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EX-永恒之戰
    【這是一個依然算不上‘明亮’的新生年代。】

    在那一場發生在初始之火周邊的賢者之戰后,籠罩在萬事萬物上的陰霾開始散去,死寂的多元宇宙開始復蘇,而未來,也終于復歸萬物眾生之手。

    或許在千百年后,曾經熄滅的無盡世界將會再次充斥虛空,令多元宇宙重耀光明,但現在,一切方興未艾,夜幕未降,黎明未至,白晝還未來臨——只是所有人都知曉,它們終將到來。

    【這是一個怎么說也稱不上‘完美’的多元宇宙。】

    在一次橫掃多元宇宙的巨大波動中,無窮世界從空蕩的虛無中重生,無數種族從死寂的黑暗中復蘇,他們從近乎永恒的長眠中再次睜眼,凝視遠方的星辰。

    絕對完美的‘結局’,的確已經被某位賢者強行用物理手法打出,但后續的處理仍然令人頭疼——尤其是這些種族文明被復蘇時,本就在消亡前的最后一瞬,怎么才能讓這些毀滅于未來賢者計劃的死者不再次死去,又怎么處理這些突然冒出來的鄰居和前輩,就是整個多元宇宙中眾多文明的集體難題。

    【當然,這也是一個越來越好,越來越完美,正在不斷‘向前’駛去的故事。】

    再也沒有毀滅一切文明生命的邪神,再也沒有意圖支配萬物未來的賢者,自此之后,眾生皆有自己的道路,自己的選擇,萬物的魂魄將會審判萬物自己,決定他們究竟是自我毀滅,還是繼續延續。

    即便是還有全新的悲哀和絕望發生,那也只不過是他們自己的選擇——而眾生也并非像是以前那樣,事情發生后,就再無機會去扭轉這些令人悲傷的事情。

    【在遙遠的彼方,有著可以改寫一切的‘祈愿機’。】

    傳說,在初始之火的周邊,那萬界萬物起源之處,除卻那造就如今這個多元宇宙的,三顆‘起源之星’外,還有一顆被命名為‘逆轉’的星辰,它隱藏于火焰的光輝之下,想要抵達那里,需要經歷無盡考驗,無數艱險。

    但即便如此,無數文明中,也有無數強者以那顆星辰為目標,踏上了屬于自己的旅途——因為據說,只要抵達那顆明亮無比,如同蜉蝣一般漂浮在多元宇宙旁的‘星辰’周邊,就可以強行扭曲多元宇宙,制造出自己想要的‘未來’。

    當然,這扭曲肯定不會沒有限制,但倘若只是想要扭轉悲傷,挽回遺憾,亦或是完成一些不是太匪夷所思的愿望,那絕對是足夠了,以奇跡與未來的名義,這顆名為‘逆轉’的星,便是多元宇宙眾生戰勝黑暗的‘戰利品’。

    ——總而言之,一切都已經過去。

    苦難與絕望的年代已經結束,光明與希望的年代拉開序幕。

    但是啊,這遠遠不意味著結束。

    因為‘未來’是茫然,因為‘希望’是艱難。

    ‘未來’,代表的絕不止單純的‘幸福’,其中必然混有茫然的苦難與不甘的傷,而‘希望’也絕不是如眾生想象的那般光明璀璨,那般完美,它就像是斤斤計較且挑剔的公主,如果不滿足各種繁復的條件,就絕不可能得見真容。

    無論是未來還是希望,都是生命必須經歷的一部分,所以必然充滿挑戰,充滿阻礙,充滿各式各樣的麻煩和敵人。

    這些美好的詞匯,絕不像大部分人想象的那樣浪漫,未來和希望固然意味著美好,然而更需要奮斗,但奮斗卻是一件麻煩的事情,所以對它們抱有浪漫幻想,覺得‘勝利了’就能隨便‘享受’的生命,越是前進,就越是會感覺失望,似乎什么都和以前一樣,沒有任何改變。

