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一千八百九十三章 陰謀詭計
    忽而間,一陣陣詭異的氣息自葉天的體內破出。

    沒有天劫,也沒有丹田擴張。

    只不過是在一瞬之間,葉天感受到了丹田之中,所有的魔燼都升華了一番!

    那一刻,葉天已經篤定自己踏入了荒境九階,甚至是十階!而對于魔尊而言,這等凡人的境界還不足以將其囊括。

    葉天的實力,最起碼還要高上一些

    此時的葉天,最起碼是半步登仙!慶鄔的觸手狠狠地刺入了葉天的身體,而葉天,竟然沒有反抗。

    “桀桀,是已經放棄了反抗么?”慶鄔低語道,而它的觸手可沒有絲毫歇息的意思。依舊在不斷的刺殺著葉天。

    若是尋常人,受到這般傷害,早已逝世。但葉天,非同尋常!

    魔燼奔涌而來,循著觸手進入,將那一根根觸手瞬間消滅!慶鄔只覺得自己在一瞬間,脫離了對那些觸手的控制。

    待到它仔細查看時,自己的觸手竟已經化作了一道道白骨。

    葉天沒有放過這個機會,當即朝著慶鄔奔去。

    而慶鄔的觸手,也正在以一種緩慢的速度生長著。但這個緩慢,也只是相對于先前而已罷了。

    就在葉天即刻抵達慶鄔前時,慶鄔的觸手再度伸長了出來!

    然而葉天體內的魔燼,由于這觸手的養分反饋,此時依舊是爆滿!魔燼在瞬間便吞噬了慶鄔的觸手。

    這一次,慶鄔縱是再強,也不過是回天乏術!葉天的鎮仙劍,已然對準了慶鄔的瞳孔!

    然而,慶鄔卻是避也不避,就硬生生接下了葉天這一番攻擊!這一刻,葉天已經猜到了一切,自己竟是被戲弄了!

    慶鄔的眼瞳在瞬間縮了進去,形成了好似黑洞一般的狀況。吸力極大,竟然硬生生將葉天的鎮仙劍給吸了進去。

    但事實上,并非葉天讓它這么輕松的將其吸入的。一切只是因為,鎮仙劍方才告訴了葉天一件事。

    “這海怪依舊有著硬化皮膚,并非我們能將其破開的。你且放我進去,反正那硬化皮膚的弱點,便是保外不保內。”

    正是因為如此,葉天才脫手了鎮仙劍,向后退去。

    緊接著,葉天的手中又浮現了一件武器。

    白玉短刃。

    葉天操控著白玉短刃,狠狠地劃在慶鄔的體內,然而,那白玉短刃卻是不起作用。

    慶鄔的外表,就好似銅墻鐵壁一般,根本無法破開。

    “桀桀,用一把小短刃便想著將我擊殺,真是癡心望向。”

    葉天不斷的進行攻擊著,正是在等待著鎮仙劍的里應外合。

    這樣,即便是慶鄔改變的防守的位置,也能將其攻擊到。

    隨著慶鄔觸手的再一次生長開來,鎮仙劍的光芒,自慶鄔的頭部鉆出!

    鎮仙劍的利刃,狠狠地刺穿了慶鄔的頭部,從而回到了葉天的手上。

    “什么?!”慶鄔顯得有些驚訝,趕忙利用觸手攻擊葉天。

    然而,這不過是做些無用功罷了。此時葉天的魔燼,強到無以復加!

    一縷縷魔燼被分出,前去制裁那些觸手。

    同時,又有一縷縷魔燼浮出,前去慶鄔腦門上被鉆出的大孔!

    即便慶鄔的修復速度奇快,也沒法抵御那魔燼的侵蝕。魔燼進入了慶鄔的體內。

    “等等……那是什么東西?!快從我的體內拿開!”慶鄔怒叫道。

    可葉天,卻只是淡然一笑。

    一瞬之間,慶鄔……連骨架都不復存在!云澤海域的霸主,就此隕落!

    “我感覺……云澤海域的海水變樣了。”

    “沒錯……慶鄔,被斬殺了?”

