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一千三百九十八章 好久不見
    當葉芝滿無何有之鄉閑逛的時候,很少有人會注意到同樣在無何有之鄉里閑逛的福爾摩斯。

    同時,當福爾摩斯到處閑逛的時候…

    又有誰會在乎下水道里一只只可憐無助還字面意義上能吃的蝸蝸呢?

    依靠著漫長時間以來的分裂,產卵,生長,水銹蝸牛們已經順著下水道遍布了整個無何有之鄉的地下。

    經過了終末之獸的詛咒恩賜之后,它們已經變成了絕佳的觸媒和餌食,化作食物鏈展開所需要的基礎。

    而最主要的功能,就是被吃。

    不論是下水道中生活的其他生物,植物,亦或者是在養殖場和實驗室中的各種大型生物,一只只蝸牛隱藏在臟水、飼料亦或者是正當光明的跳進嘴里,和其他的生物融為一體。

    就這樣,無聲無息的,不著痕跡的,在這一座地獄烏托邦內敲下了地獄食物鏈的基礎。

    此刻,當槐詩高舉圣杯,灌入了所有的源質,將其中的威權所激活時,來自牧場主的神性便流轉滿溢而出,灑向塵世。

    灑向那籠罩了整個無何有之鄉的祭品和犧牲們,化為了吞噬之秘儀!

    明明是從杯中酒下的圣血,但此刻,卻有不知道多少凄厲的慘叫和哀鳴聲響起,在大地之上,在監控室內,在樓宇或者是避難所之中,一個個茫然的天選之人開始察覺到呼吸的艱難和身體的麻痹。

    當他們低下頭的時候,便看到,自己的身體如淤泥那樣漸漸溶解,滑落,只有血色和生機從口鼻之中井噴而出,化作瀑布,沖天而起!

    十、百、千、萬……

    一條條猩紅的絲線升上了天穹,宛如交織成神圣的披帛那樣,環繞在地獄之聲的天穹之上,浩蕩婉蜓。

    潮聲澎湃。

    這便是獻祭!

    奉獻給地獄之神的莊嚴祭祀!

    只不過,由于距離太遠聯系不上,由終末之獸代為簽收在槐詩的腳下,仿佛充斥了整個天彎的詭異陰影拔地而起,凝結成了實質的黑暗,顯化出猙獰的面孔,張口,承接著那來自四面八方的鮮血。

    肆意吞噬。

    而就在它的身后,潮汐一樣的黑暗擴散,覆蓋了大半個無何有之鄉!

    現在,慶典才剛剛開始呢,諸位。

    終末之獸的頭頂,冰冷的笑聲擴散。

    無視了整個蘇魯支語錄所撐起的大秘儀壓制和反擊,槐詩揮手,圣杯之中的猩紅沸騰,一只只狼首天使從黑暗中升起。

    只不過那如烏鴉一般的漆黑羽翼和鋒銳的利爪,乃至猙獰丑惡的面孔,反而更像是真正的怪物。

    就仿佛,牧場主的神威降臨。

    揮霍著來自無何有之鄉的生機,通過食物鏈再造轉化,瞬間點化出數之不盡的爪牙只不過,那并非是威光赫赫的天使,而是不折不扣的惡魔!

    圣哉!圣哉!圣哉!!!"

    巨獸的背后,漆黑的光輪之中,無以計數的凝固靈魂贏狂的頌唱。

    引力。

    名為引力的某種東西,在無何有之鄉的內部降下!

    無法看見,無法觸碰,但即便是呼吸都能夠感受到重力的纏繞。

    凝固的神性和食物鏈中所蛻變的至惡行走在大地之上,只是存在于這里,就令不知道多少奇跡和災厄歪曲。

    一只只狼首惡魔狂熱的贊頌著唯一的神明,彼此匯聚,形成風暴那樣,撲向了四面八方。就在黃金黎明的圍攻之中。

    而那些大群的破壞即便是如此的恐怖,但也只不過是用來擾亂視線,吸引著注意力,為這一場動亂之火所傾倒的油脂而已。

    真正的威脅和禍患,始終只有一個,

    槐詩!