    但對于紛爭的引領者,奇跡的創造者而言,無論是喜悅還是痛苦,挑戰還是敵人,都是‘他’所希望的。

    因為始終不變的是‘戰斗’。

    希望的時代剛剛拉起序幕,無數種可能都在幕布之后等待。

    在一切光輝都在重生的年代,在信念與決心還未消散的時刻,因生命奮斗而點燃的烈焰將照亮這個多元宇宙。

    這便是,喬修亞·凡拉德克里夫認為的,‘最好的希望與未來’。

    “——我說啊,老師又跑哪里去了?!”

    三界九天,至高天·神域摩爾達維亞的世界中樞,精神終端中,‘古龍女皇’莉莎咬牙發出的低聲抱怨簡直就能貫穿時空,令正在接聽通訊的‘不滅圣盾’普瑞斯特皺著眉頭,下意識地微微將終端從耳旁拿開了一點。

    “老師明明都說好了,他最近這段時間,絕對會帶我和辛迪加去初始之火旁邊看看的!我也想要瞻仰三位偉大賢者的遺骸啊!這都拖了多少年了,當初老師在宴會上答應的好好的,結果鴿了一次又一次!”

    “噓,你這個傻丫頭,小聲點!這里是三界九天的中樞——讓其他人聽見的話可就不好了!”

    長嘆一口氣,布下不知道多少個多重以太隔絕法陣,普瑞斯特溝通著精神終端,頗為無奈的道:“他老人家上次在‘賢者之宴’上,不還頗有興致的說,一旦有時間就帶我和伊萬他們去‘外面’看看?結果你瞧,不談在新生多元宇宙探索的時間,最近我在神域住了二十年,都快被蘇爾和布蘭妮喂成豬了,還不是沒動身?”

    “我也就抱怨一下……最近老師也不指導我們了,大競技場的AI也差不多幾十年沒更新了。”莉莎頗為郁悶的聲音傳來,似乎正在憂慮一些事情:“我,辛迪加和初號都很擔心,老師他會不會……”

    “老師是真的沒時間——又要微調多元宇宙結構,又要重塑無數寂靜虛空中的廢墟,平時難得回來一次,也要陪3號女士優化‘多元宇宙魔網’的核心結構,和諸神聊聊天,就算偶有空暇,也會有各種老朋友前來拜訪開宴,上次就和諾查丹瑪斯主宰和七神聊了很長時間……咱們的事情又不重要,就等等吧。再說,你不是已經近圣者了?你自己回溯起源之路,去初始之火看啊。”

    “我也想啊。”

    精神終端中,傳來近圣者頗為喪氣無奈的聲音:“但是上次老師又進階后……說真的。我也不知道他老人家究竟怎么辦到這件事的。反正,他就和其他幾位賢者聯手,封閉了初始之火周邊的虛空,說要把‘初始之火’改裝一下,改成一個叫做‘無限全能引擎’還是其他名字的什么東西。”

    “按照老師的說法,這是什么超越紀元變動的巨大改變,但具體什么變動,估計我實力太低沒發現,可這初始之火倒是越來越難接近了——魔潮的沖擊力愈發澎湃,不到賢者級,亦或是近圣者巔峰,恐怕根本無法靠近……我甚至懷疑魔之賢者是不是要復活了,不然這次的大魔潮,沒道理能持續這么長時間……”

    這還真說不準……普瑞斯特在心中暗道。他不知道正在多元宇宙盡頭處游蕩的莉莎辛迪加一家子有沒有聽說過這件事,那就是前段時間,群星世界的三重帷幕似乎偵測到了靈能小蟲的異常變動——賢者的逝去,固然是不可挽回的,可是所謂的多元宇宙真理和鐵律這種東西,在自家老師面前根本就是果凍做的,他一口氣吞了估計還嫌沒味道呢。

