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一千四百七十二章 不要忘記
    難以想象,在如此狹窄的區域之中,竟然能夠迸發出如此恐怖的斗爭和廝殺。

    哪怕是雙方都默契十足的將界限圈定在廢棄的街區之中,恐怖的震蕩依舊令整個城市沉浸在動蕩之中。

    落在龐大城市之上的雨水不斷的在動蕩中升騰,翱翔,折射著遠方的血火,便煥發出了晶瑩的光。

    照亮了窗戶后蘇醒的茫然眼瞳。

    可那戰爭又仿佛如此遙遠。

    哪怕身處同一個城市里,彼此之間的命運也被白銀之海的力量相隔到無限的距離,就仿佛另一個世界一樣。

    此刻,整個街區都變成了沙盒之中的沙盒,箱庭之中的箱庭。

    宛若封閉的試驗箱中的籠斗一樣。

    整個街區已經被火焰和鐵光所充斥。

    前所未有的戰爭烈度在不斷的飆升,向上,再向上,越來越夸張,越來越狂暴。

    鐵的野獸和逝去的魂靈,刀劍和子彈。

    近乎化為了海潮,充斥了每一寸空間,撕咬和斗爭從每一個角落中不斷的出現又消散。

    當云層再度被撕裂,浩浩蕩蕩的戰斗機編隊從虛空中呼嘯而來,灑下毀滅的光焰之后,又在云層中巨鯨的碰撞之下化為煙火。

    當烈火從天而降,便有鋼鐵的巨獸拔地而起。吞日的兇狼張口,吞盡了從天而降的烈火,在焚燒中向前沖撞,同巨型的泰坦裝甲角力,在自爆的閃光之中焚燒殆盡。

    沒有鮮血從那火焰中落下,無魂的死物和逝去的亡靈彼此廝殺,崩裂的大地之上生長出了鋼鐵的草和花。

    焰火絢爛如天國,斗爭殘忍如地獄。

    他們此刻交鋒在人間。

    當鋼鐵之馬再度馳騁,從擴散的洶涌烈焰里突出,向前,在涌動的鋼鐵之獸中,齒輪皇帝持戟向前。

    鐵蹄踐踏著大地。

    戰馬嘶鳴。

    向著迎面而來的風暴,開始加速!

    焚風吹拂在甲胄之上,令化為七海一般湛藍,縈繞著鐵光的甲胄也漸漸浮現出赤紅,仿佛置身熔爐之中。

    在履帶旋轉的轟鳴之中,一輛龐大的坦克驟然從坍塌的建筑中沖撞而出,翹起的車頭在巨響中砸落,厚重的履帶和破碎的鐵石摩擦,迸射火花。

    再然后,碰撞在一處。

    煥發哀鳴。

    被加速的鐵馬所掀起,在阿房的恐怖質量,就連數十噸重的坦克都變成了仿佛樹葉一般,被輕描淡寫的碾碎,踏破,崩裂成兩截。

    長戟橫掃而過的瞬間,層層裝甲如同熱刀切蠟那樣的自正中開辟。

    而疾馳的齒輪皇帝依舊在向前。

    向著所羅門的所在。

    所羅門依舊面無表情,只是俯瞰。在他身后,要塞級主炮的輪廓漸漸從血火中延伸而出,毀滅的星辰從黑暗中釀造而成。

    化為洪流,呼嘯而至!

    恐怖的高溫和波瀾擴散,令整個街區之上所有殘留的鐵獸和亡魂都瞬間蒸發,殘存的廢墟自引力的扭曲之下化為殘骸。

    將齒輪皇帝,徹底吞沒。

    但在那一片耀眼到無法直視的烈光之中,卻仿佛有太陽在升起,暴虐的日輪展開,自低沉的吟誦之中。

    浩蕩長夜,自此而終!

