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全文完]番外
    太空城早間的空氣總是有些干燥,微風吹拂間,雖然涼爽,但卻沒有自然的清新之意。

    ‘烏托邦一號’,第一代純機械結構太空城。

    雖然已經改裝過許多次,甚至從內至外翻修過,但循環系統仍然算不得完美,氣溫適宜是沒錯,但總感覺像空調房那般不自然。畢竟是老東西了,修修補補,比不上新技術也是正常。

    不過,對于劉瑞安這位誕生于太空城的‘天上土著’來說,這才是他觀感中的自然——地球上那些山山水水蒼蠅蚊子蟑螂蚰蜒乃至于漫天花粉水蒸氣的‘自然環境’,簡直比地獄好不到哪里去。

    “還是太空城看著順眼,這輩子假如沒必要,我再也不回地球了。”

    出了太空港后,劉瑞安如此自語嘟囔道。畢竟地球空氣過敏這種事除了改造手術也沒啥其他辦法了,可既然要改造手術,當然就要順帶改的強一點吧?

    這樣一來,花銷可就大了去了,哪怕是大同時代,也要做出貢獻后才能有相應的權限享受。

    總之,和他這位剛剛從大學畢業的二十歲年輕人無關。

    “福特,幫忙拿上行李。”

    最近太空港沒什么人,這也正常,畢竟如今人類文明的高新開發區都在火星和土星基地,地月軌道周邊基本算是老城區了。

    現在的話,也就各大政府部門和軍工設施建設在這里,劉瑞安示意自己的機器人管家將行李箱拿起,又喚來一位自動代步車,徑直坐上:“去上城1區。”

    “沒問題。”

    管家笑著應了一聲,他是AI,而代步車司機自然也是智能AI——當然,他們都不是擁有公民權限的第七級人工智能,那種級別的人工智能都在各大科學院工作,一般用于服務工作的AI最多也就五級左右,能完成一定程度上的智能交流,理解各種暗喻短語。

    而作為人類助手的智能管家大部分都是六級,稍微升級一下,便可擁有公民權。

    實際上,許多富裕家庭的管家都享有公民權。

    聽見劉瑞安的話后,代步車直接啟動,懸浮著朝著1區行去。

    劉瑞安,懸月三號太空城生人,基因調整者,星際211大學畢業,深空工程專業,夢想是前往火星的‘蓋塔能源集團’工作。

    當然,理想很美好,現實很殘酷,在所有體力活動都被智能機器人代替的大同時代,創造性工作的要求變得史無前例的高,蓋塔集團可是星際一流的深空探索企業,甚至有獨立的探索艦編制,這種大公司怎么可能是一個普通大學生能去的。

    別說基因調整者有什么優勢了——大同時代這么多年,整個人類文明圈都沒幾個純種地球人,那還是因為他們天生基因完美不需要改造,不是基因調整者的才是少數……畢竟普通血肉苦短,機械和基因改造永生嘛。

    所以為了積累足夠的資歷和知識,劉瑞安只能放棄幻想,在父親的安排下回地球圈,找了一個普通深空工程工作室工作,日后慢慢跳槽吧。

    說起來,那公司嚴謹來說也不普通,雖然是瀛洲人開的,現在名氣也不怎么響亮,但是‘早乙女實驗室’的名頭在老一輩人中頗為響亮,父親似乎也是花了不少關系才把自己塞進去。

    日后回去送老爹一點禮物吧——說起來他喜歡啥來著……

    大同時代,人可以選擇不工作,享受自由自在,只需要玩樂的生活,但是說實話,這是老一輩人的邏輯,對于真正的大同新人類而言,‘工作’,‘被人需要’和‘被人認同’,才是貨真價實的奢侈品。

    對于這些一出生就享受極大資源豐富的新人類來說,只有得到了社會的‘承認’,他們才會感到快樂。

    “他們都不覺得無聊嗎?無止境的純粹享樂,和直接對大腦注射激素有什么區別……”

