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九百四十一章 還敢公然上門
    京城

    自魏以來,就是海運和運河相互交叉,運河曾經因戰亂失修,現在修繕過,也可漕船官艦直泊,短暫三十年,不但繁榮盡復,尚且更加興隆。

    街道店鋪肆櫛比鱗次,只是不知道為什么,這幾日人流稍少。

    “哎,你們聽說沒有,春闈又開始了。”一家距皇城不算很遠的街道上,晚點攤子上,一人喊了小籠包子和餛飩,說著。

    店主給客人端上,眉開眼笑應聲,又一個客人是附近坊區的人,與擺攤的老板也相識,彼此都面熟,說起話來也就沒什么顧忌。

    “這誰不知道呀,不遠處的湯家,兄弟二個都去了,這真是文曲星呀。”

    “前朝時幾代官宦,本朝時落魄了二代,第三代又起來了,說著,真是有福氣呀!”

    說到這里,這人還咽了一口口水。

    “申三,我知道你,眼巴巴著湯家的二閨女,怕人家考了進士,看不上你了,是不是?”

    這話一說,眾人哄堂大笑,就連小攤老板都笑得全身打顫,良久,才嘆:“唉,最近,不是很太平啊!”

    這話一說,攤上所有人都沉默了。

    京城最近不太平,鬧妖怪不說,善捕營也到處捕殺,很多人目睹了殺妖的場面。

    妖怪大部分被殺,也有一些逃入百姓家或官員府邸。

    都說狗急了跳墻,妖怪也是這樣。

    再是防備著,被誤殺或當人質因此受傷死亡人也有那么幾個。

    這就導致又一場春雨落下時,不僅是天空悶沉,就連京城各個角落,也彌漫著令人感到壓抑氣息。

    可以說,別看攤位照擺,店鋪照開,可仔細一聞,淡淡的血腥味就從角落里傳出,但認真去看,也只能看到地面或墻壁上有著被雨水沖刷掉的痕跡。

    “可不是嘛,誰能想得到,天子腳下也能鬧妖怪呢!”申三也跟著嘆著:“我們住在京城十幾代,前朝可沒有這事。”

    “噓,這話可不能說。”

    申三同伴明顯膽子小,聽到這樣搭話,下意識扯了扯袖子,意思就是少談這些,免得招惹了妖怪,更惹了麻煩。

    若是放在過去,他們誰會害怕官府和妖怪呢?

    京城人談論政事,不是與生都來的特權么,還有妖怪,天子腳下,誰還怕妖怪呀,天揭個洞,都影響不了。

    但現在不成了,據說京城竟也同尋常郡城一樣,任由妖怪出入傷人,雖善捕營跟各方高人都在追殺妖怪,但被卷入而傷亡的百姓可也是有的。

    人數再少,幾率再低,放到每個人頭上都是百分百,誰能不怕呢?

    大家可都是普通人吶!

    至于官府,最近隱隱一股寒冬氣流,變得冰冷高壓,被他扯了扯袖子的申三一想,也有點害怕,趕緊閉了嘴,只低頭喝粥。

    倒是第一個開口的人繼續說:“其實這事也不必擔心,聽說善捕營這一兩日已將妖怪都捕殺干凈了,畢竟太孫盯著這事呢!”

    一提到太孫,連剛才示意同伴不要多說話的那個人也抬起了頭,忍不住說:“既是太孫殿下負責此事,那必然很快就能好!當初神祠的事就是這樣,鬧一陣,很快就平息了下亂子。”

    沒說話的幾人也贊同點頭,雖有人說太孫殿下手段狠辣,當初處理神祠時殺了太多人,手段太強硬了,不夠仁義。

    但對于普通百姓來說,在這種讓他們感到不安時,這種手段強硬不怕罵名的當權者,實在是太能給他們安全感了。

    “咳咳!”幾人說話間,忽有人從旁邊經過。

    正在招呼新來客人的晚點攤老板聽到咳嗽聲,又聞到了血腥味,下意識抬頭,朝著看了一眼,但下一刻就神情迷茫了下,接著低頭做吃食,仿佛那個本非常熟悉的翩翩公子,根本不曾出現一樣。

