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九百五十一章 答應
    見太孫應了,皇帝滿意了,就要說句懷柔的話,這時,喉嚨處涌上來了一股癢意,努力往下壓了壓,沒壓住,咳嗽起來。

    “皇上……”

    太監胡懷安下意識要動,在皇帝掃了一眼,站在了那里。

    皇帝也很快止住了咳嗽,心情卻大是不一樣,略一沉吟,就繼續對蘇子籍說:“糧倉的事,關系重大,望你能速速去俞林府調查,給朕和朝廷一個交代。”

    “是!”

    蘇子籍簡單的應了一聲,可心中頓時疑云,皇帝為何這樣急?

    本就疑心這里有事,這時聽到皇帝這樣催促,更是覺得這也太倉促了,帶著煙火氣。

    “皇帝這樣做,就不怕被自己發現里面有問題?”

    “還是說堂堂陽謀?”

    可就算皇帝不怕自己發現有貓膩,但這樣倉促,也不符合皇帝一向性格和氣度。

    “天子自有靜氣,治大國若烹小鮮。”

    這可是皇帝的座右銘,現在皇帝的急切,似乎從宴會時就表現出來了,而這一次比之前更急。

    想到這里,蘇子籍心中警覺,不由朝皇帝看了一眼。

    皇帝臉色青白,眼底有著淡淡的淤青之色,但若不仔細看,不算明顯。

    “不過,考慮到皇帝的年紀,并不算出格。”

    “并且從皇帝的神情,看不出此刻所思。”

    這并不奇怪,就算皇帝有了一些反常,可也不好說是太過急躁,還是早就有了其他準備。

    “君臣分野,宛是天壤。”

    雖自己是太孫,可兩人之間的實力差距還是太大,與御宇二十年的老皇帝相比,自己才上位多久?

    除了年輕,無論是名分還是力量,蘇子籍面對皇帝也是處處受制。

    “是,自己是太孫,身寄中外之望,皇帝不能處置普通親王一樣處置自己,但自己更不能直接與皇帝對抗。”

    “父慈子孝名分上,皇帝天然壓著自己一頭。”

    只能說,成了儲君,讓皇帝略有顧忌罷了,可再束手束腳,皇帝想做什么,蘇子籍也只能先接招,再想著還擊。

    就像是現在,蘇子籍就不知道皇帝為什么這急。

    要知道,治政總得有余地,這樣急就很不對,特別皇帝還直接給了方惜、余律功名和差事,這越發顯得急了。

    甚至還透出一種朝廷仿佛無人可用的不體面。

    難道連半個月的張榜、授官、夸官等時間都沒有了?

    皇帝這次居然也顧不上了?

    心中想著這些,蘇子籍若有所思,就說著:“皇上有命,孫臣自當領受,只是孫臣若去,是調查俞林府的興平倉,還是七大倉一起調查?還請皇上明示。”

    七大倉是指:興平倉、祿米倉、萬安倉、太平倉、裕豐倉、儲濟倉、本裕倉。

    蘇子籍既不得不接招,為了明確職權,就要現在直接問出來。

    到時是管還是不管,管哪些,也有個明示,不至于靠自己來猜。

    這的確是個問題,皇帝略一沉吟,說:“一起調查吧。”

    七大倉一起調查?

    旁聽著的余律、方惜,都眼睛放光。

    他們過去只從史書及一些民間故事里聽聞過這樣的案子,自己可從沒有親自經歷過。

    沒想到自己剛剛被取中,就遇到了這樣的大案!

    并且自己還被委派了親自去調查,還是七大倉一起調查!

    這是被委以重任了,皇上竟這樣信任我們?讓我們輔佐太孫做這樣重要的事?

    蘇子籍一瞬間卻雪亮,噗通一聲跪倒,說著:“皇上,孫臣實在不敢接此重任。”

    “?”一剎間,死一樣的靜寂,太監都不由微張嘴,皇帝也被驚得一顫,但隨即就恢復了平靜,盯視著蘇子籍:“太孫,你這是怎么了,是有什么顧忌么?”

    蘇子籍頓首:“皇上,七大倉關系京城乃至直隸供應,身系軍民百萬命脈、牽連一二品大員甚多,孫臣年輕,實不敢當,愿皇上派人主持,孫臣愿協助理事,也多多學習!”

    聽了這話,在場的人都是一松,這話實在,太孫年輕,又是儲君,本應該就是“靜而學懾之”。

    方惜余律也暗松口氣,特別是余律,若有所思,本來一腔熱血,有點冷了下來,只是看著這爺孫二人。

    卻見皇帝聽了這話,蹙眉站起身來,踱著步子說:“你的確年輕,只是不但高中狀元,還任過知府,當過父母官,更建有軍功,無論軍政都有建樹,并非尋常人,朕信你,你不必如此自謙。”

    蘇子籍依舊跪著并不起來。

    見太孫還是跪著不起,皇帝眉皺得更緊了,良久才徐徐說著:“你不愿,無非是怕處處掣肘,辦不成,反丟了你和朕的臉面。”

    “罷了,朕就賜你王命令牌,以及尚方寶劍,許你先斬后奏,這樣,你可還有什么問題?”

    蘇子籍聽了,不但不喜,反心一寒。

    這次試探,實是大出自己預料。

    一瞬間,他突然明悟,不管是什么原因,皇帝留給自己的時間不多了。

    略遲疑了,看一眼皇帝,心知如再不答應,禍不可測,叩頭:“既是這樣,孫臣稟遵皇上旨意!”

    “起來罷!”皇帝笑容淡淡。

    本來將這任務扔給了太孫,還將余律方惜也給了太孫,皇帝心中還是有些得意的。

    結果到了這時,太孫竟然有些滑不溜丟,并不一口答應。

    自己竟不得不將尚方寶劍和王命令牌給了太孫,這就與皇帝的初衷有些不符了。

    “難道,他聞到些風聲?”

    “不,斷不可能,此事只有朕一人知道。”

    “那么,就是天命加身,因此遇險欲退,遇危欲閃了?”皇帝想到這里,竟然有些酸意,見蘇子籍應了,臉色依舊有些淡淡,揮手:“時間也不早了,朕也不留你們了,都退下吧,先去準備,盡快出發。”

    “是,孫臣告退。”蘇子籍也不愿意繼續待在這里與皇帝打太極,應聲退下。

    “微臣告退。”余律方惜也行禮,恭敬的退了出去。

    出了大殿,蘇子籍沒有與余律方惜說話,夜風吹在臉上,一眼看去,重疊的宮殿,以及遠處灰暗高大的宮墻,雖富貴之極,可同樣帶著陰森沉沉之氣,立都五百余年到現在,不知道有多少人無聲無息的死在這里。

    蘇子籍深深吁了一口氣,回過看著余律方惜兩人,笑著:“走,回去吧,等下鑰了,就麻煩了。”

推薦:當秦薇淺被掃地出門後,惡魔總裁手持鉆戒單膝跪地,合上千億財產,並承諾要將她們母子狠狠寵在心尖上!誰敢說她們一句不好,他就敲斷他們的牙!......水清清精品言情修仙小說《秦薇淺封九辭/天降萌寶求抱抱》火爆連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