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一千九百章 施以援手
    臻巖金剛一時之間招架不住,它根本找尋不到葉天的本體。此刻,只能被動挨打。

    隨著印記越來越多,臻巖金剛意識到繼續這般纏斗下去,對自己極為不利,當即動用其全部力量來。

    只見它忽而身形暴增,即刻就要突破這隧道的長度。

    “吼……”那臻巖金剛分明沒有嘴巴,卻是發出了陣陣駭人聽聞的叫聲。

    葉天感覺到事情有些不對勁,趕忙朝著后方退避三舍。

    而這臻巖金剛剛才的舉動,竟是要脫殼了!

    方才好不容易雕刻的印記和冰花,此刻竟然成了無用功。

    好在葉天在最后一刻,引爆了還未成熟的冰花與印記,將臻巖金剛炸退了一些距離。

    但隨著一層石質外殼脫落——臻巖金剛的本體,現世!

    渾身上下都是金光閃閃的特殊巖石,照的人眼睛生疼。

    葉天暫時選擇靜觀其變,畢竟對方爆發的可怕氣息,暫時不允許他上前去。

    隨著大地的逐漸開裂,越來越多身形紅色的巖石怪人蹦出。

    它們的能力,比現在的巖石還要強得多,并且同樣是無限再生。不能再這么下去了。

    若是不想辦法解決掉裂縫,這里無人能生還!

    葉天當即打開儲物戒指,將沒用的東西揮手鋪在了那裂縫之中,這些東西有至臻石,功法,武器。

    類似于這樣的身外之物,葉天可擁有不少,裂縫不大,很快便被填補上了,并且填補上果然是有用的。

    原本源源不斷的巖石,在此刻終于消停了一會。但,臻巖金剛的腳下仍有波濤,若是不出意外,很快便會有第二道裂縫產生。

    葉天不能容許這樣的情況發生,眨眼之間,葉天便來到了臻巖金剛的身側,手持利劍狠狠地砍在了臻巖金剛的腿上。

    “乒——”

    一聲金屬碰撞的脆響發出,鎮仙劍都被震得發抖。

    “該死……這么堅硬的巖石,它是從哪里弄到手的?”鎮仙劍之中鑲嵌的豎眼不斷轉動,一種不滿的感覺暴露無遺。

    葉天的手臂也被震得生疼,而那臻巖金剛的腿部,不過是有了一道細小的痕跡罷了。

    但好在葉天驅動了冰靈石,臻巖金剛的腿上已經附著了冰花,并且在不斷擴散。

    還有機會!

    然而下一刻,葉天的幻想便破滅了,臻巖金剛只是抖了抖自己的腿,那冰花便脫落在了地上。

    就仿佛,什么都沒有發生,葉天見狀,面色微凝,隨后再一次驅使身外化身上前!

    現如今,只能期待自然之靈將大祭司殺死了。

    否則眼前的這個家伙……根本沒有辦法能夠切實將其擊殺。

    因為不久前,葉天分明看到了臻巖金剛的體表又一次附著了土褐色的霧氣,八九不離十是對體表的增幅了。

    ……

    戰斗扔在持續,此刻的魔修們已經落入了下風。

    這些石塊源源不斷也就算了,還越挫越勇。

    每一次霧氣升騰,就是他們最為絕望的時刻。

    ……

    “江允,你守住了!否則再這樣下去,我們都得死!”自然之靈正色道,隨后再一次猛踩地面,一道道巨大的藤蔓升騰而起。

    這些藤蔓死死的纏繞住了四周的巖石,為自然之靈爭取了一點時間。

    無論如何,必須要將大祭司殺了。

    否則這場戰斗,只會是無止境的被單方面碾壓。

    即使原地的巖石們被控住了,大祭司還能召喚更多巖石出來攔截。

    盡管自然之靈已經是荒境十階了,但也架不住這么大的消耗,接下來,只能背水一戰。

    無數巖石去攻擊自然之靈,而自然之靈卻是不做理會,直勾勾的朝著大祭司飛去。

    抬手之間,無數泛著綠光的藤蔓生起,自然之靈突破了艱辛,來到了大祭司旁邊!