    “恢復得有些慢。”謝真卿路過晚點攤,忍不住又掩口咳嗽了一聲,喉嚨里往上翻涌的血腥味讓他眉蹙了下。

    他的臉色比之前還蒼白,是真正毫無血色,身上的衣服看著完整,看不出曾經受過傷,但也只是法術遮掩,真實的其實傷還是很沉。

    時間來不及,謝真卿只能是抓緊時間辦事。

    方才晚點攤老板眼睛比普通人要利一些,雖仍是普通人,竟也在某一瞬看到了自己,這與謝真卿受了重傷有關。

    “之前也在這攤位上吃過餛飩,怎么就沒有發覺這晚點攤老板,其實還有幾分潛質,可惜,現在年紀大了。”

    謝真卿還真沒有找麻煩的想法,想了想,懷中拿出一個玉瓶,倒出一枚丹藥,又吞了下去。

    這枚丹藥入肚,謝真卿的臉色慢慢恢復過來,起碼從外表來看,就算是劉湛、惠道之流看到自己,也發現不了自己受了傷。

    他的速度也明顯比之前更快,片刻,就已出現在了幾條街之外的一處裝修奢華的府邸門前。

    雖天色還不算晚,但掛著“齊王府”牌匾的府邸側門已基本上關了,二排八盞燈籠已經點上了,有仆人在燈光下打掃臺階。

    謝真卿站在臺階下向上看了看,就邁步上去。

    “你有事?”恰一個門客在里面出來,看到了走上來的謝真卿。

    謝真卿的氣質非同一般,穿著也昂貴,門客又不傻,知道什么人能不屑,什么人需要謹慎對待。

    眼前這人顯然就需要謹慎對待,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忙笑著問:“大人這樣晚還上門,少見,敢問名諱,是哪個衙門的?”

    謝真卿沒有答話,神色冷峻,從袖子里取出一封信,直接遞了上去。

    這樣不言不語,直接遞信,是不是有點奇怪?

    門客愣了下,心底浮現出念頭。

    但更奇怪的事還在后面,在自己詢問來者何人時,這青年只冷冷的說著:“齊王殿下看了信,自會見我,你只管將這信送進去就好。”

    這人可真是奇怪!

    門客心里想著,他沒有發覺自己都很奇怪,往昔這種直接呸一聲趕出去,現在點了下頭:“那您在這里稍等。”

    進去時給仆人遞了個眼色,別讓這人走了,自己則進去傳達這事。

    謝真卿當然不會送完信就走,就站在原地等著,“啪”打開折扇,看起來竟有些悠閑。

    就連盯著他的仆人也覺得此人或是來投奔大王的文人,這樣來投奔的人陸陸續續,他們見多了,卻沒見過這樣囂張的。

    可目光落在這青年身上,不知為何,明明看起來就是個文弱書生,卻讓他下意識哆嗦下。

    就在這仆人心里隱隱覺得此人外貌與氣質似乎有點不對,又有點眼熟時,連接側門的走廊,傳來了雜亂的腳步聲。

    聽這聲音,似來了不少人,仆人心里越發咯噔一下,甚至下意識朝著后面退去,盯著謝真卿的眼神也帶上了警惕。

    謝真卿仿佛對這一切毫不知情,只站著等著。

    “哐”一聲,一直半閉的側門突然之間在里面大開,下一刻,涌出了一群人,中間百戶披甲佩劍,左右分列著八個甲士,又有四個弩手,箭上弦引弓待發。

    “大膽妖賊,既被通牒,還敢公然上門?”

    百戶的話一落,凜然殺氣,頓時彌漫。

    (本章完)

推薦:當秦薇淺被掃地出門後,惡魔總裁手持鉆戒單膝跪地,合上千億財產,並承諾要將她們母子狠狠寵在心尖上!誰敢說她們一句不好,他就敲斷他們的牙!......水清清精品言情修仙小說《秦薇淺封九辭/天降萌寶求抱抱》火爆連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