    代步車的速度不快,但絕對穩定,劉瑞安能看見一排排房子從身側掠過,調整者堪比蒼鷹的視力很清楚就能看明,那些房子都已經實現‘封閉化’,這意味著其主人放棄了現實世界的肉體,選擇將自己投入電子世界,這不禁令他嘆了口氣。

    這就是大同時代的老城區,絕大部分人都進入賽博世界的‘地月區域’。

    ‘烏托邦一號’太空城其實還算是比較有活力了,劉瑞安能看見還有不少人在城中心活動,要知道,有些太空城根本就是一個超大型倉庫,儲存了各種濕件電腦而已,除了日常維護的AI只能,根本沒有任何物理肉體。

    畢竟太空城并不大,代步車很快就來到1區,也就是中心住宅區。房屋分配早就是慣例,除了實在沒有空余,不然任何人去哪里都可以在當地選取一套住宅使用。

    當然,你離開后住宅也就不屬于你了,一般來說,只有取得過貢獻的高權限者才能同時享用復數固定住宅——這當然不是不公平的事,別的不談,第七代超空間引擎的主研究員能住幾套房子怎么啦?地球聯邦科學委員會巴不得所有人都是這么牛逼的大能,那人類征服銀河恐怕也是指日可待。

    1區,代步車離開,劉瑞安和他的機器管家福特拿著行李,來到一棟小樓旁。倘若是普通無貢獻公民,自然住房福利只有‘一套房’,但是作為已經證明自己能力可以為人類文明做貢獻的‘高等大學畢業生’,劉瑞安卻能獨享一棟小樓。

    囑咐福特把行李安置一下后,劉瑞安便伸了個懶腰,然后準備徒步在周圍逛一逛,看看周圍的鄰居究竟都是些什么人。

    “最好能有點共同話題,不說了解深空工程,會玩‘紛爭大陸’也是好的嘛。”

    劉瑞安還記得之前自己在六十六號月面都市暫居的時候,找了半天也沒人玩碧虹幻想,最后只能無奈棄坑,轉玩紛爭大陸的慘痛經歷——他可不是一整天都能泡在虛擬網絡中的人,能在現實交流,一起吃個飯,去現場買買周邊不是更好?

    說起來,自己在游戲里不大不小,也算是一個‘極意高手’,雖然比不得那群職業玩家全員傳奇,但在《紛爭大陸·死之劫波》這個版本,極意就已經算是高端人員,可以接‘世界協助任務’了。

    收回有關游戲的想法,劉瑞安四處轉了轉,結果并沒有發現什么有趣的。雖然這里的‘封閉化’比較少,但目前也沒什么活人在居住……恐怕大多都在城市中心那邊玩樂吧?

    說起來,自己似乎的確看見了‘妖精卡牌線下大賽’的廣告。

    唉,這個他是真的不會,實在沒辦法。

    但,走著走著,不知怎么回事,劉瑞安來到了一個奇怪的建筑之前。

    “咦,這什么建筑風格,占地好大啊!”

    不知為何,僅僅是一眼,劉瑞安便感覺悚然一驚,他抬起頭,看向這對于大同時代人類而言,非常古樸古怪的建筑牌匾:“天上天下第一……縱橫十方無敵……”

    “喬氏武館。”

    武館?

    那是什么玩意。

    為什么這個武館的占地面積足足有七八棟樓那么大——不是,這究竟是什么建筑啊?究竟是什么人才有這個權限,獨占這么大的地方!

