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5章
    云拓總共有兩個工作室,加上臥室,共有三間房,他的時間,大部份都耗在這三間房里,主屋三樓是他的臥室和其中一個工作室,這個工作室里擺著幾臺配置相當高,一看就知道不是尋常人家可以擁有的電腦設備以及其他相關的一些設備。

    另一個工作室則是在主屋左翼,游泳池后方單獨建成的獨棟房子,那是一個鑄劍房,當然,不是像古代打鐵的只需要一個爐灶,一把鐵錘,一池水——,這里擁有很多國際先進的設備,其中一個房間,展列著所有已經打造完成的成品。

    鑄劍房工作時,溫度相當高,云家人沒有半個有興趣靠近那里,頂多就是云拓完成時欣賞把玩一下成品。

    衣服?

    “二少爺的衣服不是應該在房里嗎?”

    “沒有”。他吼她,“你是白癡嗎?要是房里有衣服,我找你做什么”。

    嚇——

    要是她的心理承受能力差一點,早就被他吼倒了,他以為他在練獅吼功啊。怪不得付紫見到他像是老鼠見到貓一樣,不,是見到鬼一樣。

    “二少爺請稍等”。轉頭,她才剛要往樓下跑,一只非常用力的手,直接扣住她的手臂,力道強的像是要硬生生的捏斷她的手臂。

    她個兒不高,頓位也不是很重,基本上算得上是纖細,手臂不可能太粗的了,以他這種抓法,用不了兩天,她就要去接義肢了。

    “你想跑到哪里去”。

    “我——好痛——”。狠抽了口氣,南月另一只手直覺的往他的臉上劈去,云拓沒有料到她會有這一招,松了手,往后退一步,雙眼一瞇,死盯著她,像盯一只蟬螂,感覺糟到極點。

    “你會拳腳功夫”,他肯定的道。

    “女孩子學幾超自我保護怎么了,要是我沒學,今天這只手就廢在這里了”。要比瞪,她可不比他,“二少爺,我下樓是要替你拿衣服去,不是畏罪潛逃”。她也沒有罪,圓亮的眼,在閃過他的胸膛,滑下腰腹,然后,頓住——,臉上不爭氣的泛起紅氣,這個暴露狂半點也不在意,她在意。“二少爺先進房吧,我馬上把衣服拿上來”。誰讓她是第一天上工,什么都還沒有摸清楚。

    “快一點,我在這里等你”。

    穿這樣子?

    “不用了,我會送進房里去”。

    “誰準你進我的房”。他冷哼。

    好吧,不進就不進,搞得她多愛進似的。南月下樓,找人問清楚,才知道云二少因為工作和生活習慣的關系,不管是進哪個工作室,都不會像正常人一樣工作八個小時就出來的,他說不定一窩就是二天,三天甚至更久,衣服都成咸菜干也無所謂。

    將衣服抱了個滿懷,上了三樓,果然,云拓一臉不耐煩的站在門前等著她。

    “你龜爬啊,拿個衣服要這么久”。一開口,直噴著火氣,他暴燥的怒吼。

    “我不是——算了”。她不跟他吵,他整個一個沒理智的人,吵了也是白吵,南月不客氣的將衣服一股腦塞進他的懷里,“二少爺,請回房更衣去吧”。

    “去準備吃的”。關門之前,一張黑臉,如是交代。

    行行行,她去準備吃的,反正云家有廚房,廚房有廚子,又不需要她親自動手。

    “呃——”。一到了廚房,南月才發現不是這么一回事。

    付媽媽歉然的看著南月,“二少爺吃東西很挑,我雖說是云家的廚娘,不過,二少爺已經很多年不吃我做的飯菜了,老爺前段時間替二少爺請回一個大廚,結果不到三個月,那位大廚就被二少爺嫌的全身上下沒有一處是好,給氣跑了,沒有辦法,只好由夫人親自下廚,只是夫人就只會做二三道菜而已,今天夫人和老爺出門去了,我做的飯菜不合二少爺胃口,不如你來?”

    “他真的那么雞毛啊?”

    “二少爺是難伺候了點”。

    真是客氣。

    那已經不是簡單的難伺候了,南月不想為難付媽媽,所幸她的手藝還不錯,否則,還真是交不了差。

    也真是奇跡,那會挑到天上去的二少爺還好好的活著,他怎么就沒有餓死。

    南月做了一個粉蒸牛肉,一個金餅煎茄子,一道青菜一道清淡的湯品,她的動作利落,做的也不是很有難度的高檔料理,都是一些容易下飯的家常菜。只因付媽媽告訴她云夫人會做的那幾道菜,都是些家常小菜,很入味。

    “之前的廚子也按照夫人的做法做出來過,只是二少爺沒吃兩下就給撤下來了”。

    只能說,云拓是故意找麻煩。

    托著食盤,上了三樓,沒有手可以敲門,南月直接不客氣的用腳招呼,“二少爺,吃飯了”。

    靜了一會,而后,門猛的被拉開,已經穿妥衣服,顯然也梳洗過的云二少爺立在門側,“這不是我媽做的”。他瞇著眼,狠瞪著這個新來的小女傭。

    南月忍著翻白眼的沖動,他是不是要去喝他媽的奶啊,都二十幾歲的人了,有沒有必要非得吃老媽煮的東西不可。

    “夫人和老爺出外應酬去了,家里的廚子也被二少爺趕走了,這幾道菜是我做的,二少爺可以先嘗嘗,要是不合胃口,我就拿去倒掉”。

    “你做的?”那狐凝的語氣,讓南月一咬牙,怎么?不相信她會做飯不成?“沒錯,這幾道菜都是我做的,要是二少爺不愿意吃,行,我這就拿走,不過,二少爺可能要等到夫人回來才有的吃”。反正餓肚子的人是他。

    云拓哼了哼,拿起筷子,由著南月捧著托盤,他直接夾了一筷子粉蒸牛肉入口,皺起的眉和半瞇的眼,還有那警慎的眼神,很顯然他是極度不看好她的,不過,食物一入口,他倒是沒有太過份的表現。

    吞下口中的牛肉,云拓扔下筷子,“這真是你煮的?”

    “沒錯啊”。南月點頭,這種小事有必要騙他嗎?

    “誰教你的”。

    “我媽啊”。

    “端進去”。他命令。

    呃?

    他準她進他的房間了,這還是奇跡哎,之前不是說不讓她進房的嗎?南月端著食盤進屋,房里的空氣不怎么流通,窗戶也閉得緊緊的,怎么回事,他在玩自閉嗎?待雙眼一適應光線,她找到房里可以放食物的桌子將手上的菜和飯一一擺好。

    好一個房間啊,要是她,她也不讓人進。

    明明云家有的是下人,這位云二少爺就有辦法把好好的一個房間搞成這副鬼樣子,嘖嘖,此等功力,她姜南月是自愧不如。

    “二少爺,你吃完飯,我替你整理一下房間吧”。

    “滾”。

    推薦:李念念一直自以為是的認為自己嫁給了仇人,拼命作了一輩子。可是,當那個人在災難現場獨給她留下了生機後她知道自己錯了。重活一世......贏魚女生言情小說《七零年代學霸小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