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全文完]第106章
    在所有的祝福聲中,在荷花的花骨朵露出點點紅的時候,一條新的生命誕生了,粉嫩粉嫩的,林初陽輕吻著孩子皺巴巴的小臉。

    突然感謝上蒼給了這樣的機會。她不知道她還有這樣的機會,她有孩子了,有了她愛的男人的孩子,她做母親了,

    雖然把大家都嚇著了,可是她還是好高興,好高興。歷經這一場生死,她又一次明白的生命的重要性,看著魏默晨一張臉,在看看皺巴巴的孩子,突然想笑了起來。

    “臭屁孩,真是個會折騰人的小家伙。”有些的不樂意的朝著孩子看了過去。“真丑,要是生個女兒,會不會漂亮些。”

    “哪兒丑,你生下來的時候,說不定比她還臭呢?不哭不哭,瞧你把孩子都嚇哭了,壞爸爸……。兒子乖!”

    家,一個完整的家,她有了一個完整的家了,家里有爸爸媽媽,有老公,有兒子,三世同堂,多么溫馨的家庭啊。二年后……“媽,我回來了?”林初陽推開門,心情愉快的朝著屋里走了來,她已經跟魏默晨辦了婚禮,雖然她是個二婚有經驗,可是還是鬧了幾個笑話。見著屋里的楊怡臣,有些不習慣。雖然兩年多了,她還是不習慣自己有個爸爸,“絲絲……叔……。,爸,你也在?您什么時候來了。”

    魏默晨抱著小家伙探出了頭,看著屋里走出來的林木,孩子咯咯的笑了起來。

    “爸和媽都在呢?”魏默晨倒是比林初陽還習慣。

    “過來幾天了,”楊怡臣笑了笑,“小家伙又胖了,來阿公抱抱?”一邊說,一邊接過了魏默晨手中的孩子。“瞧著多乖。跟咱們小陽一樣可愛。胖乎乎的,這吃的是啥?”

    盡管母親跟父親的誤會解開了,可是林母與林初陽依舊對他有很深的心結,雖然母親偶爾的默許他來家里,可是心里總是沒有辦法抹殺那么多年的苦楚。對父親十二分的熱情倒是不冷不淡的。母親依舊在學校上班,其實林初陽也隱隱的覺得,當年她不跟她過去的原因中有一個就是那個地方離著她的生父很近。

    對于父親,林初陽還是覺得陌生的很,雖然只是一個稱呼,可是那種感覺有些的怪異,不恨了并不代表就的該愛。

    “給我抱抱……”林母從楊理事的手中接過了胖嘟嘟的小家伙,“怎么來也不說一聲?讓我給你們買好吃的?”

    “阿婆!呵呵,抱!”小家伙笑著抱著了林母。“阿婆親親。”拿著粉嘟嘟的小嘴就往林母臉上親了過去。

    “乖乖乖,瞧這小家伙,多逗人喜歡,哪像小陽,小的時候就懵懂懵懂的,傻乎乎的!”林母笑了起來,抱著小家伙十分的喜悅。

    “在乖也是我生出來的,要是沒有我,就沒有他。”林初陽有些吃味起來。只從有了這個小家伙,她覺得她被大家冷落了。

    “是啊是啊,就你那傻乎乎的樣子,也生不生這么粉嫩的小乖乖,也不瞧瞧人家的爹爹多出色,是不是,小乖乖?”

    “啊婆乖,媽媽壞!爸爸好……阿婆……呵呵呵,”小孩子笑瞇了眼。

    “乖?跟他爹一個樣,可油腔滑調了,最喜歡美女抱他了。”林初陽那眼朝著魏默晨惡狠狠的瞅了去。伸手,要去寧小孩子的臉。“小色鬼。”

    “別這么使勁,孩子疼。”林母推來了林初陽的手,“你這孩子,孩子這么弄得。”林初陽被林母給推開了。

    “媽?我哪兒有,反正我婆家說的,要窮養兒,富養女,所以,我對他還算不苛刻的。”林初陽朝著魏默晨問道,林初陽轉身,受傷啊,朝著魏默晨走了去,一邊說,一邊朝著魏默晨的身上招呼了去。”

    “是是是……窮養兒,富養女,可是你也總不能克扣孩子那少的可憐的奶粉錢吧?啊”魏默晨跳開了去,“哪兒你這么做娘了?”