    心中懷著疑惑,但劉瑞安也沒貿然去打擾,他能看見這個武館并沒有封閉化,里面應該是有肉體的活人,這樣的話,下次帶著禮物來拜訪一下。

    如此想到,劉瑞安回到自己家——管家福特不僅已經把所有行李依照他的喜好擺好了,甚至還在燉咖喱。祖國美食雖好,但哪有咖喱來的省事,在等待自己今天第二餐的時候,他閉上眼,腦內芯片啟動,進入‘星網’。

    網絡這東西,雖然日新月異,但本質還沒什么改變。

    雖然在火星那邊成天有人說,自己可以不依靠芯片就能聯通星網,甚至和人意識交流,但那很明顯只是假新聞嘛,深潛入游戲玩多造成的幻覺,畢竟現實哪來的超能力,心靈溝通都來了,還不如說是賽博改造的電波溝通哦,一點科學常識都沒有。

    搜索了一下‘武館’這個詞匯后,劉瑞安不禁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原來是古地球人用來磨礪軀體,鍛煉意志,學習技藝的地方啊,就和學校一樣。

    那樣的話,應該就是如今各種基因改造集團的原型吧?喬氏武館的主人應該就是某個大型基因改造集團的管理者,這樣一來,能占那么大的地方倒也說得過去。

    “可惜哦,我更偏向賽博化一點呢,畢竟基因改造想要在深空活動還會是有點難啊。”

    嘟囔了一句,劉瑞安倒也并不是特別關注——大公司領導又怎么啦,大家人格都是相等的嘛,權限低大不了就抱大腿咯,有什么了不起的!

    更何況,他想要去的蓋塔集團是深空能源公司,和基因改造半點關系都搭不上……其實還是有點關系,但既影響不了前程,那就不用太過在意了,舔一舔即可,不必太過在意。

    “下次帶點禮物去比較好……喬氏,應該也是正華地區的人吧,那我帶點自己做的吃的過去?雖然我廚藝不算很好,但是至少和福特差不多。”

    本來劉瑞安是打算讓福特做一點點心送過去,但是難道誰沒有AI管家女仆嘛?自己動手更有點誠意,更何況本來就打算送周圍的鄰居每人一份,肯定是親手才能表明情誼呀。

    ——專心做自己的事情前,先和所有人打好關系,這樣才沒人會在你做事的時候煩你——老劉家家訓,看自己那爹的表情,顯然是吃了很多苦才總結出來的。

    “福特——幫我訂購一批純凈的精選原生牛肉!”

    “是,老爺。您要制作什么食材?”

    “不用你動手,我自己來。”

    餡餅,自然是肉餡的好吃啦。劉瑞安也沒閑著,一邊準備去早乙女工作室的資料,一邊認真的動手剁餡揉面——中間過程略去不談,餡餅便是做好了。

    “想當年我練習廚藝的時候,周圍人可是交口稱贊,可惜實在是沒辦法超過AI極限,抵達‘專業水準’。”

    大同時代,但凡是第六級AI能夠做到的事情,哪怕是打球下廚,都屬于‘業余水準’,只有超過這個標準,才能算是專業,得到‘工作’的權利。

    劉瑞安的專業學識自然是早就抵達專業八級,只需要再進階兩級,就能來到‘菁英’級,那個時候,去蓋塔集團工作也是有機會的,可惜呀,很多人一輩子都卡在這兩級上。而廚藝,劉瑞安也有業余九級,倘若是在舊地球時代,當得上大廚了。

    至于現在這個時代的大廚,也就是‘專業’頂端,‘菁英’級,唯一的標準就是食物做出來后會發光。也不知道是不是以訛傳訛,劉瑞安聽自己朋友說的時候將信將疑,奈何他那朋友一幅堅信不疑的樣子實在是太有說服力,讓他不由自主的信了。

    帶上禮物,劉瑞安先是拜訪了一下周圍的鄰居——大部分都是普通人,雙方互相掃描一下芯片信息就算是認識了,收過禮物后便笑著寒暄幾句,想來將來有什么事情也會和他提一句,而不是當做陌生人排斥。

    最后,他便走向那個奇怪的武館。

    說實話,劉瑞安是真的很好奇武館究竟是什么樣的,是擺滿了基因改造倉,還是說有點像是血肉實驗室那樣?倘若是后者的話,帶著有肉香的餡餅感覺不是很合適,這點也是他剛剛才想到的。

    “您好,我是剛搬過來的新鄰居,LRA530051劉瑞安,攜禮拜訪。”

    “……進來吧。”

    武館的大門打開了,而一臉好奇的劉瑞安便這樣步入其中。

    但是,卻有點失望。

    怎么,什么都沒有,就一片空蕩蕩的院子,還有后面的一棟小樓?

