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契約
    “我們可能有大麻煩了。”

    十五分鐘后,所有人匯聚在艦橋,聽完槐詩的猜測之后,神情都陰沉了下去。

    格里高利在沉默中反復的拋著手里的硬幣,然后開始抽牌,緊接著又開始拿出靈擺……

    可不論如何占算,都找不到絲毫的痕跡。

    一般來說,他會將這種荒誕不經的夢話當做胡言亂語,可,如果說這種話的人是槐詩的話,就必須慎重對待了。

    誰讓他烏鴉嘴總是那么靈驗呢?

    許久,毫無絲毫收獲的牧羊人沮喪的拋下了工具。

    “如果你的……預知夢沒有出差錯的話,這種規格外的恐怖存在,恐怕只有深淵之底那種鬼地方才能孕育出來了。”

    在短暫的沉默中,大家都沒有再說話。

    當年黃金黎明所造成的深度井噴,鬼知道將多少東西拋向了原本不屬于自己的深度。

    其數量、質量和規模,毫不遜色于一場突發性的諸界之戰,而且還是毫無任何征兆和準備的遭遇戰。

    沒人知道會留下什么殘留物。

    哪怕在疤痕區之內,所有犧牲者的尸骨也都被盡數毀滅,這一份對于天國譜系的仇恨可謂刻骨銘心。

    如今被如此規模的鬼東西盯上。

    所有人心中都沉了下去。

    “要不,咱們掉頭跑路唄?”

    旁邊菜籃子里的蝸牛小心翼翼的探頭。

    一時間,所有不快的眼神都落在了它的身上,頓時,歐德姆只能繼續埋頭啃葉子,裝作無事發生。

    “那么大的東西,如果跟在我們的身后,不至于一點征兆都沒有吧?”福斯特的槍擦完了之后,忽然問:“你究竟在隱瞞什么?”

    “啊這……”

    歐德姆呆滯:“這個……不在我的監控范圍里啊,大哥們,天地良心呀,向導也不能當衛星來使的好么?”

    就算是水銹蝸牛的生命力再強大,也不可能在地獄之外的深淵中生存。

    指望一群水熊蟲去橫渡太空,未免有些太過分。

    一時間,它只能將求救的眼神望向槐詩。

    “放心,我還不至于對你寄托不切實際的期望。”

    槐詩并沒有追究這個:“你只需要做好自己的分內之事就夠了。”

    “哎,說的這么直白,真是讓蝸有些難過。”

    水銹蝸牛的觸須撓著自己的頭頂,眼睛甩來甩去:“不過請放心,職責是第一位,不論發生什么,我都會遵從約定,將各位送到目的地。

    當然,我沒法否認自己會從其中獲得樂趣啦,但這不也正是‘敬業愛崗’的表現么?”

    絲毫沒有因為自己的惡趣味有任何的羞愧,反而洋洋得意。

    雖然來歷神秘且有些討嫌,可這一只蝸牛到現在也未曾損害過他們任何的利益,也未曾觸動過槐詩的警報,反而兢兢業業的為他們指引著航路,將向導這一份工作做得有聲有色。

    不僅有問必答,在說到部分地獄的產出和特色的時候,總能說的頭頭是道。

    如果頭上插個旗子走在前面再搖上兩下,幾乎就讓人懷疑這是哪個景點里來的金牌導游。

    甚至關鍵的時候還能變成食物。

    簡直無可挑剔。

    想到這里的時候,槐詩看向它的眼神就分外欣賞起來。

    歐德姆渾身哆嗦了一下。

    下意識的有些不安。

    向后挪了一點。

    只可惜,蝸牛的速度實在太慢,看上去和站在原地沒啥區別。

    萬幸的是,槐詩沒有說出什么‘不想變成食物的話你就往后退一步’之類的冷笑話,而是好奇的探頭,端詳。

    “出于某些原因,有些事情,我不方便露面,所以……”

    他停頓了一下,意味深長的說道:“能不能請你幫個小忙?”

    十分鐘之后,急停的太陽船甲板上,嶄新的祭壇已經豎立而起。

    只不過這看上去卻并不像是轉呈向某位地獄大能祈求力量的儀式,并不嚴肅冷酷,沒有血祭,也沒有犧牲,充其量不過是一個聯絡秘儀而已。

    然后,槐詩往上面丟了兩塊源質結晶和一把災幣。

    “好了,差不多可以開始了。”

    他回頭,對歐德姆吩咐:“至于如何偽裝成一個普通的地獄生物,不用我多教了吧?”

    “我懂,我懂!”

    歐德姆激動的揮舞著觸須,“只要別讓我吃老虎,扮豬這事兒我可擅長!”

