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7章
    三足鼎立,三分天下,呃,這樣的形容的確是有些夸張了,不過,還真是劃界分明,云拓占一方,云天白夫婦占一角,而那位南月沒有見過,不過,一眼就能瞧出是客人的費小姐,簡單利落卻不失大方的裝扮,臉上精致的妝點,連坐姿都很大家閏秀,南月是自嘆不如的。

    氣氛相當的怪異,相較于云夫人的欲言又止,云拓根本就沒有開口的意思,沉著一張人家欠他幾百萬的臉,對客人全然視若無睹。

    而那位遠道而來,非得見到云拓不可的費小姐一雙眼就這么沾在云拓身上,舍不得移開,也無意開口惹云拓不快。

    付媽媽腳步一頓,有些猶豫,這時候還真不是出去的好時機,不過——

    唉,還是得出去啊,否則,手上的食物又該涼了。

    “二少爺,南月已經把東西準備好了”。

    “慢死了”。某個得寸進尺的男人狠瞪了南月一眼,“煮個飯需要那么久嗎”。

    “是”。南月低頭,將食物一一放下,“下次我會簡單炒個飯就好”。保證非常的快,誰讓他以世界最刁為己任,好像不刁難一下誰心里就不好受似的,不好吃還得挨他的白眼和怒罵,付紫啊,付紫,她真的很同情老同學哎,能熬那么久都快成神了。

    收了托盤,她無意站在一邊等云二少爺吃完。

    “你站住”。某人不爽的喝道。

    腳步停頓,付媽媽滿心同情,接過南月手上的托盤先回廚房去了,留下南月站在一旁像個受屈的小女傭似的,這云家的錢還真是難賺,是不是當個下人連尊嚴也不能有啊。

    “二少爺還有什么吩咐”。

    “湯呢?”

    “這不是湯嗎?”她做了最簡單的西紅柿蛋湯哎,不然時間會更久,他會等不久,又要噴火。

    “我不吃西紅柿”。

    呃——

    又沒有人告訴她。

    “我知道了,下次不會再做這道菜”。

    然后,云拓不再理會她,更不理會其他人,開始吃飯。云天白與妻子互視一眼,呃,怎么說呢,兒子這種情況還是首見,更沒有想到,付紫找回來的同學盡然能應付云拓難纏的胃,他吃東西挑到快要讓人受不了的地步,今天盡只是說不吃番茄而已,這是多大的進步啊,云夫人感動的想哭。

    “阿拓——”。費小姐才剛開口,柔情輕喚,那廂,云拓便一記白眼掃過來,“誰準你這樣叫我的”。

    當場給人難堪,費小姐的臉色微微一僵,唇畔的笑,也凝結了一般,“是我逾越了,云拓——”。

    “請叫我云先生”。又被打斷了,而那個開口打斷的人臉色越來越糟糕,他吃飯的時候不喜歡被人家打斷。

    云夫人見形勢不對,親自招呼費小姐,“靈慧,你再等等,阿拓吃飯的時候不愛跟人說話,有事,等他吃完了再說,來,喝茶,喝茶——”。云夫人笑得有些尷尬,兒子是她的,性子養得這么奇怪,她實在不好意思將責任推到別人身上去哎。

    費靈慧端起茶杯輕啜一口,眼光,未人云拓身上轉移。

    南月很認份,站在一旁等著云二少吃得差不多了,也放下手中筷,才上前將碗盤收起來,這男人也真是怪的很,只吃一些家常小炒,難度高些的料理他基本連碰都不碰一下,這樣也好,省了她不少的事。

    南月東西一收,云拓也跟著站了起來。

    這還了得,人家費小姐等了他那么久,就是有事要跟他談談,結果,人家才開個口就被他給硬生生的擋回來。

    “你還站著做什么,還不快走”。云拓惡狠狠的瞪她,只差沒有直接伸手將她推開。

    “你要回房了?”

    “哼”。

    “哦”。她知道了,反正不關她的事嘛,人家都沒有開口攔,她開什么口,自找麻煩,不過,有事,她還得問一下,“二少爺一會是在工作室嗎?那我進房替你整理一下房間”。

    “不需要”。他越過她。

    “可是,你的房間已經很久沒有整理過了哎”。自從她進云家之后,就沒有瞧見有人進過他的房間,想當然爾,云二少爺是絕對不可能自己動手的,房間也不可能自己把自己整理妥當,說不定之前也沒有人整理過呢。

    她可不想被說不盡職。

    “那是你的事”。他就要上樓了。

    “阿拓”。云夫人適時開口,扯了扯一旁始終旁觀的丈夫,怎么能讓他置身事外呢,被妻子一扯,云天白也沒有辦法,只好跟著開口,“阿拓,費小姐來找你商談一下你的新作品展覽一事,人家都等了大半天,你好歹把事情說清楚再上去”。