    這么多空置的空間,多浪費啊!

    雖然如此想到,但劉瑞安并沒有表現出來,他看見院中有一個人影,應該就是之前為他開門的那位,所以他便向前走去,定晴一看。

    然后,他便愣住了一下。

    ——好美……不對,是好帥!

    那是一位身著青色道服的黑發美少年,長發扎成馬尾,青色的雙眸明亮帶煞,那光既像是青天碧霞落凡塵,又像是九天劫雷化身。總的來說,雖然很帥,但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招惹的對象。

    雖然說,基因調整者有一個算一個,全部都是帥哥美女APP16打底,但有這種氣質的存在,那也是足夠去當巡回巨星了。

    此時,這位美少年正拿著掃把,有一陣沒一陣的掃地。雖然奇怪對方為什么不讓管家AI動手,但人各有怪癖,他劉瑞安可沒那么多嘴!因為那雙淡漠的眸子而有點拘束,但劉瑞安還是壯膽大笑道:“您好,我是隔壁新來的鄰居,前來拜見。”

    “嗯……新來的鄰居啊,你要拜見的人應該是師父。”

    抬起頭看了一眼,美少年繼續低頭打掃,淡淡的說道:“下次再來拜訪吧。”

    “師父?”

    又是一個比較新奇的詞匯,但是由于查詢過武館的資料,劉瑞安倒是有點理解——不就是老師嘛,地球時代基因改造技術不佳,每次改造成功都如同再生父母,所以除卻‘師’之外,還要加個父字。

    ……應該是這個源流吧?

    “……嗯,我是這家武館的‘前’弟子,早就結業了,平時不住在這里。”

    說這話時,黑發少年似乎掃到了什么頑固的垃圾,便皺起眉頭用力戳了戳——也不知道是不是幻覺,劉瑞安感覺有什么很宏大的東西正在晃動,又有貫穿久遠時空的哀嚎響起,波及無垠遠方,但是回過神來,對方不過就是普通的掃地而已。

    “這些垃圾真頑固。”美少年低聲嘆氣道:“為什么我要做這些事情。”

    “既然如此,我還是等下次主人回來再來拜訪吧——這位朋友,禮物就先送給你了。”

    本能的有點畏懼那怪異的幻覺,劉瑞安不禁咽了咽口水,然后便打算撤。果然誒,這里是大集團領導所在,氣勢壓迫好重,他呼吸都有點不暢了。

    但聽見這句話,黑發的美少年卻抬起頭,頗為意外的打量了劉瑞安一眼,然后微微一笑——不是一笑傾紅塵的那種,就是單純的嘴角翹起。

    “你的素質倒是不錯,靈覺很高啊,不僅僅能找到這里,還可以感受到‘劫波’……嗯,雖然這個禮物沒有什么意義,但是你的心意很真。”

    他低聲道,聲音很好聽,但不知為何,似乎有一點回音,仿佛是由很多聲音,從極遠處傳遞而來——一轉念,這種感覺也就消失不見:“對于我們來說,心意才是最重要的。”

    “行吧,你的禮物,我就破例收下了。”

    ——破例收下?一份禮物而已,有必要這么夸張嗎……

    疑惑時,也不知道是自己遞過去的,還是對方收走了,反正迷糊之間,劉瑞安便發現自己已經進入武館內室,自己正坐在桌前,有一杯清澈茶水擺放在身前。

    “收了你的禮物,你便是客人,請坐。”

    桌的另外一頭,便是那位之前打掃的少年,他正為自己端茶,也沒禮儀,就很隨便的抿了一口:“喝完茶再走吧。”

    “哦……好的。”

    很拘束的坐在原地,劉瑞安喝了一口茶——的確很好喝!僅僅是抿一口,就感覺渾身清爽舒坦,精神通暢,不知道比那些能量飲料高多少!