    此刻,毫不顧忌圣杯中的神性侵蝕,槐詩全力發揮著這一份來自牧場主的恩賜,足以令統治者在瞬間滿血復活的力量被應用在終末之獸的身上。

    每一分,每一秒,都有不知道多少天選之人的靈魂和生命在圣杯中盡數溶解,而所轉化成的源質和奇跡,都盡數在終末之獸的噴吐和揮霍之下,傾斜在無何有之鄉之內!

    鑄造所、培育爐、保存庫、耕種局、煉金工坊、定律中樞.就在足以令馬瑟斯腦血管隨之一同爆裂的巨響里,一座座龐大的建筑在吐息和黑暗洪流中坍塌,分前離析。

    黑暗和血色如同毒瘤和霉菌一樣,在無何有之鄉的大地之上綻放。

    所過之處,永恒的污染根植其中。

    牧場主的賜福在一朵朵妖艷的花卉和尸骸中生長出的樹木之間降下,將一切都溶解,落入圣杯之中,

    化為甘甜的美酒。

    可現在,更令愚者腦溢血的,已經不是內部如何處理槐詩這樣的爛攤子了。

    而是外面…

    深淵的最底層,震怒的圣光已經呼嘯而至!

    向著無何有之鄉!

    仿佛還帶著地獄之神的咆哮。

    一破狗給爺死!!!

    想象一下,有個不知廉恥的竊賊,盜走了屬于你的珍寶,然后在隔壁庭院舉辦的宴會上得意洋洋的炫耀,引發一片驚呼贊嘆。

    此刻,正騎在墻頭抹眼淚的失主,除了扛起RPG來給他兩發之外,難道還會有別的選擇么?

    即便是在現境作戰的同時,察覺到圣杯氣息的瞬間,震怒的地獄之神依舊分出了自己的精力,向著無何有之鄉降下神罰!

    可你他媽的劈雷劈準一點啊!

    瞄準槐詩往死里劈,我們給你鼓掌,但你別特么亂放地圖炮好么!

    此刻,槐詩毫不顧忌后果的催動著圣杯,肆意的盜用牧場主的威權,進行著破壞和吞噬,可是卻拿著無何有之鄉丟到前面頂缸。

    你是終末之獸,你無懼地獄之神的侵蝕,可無何有之鄉怕啊!

    但凡牧場主的威權漏進來了一丁點,那無何有之鄉就絕逼要被永久性的污染和畸變,日子還過不過了!

    現在,愚者的面色漲紅,幾乎快要瘋了。

    一方面操控著無何有之鄉進行反擊,另一方面只能被動的承受牧場主的神罰。完全就是兩頭挨打。

    即便是如何的今持和理智,此刻腦中所浮現的,便只有臟話。

    肝里涼,槐詩!

    聽見了嗎,肝里涼!

    你他媽的還是人嗎!

    而終末之獸咆哮。

    逆著每時每刻都足以將自己湮滅的恐怖打擊,踏步向前,沐浴著狂風暴雨,不斷重生又毀滅,漆黑的鮮血將無何有之鄉一寸寸籠罩。

    在那黑血的侵蝕之下,整個無何有之鄉的大地已經開始變形。

    就像是燒焦了的塑料模型一樣,向內凹陷。

    自哀嚎和死亡里。

    直到貝內特終于緩過氣來,強行,抬起了手掌,深淵中驟然浮現一道道壁障,死死的頂住了牧場主的神罰。

    緊接著,抽出空閑來的愚者全力維持蘇魯支語錄所構成的大秘儀,強行瓦解了牧場主的食物鏈,不惜代價看的出,已經恨極了槐詩,為了以最快的速度瓦解食物鏈,不知道有多少天選之人因此而橫死。

    尸骸狼藉之中,一道道光芒之柱拔地而起,鎖鏈拉扯著,強行纏繞在終末之獸的身軀之上。

    傾盡了整個無何有之鄉的力量,予以鎮壓。

    同時,無何有之鄉的中央,維斯考特面無表情的打開了手中的事象記錄一一《烏托邦》,在漫長的歲月之中,無何有之鄉已經和他無分彼此,化為了一體。

    在來自創造主的操作之下,時光仿佛逆轉,強行剝離了槐詩的侵蝕之后,迅速的復原。

    至于那些慘烈的損失……

    他已經暫時不想去看。

    只覺得心如刀割。

    漫長時光來為這一次諸界之戰所做的努力,所創造的天選之人,還有從現境來的靈魂…起碼被終末之獸吞食了大半!