    唉,他嘆啊,他真是感嘆啊,為什么明明有三個兒子,偏偏這個兒子就是如此的不一樣呢。

    停下腳步,云拓掃了費靈慧一眼,“誰告訴你我有新作品要展覽”。

    “米克”。

    米克是個褐發綠眼的外國人,算得上是云拓鑄劍這一塊的經紀人,云拓會在這一行業內揚名,全都靠米克一手宣傳和策劃,雖然,那不一定就是云拓想要的。

    “他告訴你的,你就滾去和他談”。

    真是粗魯。

    “但是米克已經回德國了”。費靈慧急切的起身,“他臨走之前把這件事交給我們公司,米克說過,你有兩把新鑄的劍一直不曾露過面,這一次的展覽就交由我們公司來打理,你的新作品一定會引領下一波風潮的”。

    見鬼的引領,云拓的黑眸閃過一抹嫌惡,鑄劍是他的興趣,并不是為了出名,為了引領風潮才那么做的。

    該死的米克,下一次見到他,一定要拿劍把他的舌頭割下來,看他還怎么去亂交代。

    “沒有什么好談的,有事你去找米克,這兩把劍我還不打算展出”。

    “可是——”。

    “還有什么好可是的”。一回頭,暴龍又開始噴火了,“你這個女人婆婆媽媽到什么時候,老子就不展就是不展,還不快滾,別再出現惹人嫌”。

    嚇——

    過份惡劣和直白的言語當場讓費靈慧僵硬不知所措,她慕名而來,早就知道云拓這個人,知道他是多么的有才氣,不僅是云家的二少爺,更是一個讓人著迷的男人,她也曾耳聞他的脾氣古怪。

    那也無妨,藝術家嘛,那個沒有古怪的性子。

    只是沒有想到,云拓可以這么粗俗。

    “云拓,你下來”。云家大家長發話了,“你這是什么態度,誰準你說出這樣的話來,快向費小姐道歉”。

    “我為什么要道歉,那是她自找的,什么都沒有搞明白就想找上門來,要道歉,誰愛去誰去”。反正他不干就是了,撇過臉,連老爸也不理了,“姜南月,該死的女人,你又上哪去偷懶了”。一聲獅吼,吼得人心慌慌的。

    南月飛快從后頭跑出來,見鬼了,他已經吃過飯,不是應該回他的工作室,接下來的時候,她不需要面對他了呀。

    “二,二少爺——”。跑得急了,有些喘。

    “去泡茶”。

    “啊?”泡什么茶?

    白凈的小臉一呆,不明所以的瞪著他,他沒有喝茶的習慣吧,不都是喝酒和咖啡的嗎?還抽煙,是個煙鬼呢。

    她最討厭煙味。

    “我叫你泡,你就泡,廢那么多話,馬上送上來”。話落,云拓上樓去了,完全不理會樓下的其他人。

    “哦”。南月恨恨的瞪著他的背影,也只能瞪瞪,再多的事情也做不了,泡茶就泡茶嘛,非得用那么惡劣的態度吼,她欠他的啊。“真是,也不說要喝什么茶,要我怎么泡嘛”。呆會泡得不滿意,又在那里吼人了。

    “南月你過來”。云夫人向她招手。

    “夫人”。

    “阿拓沒有對你怎么樣吧”。為人母的,有些心酸了,兒子的言行舉止她實在不能說百分百的了解,呃,有時候她更可悲的發現自己根本就不了解兒子。

    “沒有沒有,二少爺沒有怎么樣”。南月直搖頭。

    “有什么事,你別藏著,受了委屈要說,他的性子就是這樣,要實在受不了,一定要說出來知道嗎?”

    “我知道了”。南月乖巧的點點頭,放心,實在太過份,她忍無可忍的時候,也是會反擊的。

    “幸好有你掌得了他的胃,他的脾氣已經好了很多”。

    呃,好了很多?

    南月瞠目,根本就敢想那位云二少真正兇殘的樣子。

    云夫人拍拍她的肩,“去吧,泡壺降火的茶,讓他消消火氣”。

    “嗯”。那她就隨便泡了。

    南月一離開,云夫人便歉然的看著費靈慧,“靈慧,你看,阿拓的性子就是這么壞,你也別放在心上”。

    “我不會的,伯母,或許他只是在創作上的不順利,我等他情緒好些再過來”。費靈慧溫柔的道。

    擺明了,她是不會輕易放棄的。

    云夫人很想安慰的笑了,不過,她實在是笑不出來,只因這個兒子沒有情緒好些的時候。

    推薦:李念念一直自以為是的認為自己嫁給了仇人,拼命作了一輩子。可是,當那個人在災難現場獨給她留下了生機後她知道自己錯了。重活一世......贏魚女生言情小說《七零年代學霸小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