    這是什么新茶種?不愧是大型基因改造集團,這茶種肯定是高權限的專用品吧,有這玩意,自己寫設計的時候就不用喝那么多能量飲料了!

    不過不說話只喝茶果然有點尷尬,劉瑞安轉頭打量了一下四周,似乎是打算找點話題:“那個……這個武館很大啊。”

    “是啊。”少年淡淡的回答道,甚至帶著一絲冷笑:“畢竟師父他那邊人多,什么管家女仆武器坐騎摯友連帶一大堆人,地方不大,怎么住得下。”

    “我就比較孤苦,最近這些年都一個人過的,唉,徒弟不爭氣,也是沒辦法。”

    ——原來你也有徒弟啊……那為啥你就只有一個人?劉瑞安本來想要這么問,但是他感覺自己說出來會有什么不好的下場,于是便忍住了。

    為了緩解這尷尬,劉瑞安撓頭思索,又想起一開始那個牌匾,便下意識問道:“對了,門口那個牌匾……”

    “師父他當年在全球格斗大賽上,打遍天上地下無敵手時得到的。那個時候我還小,被收養還是之后的事情了,不是很清楚。”

    似乎早就知道劉瑞安不知道,青衣少年解釋道:“現在基本都是基因武道,亦或是鎧斗,沒人純肉體搏斗,所以含金量也沒那么大了。但是在當時,的確是轟動一時,以至于很多沒參賽的高人都前來挑戰——那就是后來縱橫十方無敵的由來,畢竟無論是比賽還是私下挑戰都打不過,只能捏鼻子認了。”

    “可惜,現在的人都不習武了,沒了那股子挑戰極限的精氣神。”

    “這樣啊,時代在進步呢……”

    聽見這樣的緣由,劉瑞安心中本來應該對這個武館升起一絲同情——畢竟新時代基因武道和鎧斗,都遠勝純肉體肉搏無數倍,但不知道為什么,他卻有種理所當然的感覺,或者說,他隱約有點同情那些不習武的人。

    為啥啊???

    劉瑞安百思不得其解,反倒是青衣少年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這靈覺,的確不低了,無論是修我道還是習練老師之道,都堪稱種子。甚至,就算是繼續作為研究人員研究下去,也能取得相當成果,為一代先師。”

    有點意思。

    “喂。”

    他隨性而至,便開口道:“你有沒有興趣習武?”

    學習武技?

    聽見這話,劉瑞安不禁愣了一下……武技,格斗術嗎?

    哎呀,現在誰會對這種東西感興趣啊,不談將所有武斗經驗完美融入肉體本能的基因武道,哪怕是通過電子芯片直接載入所有歷代格斗大成者經驗,也能讓普通的賽博人輕松化身格斗大宗師。

    更何況,他們的關節和軀體柔韌度都是非人級,可以隨便從各種對于人類而言的死角進行攻擊,對上他們,不改造,根本就打不過,以普通人類之軀習武簡直毫無意義。

    雖然,道理是這個道理。

    但是不知道為什么,劉瑞安卻感覺,十分有誘惑力。

    怎么說,不知道為什么就有點……

    “想學。”

    肉體快過思考的速度,他直接回答道,似乎是為了證明自己不是一時沖動,他認真的點了點頭:“想學。”

    “那行,先加一下紛爭大陸的好友吧——別一臉奇怪的,你的襯衫不就是帝國北地紀念版嗎,仔細想想,這也算是一種‘因果’。”

    對有些懵逼的劉瑞安,少年微微一笑:“公會名字是‘燃鋼之魂’——記得一定要搜索啊。”

    不談日后在游戲中搜索,直接便肉體穿越,去‘鍛煉武技’的研究人員劉瑞安,那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此時此刻。

    地球聯邦科學委員會正陷入一片混亂。

    “怎么回事?!靈能檢測儀失效了嗎?”