    “按照古籍記載,只有在慶鄔被擊殺時,才會發生這樣的景象……”

    無數海洋生物揣測著。

    與此同時,天空莫名的下起了暴雨。

    慶鄔,也徹底消失在了這世間。

    “錯不了……錯不了,能引發這樣的暴雨,只有慶鄔的隕落!”

    “這是否意味著,慶鄔常年擁護的中心區域,我們也可以踏足了?”

    “沒錯,這次暴雨會給我們海洋孕育新的生物,這也同樣是海洋的一次轉機!”

    “海洋霸主……已死!”

    ……

    葉天緩緩地吐了口氣。終于,慶鄔的討伐終于告了一段落。

    而此刻,便是在這海洋之中棲息,等待幾天之后的參命玄古樹。真正引起葉天好奇的,還是慶鄔之下的宮殿。

    如此之大的生物,怎么能棲息在宮殿之中?

    念及至此,葉天選擇了前去探索,宮殿此時已經被泥沙所覆蓋,暫時看不出任何的外貌特征。

    不等葉天走進去,便有一枝枝水性箭矢從中射出,目標正是葉天。那是一根根荒境三階的箭矢,威力不菲。

    “就是你殺了慶鄔大人?!”

    “拿起箭矢!對外來人發起進攻!”

    “是他殺了慶鄔大人,不能留他!”

    一些長得頗為奇特的生物,正在不斷高喊著。

    他們此時的身上已經被裹滿了泥土,但葉天依舊能夠依稀認出他們的模樣。

    下肢有著七八條腿,而上身卻是人的模樣。腰腹處依舊有著一顆顆鱗片,彰顯著它的主戰場。

    類似于這樣的怪物,葉天已經見怪不怪了。

    既然是對方先發動的攻擊,又是慶鄔所庇護的單位,葉天自然沒有必要將其留下來。

    一陣陣魔燼飄蕩于城中,僅僅是一炷香的時間,葉天便完成了屠城。

    期間,所提供給葉天的魔燼量,是頗為稀少的。

    由此可見,這群生物的境界之低下。

    這么短的時間內,一座城便從滿載變得空無一人。

    葉天隨意找了一間房子落腳,稍加考察了一番。

    這些房間與人類的房間無異,設計基本上都是相通的。

    這一點,出乎了葉天的意料。

    恰好,這般情形也比較適合葉天的生存。

    于是,葉天便在這水下,度過了并不漫長的六七天。

    隨著一陣陣波濤從海面之上傳來,葉天感受到了一股醇厚的力量。

    就在這時,胎靈也蹦了出來。

    “是……參命玄古樹的力量!”胎靈欣喜的說道。

    葉天苦笑,這家伙……關注參命玄古樹遠比自己關注的多。

    不知為何,葉天總感覺胎靈的身上,也藏有不大不小的秘密。

    畢竟生了靈智,但又無法幻化人形的生物多了去了。

    但是有著這么強烈欲望,想要化形的一顆胎靈,葉天還是第一次見。

    想著,葉天便已然來到了海面之上。

    參命玄古樹,正屹立在這云澤海域的中心區域之上,距離慶鄔的原棲息地并不遠。

    如今的參命玄古樹,下盤有著泥土,上邊則是一顆巨大的樹木。

    即便是遠觀,也可以感受得到極其磅礴的生命之力。

    葉天利用魔尊眼,可以清楚的看到那參命玄古樹旁,正有一人靜靜地矗立著。

    他的目光,似乎始終在盯著葉天。

    這樣的目光,葉天太熟悉了。

    就在不久前,相同的目光就落到過葉天的身上。

    葉天利用水靈珠站立與水面之上,緩緩地朝著那人走去。

    那人,正是覃惡。

    覃惡望著濺起陣陣波濤的海面,不時的搖著頭。

    葉天很快走到了那參命玄古樹周遭的泥地之上。

    不等葉天開口,覃惡便搶先說道:“真是萬萬沒想到啊,你竟然將慶鄔獵殺了……”

    “讓我猜猜,你是因為……我,才來的云澤海域?還是說……你已經洞察了過去?”

