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九百四十四章 神策軍
    “神策軍吶!”

    齊王若有所覺,目中灼然生光,其實他不到十歲就好奇這事,甚至還曾經問過教書的大儒,更是偷偷查閱過資料。

    但皇家能讓他看到的書籍里,并無神策軍來歷的具體記載,只記錄了曾經有過什么樣的功績,打過什么樣的戰役。

    但神策軍是怎么建立起來,為何突然被太祖清洗誅殺,整個編制都消失,這些問題,都不曾在書中或詢問時得到答案。

    后來隨著年紀大了,需要操心的事情多了,需要爭奪的東西多了,齊王對神策軍的在意也拋在了腦后,被留在少年的時光里。

    “現在想,要不是我是皇子,怕這尋找秘密的過程,會受到更大的警告甚至處理。”

    事實上,他看見的已經是機密,在外面,神策軍的功績都沒有記載,直接一筆勾銷了。

    此刻,突然從這神秘來客口中再次聽到這支精銳的名字,齊王心中忽然翻騰起了一種預感。

    果然,下一刻,謝真卿就似笑非笑地問:“那大王就不覺得奇怪么?”

    奇怪?為什么奇怪?難道是……

    “太祖本是縣中從九品巡檢,手下雖有二三十人,多半是鄉中痞子,敲詐勒索或有,身披鐵甲行軍打仗斷無。”

    “當時縣尉胡銘之亦有野心,收攏縣中兵權,集兵上千,太祖已在清理之列,為什么卻一戰卻能陣斬縣尉,收攏縣兵,遂成大業。”

    趙不違聽到這里,已經膽戰心驚,兩股顫顫,后悔跟上來了,張伯來卻騰地臉脹得通紅,說:“太祖受命于天,自然將相生于附簇,能陣斬區區縣尉胡銘之,何足道哉?”

    “難不成還有別的蹊蹺不成?”

    謝真卿一笑,也不說話,陷入沉默,齊王就咳嗽一聲:“張先生,聽完,再議論不遲。”

    “是!”張伯來臉一白,忙應著。

    謝真卿也不賭氣,淡淡說著:“當時雖是夜襲,縣尉府尚有百人侍衛,就有十八甲士,披堅持銳,所到之處,無人可阻,以此殺胡銘之。”

    “這十八甲士,就是日后神策軍之最初底子,以后規模漸大,功勛更是累累,幾是戰無不勝。”

    “為什么太祖突然有了這支鐵軍,大王就真沒有好奇過?”

    當然是好奇過,但尋不到答案,又能好奇多久?

    齊王聽著這話,已經有所明悟,雖有些抵觸,可這兩句話幾乎已是明示了,讓心底一直都有的疑問得到解答。

    此人是妖,或直接與妖有聯系,彼此都心知肚明,趙不違張伯來都警惕這保持著人形的妖物,可這話卻揭示了一個可能性……

    齊王若有所悟,目光銳利盯住謝真卿。

    謝真卿大大方方就這么任由齊王盯著。

    “難道……是你們……”齊王神色沉下來,聲音略有些嘶啞。

    而趙不違更是汗透背心,已瞬間明白了一切,將一切都串了起來!

    是了!

    太祖依靠神策軍舉事,屢立大功,一平天下,就清洗神策軍,有些迫不及待,操之過急,因此甚至發生短暫而激烈的兵變。

    被誅殺的大將十一,以及據說太祖都被刺殺而受暗傷,這一切的一切,都頓時被串了起來!

    就連張伯來的臉色都變了,他不傻,自然也很快就聽出這里面的關系,也是心一緊,這機密可是聽不得。

    但因齊王沒說話,無論是趙不違還是張伯來,都只能是微微白著臉站在那里,盯著面前的人。

    此人竟這樣大的口氣,莫非……

    謝真卿掃了一眼,將齊王兩個幕僚的反應都看在眼里,微笑:“正是您猜的那樣,所謂將是兵之膽,神策軍其實非常簡單,就是十戶百戶之將,盡是我族與外人之子而擔任!”

    “因此才能幫太祖爭龍。”

    隨著這淡淡的話落下來,整個內室,靜得連根針都能聽見,齊王一瞬間有些粗重的呼吸,就顯得那么明顯。

    謝真卿淡淡說著:“大王若有膽氣接受,立刻就能拉出一支敢打敢殺的精銳之軍。”

    “大王!”張伯來聽到這里,已震驚極了,此人不僅點破當初真相,更這樣大言不慚,甚至倒行逆施。

    太祖之暗傷,乃是妖族之刺,歷年清洗,更是有殺錯不放過,連著二代君王的努力,才撕開剝盡,現在又要接上么?

    出于本能,張伯來油然反感反對,只是他卻不能作主,只喊了這么一聲。

    而趙不違卻看了一眼齊王,見齊王沒吭聲,就頓時心中雪亮,齊王雖沒有立刻答應,但這樣表現就已說明齊王其實已經心動了,只是一時下不了臺,更無法這么快速答應了這件事,依靠半妖來爭嫡,這事若傳出去,實在立刻是人心盡喪。

    “但這時,大王沒有別的路了。”趙不違心中明白,既察覺到大王的心意,不管以后留不留,現在豈能不立刻遞個梯子過去?

    趙不違轉瞬之間,就一拱手,起身朝著齊王說:“恭喜大王,關鍵時天降鴻福,這是重走太祖之道,必可獲得社稷神器,大王勿遲疑也!”

    這梯子可遞得太是時候,硬生生鋪出臺階,足齊王下來了。

    畢竟理由實在是冠冕堂皇,重走太祖之道,這幾個字,既捧高了齊王做此決定后的這事本身的意義,更將不得不依靠半妖的錯誤遮掩了過去。

    雖明眼人一聽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但糊弄普通人也足了。

    趙不違的話一說出去,齊王的臉色果然有了緩和,似乎是沉吟,慢慢點了下頭:“我乃太祖子孫,奉太祖之意,走太祖之路,或也是理所當然?”

    “若天意如此,我豈能違背天意呢?”齊王很是感慨,似乎是不得已,話一轉,就問:“不知幾時得將?”

    謝真卿回話:“召集諸將,一月足矣。”

    一個月,這時間的確不算長。

    若無妖族幫助,齊王便再多幾個月,也沒那實力去撼動現在局面了。

    但只要是與妖族合作,就能在一個月后提供強有力的支援,而這支援的力量曾經幫太祖得了天下,若不緊緊抓住,豈不是傻了?

    齊王點了下頭:“可。”

    謝真卿這時起身,拱手:“大王既是同意,我這就去辦,就告退了!”

    說走就走,這效率讓齊王也挺滿意,立刻說著:“來人!送先生出去!”

    謝真卿如來時一樣風度翩翩,躬身而退,就這樣走了出去。

    齊王坐在原地,回想方才的事,心潮澎湃。

主編推薦:最火最熱的女生言情小說集合,總有一本符合你的心意,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