    而在這個過程之中所造成的破壞,根本不計其數。

    萬幸的是《格言與箭》被自己收藏在無何有之鄉的最深處,沒有遭到破壞。至于其他的,只要有時間,早晚能夠恢復,無非是……再多熬個幾十年…

    但現在,即便是重重鎮壓之下,終末之獸的身軀依舊在不斷的變化著。

    迅速的變化,掙脫了鎖鏈,它開始向內收縮,展現嶄新的形態。

    可就在變化的瞬息之間,有低沉的聲音響起。

    “!”

    簡短而古老的真言自老者的胸膛之中響起。

    枯瘦的老人自長街的盡頭抬起了手,五指結印,瞬間,便有電光疾馳,雷鳴呼嘯中,破空而至。

    鐵拳搗出!

    轉瞬間,在這防守最薄弱的間歇,槐詩來不及反應,就失去了所有的感覺,恐怖的震蕩從靈魂和身軀之中進發,仿佛要將意識徹底撕斯裂。

    最后瞬間所浮現的念頭,便只有…草,好快!

    緊接著,不由自主的,眼前一黑。

    竟然強行被從終末之獸化身的狀態打出,巨獸坍塌,回歸了他腳下的陰影之中。

    而槐詩,已經倒廠飛而出。

    在街道之上翻滾,最后砸進了廢墟之中。

    竭力的昂起頭,喘息,

    看到了破碎的街道中央那漠然的身影。

    外道王!

    “哎呀,好險,差點就被一拳打死了…“

    在嗆咳中,槐詩忍不住笑出聲,擦拭著嘴角的血色,艱難起身:“這是老前輩要清理門戶嗎?我好歹也算是您的再傳弟子啊,何止如此?"

    他扶著膝蓋,站起身來,拍了拍身上的灰塵,好奇的問道:“總不至于逼著讓我也欺師滅祖吧?”

    如此的,狂妄!

    而眼看著他再度起身,外道王漠然不語,只是沉默的擺出了再度揮拳的姿態。

    蓄勢待發。

    而就在此刻的天穹之上,一個有一個的身影緩緩浮現。

    來自黃金黎明的凝固者們冷眼俯瞰。

    就連維斯考特的投影,都出現在了最前面。

    凝視著槐詩的天空。

    難以分辨,那樣的神情究竟是嘲弄多一些,還是震驚更多難以置信。

    即便槐詩已經出現在自己的眼前。

    “我已經對你做過很多夸張的模擬和準備了,年輕人,但你似乎總能給我驚喜。"

    維斯考特輕嘆:“一直到現在,我依舊不敢相信,你竟然真的來到了無何有之鄉,想要一個人面對黃金黎明。

    如此,不智…“

    “往好處想,說不定是我膽子大呢?“槐詩滿不在乎反問。

    “時至如今,其他的話也無需多說了。“

    維斯考特漠然的說道:“既然你膽敢舍棄自己的偽裝,出現在我們的面前,那么,黃金黎明也絕對不會有任何輕蔑。

    或許你靈魂上那一根化身之線給了你不切實際的安全感,但這世界上并不存在什么絕對的安全一那一瞬間,伴隨著維斯考特的話語,槐詩只感覺自己和太陽船上本體之間的連接竟然被徹底屏蔽了。

    截斷。

    而槐詩竟然完全看不出他究竟用了什么方法。

    不由得,遍體生寒!

    而現在,當維斯考特抬起手,匯聚了整個無何有之鄉力量的封鎖降下,層層桎槐詩,最后,一柄染血的漆黑長矛從他的手中浮現。

    只是遙遙對準槐詩的面孔,就讓他的死亡預感進發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放心,不會有折磨和隨。”維斯考特冷聲宣布:“為了鎬勞你這一份令人恐懼的才能和成果,我會讓你的靈魂徹底湮滅在此處!“

    回應他的,是槐詩舉起的手掌。

    仿佛申請發言的學生一樣。

    “啊,不好意思打斷你一下。“

    廢墟和塵埃里,槐詩尷尬一笑:“你好像搞錯了什么。“

    他說,“我現在確實是一個人沒錯。但今天未必是你們一群人打我一個…吧?”

