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一千九百零一章 收復魔州
    盡管先前江允對此已經猜到了七七八八,但此時結果就在眼前,她一時間還是有些難以接受。

    不過終究還是只得如此,畢竟,她先前已經預想過了這樣的結果。

    妖窟在魔州附近,而先前葉天閉關的洞窟在龐州附近。現如今,自己就在龐州,思考再三,葉天還是打算先去那洞窟一探究竟。

    免得其中來回奔波,耗費太多時間。

    “所以接下來,你還要繼續跟著我?”葉天沉聲道。

    江允毫不猶豫的給出了肯定的答復。

    “如果我說我要毀滅這個世界呢?”葉天一臉正色的問道。

    江允愣了片刻,她不知道葉天說這個話是隨口之言,還是真的想要這么做。

    不過江允最終還是給出了肯定答復。就算是葉天要毀滅世界,她也會硬著頭皮跟其走下去了!

    “怎么,你已經不管不顧你的父母親人了?”葉天輕笑道。

    “我妹妹被糟蹋后,已經自盡了。我的父母也早已老去,如今家族就留下了我這最后一代了。”江允聞言搖頭說道。

    她用著很平淡的語氣交流,就好像是什么稀疏平常的事一樣。

    葉天看得出來,江允并不待見她的父母。但這可不是葉天在乎的,此時他需要前去的,是那個詭異的洞窟。

    “接下來,便是探查千年先前的事了。”

    ……

    一路上,江允不斷詢問著葉天。葉天簡短的回答了幾個問題,隨后便閉口不言。

    這個世界上,的確有改變空間流速的一方小世界,但絕無可能出現在真的世界之中。

    而葉天也想要得到這個問題的答案。那位置不難找,怎么說葉天都在那附近生活了幾年,沒理由找不到。

    很快,熟悉的場景映入了葉天的眼簾。

    那是一處普普通通的洞窟,怎么看都不覺得有什么特殊的那種。葉天再一次踏足了這里,種種熟悉的氣息彌漫在空氣之中。

    自然之靈此時也自覺的從儲物戒指之中走了出來,觀察著四周。

    無論從哪里看,都貌似是一個很普通的洞窟罷了,幾人找了許久,也沒有看到什么特殊的地方。

    忽然,葉天的魔尊眼好像感知到了什么,一陣刺痛傳來。

    在這洞窟的內壁,陰暗的角落中,有一道道陣紋亮起,陣紋十分玄奧,縱是自然之靈也是看的一頭霧水。

    莫不是方才陣紋沒有亮起,他們肯定能找到這處端倪。

    幾人還是先退出了這個洞窟,可誰知……外面的樹葉竟然忽而便成了黃色。

    就好像……一下子從夏天轉到了秋天一般。

    自然之靈將手放在了一棵樹上,隨后低聲嘆了口氣,說道:“應該就是因為陣紋了,但可惜的是即使是我,也不知道那究竟是什么陣紋,只能淺顯的猜測,是時間陣紋一類的吧。”

    “這棵樹剛來我便探測過了,年輪為四千八百二十三歲,如今已經是二十四歲了。”

    江允愣了愣,說道:“這也就意味著,我們進去的短短幾分鐘,外界就已經過去了一年?”

    自然之靈搖了搖頭,說道:“準確來說,是一個夏季,約莫兩個月的時間。”

    這下,江允總算得知了葉天當年的動向。她的心里,有一股說不出來的滋味。

    “走吧。”葉天無謂的說道,“這里的事暫且擱置,先將魔教重修一番。”

    話落,葉天的嘴角揚起了一個詭異的幅度。妖窟不難找,葉天順著古籍的記載,以及豐厚的前兩一路找上了門。

    這妖窟,不知為何一走進天就暗了下來。

    分明真實的天空還是艷陽高照,但每每走進妖窟,卻都能看到月亮。雖然不知道是什么原理,但并非什么重要事情,葉天便將其拋之腦后了。

    剛剛踏足妖窟,魔道臨便鉆了出來,當即跪在了葉天的面前,這弄得葉天是一頭霧水。

    “殿下,你可一定要給我做主啊!幫幫我,求求你幫幫我!”魔道臨眼神之中流露著渴望。

    葉天并沒有回絕,也沒有答應,只是平淡的說著:“你先說說是什么事情,我再想想究竟能不能答應。”

    魔道臨咽了咽口水,隨后指著自然之靈,正色道:“上次您來的時候,我看見過她,她的本體分明是一介胎靈,而如今再見,她已經擁有了肉身,成為了人!”