    “我哪兒有,我跟你說,你別冤枉我啊?別敗壞我名聲!”林初陽挑眉咬牙。“你給我記著!”

    “爸怎么過來了?”魏默晨不理林初陽,看著了一邊的楊怡臣。

    “你妹妹說是要給丈夫離婚,我來讓你媽幫我去勸勸?”楊理事看著了林初陽,一臉的和藹。“這些孩子,是管不住了。”

    “為什么啊?”林初陽詫異起來,雖然見過幾面這個妹妹,可是也覺得有些的稀奇,上次他們結婚的時候,她就覺得貌合神離,可是沒有想到這才幾年,比她的婚姻還要慘淡?這么快分了?

    “她倒是還理直氣壯的,說什么,女人離婚了不一定就貶值了,只要過得不開心,當然要離了,找個好男人不是不可能,她們單位就要好幾位離婚后從新成家的,還是瞧著姐姐不就是最好的例子?”楊理事搖起頭來,有些無奈。

    “孩子們不小了,自有他們的主張,你一個老頭,你去參合啥?”林母抱著孫子,有些在意的說道。

    “這也能比?呵呵”林初陽的臉扯了起來,“感情我還引領時尚了一回,不走正常路,掀起了一股離婚風潮?”

    從母親那里回來,林初陽倒是覺得心里有些怪異,嘆口氣,不知道該怎么說,自己的鞋子自己穿著,自然是自己感受著,跟著抱著孩子的魏默晨一起出來散步,并排走在了林蔭小道上,淡淡的陽光灑著,溫馨而和樂。

    小家伙很健康,越長越是找人喜歡,一天到晚都樂呵呵的笑著,粉嫩粉嫩的小臉真讓人很不上去親兩口。

    “呵呵呵?”

    “笑個屁,一臉的爛桃花!”

    一個不注意,林初陽就感覺頭發發疼,就叫了起來。“扯住我頭發了。”有些氣憤的低頭斜眼看著了眼前粉嫩粉嫩的伏在了男人身上的孩子,伸出抓住了小孩子胖乎乎的下手。“啊……煩死了。”

    孩子十分的可愛,微微的笑起來,眼睛尤其的出色,一看長大了就是個禍害,孩子伸手抓著了母親的頭發,雙腳蹬在魏默晨的大手上,呵呵的笑著,粉嫩粉嫩的臉頰上露出一個淺淺的酒窩。見著林初陽抓他的手,認為媽媽要抱他,忍不住興奮的蹦跶了起來,雙手使勁的亂抓了起來。

    “美人兒,呵呵,抱抱……。媽媽……”孩子胡亂的舞者一雙手臂,朝著林初陽伸了過來。“媽媽……。媽媽?”

    魏默晨一手扶著孩子,一邊看著了被扯得一頭亂發的林初陽。“兒子,乖,不要欺負你媽了,小心林美人打你小屁股……”魏默晨一邊說,一邊將孩子抱離林初陽,這個小女人可是計仇的很。

    微微的一瞥眼,魏默晨心里有些的緊張了起來,迎面走上來兩個人,魏默晨有些的不安起來,男人小心的看著身邊的女子,女子有些嬌小,文文靜靜的,挺著個大肚子,只怕有七八個月大了,男人伸手微微的扶住了女子,女子溫和的笑了起來。

    身邊的母子,還在斗爭,魏默晨不由得覺得幸運起來,此時此刻,他心里除了感激還是感激還有無盡的幸福。

    見著迎面的男人朝著這邊望過來,眼中滿是一片迷離,心里最底下的一個絲弦被微微的促動了。

    忘掉一個人是很難的吧,尤其只藏到了心底的人,魏默晨真的不知道如果此時此刻他跟他對調一個位置,他還能如此嗎?

    孩子咯咯的笑了起來,似乎報復一般,使勁的扯了一把,松開了手。林初陽疼的大叫了起來。“臭小子,看我不收拾你,打爛你的屁股!”

