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8章
    云二少爺的架子是非常大的,若有事非得一請,二請,再三請不可,說不得三請之后云二少還是半點面子都不給,南月偷偷進他的鑄劍室看過了,很多漂亮新奇的劍,她不懂不過純欣賞還是可以的。

    云媽媽跟她介紹其中兩把新劍,那就是上一次費靈慧花了心思要云拓搬上臺面展覽的兩把寶劍。

    偏偏云拓架子大,人家費靈慧找上門來他連理也不理一下。

    今天,費靈慧再次登門,與一個外國人一同。

    老外說得略帶口音卻相當標準的中文,對云家很是熟悉,“云媽媽,你真是越來越年經了”。米克,也就是與費靈慧一同前來的老外,云氏鑄劍的經濟人。

    “你呀,真是越來越油嘴滑舌了”。云媽媽被逗得樂呵呵,“要是云拓能學到你的萬分之一我也就放心了”。偏偏有個這樣的朋友,硬是沒有半點改變,她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米克,靈慧,來來,先進來坐”。

    兩人入座,南月和付媽媽送上茶水,今天周末,她一整天都呆在家里,哪也不能去,還得伺候樓上那位難纏的二少爺,一旦找不著人,他發起脾氣來,就有她受的了。

    “請用茶”。

    “謝謝”。米克的視線在她臉上多停留了兩秒“云媽媽,她是新來的嗎?以前的付紫小丫頭呢”,他還記得與南月差不多大的付紫。

    “付紫還在學校,今天沒有趕回來”。付媽媽補充,“這是南月,是付紫以前的同學,現在是云家的二少夫人”。

    什么——

    手上剛捧著茶的費靈慧,全身一顫,手上的茶差點捧不牢直接灑在身上,“她——是什么?”一開口,聲音沙啞。

    “南月已經嫁給云拓了,阿拓那小子做事就是不同尋常,還用手段,結婚只是去公證,也沒有大操大辦,所以就沒有發貼子請你們,千萬別跟他一般見識啊”。心里直嘆息,她也是很無奈的,兒子娶了媳婦這原本就是一件大好事,偏偏,兒子就這樣的讓整件事落了幕,她還來不及高興呢,更不用提去通知別人了。可憐的靈慧,她的用心,怕是要落得傷心的下場了。

    “阿拓那小子太不夠意思了”。米克倒是沒有多大震憾,實在是太了解云拓的性子,這種事就是他會做的,想要讓他結婚都困難,更不要說是大操大辦,他這么早就娶妻子倒是大大的出乎米克的意料之外,“小弟妹——”。米克比云拓大。

    “你直接叫我的名字就可以了,我叫南月”。小弟妹聽得她渾身起雞皮。

    “好,南月,云拓那小子有沒有為難你,要是有,你也別客氣,告訴我,我會替你修理他的”。米克直拍胸膛保證。

    南月聽得哭笑不得,可見云拓是真的不會做人,所有知道他們結婚的人都會說這一句話,好,很好啊,她現在的后臺可硬著呢,只要他有一點讓她不開心的話,她可是半點都不會客氣。

    展顏一笑,“謝謝你,到時候我一定不會客氣的”。

    又是一顫,費靈慧察覺自己的失態,情緒卻是一執續的低落,好不容易遇到一個感興趣的男人,原以為她可以慢慢來溶化他,畢竟,他還年輕不是嗎?離三十而立之年還有好些年,她原本以為他這樣的男人不可能那么早就成家的。

    偏偏——

    是她太過自信了嗎?

    眼前的女人,分明就是一個女孩,云拓就是喜歡這樣的女人嗎?

    “費小姐,你沒事吧”,南月坐在費靈慧身邊。

    “沒事”。費靈慧扯唇,一抹有禮卻生疏的笑揚起。

    “費小姐,我知道你喜歡云拓的,沒有關系的,你可以繼續喜歡,呃——不是你想的那樣了,其實云拓會娶我并不是因為希望我,只是因為我煮的飯菜剛好合他的味口而已”。希望說這些話可以讓費靈慧好過一些。

    南月偷瞧一眼,云媽媽跟米克正瞧得起勁,沒有注意她說什么呢,悄悄的松了口氣,畢竟,在婆婆面前這樣說她兒子總是有些不妥。

    雖然,都是真的,她并沒有胡編亂造。

    “什么?”費靈慧抬頭,總算是正視南月了,“你是說,云拓是只因為吃得下你煮的東西就娶你”。

    “是啊是啊”。南月用力的點頭,“我也覺得有些不妥,但是沒有辦法啊,嫁都嫁了,如果你能讓云拓喜歡你,他就會跟我離婚了”。

    “真的?”

    “當然是真的,如果不是實情,沒有一個當妻子的會這樣說自己的丈夫,如果云拓真的愛我那也就算了,事實上,他根本就對我沒什么感情,當廚娘就當廚娘了,還得背負著為人妻子的名,這個擔子也是很重的”。她搖頭,嘆氣。

    費靈慧有些同情她了,知道她說的應該是實情,她也很難想像出云拓愛一個女人會是什么模樣,“既然真的如你所說,云拓也不會那么容易喜歡上我的,他根本就不愿意見到我”。

    “所以你才把米克也請過來了呀”。因為云拓一定會見米克的,“云拓見到米克就見到你了,到時候你再說讓他印象深刻的話,做一些讓他感興趣的事,他是個怪人,不能有尋常人的方法對他的”。

    “你在——教我?”費靈慧有些遲凝。

    “當然不是”。南月搖頭,“我可沒有這個能耐,我是建議,現在我很命苦了,就像吸血鬼一樣,被他給釘死了,我不年輕,不想就這樣過一輩子的”。嫁給這樣一個男人,跟嫁給空氣有什么不同。

    他做他的事,就讓你好過。

    他要是沒事閑著,你就麻煩了。

    太可悲了。

    她沒有把握能讓云拓愛上她,或是為她而改變,那唯一的選擇就是云拓放棄她了。

    “那好,你會幫我嗎?”

    “我盡量”。

    事情一談妥,兩個人女人就是同一戰線了,雖然都知道,要想皆大歡喜的機率就等于火星撞地球。

    南月親自上樓把云拓請下來,因為米克來了,云拓不得不下樓,他仍是很不情愿的,還是南月一路拖著他下來。

    “來者是客,人家還是大老遠從國外來的,而且已經等好了久了,你還要人家等多久?”

    “他愛等多久就等多久,關我什么事”。云拓臭著一張臉,可見人有多不情愿了。

    聽聽,聽聽,多么不負責任的話啊。

    由此可見,這上男人也沒有多負責任。

    “米克和靈慧一起來請你和你的作品一起去參加展覽,上一次靈慧來的時候你沒有給人家好臉色看,這一次米克也一起來了,你總不能再這樣胡鬧下去,不然以后都沒人會理你了”。南月嘀嘀咕咕,也不管他有沒有聽進去。

    云拓腳步一頓,前面拖著他的小小人兒也被扯了回來,用力的撞擊在他的胸膛。

    “痛”。她的頭。“你好好的干嘛停下來”。也不知道先通知一聲。

    “靈慧是誰?”他瞇著眼瞪著她,“不是米克一個人來嗎?他還帶莫名其妙的人來”。

    “靈慧就是上次來見你的費小姐了——”。老天,他壓根就忘了費小姐是誰,“行行行,記不起來就算了,先下樓再說”。

    推薦:李念念一直自以為是的認為自己嫁給了仇人,拼命作了一輩子。可是,當那個人在災難現場獨給她留下了生機後她知道自己錯了。重活一世......贏魚女生言情小說《七零年代學霸小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