    “很好。”

    槐詩頷首表示鼓勵,然后將水銹蝸牛拿起來,放在祭壇的祭品位置上……歐德姆非但不緊張,兩只大眼睛反而充滿期盼的開始等待。

    然后,槐詩想了想,又搓了三根焊條當做充當線香,看上去整個祭壇起碼正規了一些。

    緊接著,他就搖身一變,身姿迅速佝僂了下去,面孔突出,變成了一個地獄里到處如害蟲一樣常見的狗頭人。

    虔誠拜倒在了祭壇的前面。

    張開雙臂。

    深情的呼喚了起來。

    “偉大的樂園,世間歡樂與美夢之主,您卑微的信徒在此呼喚,祈請您偉岸身姿的降臨,祈請您高深智慧的指點,祈請您無窮力量的展現……”

    他要開始搖人了!

    伴隨著他慷慨激昂的吟誦,煉金矩陣層層點亮,順著太陽船的銜接,以超大功率的天線進行輸出,穿透了疤痕區邊緣的迷霧,緊接著,源質廣播就在嘈雜的地獄之中擴散開來。

    隨著天線的運轉,槐詩小心翼翼的調整著手里的旋鈕,鎖定著樂園在自己身上的共鳴,在層層深度之間反復尋覓,最后落向了凋零區中一處偏僻無人的所在。

    而一道狐疑的視線,則順著秘儀的呼喚,向著此處遙遙望來。

    疑惑的窺探著四周。

    在屏蔽的秘儀之后,所有人都嚴陣以待,屏住呼吸,如同空氣一般任由視線掃過,沒有任何異常的征兆。

    直到隱藏在幕后的視線確定沒有任何危險之后。才有一個幽深的陰影從祭壇之上緩緩浮現。

    聲音肅冷又威嚴,宛如來自淵暗區的王者那樣,帶著睥睨萬物的氣勢,淡然發問:“是誰,在呼喚偉——我操!”

    就在陰影浮現的瞬間,槐詩一個健步踩著祭壇上前,直接抓住了那個陰影的腦袋,奮力一拽。

    伴隨著他的動作,太陽船上蓄勢待發的捕鯨魚叉轟鳴著射出,神性質變之后的源質纏繞在那個陰影之上。

    瞬間,穿透了數十個深度之后,強行纏繞在了它的身上,然后,將它向著此處拽來。

    降臨!

    一陣轟鳴巨響之后,祭壇坍塌。

    翹著腿抽煙的小貓連帶著屁股下面的椅子一同砸在了秘儀中,層層束縛,纏繞,將他壓制在其中。

    緊接著,數不清的長槍短炮就對準了他的面孔。

    在破舊的布偶服上,原本愜意的笑容僵硬在原地。

    “大哥饒命,等等!”

    在沒反應過來之前,小貓便下意識的就舉起雙手,驚聲尖叫:“我不認識槐詩,你們搞錯了!我只是路……等等。”

    他停頓了一下,察覺到了隱約的違和感,視線在眾人身上掃來掃去,最后落在狗頭人身上,狐疑:

    “您哪位?”

    “……”

    沉默里,狗頭人緩緩褪去偽裝,面無表情:“你剛剛說不認識的那個啊。”

    死寂。

    小貓的半截煙灰掉在了下巴上,燙出了一個新的黑點。

    “啊這……”

    他尷尬的嗆咳了一聲,左右看了一眼,撐起一副義憤填膺的控訴神情:“我說槐詩啊,你這事兒可不地道嗷,趕快給我松開,咱們這么多年老交情了,你還擱這兒給我釣魚呢?”

    “我也沒辦法啊。”

    槐詩搬了張椅子過來,坐在他的跟前,絲毫沒有松綁的樣子,只是好奇的問:“如果不用點招數,你肯見我么?”

    “那當然是……”

    小貓不假思索的回答:“絕對不肯的!”

    開玩笑,別人還能不清楚,他哪兒能不知道槐詩又多邪門!

    走哪兒哪兒炸就算了,碰誰誰死,誰遇到誰倒霉,擦到就死,磕到就亡,真以為災厄之劍的這個名字是白叫的?

    當年一魚五吃還沒過多久,他就開始后悔了,干嘛為了洽錢和這個白嫖怪扯上關系呢?

    好處沒拿多少,反而被一個勁兒的白嫖。

    就算你辦了年卡,也不能天天來啊!

    當初好歹自己搬家跑得快,還有個邪馬臺替自己擋了災。可現在哪里去找個倒霉玩意兒當替死鬼?

    況且,自從天國譜系的名頭這些日子在地獄里越來越響亮之后,所有合作方看向自己的眼神都開始變得奇怪了。

    ——聽說……現境那個槐詩……特別喜歡砍頭的那個,是你們家的?

    他實在很想義正言辭的反駁,可槐詩頭上那個樂園王子的王冠不就是當年樂園給送出去的么?