    魏默晨抱著孩子轉了一圈,躲開林初陽的手。“真是個狠心的娘。”一家人在路邊的林蔭道追逐了起來。真的感謝上天是如此的厚待他。

    看著迎面而來的人,幾個人都有些的怔住了,林初陽微微的點頭。鄒明海似乎還是又清瘦了些許。

    “這么巧?帶太太來醫院啊?”林初陽開口問道,看著鄒珉海看她,微微的轉開了頭,“呵呵……。小屁孩,回家揍你?”

    “你好?”女子微微的禮貌的笑了起來,或許她根本不知道她是他的前妻吧,這樣也好,這么文靜的一個女子,才是適合他的吧。“你是?”

    “你可以叫我小林,”林初陽笑了起來,看了眼鄒珉海,“懷孩子的時候就很累的,你也別走太遠了,怪累的,好好休息就好。”

    女子疑惑的看著了面前的林初陽,再抬頭看鄒珉海,不知道一個陌生的女人為什么會給她說這些的詫異樣子,可是還是禮貌的說了聲謝謝。

    “呵呵,”林初陽笑了笑,“祝你幸福。”伸手拉住了魏默晨。“我們走了……”

    走過一段路,林初陽想轉頭過去,可是終究忍住了那個念頭,他終于找到了他要找了人,她該高興了,也不會生出許多不自在了。淡淡的斑駁的樹影落在地上,織出一幅幅各式各樣的圖畫,如同生活一樣,充滿了絢麗多姿

    “來,兒子,讓老娘我親一口。”林初陽伸手要接過孩子。

    “別這么粗俗行不?”魏默晨不滿起來,“要真是個女兒,我這一輩子都不會給你養的。”魏默晨翻起了白眼,將孩子遞給了林初陽,伸手攬住了她的腰。

    這女人越來越囂張了!

    走了一段路,鄒珉海突然回過了頭,看著那漸漸遠去的一家三口,臉上變得微微的蒼白了起來……

    “老公,你怎么了?”女子雖然有些疑惑,也只是溫和的問道,聲音中竟是柔美,這個女子不是最美,卻給人一種溫婉的氣息,如同三月的風,淡淡的呆著幾分花香的問道。

    “我們的孩子也會那個那個大姐的一樣的?對嗎?”女子有些欣喜。

    “對?我們的孩子?初陽……走吧……”

    “什么?老公?”

    “我說,靜初,我們走吧!”忍不住回頭再望了過去,那一家三口已經變得很小很小了……林初陽看著花店門口走進來的帥哥,眼睛巴扎巴扎的閃個不停,雖然孩子都五歲了,這個女人也許是日子過得太滋潤,一點都不想三十多歲的女人。

    “帥哥,你要買什么花呢?”林初陽舒展著那腰肢,朝著男人走了過去。

    “姐姐,我想送朋友的花,該選什么好呢?”男人二十出頭,只怕拿來送小情人了。

    “額,什么朋友了?姐姐我這里什么花都有。玫瑰,百合,扶郎,康乃馨,滿天星,情人草,水晶草,郁金香,馬蹄蓮、劍蘭、大麗、風信子、舞女蘭、石斛蘭、嘉特蘭、大、秋海棠、月季、紫薇都有?”林初陽背出了一連竄的花名。她容易嗎,為了不重蹈覆轍,她決定要做個自力更生的女人。于是開了這家花店,取名良緣。

    “我朋友她住院了,我不知道……”看著靠著越來越近的林初陽,男人有些窘迫,紅了幾分臉,推開了去。

    “那不如送紅艷艷的玫瑰吧,多浪漫,我家的男人就不送我的。”林初陽有些的沮喪。抱著一大把玫瑰走過街頭,多拉風啊……

    “聽我的準沒有錯。要多少,99朵?”林初陽朝著男人再次的靠了過去。

    男人有些窘迫,只怕是遇上了色女人吧,“那個不好吧,”

    林初陽還想上前,好不容易來個帥哥,要是不好好的調戲一番,多不劃算了。她老嘛?不老啊?

