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4章
    云家連富三代了,而且看苗頭,這一代的新生代個個都很有能力,老大云樊已經在云氏企業上班,上學期間便開始在自家公司實習,一路過關斬將登上最高點。云樊的處事能力和手段皆是業界聞名的,年紀輕輕已是一員虎將。

    老家老二云拓從小不務正業,上頭有個大哥頂著,天蹋下來也與他無關,他性格火爆,并不合群,身邊的朋友一只手來數都有剩,酷愛電腦,是這方面的天才,未畢業就已經有不少機構組織上門請他幫忙,他還有另一個愛好,就是鑄劍,云家有一間獨屬于他的工作室,那是另外建的,可以讓他一天二十四小時都埋在里面。

    至于云家老三,是一尾快樂的閑魚,身上沒有半點壓力,卻結識了不少來自世界各地身份地位皆不同的朋友,一提出來,個個非凡。

    付紫帶南月到云家的這一天,剛好云家上上下下都在。

    付紫夸張程度讓南月瞠目結舌,她只差沒有縮成一尾小蝦米,連正眼都不敢看云拓一眼,匆匆的將她交給付媽媽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速度之快,簡直就快達到來無影去無蹤了。

    姜家原本就是有錢人家,不過,姜爸爸和姜媽媽一年到頭能聚在家里的時間不多,姜爸爸一年有半年的時間在外,姜媽媽是個美食家更是一個善廚者,家里的大小事宜,她分都分配妥當,所以,姜南月在十二歲的時候就會下廚了,在老媽不愿意做飯的時候,由她掌廚,生意也練得一等一。

    有一個不藏私的好老師,想學不好都難。

    云家與姜家是截然不同的兩個家庭的,當她看到云拓的時候也不以為然了,這樣一個富有的家庭,養出一個不知百姓疾苦,任性妄為又自大也是情理之中的。

    誰讓云家有的是錢,云二少想怎么樣都行呢。

    云家很是體諒付紫學習的苦心,既然因為學業,自然沒有任何理由去干涉了,而且,她還懂事的找了人來替她的工作,省卻管事再安排的麻煩,真是懂事又乖巧。

    只是——

    這新來的小女孩看起來柔柔弱弱的,要是被云二少爺吼上兩聲就嚇昏了,那可怎么辦哪。

    云家人很肯定自己是非常有愛心和同情心的,只是,現階段他們更同情自己,跟云拓一起生活了二十幾年,他的性子脾性,早就知根知底,無法忍受了。

    云家主母將南月拉至一旁,很鄭重的交代,“南月,你以后伺候二少爺的起居,凡事可得多忍著點,他要是朝著你發火,你能避避,避不過馬上逃知道嗎?”

    呃——

    這位二少爺是噴火俠嗎?還是說他一個不爽就想捏死人來玩玩。

    “是,南月知道了,南月一定不會讓二少爺發脾氣的”。她盡量避著就是,可不能讓小紫失了這份工作,最重要的是,她也看到付媽媽擔憂的神情了,南月只差沒有拍胸膛保證。

    那位云二少看起來很陰沉,從頭到尾都臭著一張臉,好像別人殺了他家十口八口的,原本長得挺帥的,被他這樣陰沉的表情硬是扣掉了無數分,在南月心里,已經將他直接打入負分行列。南月開始接手付紫的工作,目前她的工作范圍就是打理云拓的生活起居,云拓是個極不合群的男人,就算在自己家里,除非是大事不得己才與家人一同用餐,其他時間,他都一個人在房里用。

    太孤僻了。

    這種人的性格簡單開始扭曲了,說不定他心里有陰暗面也不一定。

    每天晚上,南月都回姜家住的,早上七點就上云家來報道,第一天南月什么都不知道,足足在云二少爺的房前等到下午,他老人家還沒有起床的意思。

    “南月啊,你怎么還在這里,少爺早上六點才進房,起碼要睡到四點起床,這段時間你可以做做其他的事情打發時間”。付媽媽瞧見南月還在云拓的房外等著,心生不忍。

    “什么?”睜大了眼,她不敢置信,她七點來,他六點睡,她還傻傻的在這里等了大半天,中午就簡單的吃了一點,現在肚子已經餓得咕咕叫了,第一天上工,她是深怕自己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對,砸了付紫和付媽媽的飯碗。

    “二少爺的作息就是這樣的,都怪付媽媽,一時忙得忘記告訴你一聲了”。付媽媽內疚極了,女兒做這事心不甘情不愿的,她為人母不是看不出來。只是,她的為人不允許她讓女兒就這樣到外面找工作,能用得上她們的地方,她們得好好做,一心一意。

    當初要不是云家收留,剛失了丈夫又帶著女兒的她,只怕會走投無路,帶著女兒去尋死。

    是云家給了她重生的機會和安身的地方,這份恩情,她這輩子都報答不完。

    “沒事的,現在我不是知道了嘛”。南月直發笑,安撫付媽媽,“你別這樣說了,下次我會注意的”。可恨的付紫,盡然不跟她說清楚。

    “肚子餓了嗎?廚房有點心,你跟付媽媽先去吃一點吧”。

    “好”。

    南月高興的跟在付媽媽身后一路上廚房去了,云家對待下人并不苛刻,甚至可以說是相當的大度,除了難伺候的云二少之外,其他人都很好脾氣好伺候的。

    偏偏,付媽媽就讓付紫去伺候云拓那個大魔頭。

    “人死到哪里去了,還不快滾出來”。

    到廚房吃了美味的小點心,肚子也填得七八分飽,南月滿足的回到二樓,打算繼續等待快要醒來的云二少。

    誰知道才剛上樓就聽到一陣的鬼吼鬼叫,伴隨著摔東西乒乒乓乓的聲音,南月頭皮一麻,這云二少不會有暴力傾向嗎?

    她是跟老爸說了幾招,不過因為太怕累,學的是三腳貓,不一定敵得過云拓的蠻力。

    “二少爺,你醒了”。

    門,砰的一聲,打開。

    云拓雙眼露著火花,死盯著門外的小小人兒,她只到他的胸口,“你的蚊子叫是想叫給誰聽?連門都不知道敲嗎?”

    “是,下次我一定會先敲門的”。她誠惶誠恐的很。

    “我的衣服呢”。

    呃?

    南月抬頭,瞬間直了眼,這位二少爺盡然只穿著一條內褲就出來招搖,他是暴露狂啊。

    推薦:李念念一直自以為是的認為自己嫁給了仇人,拼命作了一輩子。可是,當那個人在災難現場獨給她留下了生機後她知道自己錯了。重活一世......贏魚女生言情小說《七零年代學霸小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