    普瑞斯特正準備把自己的猜測對莉莎說說,但是就在他準備開口的時候,普瑞斯特聽見了精神終端中傳出一聲充滿苦惱的男音。

    “孩子他娘,別聊了,你過來幫我看看,‘紛爭大陸·殼中的世界’這一資料片的探索部分劇情線應該怎么才能做的寓教于樂,讓小孩子也能輕松理解?初號說祂沒有育子經歷,給不出意見。”

    “不是,孩子他爹,先不談你怎么就問到智械集合體的初號頭上了,‘殼中的世界’這資料片,我記得不是25禁,嚴禁未成年人購買嗎?你準備用這東西寓教于樂?教育其他人和我們的孩子?!”

    “對不起,家中的笨蛋又出問題了……我先去看看情況。”普瑞斯特聽見莉莎的聲音漸行漸遠,最后,他還能隱隱約約聽見一聲斥責:“你瘋啦?!老師把這部分劇情交給你來做是信任你,別的劇情不說,你,你怎么把法特洛爾維娘化了?!”

    “初號你也是,靈魂傀儡不是你同類,你別把他們洗的這么白……哇啊啊,氣死我了!都給我跪下!”

    “我聽說最近不是挺火的嗎……和平年代的人都喜歡這么做呀……”

    “滋滋滋滋,滋滋滋滋滋滋滋……”(居然不是嗎,還以為難得遇到一個智械同類……)

    “作為歷史的一部分,給我以身作則,去尊重歷史啊!”

    昔日的陰霾已經消散,和平與娛樂成為這個世界的主流。

    對過去歷史的篡改與娛樂,或許對于誕生于光明一代的人而言是常態,他們沒有經歷過那個時代的痛苦與黑暗,所以總是將一切想的太過輕松與歡快……不過,即便這樣的舉動是錯誤的,但倘若看見新時代的多元宇宙居民居然可以活的這么沒壓力,這么輕松,正如同他們當初最美好想象中的那樣,那么昔日為此奮戰的先驅者們,估計也就是怒而斥責幾句,然后輕笑著嘆息吧。

    當然,最起碼的尊重,還是要有的——戲說不是胡說,改變不是亂編。

    “老師真的不見了。”

    掛斷與忙于教育家中成員的女皇陛下的通訊,普瑞斯特又聯系了幾位熟人朋友,比如說小隊中估計還在聯機攻略‘極黯深淵’的那群老隊友們,比如說正在多元宇宙巡回舉辦美食大賽的第一小隊成員們,還有得到過老師委托,如今正在負責教育‘武器妖精’‘戰艦妖精’‘城塞妖精’和‘星球妖精’等眾多妖精常識的某位艦長和他的阿摩司戰艦夫人——但答案都不約而同的一致。

    老師,真的消失不見了。

    以普瑞斯特如今的實力,自然不會因為這種事情而憂慮。說實話,作為眾多弟子中,思維邏輯和戰士最接近的冒險者,他早就猜測過類似的想法……這個多元宇宙中的確已經不存在能讓老師感覺到興奮的存在了,畢竟就算是賢者,也是有強有弱,而奪取未來賢者絕大部分力量的老師,這么長時間下來,恐怕早就抵達了不可思議的那一步。

    “該不會是……”

    這并不奇怪。

    早就在‘賢者之宴’,召見多元宇宙中所有排的上號的強者時,老師就說過,他最初始,可能并不是這方多元宇宙的存在,他能降臨于這個多元宇宙,完全就是因為純粹的‘奇跡’。實際上,因為老師的存在,整個多元宇宙中的‘穿越’現象也大大增多了,現在甚至算得上是一種‘非虛空級文明’接觸其他世界文明最初始的一種渠道,可謂是大大豐富了多元宇宙眾文明的多元性。