    “所以……我也想您幫我借尸還魂……我的尸體就擺在我的陵墓之中。”

    葉天仔細回憶著很久以前,關于魔道臨的記憶。這家伙之所以會死,好像也是為了捍衛魔教的寸土。

    其實也算不得死,只不過是魂魄被打散,魂體和身體分開了而已。

    幫助他倒是不難,但葉天做事總要留個后路。

    “你打算還了魂,做些什么?”葉天故意引誘式問。

    魔道臨當即說道:“自然是復興魔教了!這么多年來,我一直兢兢業業的守在魔教旁,就是為了等待這一天!”

    葉天聞言,倒也是搖了搖頭,嘆了口氣。

    魔道臨見狀還欲求情,誰知葉天緩緩說道:“罷了罷了,幫你便是。”

    盡管魔道臨天性有些邪惡,但那是在對方不相信自己的身份的前提上。

    如今就算把他救出來,也不會造成什么負面影響,或許還能增加一下魔教的戰斗力。

    溝通魂魄與軀體,只需要通靈之法即可,這法咒葉天又恰好有所耳聞,救下一個魔道臨,不算什么難事。

    約莫一炷香的時間后,魔道臨……總算有了一個合格的身體!

    “這可比先前的那些爛肉好的多……”魔道臨小聲說著,緊緊跟在葉天的身后。

    江允望著四周,也是感到一陣熟悉。

    這下,她也知道了先前自己在這里等葉天時,葉天究竟去了哪。

    畢竟這一次走的道路,依舊是魔道臨陵墓里面的路。

    葉天輕車熟路的走進妖窟,并且跳下了深淵,走過了峽谷,來到了熟悉的魔教教堂前。

    那用肉體拼接而成的王位依舊擺在那里,并且空氣中沒有丁點腐爛的肉味,有的只是無盡的……魔修的味道。

    葉天又一次坐在了座椅之上,一股熟悉的感覺傳來,很快,葉天就知曉了這王位的具體用途。

    他先是按下了左側的按鍵,隨后無數黑霧出現,盡數化作了骷髏士兵。

    隨后,葉天又取出鎮魔印,放在了右手邊。

    這一刻,地面上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洞,那就是當時巫妖王出現的地方。

    一時之間,葉天有些感嘆物是人非,于是他跳下了這個空洞之中,探查具體情況。

    這里并沒有存在葉天的記憶之中,應該是戰敗之后臨時修建的,在這之中,滿是魔修的身影。

    只不過他們一動不動,靜靜地矗立在原地,但葉天分明感受的出活人的氣息。

    由于太過于黑暗,葉天開啟了魔尊眼,放眼望去,此處原來盡是一些被冰封了的魔修。他們至今都存活于臻冰之中,久久未出。

    葉天粗略的利用神識清點了一番,這里大約還有十來萬魔教修士。

    在這地窖之中,還有一個別樣的絲線。這個絲線引起了葉天的注意,隨著絲線被拉動,地窖之中出現了一個類似于小太陽一般的東西,靜靜地擺在正中央。

    只是看看葉天就覺得這玩意肯定很熱,并且四周的臻冰在以極速消融。

    但葉天到近處感受了一下這東西的溫度,卻并沒有感受到多么的燙。

    就仿佛……這小太陽壓根就不是用來燒人的,它只能融化臻冰。

    很顯然,事實也的確如此。

    此處的魔修,沒有哪一個是害怕這小東西的,他們一個個離開了臻冰,第一時間便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力量。

    “殿下!”