    只見大祭司微微一笑,隨后化作了一道黑霧……消失了!

    自然之靈面露難色,隨后一發巖石狠狠地砸在了她的背部,很快,又有許多巖石生長而來,前去包圍自然之靈。

    此時的自然之靈,已經是超負荷了,面對這么多源源不斷的巖石,她根本無法招架。

    孤立無援的自然之靈,被埋沒其中,可忽然間,一根嫩芽頑強的自巖石之中伸了出來。

    正是這一根嫩芽,提供了極為豐富的自然之力!自然之靈仿佛感受到了什么,再度起身,那嫩芽像一根絲線,連接在了自然之靈的身上。

    而此刻,江允也到了!江允緊緊拿著手中的劍,拯救自然之靈于水深火熱之中。

    此刻的自然之靈,眼神碧綠,竟是一時之間見不到瞳孔。

    如果有人此時在自然之靈的身邊,便會感受到一股綠意盎然,生機勃勃的氣息。能夠感受到這種氣息的,只有江允了。

    一瞬之間,墻壁之上,縫隙間,地里都伸長出了無數藤蔓!這些藤蔓如同利箭,穿過了一個又一個巖石,將它們盡數擊的粉碎。

    但藤蔓始終沒有停下腳步,因為它們的目標……是大祭司!大祭司戰斗能力并不強,躲藏能力強。只見一縷黑煙拂過,大祭司的位置再度變換!

    可惜,這并沒有起到什么作用,對于自然之靈而言,此刻的藤蔓可是已經死死的綁定了大祭司的生命氣息。

    縱使它躲到天涯海角,藤蔓也會生長出來進行追捕!

    經過幾輪的閃躲之后,大祭司也發現了事情的不對勁,這些藤蔓長的沒有邊界,不時變換位置,此時都已經織成了一張大網。

    無處可躲的大祭司,被無數藤蔓刺入了身體,一瞬之間化作了點點碎石。

    自然之靈自然知曉這鬼東西的陰謀詭計,直接利用藤蔓將那些碎石也攪成了塵沙。

    這一刻,魔修們發現……風向變了!

    隨著一陣輕微的風吹過,自然之靈將這個好消息傳給了每一個人——大祭司已死!

    一瞬間,魔修們氣勢高漲。那些巖石們,死后不再能夠重組,并且先前的增益盡數脫落!

    這下,戰斗可就不太一樣了。

    ……

    葉天也聽聞了自然之靈的消息,既然如今大祭司都死了,眼前這大家伙還有什么好怕的?

    原本一直躲避的葉天,此刻操控身外化身不斷變換位置,來到了臻巖金剛的一側!

    隨著一刀斬下,深深的痕跡浮現了出來。

    此時此刻,葉天已經可以篤定,這臻巖金剛的體表之所以那么堅硬,就是因為有大祭司的幫助。

    既然現在已經可以留下痕跡了,這家伙就不再是不可戰勝得了!

    三道葉天的身影留存于四周,葉天飛速變換,每次都能成功斬出數劍。

    縱使臻巖金剛反應速度再快,葉天也來得及變換!

    三個方位,意味著充滿了變數,臻巖金剛最多兼顧兩個方位,此刻的它只能被迫挨打。

    然而臻巖金剛越想越氣,身上的肢體變得越來越多,一時之間,身體上竟然生長出了近十只手臂。

    此時的它,已經不顧打的究竟是葉天,還是化身了。總之,只要是葉天,就會被打!

    十幾條手臂同時運轉,朝著四面八方發動猛烈的攻勢,然而葉天卻是退后了一步,召回了身外化身。

    分明已經見不到葉天的蹤跡了,那臻巖金剛卻依舊在胡亂揮舞著。

    葉天搖了搖頭:“低智慧生物,沒了智慧增幅,實在太蠢。”

    話音剛落,葉天的響指打出。

    無數條痕跡在此刻陡然加深,一道道鮮紅的景色暴露在眾人面前。

    “轟隆隆——”

    一聲巨大的爆炸聲留存在隧道之中不斷回蕩——臻巖金剛已死!