    但凡他能早點看出來槐詩那么能造,這事兒他拼著和樂園再吵一次也要攔下來啊。

    現在倒好了,躲都躲不開。

    兩邊仇恨已經給綁定了……

    如今整個凋零區和深度區的交界都因為某個天國譜系的成員亂成一鍋粥,那么多大群被折騰的死去活來,四舍五入一下,差不多整個深淵有名有姓的勢力都在搞他了。

    為了避風頭,他把只能含淚再次搬家,還忍痛把兩家剛剛開張的分店都關了,正是入不敷出,勒緊褲腰帶過日子的時候……不然的話,哪里會淪落到自己親自出來電信詐,咳咳,那個賺錢的?

    想到這里,他的眼眶就紅了。

    只可惜,煙熏的黃漬實在太厚,完全看不出來。

    小貓語重心長的說道:“槐詩呀,大家好歹有過一筆露水姻緣,當年也算是如膠似漆,你情我愿,你可不能把我往火坑里推啊!”

    “瞧你說的,咱不是一家人么?”

    槐詩翹著腿,淡定的說道:“哪里有沒事兒的時候大鍋吃飯,有事兒的時候分道揚鑣的道理?當然是要死一起死咯。”

    “喂,你不要太過分!”

    小貓惱怒想要拍桌,可被鎖鏈捆著,實在動不起來,只能扭動一下意思意思,表達一下憤慨的姿態:“樂園之路都已經交給新的傳承者了,我們和天國譜系的約定已經完成了!

    這么多年,我們辛辛苦苦給你們做保管和代工,自己添錢舔料,還得負責售后,一毛錢都沒要啊!

    只是蹭你一點熱度而已怎么了?

    你們總不能逮住一只蛤蟆就往死里攥吧?”

    “哦,那這就是第二次交易了。”

    槐詩談了一下煙灰,湊前,認真的說:“我,代表天國譜系,重新同樂園訂立盟約。”

    小貓悲憤的吶喊:“樂園沒空!”

    槐詩笑了,“不聽聽我的條件?”

    小貓斷然搖頭:“我不……”

    咚!

    話音未落,在他身后,竟然有一片幽暗的輪廓浮現,宛如龐大的城池出現在了層層迷霧中,一道黯淡的彩虹從城堡的塔尖掛過,帶來了絲絲縷縷的亮光。

    一閃而逝。

    唯有那宏偉的鐘聲回蕩在霧氣里,漸漸消散。

    越過了自己所選擇的代理人,樂園的意志降臨于此,發起了回應。

    小貓頓時大怒。

    “你可消停點吧,差不多得了!”

    他回過頭,在束縛里蠕動了一下,怒斥:“不想想,都這么多年了,誰管過咱們這幫倒霉蛋?

    要不是我豁出去不要臉,什么錢都恰,日子早就沒法過了。現在好不容易才自由了幾天啊,你還巴拉巴拉的往前湊什么熱鬧啊!

    長點記性不好么!”

    咚!

    浩蕩的鐘聲再次響起,做出了回應。

    小貓的布偶服上,表情抽搐起來,不知是羞惱還是無奈,猛然一跺腳,“行行行,你們一個賽一個的有道理,就我是個死摳門的,行了吧?”

    咚!

    鐘聲再震。

    這一次,柔和的力量拂過,解開了小貓的枷鎖,還給它的嘴角重新塞了一根煙,點燃,拍了拍他的肩膀。

    仿佛溫柔撫慰一樣。

    小貓悶頭抽著煙,不說話,許久,才哼哼了兩聲,把煙掐了,看向槐詩。

    “說吧,條件呢。”

    他冷聲說:“丑話說在前面,拿出點真東西來,別空口畫大餅騙我們這幫倒霉鬼再給你們打白工了,行吧?你們理想國的虧我可是吃夠了。”

    槐詩想了一下,鄭重許諾:“那么,讓樂園開遍現境,如何?”

    小貓頓時一聲冷哼,嗤笑,瞥了槐詩一眼:“修正值那么好賺,那群統治者還打什么諸界之戰?統轄局不要面子的嗎?你說開就開?”

    “對。”

    槐詩頷首,告訴他:“我說開就開。”

    小貓的表情頓時僵硬。

    而槐詩的話語,還在繼續。

    “瀛洲,東夏,美洲,俄聯,羅馬……小貓,除了埃及之外,你想開在哪里就開在哪里。

    丹波都已經把地皮準備好了,如果不是這一段時間你一直怕麻煩,躲瘟神一樣躲著我的話,現在樂園早就在現境開始運營了。

    我不會跟你畫餅,也不會對你做什么無法實現的許諾,但現在如果你愿意大廳,我可以吧整個拉斯維加斯都交給你。

    到時候,你們想蓋多少旋轉木馬和過山車都沒有關系,就算是把整個城市都覆蓋在樂園里,我都可以幫你們搞定。”

    “三年。”

    他抬起手指,許諾:“最多三年,你們賺到的修正值,就足夠樂園暫時擺脫凝固的影響,恢復你們原本的樣子。”

    不等小貓回答,槐詩湊近了,低聲問:“想想看,小貓,你們多少年沒曬過太陽了?有多少年沒有以原本的模樣出現了?