    又一次被齊齊稱呼,葉天默默點了點頭。

    “你們如今的任務,是重修城池。”

    如今的魔教已經殘破不堪,連個正常點的城池都看不到,只剩下了個小宮殿,這成何體統?

    必須要盡快將魔教擴張,將占地面積擴大。而此時的葉天,則是需要尋找一個名為“世界之心”的東西。

    只要拿到了世界之心,葉天便可以牽一發而動全身,瞬間消滅這個世界。

    這也就是覃惡給出的答案。于是乎,各項工作開始有條不紊的開展。

    首先,葉天利用偉力將這宮殿拔地而起,坐落在了陸地之上,隨后是蝙蝠宮殿。

    葉天剛走了進去,對方便跪在自己的面前,祈求葉天收下他。秉承著以多制少的原則,葉天還是將其收下了。

    將宮殿拔升至陸地之后,葉天需要研究的可就是世界之心了。沒想到世界之心這玩意,在書籍之中真的有記載。

    “傳聞,世界之心在世界的中央,那里有這極為可怕的巖漿,透過巖漿后,可以找尋得到一枚圓球,圓球便是世界之心。”

    “有了世界之心,整個世界都在你的手中,只需要心念,便可隨意摧毀世間。”

    原本葉天還覺得它很扯淡,但是嗅著書籍的味道……是遠古時期的書籍,錯不了,或許在那個年代,真的有人得到過世界之心。

    但葉天現在還沒有去弄到世界之心的打算。現在他需要做的是一個合格的地理位置。

    既然妖窟都在魔州了,那么魔教也坐落于魔州,顯然是可行的。

    為了防止魔州的人們注意到妖窟的動靜,將妖窟的事跡傳頌出去,葉天決定還是一勞永逸的好。

    只要將魔州占領,這一切都不會發生。

    說干就干!

    葉天首先利用魔燼,緩慢的隔絕魔州的邊界,讓他們出不去,讓外人進不來。

    但這個工程十分浩大,至少需要數個月的時間,所以,葉天先讓魔修們在地下擴張,動靜萬不可太大。

    反正妖窟是一個人流量稀少的地方,就算鮮有人至,也不一定知道里面在做什么。就算知道里面在做什么,也沒命能從這里活著走出去。

    時間分秒未停,一直在流逝著。三個月的時間過去了,葉天總算將魔燼布滿了魔州邊界!

    而魔教的地下擴張,也已經達到了瓶頸,無論是那一塊,都是十分完美的情況了。

    現如今,四面被封鎖,魔州城中的人可是求生不得,只能求死了。

    隨著葉天一聲令下,無數魔修開始行動!葉天只是輕微的嘆了口氣。

    反正無論如何,這個世界終究是要毀滅的。讓這群人早些解脫,或許也算是一種善事吧。

    魔州城中,修士很快就意識到了不對勁,急忙召集人群。

    “魔修!魔修來襲了!”

    “快走,魔州肯定會被攻陷的!”

    不少人收拾著家當,想要逃出魔州,然而一些族群長老卻是不慌不忙。

    “魔修?這么多年了,出現一兩個豈不是正常?莫多也不過十幾個,難道還可以翻天覆地了不成?”

    “不……”

    “難道有千余數?”

    “百……百萬級別!”

    整個魔州亂作一團,跑的跑傷的傷。

    但很快,他們就發現了一個詭異的事情——魔州邊界,竟然被封死了!一種黑色的奇怪霧氣擋住了他們的去路,更要命的是,這些霧氣同時隔絕了神識傳音!

    這一刻,魔州是孤立無援的。眾魔修多少年的恨,此時此刻全部拋灑了出來!

    他們秉承著能不破壞盡量不破壞的狀態,在城中大殺四方!

    而葉天,此刻已經來到了城主府內。

    “說吧,你想要什么……”魔槐眼神低迷的說道。

    他知道自己不是眼前這個人的對手,因為對方的魔燼濃度……實在是太可怕了!

    按照魔槐很久以前所觀察的魔修書籍,眼前的這個男人,最起碼也是魔將級別的強橫人物!甚至,有可能是千年未見的……魔尊!