    同樣的,為了防止再生,葉天將剩下的碎石都一一碾成了粉末,以防萬一。

    這一下,魔修們氣勢再度高漲,全部都來到了一個頂點!

    摧枯拉朽一般的戰斗,那些石塊們沒了大祭司變得不堪一擊。

    堪堪不到一炷香的時間,戰斗已然被解決了!

    自然之靈面色低沉,對著江允小聲說了句:“謝謝。”

    江允擺了擺手:“不,還是要謝謝你,若是沒你,這場戰斗真不知會變得怎么樣。”

    此刻,江允不會自傲。

    大祭司的速度究竟有多快,她可是看在眼里的。

    若是沒有自然之靈那可怕的藤蔓攻擊,恐怕讓誰來都不一定能夠將其斬殺。

    初戰告捷,葉天吐了一口濁氣。

    此刻的他,體內魔燼還有不少殘余。

    再加上葉天魔燼回復速度極快,于是,他就將這些魔燼分給了在場的魔修們。

    一時之間,原本疲憊不堪的魔修變得如夢初醒,再度充滿了力量!

    經過一番寒暄與休整之后,葉天將他們納入了儲物戒指,同自然之靈和江允朝著隧道外走去。

    隧道外是一條條林徑小路,周圍長滿了樹木。

    這些樹木的樣式很奇怪,是由金色的巖石制成的,同時外面還附著了一圈圈藤蔓。

    葉天不用想都知道,這必定又是自然之靈的手筆了。在小路的深處,有一個巨大的囚籠。

    從某種意義上也不算囚籠,是一個由多數金色巖石構成的一個方形的東西罷了,這東西,如今也只有葉天能夠破開了。

    既然里面的魔修不死不滅,葉天也沒什么好放開手腳的,當即提攜鎮仙劍數劍斬出。

    隨著一道道印記被雕刻了上去,再加之葉天的一發響指——這金色巖石轟然倒塌!

    巖石倒塌后映入眼簾的,并非慘不忍睹的魔修景象,而是一道放置于中央的傳送陣。

    “還是我先進去吧,若是有什么危險也好有個照應。”葉天沉色道。

    自然之靈則是一口回絕:“萬萬不可。若是那便是另一方小世界,你又如何傳音?到時真遇到了危險,你喊破喉嚨也沒人救得了你。”

    江允同樣義正言辭的回絕了葉天的想法,表示要一同進入。實在是拗不過二女的葉天,最終只得三人一同進入了。

    隨著一陣空間法則的變換,三人來到了另一方小世界。

    “你看,我說是一方小世界……”自然之靈話音未落,便看到了讓三人難以接受的一幕。

    眼前是一方很小的世界,可能只有林州一半的大小。

    這里沒有任何建筑物,有的只是很普通的泥地,以及……囚籠。

    上千上百萬的囚籠密密麻麻的擺在這小小的空間之中,看的讓人不禁有些反胃。

    葉天不知為何捏緊了拳頭,一種惱火的氣息沒來由的產生。

    先前關押魔修們,給的環境足夠糟糕也就罷了,最起碼也有個看得過去的外觀。

    可現如今,這里絲毫沒有用心,只是將魔修當做家禽一般圈養在其中。

    葉天皺了皺眉。究竟是魔修為魔修,還是人修為魔修?

    這一刻,毀滅世界的念頭似乎又加重了一分。這一分,無關覃惡。

    盡管葉天也看不下去如今的場面,但這也是沒辦法,畢竟自己魔燼量還遠遠不夠。更何況是現在。

    他體內的魔燼,可能連支撐自己都有些困難,別說分給這百萬大軍了

    “還請放心,我感覺你的儲物戒指裝下這么點人綽綽有余。”自然之靈望著葉天緊皺的眉頭說道,“你的儲物戒指內的空間,大概有一個龐州大小。”