    短淺的幾句話,令葉天感到十分可怖。

    萬萬沒想到,這覃惡單單一眼,便能看出這么多。

    “是又如何?”葉天直言不諱。

    不知為何,他的內心總有一種感覺,無論是什么謊言,在眼前的這個男人面前,都會被揭穿。

    覃惡淡然的點了點頭:“你還挺誠實。原本,這次想要你去獵殺慶鄔,卻不曾想你已經將其解決。”

    “若不是我洞悉萬物,差點還以為你可以洞察未來。”

    葉天聞言,再度感到一絲涼意。

    洞悉萬物?難道這一切,全部都是覃惡讀取了自己的心思?

    “不不不,洞察你的心思可太沒有意思了。”覃惡淡定自若的說道。

    他的一字一句,都是如此的準確。

    葉天沉默了。

    但,眼前就是當初想要殺死自己的人無疑。

    這便是葉天出手的借口!

    隨著鎮仙劍的刺出,葉天發現了一個更加可怕的事實。

    覃惡的身體,仿佛是一道虛影,葉天分明將劍刺入了對方的體內,對方卻是沒有半點的反應。

    甚至,覃惡還望了望自己胸口的鎮仙劍。

    “這可不是一個好兆頭。”覃惡將鎮仙劍拋擲一旁,冷冷的說道。

    這一刻,葉天更加懷疑自己究竟是不是中了什么幻術。

    如果對方是虛影,鎮仙劍無法刺中,他可以接受。

    但是虛影,怎么可能可以將身為實體的鎮仙劍給拿開?!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很可惜,事實就是你看到的這樣。”覃惡擺了擺手,“放心,現在我還不想殺了你。”

    葉天沉默了。

    若是對方真的有這等通天的手段,殺了自己真的不在話下,畢竟可以無限制閃避敵方的攻擊,同時自己又能攻擊別人。

    無論怎么看,這都不是一個好的對手。

    “你作為一名惡人,做的并不到位。”覃惡再次語出驚人。

    一時之間,葉天都感受到了一陣恍惚。

    這家伙,竟然是當初將自己弄到這里來到那人?!

    “當然,想要你徹徹底底的做一名合格的惡人,也并不難。復興魔教,應該就是你接下來的任務了,對吧?”

    葉天沒有答復。

    接下來,他需要做什么,連他自己都不太清楚,這種情況下,又怎么可能給的出答復。

    “我知曉你報仇心切,但很抱歉,現在并不能讓你做到。”

    “畢竟我才是那個讓你成為惡人的人,我需要將你培養成一個合格的惡人。”

    “所以,我希望你能復興魔教后,去五行山之中救出你的追隨者,將這個世界……粉碎。”

    覃惡一字一句的道出一個個驚天的秘密。

    葉天沉默了。將世界粉碎?這個世界,分明還有不少人等待著自己。無論是劉萱,還是江允,又或者是其他人,他們,可都在等待著葉天。

    而如今眼前的這個男人,竟然叫自己去毀滅世界?難道自己看起來有這么黑暗嗎?

    “我知道你并不想這么做。”覃惡輕蔑一笑,“請注意,我說的是毀滅世界。”

    “我不在乎你殺了誰,我只在乎這個世界是否處于水深火熱之中,是否已然支離破碎。”

    “在沒有完成一切先前,你是不可能找尋得到我,并且你若是沒有完成這一切,那么你自身的業力,將會超出你的想象。”

    葉天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這并不是葉天的妥協,只不過是暫時的明白罷了。

    “既然你已經知曉了接下來你要做事情,我也不會攔著你。現如今,我要做的一切已經完畢。”

    覃惡說著,指了指身旁的參命玄古樹:“交給你了,這或許能讓你的任務變得簡單一些。”

    話落,覃惡便消失在了原地,再也探查不到氣息。

    葉天站在原地,面露凝色,而一旁的胎靈卻是聽的云里霧里。

    畢竟從始至終,胎靈只在意了覃惡說的最后一句話的開頭四個字——交給你了。

    “快點去呀,只需要三顆果實就足夠了,一定要將其保存好,切不能讓其神性流失了……”

    葉天心不在焉的將參命玄古樹的果實摘下。

    這一摘,便是數百個。

    原本生命氣息磅礴的參命玄古樹,此時此刻竟然變得光禿禿的,見不到幾顆果子。

    這一切的罪魁禍首,正是不斷的在一旁煽風點火的胎靈。

    “多摘一點多摘一點,越多越好!”