    “不可能,我們仿制外星戰艦的靈能偵察系統甚至比外星飛船上的技術都高——那些蟲子是真的不見了!”

    “怎么可能……是不是它們躍遷了?亦或是進入曲翹狀態?”

    “沒有偵察到任何超空間訊號——它們就是一瞬間全都不見了!”

    “究竟發生了什么……”

    整個地球科學委員會都陷入莫大的迷茫——終結第三次世界大戰的真正原因,一艘墜落在月球背面的靈能外星飛船,以及正在不斷迫近,名為‘蜉蝣蟲族’的星際天災,居然就這樣,在一瞬間之間不見了?

    甚至,還不僅僅如此,有仍然在觀測的研究人員驚愕的注視著眼前的靈能星圖,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因為,有一整個銀河,乃至更多的銀河,都在變得漆黑,然后又重新亮起——不,不對,是整個大宇宙圖景都在改變!天知道從哪里來的各種未知銀河,未知星系團,甚至更大更多的天體結構,就這樣唐突的出現在了無盡天幕之中!

    假如說這個宇宙是上帝祂老人家創造的,那這次就可謂是一次實時的‘不斷線更新’了!

    整個宇宙,都在發生巨大的改變。

    “哦?你覺得找到一個有潛力的小家伙?沒問題沒問題,隨便你怎么辦……說起來你在那邊不是也有個徒弟嗎,叫王清什么的?哦,你不打算收徒,就隨便教教啊。”

    “那也行,人自有道路,我們作為‘洪流’自然可以影響,但是看著水滴成為大河,也是他天生的意義與樂趣。”

    掛斷通訊,一道黑影看著手中的‘蜉蝣幻影’,聲音不禁有點感慨:“沒想到老家居然也有未來賢者的多元宇宙信息投影……看來兩個多元宇宙當初真的貼的挺近的,都在互相影響。”

    “我當初穿越,不可謂不是奇跡,但也有著鋪墊。”

    寂靜的虛空中,黑影逐漸顯化為人形。隨手操作了一波‘宇宙版本更新’的男人低聲自語將蜉蝣虛影扔在身后的虛空,然后注視著眼前的宇宙,點頭道:“老家的風景,倒是比我想象的要有趣一點……當初要是晚穿越一點,恐怕我就轉練靈能去了。”

    “我倒是好久沒看見你這么開心了。”

    身側,傳來帶著一絲嘆息的少女聲。

    “看見超乎預料的東西,我總是會這么開心。”

    聽見這聲音,男人對著身旁的翼人少女笑了笑,這一笑才能看出來,這威煞極重的男人原來也是個極有魅力的人,只是自有莊嚴太過深厚,那足以撕碎萬事萬物的紛爭之勢將一切都掩蓋下去。

    “就如同你。”

    聽見這話,少女面色一怔,但還沒等她開心,便傳來男人悠悠的另外一句:“還有大家。”

    “喬——修——亞!”

    ——ToBeContinued

    主編:王晞的母親為給她說門體面的親事,把她送到京城的永城侯府家鍍金。可出身蜀中巨賈之家的王晞卻覺得京城哪哪兒都不好,只想著什麼時候能早點回家。直到有一天,她偶然間發現自己住的後院假山上可以用千裏鏡看見隔壁長公主府……她頓時眼睛一亮——長公主之子陳珞可真英俊!永城侯府的表姐們可真有趣!京城好好玩!吱吱經典女生言情小說《表小姐》已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