    如今,他已經完成了在這個多元宇宙所有的契約,實現了在這個多元宇宙所有的承諾。

    他已經斬殺了所有的邪神,滅卻了所有的混沌。

    和鋼與火立約的戰士,燃盡了所有的黑暗與惡,他如同火炬,將絕望逆轉,將光明帶向這個多元宇宙。

    所有因果的鎖鏈都已經碎裂,所有沉重的責任都已經脫落,此時的戰士,可謂是前所未有的自由。

    “難道說,老師真的……”

    而就在普瑞斯特微皺眉頭,陷入思索的時候,多元宇宙軸心世界‘三界九天·無限宇宙’之外,‘新卡爾利斯世界’處。

    “我的喬修亞,我的重燃火焰者……”

    端麗的銀發女士,卡爾利斯的意志對著通訊法陣脫力地呻吟道:“你徹底失去信息三小時,3號那孩子已經開始借助魔網掃描眾多多元星河了……如果不是你帶走了螢和凜,哦對,還有黑,她恐怕會更生氣。”

    “不,不對,就是因為你帶走了他們沒帶走她,所以她才很生氣!我說啊,你這家伙,難不成要不打招呼就離開嗎?!”

    這帶著埋怨,緊張還有詢問的話語,傳遞到了信號似乎不是很好的另外一邊,而另外一側,某個男人感到莫名其妙的聲音響起:“你說什么的,卡爾利斯,我就出門散個步而已,什么離開不離開的,我又不是宅男,總要出去走走吧?”

    “我過一會就回家——告訴3號,幫我準備一下,我回去就陪她去創世大漩渦看世界……呃,下次我也帶你一起出來走走,就是可能有點危險。”

    “這是危險的事情嗎?”卡爾利斯嘆氣,原本優雅的鋼之蟒女士揉了揉自己的頭發:“這個多元宇宙都找不到你的蹤跡和因果了,你告訴我這是出門走走?”

    “整個多元宇宙都是我的家,我出家門走走有什么好奇怪的……行了,不會散步太久的,今年說不定會晚點回來,不要等我了。”

    理所當然的語氣從通訊的另一端響起:“你們別成天PTSD的,覺得我一不見就會偷偷溜走——聽好了,我可不是為了什么責任和契約,亦或是為了你們,所以才呆在這個多元宇宙的。”

    “我是自己想留下,所以才留下來的!”

    ——這是和任何因果,任何憐愛,任何責任與信念都完全無關的選擇,就和奇跡不需要理由一樣。

    畢竟,難不成一個人認定一個地方是他家,還需要朝其他人解釋原因不成?他倒是要看看誰敢質疑,論起講道理,在這個多元宇宙某戰士還真沒怕過誰。

    “……你都開始用年算時間了啊……”

    一時之間不知道如何反駁,卡爾利斯也沒力氣再去詢問了,她先是沉默了一會,然后笑著搖了搖頭。

    “真是的……令人操心的家伙。”

    是啊,他總是如此,總是這樣。

    ——他總是喜歡去干一些驚天動地的事情。

    ——而這些事將改變世界。

    ——然后,究竟會怎么樣。

    ——那,就是之后的故事。

    “早點回來啊。”

    “沒問題,這次選的目標挺有意思的,估計回來就能繼續改裝‘全能者引擎’了。”

    通訊掛斷。

    多元宇宙之外。

    緊握著兩柄武器,肩頭趴伏著一頭黑龍的男人抬起頭,眺望遠方。

    能看見,在‘泛無限多元衍生軸’外,那對于尋常多元宇宙生命來說絕對虛無的超時空中,有無窮無盡的光芒閃爍。

    其中,有根系遍布多元,掌控無窮可能,統御一切的‘世界樹’,以及和祂隱約互為倒影,于另外一個‘雙生多元宇宙’中,以深淵為枝葉,貫穿無窮世界的‘深淵之樹’。

    有萬知萬能,通曉一切,在眾生的輪回中塑造出一個又一個祂所喜愛故事的‘地平線之主’,以及以宿命為工具,掌控多元宇宙萬事萬物的‘宿命論支配者’。

    翱翔于非實在領域,不死不滅,永恒不朽的‘不死鳥’,生活在永恒熱寂多元的‘熵之魔’,以萬界萬神為核心,集體統治無限世界的‘秩序天神’,啃噬‘終末’,孕育‘初始’的‘歐米伽蠕蟲’。