    就在那個意味深長的長調之中,槐詩臉上的笑容,漸漸變得古怪起來。

    眾所周知,在我們天國譜系,有一個優良的傳統。

    打不過,就搖人!

    不會吧不會吧,不會有人真覺得自己要一個人單挑整個黃金黎明吧?

    這么好的事情,這么大的席,這么快樂的慶典,當然要帶上全家老小一起分享啊!

    在那一瞬間,伴隨著槐詩話語,前所未有的龐人瞄準鏡標志,從無何有之鄉的天穹之上浮現。

    來自現境的問候,遠道而來。

    象牙之塔的最底層,副校長艾薩克面無表情的凝視著屏幕之上的圖像。

    得益于槐詩所引燃的火焰,還有來自終未之獸的辨識訊號,在深度之間,針對無何有之鄉的鎖定已經完成。

    【深度殲滅打擊系統·喚龍笛,鎖定完成】【過載完成。】

    “發射——”

    伴隨著輕柔的話語,睽違七十年的問候,就這樣,跨越了漫長的距離,從天而降!

    然后,將一切,焚燒臺盡!

    天穹在瞬間燒做赤紅,蘇魯支語錄撐起的大秘儀分崩離析,一道道焚燒的星辰狂怒著墜落,掀起動蕩和毀滅的風暴。

    光焰和熱量暴虐的擴散,將地獄中創造的天國變成了徹底的焦土。

    再聽不見哀鳴,只有天穹和大地破裂的巨響。

    再沒有了血色,尸骨化為塵埃,自烈風中進發。

    而就在毀滅的洪流放肆的宣泄的六度之后,恐怖的潮汐之中,有耀眼的虹光降下。

    一個個身影從虹光之中浮現,森嚴的陣列向前邁進,自巨龍的斯鳴之中,龍血軍團應召而來!

    而就在最前方,黑色的學士長袍在焚風之中飄揚,獵獵作響。

    副校長!

    “阿嚏!“

    在旁邊,圖書館的看門老大爺打了個噴嚏,洗了一把鼻涕之后,隨手將紙團丟在了地上:“不好意思,這里空氣不太好,我可能有點過敏維塔利?維塔利,你那兒還有紙巾么?"

    虛空所浮現出的鏡面之中,面無表情的黑神丟出來了一包濕紙巾。

    克羅諾斯、奎師那、切爾諾伯格。

    來自天國譜系的強者們自轟炸之中降下,冷眼啤睨著眼前的地獄。

    只不過,所有人,都已經暫時沒有更多的心力去關注那些近在尺的威辦了。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回頭,看向了槐詩身旁。

    “羅素!!!“

    馬瑟斯的喉嚨里,擠出了嘶啞的聲音。

    “喔,你看上去好狼狽啊,槐詩。”

    喜氣洋洋的老人穿著兒oveLondon的大紅色T恤和大褲衩,宛如觀光游客那樣,將臉上的太陽鏡扒拉下來,仔細端詳著自己學生的模樣:"這鼻血流了一地啊,真慘哦。"

    廢墟之中,灰頭土臉的槐詩翻了個白眼:“你但凡少裝一會兒逼,我都不至于這樣。"

    “啊哈哈哈,真正的主角只有關鍵的時候才能登場啊,在這之前,我可是煞費苦心的給你留了那么多特寫鏡頭呢。

    怎么樣?有沒有感覺更愛我一點了?”

    老頭兒得意的昂首,哈哈大笑著。

    白發在風中微微飄揚著。

    當他回頭時,臉上那愉快的笑容就漸漸浮現出了未曾有過惡意和陰暗,如此的,猙獰。

    向著黃金黎明,發出問候。

    “各位,好久不見啊。”

推薦:散修明奚淺,因機緣搶奪殞身太虛秘境,沒想到還有再逐仙途的機會重來一次,居然變成有資源,有背景的修二代這一次,她一定護住自己的性命,護住身邊的人,成就自己的仙道......歲華朝朝精品言情修仙小說《明神逐仙途》已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