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2章
    云拓不是沒有見過女人哭,事實上,他是見多了,膽子小點的一見他的臉色就嚇得嚶嚶哭泣,膽子稍大的也是臉色發白,卻從來沒有一個人在他面前哭成這副模樣的——真慘,眼淚鼻涕都快要分不清了。

    聲音大的連死人都吵得醒。

    他原本就不耐煩的臉色,這會就更加的不耐煩了。

    “該死的,你起來,不要賴在地上”。他吼,更是咬牙。

    “被你嚇得腿軟——嗚嗚,起不來了——”,她繼續哭她的,她也很委屈的好不好,被他吼雙不是她活該。

    “夠了——”,云拓火大的把地上的女人提起來,“我叫你閉嘴”。

    “嗚嗚——”。她就是不閉。

    “該死”。

    “你又罵人——”,嘩的一聲,哭得更慘了。

    云拓的眉頭已經皺得可以夾死蒼蠅了,沒見過一個女人可以哭得這么丑的,“姜老頭教出來的女兒就是這副德性的嗎?”他想直接將人丟回去。

    小臉一板,南月忘了要哭,雖然,臉上仍是淚,她也顧不得擦,這輩子最讓她無法忍受的就是有人對她的家人說三道四。她的家人都是世界上最好的家人,沒有一個人可以對她的家人說三道四。

    圓溜含水霧的眼惡狠狠的瞪著他,要比兇狠,她也不比他差,女人要是兇起來,也不會輸給男人的,“我就是我,關我爸什么事,你不要抹黑我爸爸,云拓,你自己還不是一樣,一點也不像云爸爸和云媽媽,天天害得他們擔心,都這么大的人了也不讓父母省心,你就不會自我反省一下還在這里叫囂個不停”。

    “你這是在教訓我嗎?”他瞇了眼。

    “當然——”。一抽氣,他的眼神讓她意識到眼下的場面,她還是不要太逞強的好,否則,會死得很慘,沒有人會來幫她的。怎么她哭了大半天的下面沒有半個人聽到,三樓的隔音效果有這么好嗎?他們還是在走廊上哎。“當然不是了——”。語氣硬生生的扭過來,小嘴用力的抿起來,嘴上雖是這么說,不過,她的臉色已經表明一切。“算了,二少爺要是不愿意下去就算了,天色不早,今天的工作我已經做完了,我要回家”。扯扯扯,用力的扯開他的手,哼,真是塊石頭,抓著人也不知道控制力道,真是痛死她了。

    抬手,亂七八糟的涂著臉上的淚水,省得迷糊的摔下樓去。

    “回家?”語氣一提,云拓不滿的又將她扯回來,“誰準你回家,你的事情還沒有做完”。她可以回家嗎?她不是住在云家?

    “放手了”。南月想咬他,“很痛哎,我不是破布娃娃,隨你拎來拎去的,晚餐已經準備好了,就在樓下,花了我半天功夫,現在夠了,我不想再呆下去了,是你不吃,不是我不做”。他沒有任何理由遷怒她,更沒有任何理由開除付媽媽和付紫的。

    花了半天時間。

    云拓眸光一轉,下一刻,他改變主意,“沒事不要天天回家,你在云家做事就住在云家”。

    她才不要。

    南月瞪大眼,大姐在家,她天天要回家,她才不要住在云家,“沒有這個必要,我只是代替付紫二個月,現在已經過去大半個月,再有一個多月付紫就回來了,不需要麻煩”。

    他的眸光,又是一轉。

    南月沒有抬頭,所以,沒有注意到他的異樣。

    “是嘛”。這一次,他倒是沒有大吼大叫,反應出奇的平靜。

    “放手了,我要走了”。

    “誰說你可以走的”。

    “不用說,時間到了就可以走”。他不下樓,她就不能整理他的房間,不走還要等到什么時候,留下來吃夜宵嗎?她可沒有那個胃口,說來還真是命苦的很,受氣也就算了,還要任勞任怨想著法子替他打理房間,這世道還有沒有天理啊。

    云拓這個可惡的男人合該被雷霹的。

    “我說不準走就是不準走”。云拓火大的一把將南月扛上肩,姜老頭不懂得怎么教女兒,他替他教。

    “喂,你要干什么,放我下來”,嘔——她頭昏想吐。

    云拓完全不理會她,扛著她直接下樓去了。

    飯廳,菜已經上齊了,人員也已經到齊了,呃——加上從樓上下來的那一位,眾人的視線全都沾在云拓的身上,重點在他的肩上,那個被扛著的可憐女人。

    “老天——”。云夫人覺得自己已經沒臉見人了,“阿拓,你這是在做什么,快把南月放下來,快把她放下來”。云夫人氣呼呼的上前,從兒子的肩上把南月救了下來。

    南月的臉色有些發白,肚子里的東西正在翻騰,天知道肚子里有什么,她晚餐還沒有吃呢。

    “南月,你沒事吧,哪兒不舒服了?”云媽媽著急的道。“死孩子,你怎么可以這么粗魯”。用力的瞪著兒子。

    “想吐”。她頭昏的很。

    “怎么會這樣,付姐,快,打電話請溫醫生過來一趟”。溫醫生是云家的家庭醫生,付媽媽立刻就要去打電話,南月搖頭,“不要,付媽媽,不用,我回家休息一下就好了”。

    “你這個樣子怎么回家”。

    “沒事的”。南月搖頭,“一會就好了,你們快吃吧,不然飯菜要涼了”。

    “南月,你這個樣子云媽媽怎么能放心讓你回家,這樣吧,今天晚上就住在這里了,家里有的是房間,付姐,你先帶南月上樓去休息一下”。

    “好”。付媽媽點頭。

    “姜南月,別裝死,過來坐好”。某個惡男人,直接盯著可憐的小女傭。

    南月連看都不看他一眼,他有脾氣,別人就沒有脾氣了嗎?

    “云媽媽,我真的沒事,現在已經好多了”。她放低聲音道,“現在我就上去替二少爺換床單枕套,馬上就好”。眨了眨眼,泛起一抹微笑,表示她真的沒事了。

    云夫人仍是擔心,“這事先不急——”,她的樣子看起來有些虛弱,眼睛還紅通通的,是哭過嗎?

    “云媽媽,我花了大半天的時候煮這一餐飯為的就是等他吃飯的時候上去替他整理房間啊,機不可失,我上去了”。再度眨了眨眼。

    云夫人嘆息的直搖頭,“南月,你真是好孩子”。一伸手,用力的抱著南月,被抱的人有些不知所措,“要是云媽媽有你這個貼心的女兒就好了”。

    呃——

    南月一僵,僅是一下,而后,她伸手回抱云夫人,“云媽媽,要是你愿意,可以把南月當女兒使喚啊,現在,云媽媽該去吃飯了,不然菜涼了就失了味嘍”。

    “好”。云夫人感懷的點頭,“你隨便收收就好了”。用力的瞪了二兒子一眼,“反正是他自愿的,就算他埋在垃圾堆里,那也是他自找的”。聲音,壓低,只有她們倆個人聽得到。

    南月失笑,直點頭。

    沒錯沒錯,就是這么回事。

    推薦:李念念一直自以為是的認為自己嫁給了仇人,拼命作了一輩子。可是,當那個人在災難現場獨給她留下了生機後她知道自己錯了。重活一世......贏魚女生言情小說《七零年代學霸小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