    “參命玄古樹果實的多少,不正決定了我寄生的肉體壽命會有的多少嗎?!”

    “都摘了都摘了!”

    類似的聲音回蕩在心不在焉的葉天耳畔,于是……這棵樹,就變成了這般。

    隨著最后一顆果實的摘下,參命玄古樹漸漸化作了虛影,消失在了這片天地之中。

    “如今該……”不等葉天說完,胎靈便接上了后面的話。

    “接下來快去烈陽沙海啊!否則參命玄古樹果實的神性要流失了!”

    葉天點了點頭。此時此刻,他恢復如初,許久先前便答應了胎靈的重塑肉身,總算要完成了。

    但即便如此,葉天依舊不明白,消失的時間,究竟去了哪?

    去到烈陽沙海的道路,最近的便是從林州直達,而林州,恰好離云澤海域不遠。

    于是乎,葉天便趁熱打鐵,當即去到了一側的林州,此時的林州,已經不復當年了。

    事實證明,林州的城墻就是多此一舉。

    自從城墻破損以后,離開林州前往外地探索的人顯然變多了,而林州的百姓之中,也多了不少新鮮血液。

    這些,都是自外地慕名而來。

    畢竟林州的傳說,誰都聽過。封存了數千年的古國,如今再度重現。

    不少游者,也正在不斷開發著林州始終未開發的區域,而葉天卻是不以為然。

    事到如今,最重要的是弄到林州傳送局仙陣所需要的符石。

    葉天先是利用時間符石回到了過去,認真打量了那符石的形狀與特點。

    形狀并沒有什么特殊的,但是上面雕刻著“林州傳送局”的五個字,辨識度那可太高了。

    葉天依舊找上了先前提供給自己地圖的小二,問道。

    “這個嘛……并不算什么秘密吧?”小二思索著說著,“貌似林州傳送局由于是公家的,拆除之后剩下的物件,重要的全部被城主收去了,而不重要的就被我們百姓搜刮,賣了。”

    “但如果你要那些不重要的,或許去古玩店還興許能找到,要是錢到位,一天就能給你辦齊全了。”

    “畢竟咱林州才被打開了不到兩周,古玩什么的,還沒有流放出去呢!對了……據說城主已死,若是你想要嘗試盜竊……或許這是最好的機會。”

    小二的眼神,充滿著貪婪。

    葉天從中可以看出,百姓們并不愛戴這么一個城主。

    “謝過,至臻石我就放在了柜臺上了。”

    言畢,葉天直奔城主府。

    令人沒想到的是,城主府明明緊閉大門,實際上卻是一片狼藉。

    緊閉大門是為了延續傳統,之所以一片狼藉,則是因為城主已死,他的狗腿子自然不會放過這個絕佳的機會。

    畢竟,他們是離城主府最近的人,自然也知曉城主府究竟有多少好東西。

    只不過,城主府中一片狼藉的可并不止物品,還有橫七豎八的尸體。

    葉天稍加揣測,或許又是資源的分配出了什么問題吧。

    入了城主的房間后,葉天仔細檢查了一番。

    這里果然是被翻動的最多的地方,也是斗毆程度最夸張的地方。

    以上恰恰證明了,這里值錢的東西,早已被洗劫一空,但是功夫不負有心人——

    自葉天打開了一個柜子之后,幾塊刻畫著林州傳送局的符石,正靜靜地放置在中央。

    主編:王晞的母親為給她說門體面的親事,把她送到京城的永城侯府家鍍金。可出身蜀中巨賈之家的王晞卻覺得京城哪哪兒都不好,只想著什麼時候能早點回家。直到有一天,她偶然間發現自己住的後院假山上可以用千裏鏡看見隔壁長公主府……她頓時眼睛一亮——長公主之子陳珞可真英俊!永城侯府的表姐們可真有趣!京城好好玩!吱吱經典女生言情小說《表小姐》已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