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9章
    云拓很不爽,不爽到了最高點,他的臉色難看的快要滴出墨汁了,直到看到費靈慧還想不起人家是誰,這就很故意了,他認出來了,曾經見過的人就算再不在意,在記憶中總會留下一點什么。

    只不過,他討厭不相干的人總是湊上來。

    “米克跟我過去就行”。

    “讓靈慧也一起去吧”。米克道,畢竟這一次要展出云拓作品的是費靈慧所屬公司的展館。

    “要一群不相干的人去做什么”。云拓怒瞪米克一眼,知道他是故意的。

    “哪有不相干的一群人”,南月覺得很無辜,只有米克和費靈慧而已,她和云媽媽又不會跟在他們的屁股后面瞧熱鬧,再說了,一定沒有什么熱鬧好瞧的,他的工作室能不進,她是不會往里頭闖的。

    “你閉嘴”。云拓咬牙,這個吃里扒外的女人,是故意跟他做對。

    “阿拓”。云夫人不滿兒子的態度,“不準用這種語氣跟南月說話,南月,來,咱們繼續喝茶,至于靈慧,你跟著一起去,我倒要看看他敢不敢攔著”。必要時,云夫人仍是可以硬下心腸,兒子聽不聽話是一回事。

    云拓低咒,只差沒有當著母親和妻子的面大吼著把兩個不速之客全部趕走。

    瞧過云拓工作室內的成品,已經拓好印,直接送到展館去展出就行了,這兩把劍都可以標價賣出,云拓并不在乎賣多少錢,不過,如果有人把價位開的很離譜,他也是會發火的。

    “明天讓人來裝箱運到展館去好做準備,靈慧,明天你帶人來吧”。米克很滿意,雖然數量是少了點,不過,能有兩把也已經不錯了,云拓的重心可不在此。

    “咦,米克明天不來嗎?”

    “我今天住在這里”。米克聳肩,一臉怡然,反正情況不是第一次,云家其他人是相當好客的,唯一不好客的也就只有眼前的云拓,不過,也無妨,相識已久,他只要臉皮厚些,云拓是不會趕人的。

    不過,也僅止于他,他可沒有權力把費靈慧也一并的留下來。

    “那我——”。費靈慧正想順著米克的要求一并提出。

    “你什么你,你是你,他是他,云家不會招惹莫名其妙的人做客,該做什么就做什么,別把你的眼光放在不該放在的地方,小心傷眼”,云拓不悅,脾性表現的十足十。

    費靈慧一窒。

    云拓的惡劣不是第一次見,卻仍是一慣的受打擊,為什么這樣一個才華洋溢的人擁有如此惡劣的性子,若是像米克一樣,稍稍好相處一些該有多好。

    偏偏——

    就算知道他的惡劣,她的目光,她的心,仍是受著他的吸引。

    “好吧,那我明天再過來”。費靈慧妥協,她不得不。

    “哼”。云拓冷哼一聲,帶上鑄劍室的門,“接下來會有很長一段時間不會有任何作品,之后我沒有聯系你,你也不用上門來找我”。這話是對米克說的。

    好長一段時間?通常云拓會說這一句話那代表期間隔的時間一定會非常的長,平常都要隔上幾個月,或者一年才會這么兩把劍展出,要是好長一段時間,說不定會隔個三五年。

    米克不動聲色,“要多久?你那邊的工作幾個月也能完成,需要那么久嗎?”一個好的人才,能創造出極佳的作品,若能多一部作品,那便是業界之興。

    想想人生多是不公的,有的人忙碌費心了大半輩子還不一定會有云拓閑暇時來的更具創意與價值。

    “遇到麻煩了,我也需要休息一頓時間”。云拓并未多做解釋。

    “也是”。米克想了想,只能往那一方面想了,云拓需要休息,認識他這么久,還是第一次聽他說這樣的話,“你這婚結的是無聲無息,總不能真的把小妻子委屈到底,有空暇之間,是該去補度個蜜月”。

    女人也是需要哄的,可不是隨隨便便綁在身邊就成你的了,云拓的小妻子可是不情不愿被他娶回家,他再這樣無視妻子的地位,總有一天會吃到苦頭的。

    “與那個無關”。

    “那你還需要什么休息,以往你休息就是鑄劍,那也是你放松精神的一部份”。米克可不這么認為,“別真的鉆進去,等有時間,帶著南月到美國,行程我替你安排”。

    “不需要”。云拓一點也不識好,米克也不在意,倒是一旁只聽不言的費靈慧一顆心都給泡在苦水里了。

    好苦,苦的她連一抹多余的表情都扯不出來。

    唉——

    米克當天就住在云家,至于費靈慧也被云媽媽留在家里用過晚膳再回去,晚膳是南月動的手,今天晚上,云拓也一并的留在下面與大家一同用餐。

    南月拉著費靈慧進廚房幫她,“你不會煮飯?”南月看著一身高級套裝,一看就知道坐辦公室處理大事的高級份子,站在這廚房小地顯得有些突兀,不過,要抓住云拓的人,必須抓住他的胃。

    呃,說的再簡單一點,只要抓住云拓的胃,就等于抓住他的人了。

    她倒霉了點,沒有半點意愿去抓他,反倒被他給抓了個正著。

    “我——會做”。費靈慧回的有些遲凝,“蛋炒飯和泡面”。

    呃——

    南月停了三秒,然后,慎重的點了點頭,“靈慧姐,這個樣子可能不大好辦,云拓完全是靠肚子說話的,如果我做的飯菜入不了他的口,怕是同樣入不了他的眼,你要是做不出他想吃的菜,那他——”。肯定也不能看她看在眼里。

    “我可以學”。費靈慧脫口道。

    “我就等你這句話”。南月展顏,“只要你有空就可以來找我練習廚藝,直到你可以煮出云拓能接受的食物為止”。

    “你真的要教我?”費靈慧仍有些懷凝,“云拓是個不錯的丈夫”。

    “只有你這么認為”。南月受不了的翻翻白眼,他甚至不是個好男人,怎么可能一下子就跳脫到好丈夫。

    她甚至懷凝他知不知道丈夫這兩個字所代表的全部意義,他大概只知道娶個妻子回來伺候他,就是全部了。

    “但是你已經嫁給他了,為什么不好好的把握他的心,你甚至可以努力的改變他的性格”。費靈慧仍是想不通,為什么有人能如此輕易的讓出自己的丈夫。

    “可是,現在你比我更喜歡他呀,反正他也不喜歡我,那讓一個更喜歡他的女人呆在他的身邊,不也是他的福份嗎?”她的想法,有錯嗎?

    “你——”。

    “還是你覺得云拓已經娶妻,你就可以把心從云拓身上收回來了?”

    “我——”。

    “嗯”。南月慎重的點了點頭,“畢竟感情的事不是好么簡單的一加一,不是我說了算,還是你們自己決定吧”。她好像有些多事。

    唉,不對怪她了,實在是她受的打擊有點大,到現在還恢復不了,到現在為止,她還沒有辦法好好的跟爸媽溝通,老爸帶著老媽出國了,小弟開學,大姐工作,家里平時都沒有人在,她覺得自己被拋棄了,那感覺很糟糕。

    為什么爸媽不能好好的跟她說說為什么同意云拓娶她。

    兩個不相愛的人結了婚就會幸福嗎?或者,爸媽以為她和云拓婚后可以培養感情?可以嗎?

    推薦:李念念一直自以為是的認為自己嫁給了仇人,拼命作了一輩子。可是,當那個人在災難現場獨給她留下了生機後她知道自己錯了。重活一世......贏魚女生言情小說《七零年代學霸小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