    這個機會,就在你眼前。”

    他說,“只要你一句話。”

    短暫的沉默里,小貓的手微微發抖,有那么一瞬間,似是意動,可緊接著就強行擠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來,嗤了一聲:“就這么點東西,打發叫……“

    咚!

    低沉的鐘聲,再次響起。

    打斷了他的話。

    “喂,我這兒談生意呢,你別插手行么?”

    小貓回頭,惱怒的呼喊:“親兄弟,明算賬,你——”

    話音,戛然而止。

    那一瞬間,它的動作僵硬在原地,開始劇烈的抽搐。

    有某個龐大的意志漸漸擠進了他的軀殼之中,強行的接管了這一切。

    就像是病床上奄奄一息的垂死老人一樣,小貓張口,發出了遲滯又沙啞的聲音,告訴他:

    “這些,不,重要。”

    “……”

    短暫的寂靜里,槐詩愣住了,感受到此刻小貓軀殼內涌動的源質。

    如此衰微,如此痛苦……像是在泥潭之中艱難的掙扎,死死的抓著一根稻草,卻已經沒有爬起來的力氣。

    “我可以許諾更多。”

    槐詩回答:“但我需要時間去完成。”

    “那些東西,不,重要。”

    小貓,不,樂園的意志艱難的抬起頭,宛如夢囈一樣的,告訴他:“笑聲……孩子們……還有……擁抱和……花……”

    當它發出聲音的時候,眼瞳里,便仿佛亮起了過去的光。

    曾經的盛夏里,那仿佛永恒的燦爛陽光,碧藍的天穹中飄著繽紛的氣球,就像是童話的泡影那樣。

    過山車、舞會、花車、還有旋轉木馬。

    孩子們興奮的奔跑在廣場,手舞足蹈,和那些微笑的布偶手拉著手時,便有歡笑聲傳來。

    一切都美好的如同一場永不休止的美夢。

    可那些遙遠的夢,早已經逝去了。

    隨著歡樂一起……

    樂園不再。

    于是,在空洞的眼瞳里,渾濁的眼淚緩緩流下。

    “想要,看到。”它沙啞的呢喃,像是祈求一樣,望著槐詩:“大家,再一次,在一起,笑。”

    “……”

    沉默里,槐詩沒有說話。

    他閉上眼睛,握緊了拳頭,許久,用力的點頭。

    “我會做到的。”

    槐詩說,“一定。”

    那一刻,小貓的面孔上,浮現出一縷欣慰的笑容。

    它閉上了眼睛。

    鐘聲奏響。

    就在這遠方的高亢鳴叫之中,槐詩的秘儀開始劇烈的震顫,崩裂,可通向遠方的連接卻未曾中斷。

    就在小貓的身后,那一片虛空驟然擾動起來。

    就像是有什么龐然大物在嘶鳴,奮盡全力的,撐開了空隙,不惜將自身化為橋梁,打開了門扉。

    在大門之后,沉寂的樂園再度亮起了幻夢的光。

    旋轉木馬歌唱著,再度運轉,摩天輪中浮現閃耀的七彩,如日輪一般旋轉,黯淡的煙花升上天空,璀璨的綻放了瞬間的光芒。

    城堡的大門轟然洞開。

    數之不盡的身影從門后浮現,當無數的踏步聲重疊在一起,就化為了撼動整個天地的轟鳴。

    順著通向彼方的橋梁,他們向前,歡呼著,贊唱溫柔的頌歌,屬于樂園的花車巡行再次開始了!

    前往屬于自己的戰場。

    “記住你的許諾,槐詩。”

    小貓抬起頭,向眼前的升華者傳達著自身創造者的意志:“從此刻起,樂園,將,與你……同在!”

    “小貓,你可以親眼去見證一切。”

    槐詩頷首,告訴它:

    “——我們的契約,至死方休。”

    我從醫院回來了……

    (本章完)

    主編:王晞的母親為給她說門體面的親事,把她送到京城的永城侯府家鍍金。可出身蜀中巨賈之家的王晞卻覺得京城哪哪兒都不好,只想著什麼時候能早點回家。直到有一天,她偶然間發現自己住的後院假山上可以用千裏鏡看見隔壁長公主府……她頓時眼睛一亮——長公主之子陳珞可真英俊!永城侯府的表姐們可真有趣!京城好好玩!吱吱經典女生言情小說《表小姐》已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