    美德之劍的焰光橫掃,劈斬,交錯的十字將炮擊自正中開辟。

    灼熱燒紅的鐵馬背負著齒輪皇帝,已經飛身躍起,跨越了漫長的距離,從天而降!

    轟!

    長戟和鐵臂碰撞在一處。

    那繁復龐雜的鋼鐵結構層層從血火中具現,籠罩在所羅門的身上,便構成了毀滅級戰爭兵器——引力級動力裝甲!

    在鑄鐵軍團中,這是大規模的攻堅戰時才會從機庫中啟用的裝備,為了供應他的運轉,每時每刻要焚燒數百個單位的源質。

    不惜代價所鑄就的裝甲足以硬撼覆蓋式打擊的炮火,凡人所恐懼的毀滅在它看來不過是夢幻泡影,過眼云煙。

    而內部十六個引擎的出力,足以讓山巒變成它的玩具。

    現在,那恐怖的力量釋放而出,向著近在咫尺的敵人,壓制!

    以居于劣勢的權重加持,竟然同槐詩此刻整個同盟的力量相對,甚至,不落下風!

    “就這么點能耐么,槐詩?”

    虛影一般的裝甲之下,所羅門搖頭:“完全讓人提不起興趣!”

    “是嗎?”

    槐詩大笑,齒輪皇帝的結構變化,層層厚重的機械從甲胄之上浮現,化為了嶄新的四條手臂,手握著源質武裝,發起風暴一樣的進攻。

    “為什么在說話之前,不先照一照鏡子呢,所羅門?”

    此時此刻,在沒有人比他看的更加清楚。

    所羅門的表情。

    那么的兇暴,又是那么的快慰,仿佛饑渴的野獸那樣,渴求著對手,渴求著勝利。

    即便是尋覓死亡而來,可一直到死亡之前,他都會去追求勝利。去不擇手段的打擊和毀滅敵人,直到將一切攔在前方的對手擊潰!

    就仿佛,終于察覺到自己臉上那喜悅的笑容,所羅門大笑出聲。

    再不保留的,以進攻,向著對手獻上贊揚。

    引力裝甲轟然鳴動,重力場擴散,毫不保留的攀升到了最高,令崩裂的大地塌陷,無以計數的鋼鐵收縮,變成一顆顆扭曲的結晶。

    拉扯著槐詩,落入這引力的囚籠之中。

    再然后,血火籠罩了一切。

    在那恐怖的高熱之中,斗爭和廝殺無時不刻的發生,動力長劍、光束長戟和鋼鐵彼此碰撞,發出了高亢的鳴叫。

    “在深空艦隊,最大的倫敦級戰艦,足夠承載數千人,總計四百一十六們火力炮,足夠在三分鐘內將整個地獄的防御徹底埋葬。

    二十一門副炮,能夠為己方艦隊提供毀滅性火力。而前后三門主炮,足夠跨越兩個深度,為軍團創造至關重要的勝負時機!”

    在廝殺之中,所羅門的話語從裝甲之下傳來,如此平靜:“槐詩,你一定在迷惑,我究竟想說什么,我想要告訴你的是,這些都不是它最強的力量,因為最恐怖的毀滅在它的引擎之中!”

    那一瞬間,血火之中的厚重鐵壁拔地而起,將兩人封鎖在內,形成了毀滅的囚籠。

    “只需要三秒鐘,就足以噴發出比擬太陽的光焰和熱量。”

    龐大的裝甲展開雙臂,一重重厚重的隔熱瓦已經將他包裹成了一個臃腫的胖子,宛若鐵球一樣,向著困于引力場中的槐詩發問:

    “現在,你,準備好了嗎?”

    三、二、一!

    伴隨著那話語的延續,三秒鐘的短暫時間一晃而過,而創造毀滅的毀滅之力,已經從這龐大的戰艦引擎之中升起。

    吞沒了一切。

    恐怖的赤紅充斥了所有。

    死亡預感在靈魂之中發出凄厲的嘯叫。

    在那一瞬間到來之前,槐詩所做的,就只有一個動作——抬起了手掌。

    圈禁之手,于此展開!