    “林姐,你老公在看你呢!”伸手的人拉了林初陽一下,林初陽一愣,見著擺滿了花的門口,一個男人邪氣的靠在了門口,將擺在門口的萬年青的樹葉,一片一片的撕扯了下來。

    林初陽一愣,收起了調笑了心里,“額,我覺得你要送你女朋友,還是送百合好,百年好合嘛。”林初陽一本正經的朝著屋里走了過去,抓過了養著的百合花,修枝,包裝,一會兒一束漂亮的花束就送她的手中便了出來,林初陽可憐兮兮的看著了那門口被揪下來的一片一片的樹葉,心虛的不敢去看。

    “給你打個八折!小妹,收錢!”林初陽將花遞給了男人,“祝你女朋友早日出院,歡迎下次再來!”露出了和氣的笑容……。

    “老公?”林初陽的臉不自然的笑了起來。

    “你等等人家,你等等人家啦……我發誓,你絕對是誤會我了!”林初陽一愣,簌簌的幾步追了上去,猛地朝著了魏默晨的背上撲了過去。

    “欠揍的女人……。”魏默晨一笑,背起了林初陽!

    “媽?我的書呢?”

    “不知道,問你老爸!”林初陽埋頭,理氣了手中的毛線。怎么都覺得不順手。

    “可是,是你借我的啊……。”某人怒氣沖沖

    “……”

    “媽?我的書包呢?”

    “不知道,問你爸吧,乖兒子,被擋住你們,電視劇正精彩呢?”

    “媽?我爸不在家?”

    “那你打電話問吧……”

    “……。”某人已經崩潰。

    “媽?我的校服呢?”

    “不知道?問你爸吧?”

    “昨天不是你在洗嗎?”某人無語了。

    “媽?我本本呢?”

    “不知道,問你爸吧?”

    “……”某人已經習慣了。

    “媽,你知道我爸去哪兒了嗎?”

    “不知道,問你爸吧?”

    “……”某人覺得某人已經沒救了。

    “媽,我朋友呢?你丟哪兒去了?”

    “不知道,問你爸……。額,問你奶奶吧,我出來的時候,好像就沒有見著她人了?”

    “……。”某人火了。

    “林初陽,我已經忍你很久了!”

    “老公,你兒子欺負我,說對我人不可忍,要把我趕出去了,嗚嗚嗚……”

    “那你當初非得要兒子的,那叫自作孽,不可活,你自找的?”

    “那能選擇嗎?我早知道肚子里找個這么不孝,我還不如生個女兒呢?人家都說了生男生女,男人是關鍵好不好?別把這些歸結女人身上?”

    “XY是同等的幾率啊,你要選Y我也沒有辦法啊,我只是給你提供選項,最終的決定權還不是在你手里?”

    “你……。”

    “老公?我想寫書?”

    “你想做的事情太多了?”魏默晨翻起了白眼,“最好別讓你家那不孝子聽見。”

    “我這次還真的要干,書名我都想好了?”

    “嗯?”

    “就叫《灰姑娘一腳踹了白馬王子》,要是我把它發到網上一定能紅?”

    “為什么是一腳啊?”

    “兩腳踹的肯定就是兩個啊?”

    無語了!他可不想自己也被踹一腳,怎么感覺整個人都涼颼颼的。她不就是現實版的灰姑娘嗎?額,希望那個倒霉的白馬王子不是他。

    “你不如問問你家不孝子去?”

    “哼,他就那么瞧不起我?我不就是丟了他女朋友嗎?其實呢,我告訴你啊,我是故意的?”林初陽得意的笑了起來。

    “誰知道呢?”

    “真的,我覺得鄒珉海他家的女兒挺漂亮?文文靜靜的,一雙大眼睛,水凝水凝的?”

    “林初陽?我也忍你很久了?”

    主編:王晞的母親為給她說門體面的親事,把她送到京城的永城侯府家鍍金。可出身蜀中巨賈之家的王晞卻覺得京城哪哪兒都不好,只想著什麼時候能早點回家。直到有一天,她偶然間發現自己住的後院假山上可以用千裏鏡看見隔壁長公主府……她頓時眼睛一亮——長公主之子陳珞可真英俊!永城侯府的表姐們可真有趣!京城好好玩!吱吱經典女生言情小說《表小姐》已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