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全文完]第381章 大結局
    望著皇帝帶有幾分怒意的臉,斐月卻倏爾輕笑了出聲,“皇上在怕什么?怕真相公之于眾?”

    皇帝微微瞇起雙眼,就見眼前人仍舊絲毫不畏似的道:“皇上是怕,當年季清月一家是慘死于皇上的陰謀之事公之于眾!皇上怕!”

    “你胡說!”

    “皇上怕朝臣百姓們議論,說你過河拆橋,忘恩負義!”

    “你住口!”

    “肖明軒,你承認吧,你就是這樣的小人,可還扭曲的對季清月念念不忘!”

    “你……”

    肖明軒猛地揚起巴掌,手腕兒卻被一直粗獷的大手攥住,他偏頭之際,肖睿恒竟不知何時出現在身邊,與此同時,屋中忽然多了許多人。

    肖宇淵領著史官,朝臣若干,還有一群冷面的侍衛,眾人團團將其圍住,叫肖明軒一時面色微沉。

    他似乎意識到了什么,但仍舊不敢確定,“你們……是裝的不和睦?”

    肖睿恒沒說話,目光落到斐月臉上一瞬,又極快的避開,這一幕被肖明軒捕捉到,他冷笑了一聲,“你們這樣圍著朕作甚?要謀反了不成?”

    “謀反說不上。”肖睿恒神色認真的看向身后的侍衛道:“將人帶上來。”

    這話音落下,一抹黑色身影被猛然丟到了地面上,彼時那方士已然被折磨的有氣無力,只一雙仇恨的眸子冷冷的望著肖睿恒,似乎曾經受過非人的折磨。

    肖睿恒看向肖宇淵,肖宇淵立時拿出一張罪狀來,“皇上,這是你通敵叛國的證據,現本王以監國親王的身份聯合文武百官彈劾你,你不配坐在龍椅上!”

    那罪狀之上,赫然是那方士與肖明軒交易的過程,其中包括肖明軒給敵國割讓的土地,還有許諾給方士的無數金銀財寶,竟是為了打垮肖睿恒。

    百官也紛紛震怒,“甚為帝王,你不顧百姓安危也就罷了,竟還玩弄陰謀打壓重臣,你不配為帝!”

    “老夫早就看出你不是帝王的材料,若不是當初季家的關系……”

    “退位!若你不退位,這官,老夫不做也罷!退位!”

    群臣呼聲,滿屋子指責的目光叫肖明軒一時耳畔響起了莫名的響聲,他面色蒼白,明白似乎一切無力回天,這樣的罪責被發現,何止叫他退位,又是如今大勢所趨,只怕他要終身都監禁在天牢里了。

    辛辛苦苦這么多年所得仍是毀于一旦,難道真的只是因為他的一席執念嗎?

    不遠處有一道冷冷的目光注視著他,肖明軒猛然想起季清月臨死時的目光,須臾,他苦笑了一聲。

    或許,這就是報應吧。

    窗外,房梁之上站著一男一女,女子的腰身被男人擁在懷中,二人目光淡漠的注視著屋子里的一切。

    男人眼神玩味的看著身邊目色清冷的女人,“星兒,不下去救他嗎?畢竟,他不也曾是你唯一深愛的人嗎?”

    “不必。”戴星兒長舒了一口氣,“一切都結束吧,我不想再和她爭什么了。”

    男人微微擰了擰眉頭,“你做這一切,難道不是為了攪局,僅是為了將肖明軒拉下臺?”

    戴星兒目色微閃了一瞬,“現在說什么也沒有意義了,我與斐月,本來不該是敵人的。”

    這一點,在她初遇斐月,察覺她與季清月的相似之處的時候,就已經明白了。

    她做了這么多年皇后,也不過是步了季清月的后塵罷了。肖明軒那樣的男人,心里又怎會真真切切的住著一個女人呢?不過是因為她比季清月聽話,比季清月好操控,可當她的真實面目展露在肖明軒的面前時,他不也一樣舍她而去嗎?

    有些人,一輩子都活在自己給自己留下的陰影里。

    “走吧,結束了。”戴星兒擁住身邊男人的肩膀,男人若有所思了一瞬,擁住她的腰身,飛掠而去。

    ……

    新帝登基,普天同慶,京中仍有一處陰暗的角落之中冷冷清清。

    斐月站在天牢內,目色淡漠的望著縮在角落里滿身狼狽的肖明軒,眸中愈發冰冷了幾分。

    她終于等到這一天了,終于將她曾給他的所有,都收回來了。

    曾幾何時,他也如眼下這般狼狽,只是那時,他的眼神仍是干凈的,看向她時,也滿是依戀的。

    如今這一切都不一樣了。縮在角落里的人面如死灰,一雙眸中黯淡無光,他呆呆的抬眸看向斐月,眸中些許不知所措。

    “他傻了。”肖睿恒的聲音傳來,斐月側目之際,人已經站在她的身側了。

    二人居高臨下的看著眼前的肖明軒,恍惚間看到了曾經眼前人穿著龍袍意氣風發的模樣。

    一切終于結束了。

    “小刀與我請了長假,帶著小蝶走了。”

    斐月擰了擰眉頭,略有幾分擔憂的側目看向肖睿恒,“小蝶還未清醒……”

    “無妨,他已經做好準備照顧小蝶一輩子了。”

    斐月緩緩點了點頭,她就知道,她沒看錯小刀,的確是個值得托付終身的人。

    肖睿恒又道:“火鳳捎來消息,說她回火鳳島上去,叫你有空寫信給她。”

    “嗯。”

    “走吧,咱們也該離開了,安遠三十六軍留給皇帝,足夠了。”

    肖宇淵也并不是癡傻之徒,只不過他的光芒都被自己的兄弟蓋住了而已,這一點,斐月一早就知道。

    故此,整個天啟都交給肖宇淵,他們也沒什么好擔心的。

    “冬菊說想隨我們一道走。”

    肖睿恒猶豫了一瞬,輕輕點了點頭,“好,正好你也需要人照顧。”

    兩人深擁了一瞬,肖睿恒小心翼翼的輕撫著斐月的小腹,眸中滿是溫柔和期待,“我們的住所在京郊的山林里,你若是不放心皇帝,我們還可以隨時回來,不過最好不要念著他。”

    “嗯……”斐月心頭有些疑惑,她忽而微微張了張嘴,“我想問……你那一次對我的誤會是如何解開的?”

    肖睿恒當然知道她說的是什么,這么多年來,他們夫妻唯獨只有一次鬧了誤會,可大局當前,他自然很快便自我消化,再想不起來怨懟。

    當然,也是許久才知道了真相,原來那晚的人并非是斐月本人,而是火鳳。斐月希望火鳳能與羅剎終成眷屬,才出了這樣的餿主意。

    難怪那一身紅衣甚是刺眼。

    想到這兒,肖睿恒又搖了搖頭。“不提了,過去的事,不提了。”

    二人相擁著走出天牢,門外有光,天色大亮。

    主編:王晞的母親為給她說門體面的親事,把她送到京城的永城侯府家鍍金。可出身蜀中巨賈之家的王晞卻覺得京城哪哪兒都不好,只想著什麼時候能早點回家。直到有一天,她偶然間發現自己住的後院假山上可以用千裏鏡看見隔壁長公主府……她頓時眼睛一亮——長公主之子陳珞可真英俊!永城侯府的表姐們可真有趣!京城好好玩!吱吱經典女生言情小說《表小姐》已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