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1章
    “被發現了啊,那他有沒有對你怎么樣?告訴云媽媽,云媽媽一定會為你做主的”。云夫人只差沒有當場拍胸膛證明她的話含金量十足十,馬上就可以行動,把某個不知死活的男人給就地正法了。

    “沒有,沒有了”。南月不好意思的搖頭,任務沒有完成,她也很不好意思,“云媽媽,二少爺只是把我趕下來而已”。反正他的冷言冷語她早就聽得習慣,麻木了。

    “真的沒有怎么樣?”

    “真的”。

    “太可惜了——不,我是說太好了”。云夫人立刻改口,好險,差點就露泄把心里話給說出來了,“南月,之前呢,阿拓房里的整理都是我來的,我是他媽,他再怎么臭著一張臉,總不會對我動手”。不過,那張臉是真實難看的了,“這樣吧,咱們商量一下,有什么方法可以讓他離開房間的”。

    “他都不出門嗎?”她沒有瞧見。

    “出門的,只是不多,有時候一年會出國個一二個月,若是有展覽,他會去看,不過,近年來這樣的時候已經越來越少了”。云夫人重重的嘆氣,“唉,他的脾氣越來越古怪,就算是他的家人也快要承受不了了”。

    “云媽媽,你不要太擔心,二少爺已經是大人了,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

    “就是因為太過清楚,所以別人的話根本就聽不進去”。

    呃——

    這個,南月實在是沒有辦法回答了,云拓的脾氣要不是天生的,這后天形成的也實在是太可怕了。若是天生的怕是難改,要是后天形成的一時半會恐怕也不會有太大的改變,她更是無能為力了,頂多就是做做小事,改變二少爺想法的那可不是她該做的。

    細想了一下,“啊,對了,云媽媽,不如我多做些好吃的,讓二少爺下來和你們一起吃飯,到時候我再上去替他收拾房間,偶爾一兩次他應該會配合的”,圓溜的眸了發亮,一張小臉也跟著閃亮起來。

    云媽媽看在眼里,心中又是一陣感嘆啊,要是有這么一個貼心的女兒該有多好,偏偏生了三個兒子,其中還有一個是怪物。

    唉——

    她該怨誰啊。

    “好,就這么辦”。

    南月花了好些功夫,親自去挑食材,然后在廚房里料理了大半天,付媽媽還在一旁幫忙,今天云家一大家都會留在家里吃晚飯,到時候,云拓就算不出來,他的兩個兄弟也會硬生生的把他給扯出來。

    云夫人可不想兒子真的埋在灰塵里,到時候找都找不到了。

    南月從付媽媽那里得知云家人的口味,其實,云家有大廚的,只是不屬于云拓這個挑剔又嘴刁的人,反正不管人家大廚煮的是什么,他二少爺就有法子把人家挑得一文不值,最后,大廚總是氣呼呼的要離開。

    這一位還是云夫人辛辛苦苦留下的,并允諾,他不需要勉強替云二少打理食物,就算云二少餓死在自己家里也與大廚無關,大廚才勉為其難的留下來。

    大廚姓余,當大廚二十多年,一向信譽良好,否則也不會被云家請上來,偏偏云家就有一個不識貨的二少爺。

    今天,他是把廚房整個讓給姜南月,本來他是可以休假,不過,他仍是留了下來,他倒要瞧瞧,這個能做出讓云二少吃下肚子的食物的小丫頭到底有什么本事。

    然后,他就站在一邊當個觀眾。

    隨著南月的洗,切,炒——余大廚的眼睛是越睜越大,說實話,姜南月的手法只是利落而已,她的做法也是尋常廚師都會的,怪就怪在她的搭配手法。

    一道道菜送上了桌,廚房里彌漫著菜香味,余大廚禁不住用力的吸了口氣,真香,不是太過嗆人的香味,而是,讓人充滿食欲的香味,他還從來沒有在自己的作品中聞到過這樣的香氣,讓他的肚子馬上一聲咕咕叫,餓了。

    “南月,好了,這道湯品我看著火,一會送上去,你先上樓把二少爺叫下來吧”。付媽媽接手,一邊交代著。

    “咦?要我上去叫?”