    在這封閉的囚籠之中,鐵光奔流,拔地而起,就化為了莊嚴而肅冷的塔,數之不盡的機械如繁花那樣生長,彼此糾纏,形成了復雜到令人頭暈目眩的結構,最后,無以計數的結構重疊在一處,就形成了仿佛王座一般的輪廓。

    齒輪皇帝,接入。

    鐘鳴聲響起,浩蕩奔涌,而就在高塔之上,永凍爐心啟動!

    在瞬間,化為黑洞。

    無止境的吞吸著那些向著中央奔流而至的焚風和高熱,抽取著那仿佛恒星燃燒的溫度,匯入了燒紅融化的高塔之中。

    崩裂的聲音不斷的響起,鋼鐵蒸發為銀色的霧氣。

    而就毀滅的炎流內,永凍爐心的轉化和出力也終于轉化到了極限,再然后,收束的烈光便化為了利刃,拔地而起,刺破撕裂了那簡陋引擎早已經崩裂的外殼,自上而下的,劈斬!

    未曾有過的劇烈爆炸中,高塔從正中斷裂,蒸發。

    槐詩已經倒飛而出,掠過了迅速蒸發的暴雨,落在地上,燒紅的裝甲在水泊中嗤嗤作響,漫卷的烈火化為了河流,橫隔在他和所羅門之間。

    他能夠看得到,所羅門詫異的神情。

    還有他身上已經不堪重負的引力裝甲。

    重創!

    機不可失!

    不顧及自己已經快要被燒焦的身體,齒輪皇帝驟然爆裂,被徹底舍棄,最后的力量變成彈射,推動著他的身軀,向著敵人飛出。

    而就在半空中,他焦爛的四肢迅速的剝落,被鋼鐵的肌理所替代,破碎的內臟被儀器所籠罩,線纜如血管一樣穿行在軀殼中。

    以鐵鑄我!

    直到最后,流轉的鐵光再度化為了嶄新的甲胄,籠罩他的身軀之上。

    憤怒填裝,苦痛形態的狼獸甲胄在空中再度加速,就像是二級推進的火箭一樣,瞬間跨越了漫長的距離。

    突破炎流和焚風,向著所羅門,斬下劍刃!

    廢墟之中,所羅門依舊冷漠,甚至好像察覺不到身上岌岌可危的重創一樣,向著槐詩,伸出手!

    高亢的汽笛聲從虛空中迸發!

    轟鳴的戰船自鐵石之上行進,萬噸巨輪的恐怖質量從虛空中浮現,向著槐詩撞出,又從正中被貫穿出一個巨大的裂口,七海之劍鳴動,自內而外,斬!

    緊接著,巨輪自正中,向著兩側坍塌,還未來得及成型就迎來消散。

    槐詩,從天而降。

    一切已來不及。

    可就在那一瞬間,同裝甲的碰撞中,籠罩在槐詩身上的權重加持,竟然無聲消散!

    又一次的。

    什么鬼!

    他瞪大眼睛,來不及回頭,便看到了從地上撐起的裝甲,勢如破竹的向自己搗出一拳,擊飛了他手中的美德之劍,再摧枯拉朽的向前,將他的左臂也砸成了碎片。

    而在那一瞬間,槐詩所做的,只是,略微的向著右側偏轉。

    任由自己的手臂被徹底擊碎,心臟哀鳴。

    可他的身體卻已經撞入引力裝甲的懷中,自回旋里,右手中悲憫的光彩流轉,筆直的穿刺而出!