    葉天只是搖了搖頭,望著窗外自在的說道:“這個世界很快便會不再存在。”

    魔槐聞言,并沒有說什么話,只是坐在原位緊鎖著眉頭。

    “所有人都是會死的,只不過是先后順序的區別罷了。”窗外搏動聲不斷,葉天卻是顯得十分悠哉的說著。

    “我也不是那種不講理的人,你不反抗,就可以十分安寧的死去。我保證你感受不到任何一點痛苦。”葉天平靜的說著一句強橫的話語,使得魔槐此時有些迷茫。

    對方的實力的確很強很強,但自己也不差——荒境八階,難道真的沒有機會和這個男人抗衡么?

    緊接著,葉天又輕描淡寫的說道:“三個月,我利用三個月將魔尊級別的魔燼布置在了整個魔州。”

    “你知道這意味著什么嗎?這意味著荒境十階以下的人,休想逃離這片區域。可我若是沒有記錯的話……你們這并沒有荒境十階的吧?”

    說著,葉天還調動了一縷魔燼,任由其在自己的指尖飄舞著。

    這一刻,魔槐仔細打量了一眼那魔燼……錯不了,這種氣息和千萬年前的魔尊……一模一樣!

    “哎。”魔槐嘆了口氣,“也罷,活了這么多年了,早些脫離這個人世,也不是什么壞處。”

    葉天也只是輕輕一笑,說道:“明智的選擇。”

    隨后,他走到了魔槐的身旁,拂過了魔槐睜著的眼睛,片刻后,魔槐死亡。

    十分的安樂,葉天遵守了自己的約定,沒有讓對方感到一絲一毫的痛苦。

    隨后,一縷魔燼拂過,世間再無魔槐,以及他的尸首。而在城中,許多去而復返修士已經發現了不對勁。

    跑?往哪里跑?根本就跑不出去!于是,這群人只能再度折返魔州,來嘗試抗衡那群魔修。

    魔州常住人口三千余萬,這一次進攻的魔修只有一百來萬,看起來還是很有機會勝利的。

    然而他們并不知道,這一百萬魔修可不單單是最精英的那一批百萬魔修,同時還是抱著一股腦仇恨的魔修。

    魔修們此時近乎瘋癲,殺人無數。而葉天只是在高處冷冷的看著這一切。

    這些分明是那些人族修士應該體會到的苦楚,同時也是魔修職中,魔的根源。

    接下來,葉天需要尋找另一位魔州有著很大威懾力的修士——魔楠。

    這就是最后一個魔州超過了荒境七階的角色了。只要將她殺了,魔州唾手可得。

    魔楠的位置不難探測,葉天很快便找到了對方的位置,那是一個女孩。

    “我的父親已經死了,對么?”魔楠眼眶內留著淚水,頂著通紅的眼眶望著葉天。

    葉天點了點頭,平靜的說道:“是啊,最終就連這個世界都會不復存在。”

    然而魔楠可聽不進去葉天說的話,當即抽出了腰間的飛轉輪丟向了葉天。

    對于這樣的攻擊,葉天只是輕描淡寫的用手接住,隨后在片刻間,將飛轉輪湮為齏粉。魔楠見狀,感到了一陣驚詫,眉頭緊皺。

    葉天相隔一段距離,依舊在平靜的說著:“你的父親可比你懂事多了,我讓他安樂死去,沒有半點疼痛。”

    “若是你現在選擇,我可以給你一個機會,走的越早,越有機會在輪回界看到自己的父親。”

    “所以,你可以告訴我你的選擇了。”

    主編:王晞的母親為給她說門體面的親事,把她送到京城的永城侯府家鍍金。可出身蜀中巨賈之家的王晞卻覺得京城哪哪兒都不好,只想著什麼時候能早點回家。直到有一天,她偶然間發現自己住的後院假山上可以用千裏鏡看見隔壁長公主府……她頓時眼睛一亮——長公主之子陳珞可真英俊!永城侯府的表姐們可真有趣!京城好好玩!吱吱經典女生言情小說《表小姐》已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