    甚至,有整個多元宇宙本身,就像是一個巨大的大腦,作為一整個統一意志的‘世界群大腦’,就像是編織一樣,編織出無數命運與世界的‘多位面紡織機’,作為一種絕對真理,貫穿無盡時空,甚至復數多元宇宙的‘平衡之天秤’,還有時間逆行,整個多元宇宙都從毀滅誕生,歸于最初原點,并一次又一次重復這輪回的‘輪回時間熔爐’。

    這些無比強大,超越了無限,凌駕于多元宇宙,甚至本身就是多元宇宙升華,就是祂們軀體的強大存在,全部都出現在了他的眼中。

    而其他正常的多元宇宙中,絕大部分還未出現至高支配者,其中自然也有出現賢者,而祂們正在多元宇宙中互相明爭暗斗。

    “若未來賢者成功,那么咱們這個多元宇宙,或許就會成為‘泛多元宇宙蜉蝣’的一部分,成為祂們中的一員吧。”

    喬修亞如此自語道,但卻迎來自家武器的吐槽。

    “不是,主人,難不成你覺得你和未來賢者有什么區別嗎?你瞧,祂們都在看著你啊!”

    “我也在看著祂們,有什么了不起的,別太緊張,螢,我早就說過,多元宇宙之外也是很精彩的。”

    “這精彩有點過分了哦主人。你瞧黑,都發抖了。”凜幽幽的聲音響起,但迅速遭到了黑的反駁:“胡說八道,我這是興奮的顫抖!”

    “我又沒說是害怕的。”

    “……”

    對于自家武器和坐騎的嘴斗,喬修亞向來都不是很在意,他笑了笑,然后感知到了,那些其他無比強大的存在,有絲絲縷縷超越時空的意志,正在朝著自己探來。

    【奇跡之王】【萬軍之主】……就好像是喬修亞能一瞬間理解祂們的稱呼一樣,他們也在一瞬間理解了喬修亞所代表的一切意義。

    “真應該感謝未來賢者啊……不然的話,恐怕眾多賢者也不會像是現在這樣齊心協力。統合一個大集體最好的辦法,果然還是要有一個敵人。”

    雖然看上去正在思慮著什么,但實際上,喬修亞什么都沒想。

    因為此時此刻,他看見了,在遙遠‘泛無限多元衍生軸’之外,似乎有什么‘青色的云霧之光’正在閃爍。

    那是一片青色的云霧,正在蔓延的無限,膨脹的多元宇宙正在祂的體內涌現——明明是‘陌生人’,卻帶給他一種意外‘熟悉’的感覺。

    “這個家伙……有點眼熟。”

    ‘超越者’與‘青之云霧’?這名字有些意思。

    ——故事還未結束。

    ——道路還很漫長。

    ——降生的意義,死去的意義;超越的意義,戰斗的意義;家鄉的意義,歸去的意義;時間的意義,重逢的意義——

    在這個無窮無盡的超大統一體中,想要抵達真全知全能的地步,還很漫長。

    但是那又如何?沿途的風景,中途的戰斗,才是最有趣不過,最為重要的‘存在的意義’和‘幸福的意義’、

    戰斗已經結束,新的戰斗或許又要開始。

    瞇起眼睛,露出笑意,戰士揮動武器,對著這些‘超越’與‘無限’們露出友好的笑意。

    “也不是,不可以一戰。”

    全EX-完。

    推薦:李念念一直自以為是的認為自己嫁給了仇人,拼命作了一輩子。可是,當那個人在災難現場獨給她留下了生機後她知道自己錯了。重活一世......贏魚女生言情小說《七零年代學霸小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