    貫穿了裝甲之上的裂隙。

    刺破所羅門的身體。

    哪怕,僅僅只有一線創口……可致命的衰老之毒,已經擴散開來。

    而在最后的瞬間,所羅門只來得及拉開一枚拉環。

    手榴彈爆炸,擴散的氣浪和彈片飛射,將他們掀翻。

    落在了地上。

    短暫的黑暗襲來,可在槐詩跌倒之前,便再度清醒。

    感受到渾身的痛楚。

    風暴過去之后的焦土中,暴雨再度灑落,落在他的身上,洗去了焦黑的泥濘,他喘息著,抬起頭,看向了敵人。

    所羅門佇立在原地。

    依舊,在延續著呼吸。

    難以理解,為什么還活著。

    為什么沒有死去?

    即便是毒素沒有要了他的命,可剛剛的爆炸,應該將他徹底摧毀,焚燒殆盡了才對。

    在短暫的空隙中,槐詩卻能夠感覺,那一具殘缺的身體中,好像有什么力量再度涌現,將他從地上撐起。

    血色的焰光流轉,修補著他殘缺破碎的意識,令他的心臟再次跳動,再次呼吸。

    海量的死亡依舊纏繞在他的身上。

    卻不容許他死去。

    尸山血海之中的,無數執著的靈魂依舊支撐著他的身軀。

    不容許他倒下。

    “原來如此么……”

    槐詩呢喃,凝視著那個踉蹌向前的男人,恍然輕嘆。

    而那一張破碎的面孔上,帶著平靜的神情,毫無任何的動搖。

    只是,彎下腰,從地上撿起一柄斷裂的劍刃。

    “看啊,戰爭還沒有結束呢,槐詩。”

    所羅門再度昂起了頭,向著槐詩:“你在猶豫什么?”

    “——你的敵人就在這里!”

    槐詩沉默著,沒有回答。

    只是舉起了自己的武器。

    無聲的等待。

    緊接著,咆哮的聲音響起。

    像是嘶啞的大笑,又仿佛是吶喊。

    沐浴著冰冷的雨水,所羅門向前,垂死之劍斬落,同槐詩碰撞在一處。

    毫不猶豫的發起進攻,格擋著他的反擊,再進攻,穿刺,橫掃,劈斬。

    鋼鐵碰撞的聲音接連不斷的響起。

    如此寥落。

    槐詩雙手握緊美德之劍,嚴陣以待,全力以赴的應對著他最后的進攻,一步不退。

    直到那一具破碎身軀中的血液漸漸流干,直到所羅門再跟不上節奏的變化,失去了握劍的力氣。

    斷劍飛起,從空中落下,釘入了泥土之中。

    美德之劍停在了所羅門的心口之上。

    勝負已分!

    “停手吧,將軍。”槐詩說:“總該結束的。”

    那一雙蒼老的眼瞳中,依舊涌動著攝人的光焰,死死的盯著槐詩的面孔。

    就仿佛,在等待著最后的終結一樣。

    “那你還在等什么呢,槐詩?”

    所羅門疑惑的發問:“完成你最后的工作,不要讓它蒙羞!”

    槐詩沉默,眼眸低垂。

    疲憊的嘆息。

    “抱歉。”

    他說:“我實在沒有殺死你的決心,剛剛說的那些話,是騙你的。請認輸吧,所羅門將軍,算我求你。”

    “蠢貨,你想讓我死在病床上么?”

    所羅門嗤笑著,喘息,怒斥:“結束這一切,槐詩!”

    他逆著劍鋒,向前任由自己的身軀被貫穿,就好像依舊握著看不見的刀鋒一樣,奮盡所有的力氣,向著槐詩刺出!

    “否則,讓我結束你!”

