內一片沉靜,良久,似乎有聲咳嗽,片刻一個太監出來,對著跪在前面的趙公公說:“趙公公,皇上讓您進去。”

    趙公公低眉順眼地起身跟了進去。

    來到內殿,微微抬頭看了一眼,就看到一道明黃身影靠在軟塌上,閉著眼睛。

    趙公公很自然上前,與皇帝低語。

    “哦?”皇帝聽完,睜開了眼,眼里閃過一絲復雜:“你是說,齊王性命無礙,但還沒有蘇醒。”

    “是!”

    皇帝怔怔出神,目光掃看屏風,那是幾個皇子公主的名字,甚至太子都在其上,只是用朱筆劃了劃,血淋淋的讓人心悸。

    良久,皇帝才又問:“馬順德也回來了?”

    “是!”

    “讓他進來。”皇帝淡淡的說,見趙公公要出去,皇帝叫住,另指一人:“你去。”

    小太監忙應聲出去叫人。

    趙公公很自然垂手站在一側,微垂眸,仿佛這段時間被冷落從不存在,他依舊是皇帝的第一心腹。

    馬順德被傳令進來后,噗通一聲,跪倒在地,叩首行禮。

    光這應對,就與趙公公剛才的自然差了許多。

    皇帝卻沒有表情變化,這讓跪在地上的馬順德更內心忐忑不安,后背都已被汗水浸濕了,跪趴的一動不敢動。

    片刻后,才聽到皇帝沉聲說著:“齊王出事,與你無關,你且把搜查大盜的事,都與朕說一遍。”

    主編:王晞的母親為給她說門體面的親事,把她送到京城的永城侯府家鍍金。可出身蜀中巨賈之家的王晞卻覺得京城哪哪兒都不好,只想著什麼時候能早點回家。直到有一天,她偶然間發現自己住的後院假山上可以用千裏鏡看見隔壁長公主府……她頓時眼睛一亮——長公主之子陳珞可真英俊!永城侯府的表姐們可真有趣!京城好好玩!吱吱經典女生言情小說《表小姐》已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