    “是啊”。付媽媽歉然,“太太交代了,二少爺的脾氣要是其他人上去叫,準是會大吵一架,卻是直接大打一架的”。兄弟之間,年輕氣盛,云樊和云饒可不會順著云拓的意,真要火上了頭,也沒有什么客氣好講的。

    這種事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生了。

    若是沒有必要,是不會讓他們三兄弟王見王的。

    “夫人可以上去叫啊”。她的聲音低了點,“而且,我不一定能叫得下來哎”。

    “沒關系的,試試看吧”。

    “可是,夫人說過,要是二少爺不下來,就直接讓大少爺和三少爺把他給架下樓來吃飯的”。她還等著呢,做好了飯菜不就可以了嘛,要叫那個壞脾氣的男人,她不情愿。

    一旁的余大廚看得直搖頭,唉,這丫頭還是什么都不知道,畢竟來云家時間不長,“丫頭,別以為大少爺和三少爺上樓就能把二少架下來,大少爺和三少爺兩個人聯手也不一定是二少爺的對手”,這才是關鍵,要是三個人大打一架,全身都是傷,到時候還哪吃得下飯啊,她煮都白煮啊。

    “咦?怎么可能,二少爺哪有那么厲害”。她驚呼。

    “這個就沒有人知道了,反正三位少爺都會些拳腳功夫,其中二少爺最厲害”。余大廚篤定的道,怎么說,他在云家也有些日子了,雖然平時并沒有太大的用途,大少和三少時常不在家,老爺和太太也時常外出應酬,能真正對他的廚藝捧場的人還真是不多。

    他是英雄無用武之地啊。

    “是這么回事”。付媽媽點頭附和,“你上頭試試吧,真叫不下來再說”。

    “好吧”。南月遲凝的點了點頭,看來,她就是不上去也不行了。

    上樓,房門緊閉,南月先從工作室的門開始敲,敲了大半天一點反應都沒有,沒有辦法,只好改敲房門。

    應該是在睡覺。

    不然,她敲了那么久,他早就不耐煩的過來開門噴火了。

    “二少爺,二少爺,該起床吃晚飯了”。啪啪啪——

    “……”。門內,安靜無聲。

    “二少爺,云二少爺,起床了”。她叫魂哪。

    砰——

    一聲響,光著上半身的男人如撒旦一般的立在門后,一雙死光眼直勾勾的盯著她,正在冒著火花。

    “你該死的敲什么敲”。

    “我——”。好嚇人,她困難的咽了咽口水,再一次慶幸自己不是心臟病患者,“樓下晚飯已經準備好了,我是來叫你下去吃飯的”。聲音吊在嗓子眼,她已經做好了轉身就逃的準備,嗚嗚——,她只是來代班讓同學可以短暫的脫離苦海,不是要來受這種罪的了,為什么非得讓她上樓來請這個難纏的男人,“再不下去,飯菜就要吃光了”。

    “吃光了你不會再煮嗎”。他不耐煩極了,“下次再因為這種雞毛蒜皮的小事來吵我”。他的大手,輕巧的拎起她小小的身子,“我直接把你扔到樓下去”。

    他真的會。

    “你——你放手了——”。他的動作控制的剛剛好,不若上次,南月一拳過去,他早有所覺,輕巧的就避過了,用腳也一樣,他的身體高大卻同樣靈活。

    “還有什么招,一并使出來”。他仍是不放手。

    “嗚——哇——”。她,用力的瞪著他,然后,嘴巴一張,大哭——

    這就是她的招,一哭二鬧三上吊,她用不全,用上一招是沒有問題的。

    云拓神色大變,手一松,直接將南月扔在地上,“閉嘴”。他吼。

    “嗚,你欺負我”。她低著頭,用力的哭,呃,聲音大了,她可不是真想哭,這個男人,跟他硬碰硬是死棋,誰讓她天生力氣敵不過他,連身手都不如他,好吧,她是沒有想到,云拓和爸爸是同事呢,要學些手上功夫那是輕而易舉。

    推薦:李念念一直自以為是的認為自己嫁給了仇人,拼命作了一輩子。可是,當那個人在災難現場獨給她留下了生機後她知道自己錯了。重活一世......贏魚女生言情小說《七零年代學霸小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