    那一瞬間,槐詩閉上了眼睛。

    鐵光一閃。

    所羅門的動作,戛然而止。

    當那蒼老的身軀踉蹌著,后退,倒下,但還未曾落地,就被他的對手所撐起。

    可是,破裂的手臂推出,就像是拒絕一樣。

    將槐詩推開。

    他坐到在地上。

    沐浴著冰冷的雨。

    當死亡終于到來,那些狂熱的光芒從所羅門的眼瞳中漸漸熄滅了,只留下一片靜謐,如此平靜。

    槐詩沉默著,低下頭,看向那個塞進自己手中的東西。

    一根斷裂的項鏈,還有表面早已經被磨平了,再看不出姓名和年齡的士兵牌,只留下一抹無法消散的血色,仿佛已經滲入了鐵中一樣。

    這就是名為所羅門的男人,最后留在人世的東西。

    “送你,槐詩。”

    垂死的老人看著他詫異的樣子,輕輕的笑了一下:“記住你的話,不要忘記……不要忘記……”

    他依靠在廢墟中,嗆咳著,喘息著,重復著那些模糊的話語。

    直到漸漸的再聽不清。

    就這樣,閉上了眼睛,再無聲息。

    不要忘記他們,槐詩。

    不要忘記。

    在漫長的寂靜里,槐詩坐在他身旁。

    再沒有說話。

    只是凝視著士兵牌,緩緩握緊。

    許久,閉上了眼睛。

    啪!

    仿佛幻聽一般的清脆聲音,傳來,如此冰冷。

    從他的頭頂。

    那一瞬間,槐詩抬起頭,看到碎裂的陰云之后,那不知何時,已經壓迫向大地的天空,遍布層層裂隙。

    絢爛的輝光失去了控制,奔流而出。

    仿佛要將一切吞沒一樣。

    天破了!

    而就在他身后,殘破的市政廳內,黑暗涌動……

    有大笑聲傳來。

    仿佛來自地獄

    不知何時,深淵之中,那一片被稱為謊言和混亂的殿堂里。

    無以計數的血色絲線彼此糾纏,在此處主人的紡織之下,不知何時已經構成了無數錯綜復雜的死結,丑陋的糾纏,令人頭暈目眩。

    可在那些繩結之間,來自現境的投影將一切變化都送到了觀看者的眼前。

    如是,欣賞著那斗爭和廝殺,樂不可支的鼓掌,獻上贊嘆和歌聲。

    “看啊,天成,如此殘忍又莊嚴的犧牲,即便是地獄中也沒有可與之相比的藝術和創造了!”吹笛人大笑:“令人贊嘆,令人敬佩!為何不因這斗志和精神所動容呢?”

    “但是,這一切和我們有什么關系呢?”

    天成不解的發問:“隔著現境的三大封鎖和戰場,深淵的力量根本無從延伸,也無法進入倫敦……您大費周章所做的這一切,究竟是為了做什么呢?”

    完全,無法理解。

    煞費苦心的投入了這么多的力量,可是卻完全無法對再生計劃構成影響,只能徒勞旁觀,吹笛人又是作何打算。

    “是啊,我要做什么呢?”

    吹笛人捏著下巴,那一張永遠被薄霧所籠罩的面孔上仿佛勾起了笑容,如此戲謔:“我需要做什么?不,應該說,他們要做什么呢?

    “人的世界真有趣啊,天成。”

    他彈弄著懷中的樂器,愉快的哼唱,感慨:“所謂的秩序和規則,是如此的令人喜愛。

    不需要多強的力量,也不必親自動手,甚至不需要做什么多余的事情。有時候,只需要輕輕的推一下,就會引發連鎖的驚喜。

    只要種下滅亡的種子,便能夠盛開出絕望的花——”

    他凝視著投影中的景象,目不轉睛的俯瞰,看著那白銀之海中的陰霾漸漸涌動,擴散。

    樂不可支。

    要多久才會明白呢,我可愛的棋子們啊。

    你們想要創作天國,卻早已經身在地獄!

    ------題外話------

    推薦一下《深淵專列》,看得出作者傾注了很多心血和力氣,個人風格非常獨特,我很喜歡洋溢著喜悅和愉快的作品。

主編推薦:最火最熱的女生言情小說集合,總有一本符合你的心意,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