    ……

    葉天還真沒想過,自己的儲物戒指竟然有這么大!真是難以想象水中鬼制造幻境的能力……

    獵殺慶鄔的那一幕幕依舊歷歷在目。

    “先解開囚籠吧。”葉天低語道。

    葉天召喚了自己儲物戒指之中如今只剩下兩萬五千人的魔修,一同前來解開囚籠。

    這里面的魔修一個個骨瘦精干,蜷縮在了一塊,很顯然已經被關押很久了。

    魔修們看到自己的同伴成了這幅模樣,內心也很不是滋味。

    葉天分配了足夠的人員解鎖之后,自己就要開始修煉不羨仙了。

    這么多人,可是一個大工程。

    ……

    晃眼過去了近半年的時間,這半年除了自然之靈以外,都沒閑著。

    葉天一有時間便是催動不羨仙,飽和后又立刻散出魔燼。

    而江允早就達到了荒境八階的瓶頸,竟然在這一方小世界中度了劫,成功晉升荒境九階。

    自然之靈只顧著創造生機,畢竟她已經來到了世界之巔,但不知為何遲遲沒有成仙。

    如今,所有魔修盡數被解救,葉天便離開了這處是非之地。

    同時,他也知曉了當年發生一事。

    這一百萬人,是當年的主力前鋒部隊,負責正面對抗和牽制人族的。

    所以這一部隊,也是魔教之中最多的一些人。

    據說原先是有上億人,但大部分都死在了戰爭之中,只有他們這些不死不滅的還茍活于世。

    當年原本魔修占了上風,可誰知人族竟然有大能掌控了天道。

    天道意志在手,刮風下雨打雷無所不能,魔修們迫于環境壓力,退至二重關。

    緊接著,人族采取了人海戰術,用十億修士,對陣魔族一億修士。

    折合下來每個魔修都要對抗足足十個修士。

    好在魔教占據了有利地形,一時之間還是打的難分難解。

    可誰知,水路不知何時被破,人族修士們已經潛入了魔教三重關,從三重關圍剿至二重關。

    里應外合,足足十五億人族修士面對一億魔修。

    而且這些魔修,還是孤立無援的狀態。

    最終,終究是不敵人族的人海戰術,他們能被殺的被盡數殺害,不死不滅的則全部化作了俘虜,被關押。

    當然,在這期間也有一些受不了折磨的人棄暗投明,離開了魔教的擁護。

    但這樣的人,是所有魔教修士都唾棄的。

    ……

    金剛山沒再出現什么意外,那次隧道之中的大戰,應該便是金剛山最為可怖的一點了。

    三人再度來到了關口,自然之靈則是避嫌進入了儲物戒指之中,一時之間成了葉天江允二人獨處的局面。

    “她是誰?總感覺有些熟悉的氣息……是道侶嗎?”江允聳了聳鼻子,一連串的問題問出。

    葉天則是搖了搖頭,說道:“當年的胎靈,便是她了。”

    江允聞言,似乎想起了什么。胎靈這個名字,似乎很久以前葉天提起過。

    那是一個很小很小的姑娘,江允一度以為那是葉天的寵物來著。

    “她是……自然之靈?”江允想起了自己很久以前看到的一本書。

    上面記載了亙古時期,七大元素使的壯舉。

    而在那之中,就有以為擅長使用藤蔓的女子,絕美且強橫,但連畫像都沒有。

    所以,江允也就不太確定。但很快,江允就后悔問這個問題了。

    畢竟自然之靈……那是千萬年前的產物了,怎么可能會現在現世?然而,葉天卻是不動聲色的點了點頭。

    江允愣了片刻。但想了想,眼前這個男人……仿佛沒有什么對他而言是不可能的。

    這種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她貌似很早以前便司空見慣了。

    “所以……你是魔尊,魔修的領頭人。”

    做了許久的思想斗爭,江允總算問出了這個千百年前,她就想問的問題了。

    “是。”葉天只是淡然一笑,冷冷說道。

    (本章完)

    推薦:李念念一直自以為是的認為自己嫁給了仇人,拼命作了一輩子。可是,當那個人在災難現場獨給她留下了生機後她知道自己錯了。重活一世......贏魚女生言情小說《七零年代學霸小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