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21章
    把自己喂得飽飽的南月才有心思想其他事情,真不明白云拓這男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尋常人肚子一餓只要能入口的什么都吃,哪還挑東挑西,他是命太好,沒有餓過。

    上午,在云拓還沒起床之前,米克和費靈慧公司的人已經上云家來將云拓的作品拖到參館去布置了,再過幾天就是展出的日子,時間幸好還寬裕,不會趕得太急。

    “付媽媽,云——夫人上哪去了?”她還是不太習慣喊一聲媽。

    “夫人陪米克出去逛了,米克難得來一趟,二少爺不能陪他,夫人只好盡盡地主之誼,老爺和朋友出去打球去了”。

    “今天上午費小姐有來?”

    “沒有,是費小姐公司其他的人來了,聽說二少爺不準費小姐再踏進云家半步”。唉,一聲嘆,付媽媽只覺得這二少太過孤僻了,有人親近已經很不容易了,偏偏一個勁兒的往外趕人,哪有這個道理。

    “真狠”。南月低喃,“付媽媽,我回家一趟”。

    “呃,現在回去嗎?”付媽媽有些意外,“二少爺知道你要回家嗎?”

    “不知道,那頭豬還在睡呢”。一說到那個讓她難過的罪魁禍首,南月就一肚子氣。

    “那要是二少爺起來找你——”。要吃的,她們可拿不出來啊。

    “隨便他了,要吵要鬧,也等我回來再說,付媽媽,你別擔心,他要是發起火來,你有多遠走多遠就是了,我回去嘍”。

    揮了揮手,嬌小的身影就消失在門口,付媽媽看著,沒有任何動作,心里頭卻是無比的苦惱,眼下只有南月治得了二少爺,這南月一回家,二少爺還指不定要鬧翻了天,所幸,南月的家,離這兒不算遠,隨時都可以回來。

    南月在姜家陪姐姐一同用了晚飯,還打算直接在家里住下來,住一個晚上,明天一大早再趕去學校。

    兩姐妹窩在沙發上,正愜意的看著電視,云家的催命電話就飚過來了。

    姜東靈接起電話,一句話沒說,只拿起電話停了五秒,然后,將電話交給南月,“找你的——”。

    “哦”。接過電話,那一頭是付媽媽焦急的聲音,真的非常急,“南月,你怎么還不回來,都已經過了晚飯時間”。

    “啊,我今天不回去了,對不起哦,付媽媽,我忘了打個電話回去說一聲了,你們不用等我啊”。她要懶在家里。

    “這——這怎么可以——”。付媽媽更急了,“南月,你還是快回來吧,我讓司機師傅去接你——”。

    “不用了——”。電話換人,這一次是云夫人,她的聲音也很急,不過,不若付媽媽一般就是了,“南月,你快回來吧,家里有人快要燒起來了”。

    呃——

    “你聽聽——”。云夫人特意將電話拿到發聲處,那是云拓,正在和誰吵架的聲音,那架勢,可能接下來會是大打一架,“下午一起來,阿拓就開始找你了,結果付媽媽出門買東西,沒人知道你回家了,他餓著肚子發了好大的火,現在正在和米克吵架,只差沒有打起來了”。要不是有云家其他三個男人在一旁勸著攔著,說不定早就打起來了,唉,慚愧啊,云媽媽都快吐血了。

    她怎么會養出這樣一個兒子來。

    “我——”。

    “南月,是不是阿拓給你氣受了,你告訴媽,媽替你出氣,別一聲不響就走,我讓阿攀去接你”。

    “媽,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南月急急拒絕,不過是兩條街而已,不需要接來接去的,“我很快就回去”。死云拓,就是不肯讓別人過點好日子,沒事鬧什么鬧,他以為自己是三歲小孩子。

    南月掛了電話,氣呼呼的拿起小快套,“姐,我要回云家去了,不能陪你”。

    “我又不是小孩子,哪需要人陪”。姜東靈揮揮手,“你自己注意一點,要是在云家的日子真的過得不順心,回家就好,他們愛吵,愛鬧,愛打也不關我們的事,爸媽一直有愧于你,讓云拓那渾人娶了你就怕你過得不開心,你要是跟云拓離婚,說不定爸媽就是最開心的”。姜東靈可以保證,父母一定舉雙手贊成南月離婚的。

    不過——

    剛開始他們沒有開口拒絕這門婚事,總不能再開口讓女兒去離婚吧。

    “我知道的”。南月上前,輕擁姐姐一下,“我走了,有空我就回來陪你”。

    “嗯”。

    送走妹妹,姜東靈繼續窩在沙發上看電視,這個家,這個時段,還真是有些冷清呢,還好是她一個人呆在家里,要是她出嫁,南月一個人呆在家里,就更糟了。

    南月一回到云家就被人推到廚房去煮飯了。

    現在吃慣了她煮的東西,云拓更挑了,連自己老媽煮的東西都開始往外推,要不是有南月,他就真的要活活餓死了。

    “誰準你回家的”。一見到她,云拓就轉移目標,朝著她吼,那雙眼火紅火紅的泛著殺氣,呃,不是南月的錯覺,她真的從里頭看到殺氣了。

    唉——

    她心里直嘆氣,食物擺上了桌,“我只是嫁到云家來,不是來云家當囚犯的,我有出入的自由,想回家的時候可以回家”。

    “誰告訴你想回家的時候就可以回家,你已經嫁人了,嫁到云家,以后什么時候回家,都要告訴我,否則,哪也不準去”。他的肚子在叫囂,卻不是肚子餓在叫,而是滿肚子的怒火,下午一醒來,她連個鬼影子都沒有見著。

    想走就走了,丟下他不管,連頓食也不煮,是想活活的餓死他嗎?

    才剛成為名副其實的夫妻就想謀殺親夫了,真是惡毒的女人。

    “誰理你”。南月小聲嘀咕。

    云拓聽到了,一伸手,他緊扣著她的手,逼得她不得不抬起頭來瞪他,該死的男人,一點都不知道要克制力道。“沒有下一次,不然我打斷你腿”。

    啊——

    一陣抽氣聲,云夫人差點因為心痛倒地,“阿拓,你這是做什么,快放手,你沒輕沒重的弄疼南月了,阿攀,阿饒,還不快拉開他”。

    “你們敢”,一回頭,云拓朝著一兄一弟大吼,“她是我的女人,我想怎么樣,那是我的事”。

    “是是是,她是你的女人,最起碼她還是個人,可不是破爛東西,你再這要扣下去,她的手就要不保了”。云樊一旁說著風涼話,有這樣一個弟弟,他也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不過,他可不想這么快就丟了這個弟媳。

    猛地,云拓松了手,南月的手腕上赫然的紅痕逼得她直掉淚。

    “南月,乖哦,快,去拿藥箱來,這個孩子,媽一定好好教訓他”。

    “好”。抬起掛淚的小臉,南月痛得連頭都抽起來了,“云拓,你給我記著,下次我一定會在你的飯菜里下泄藥”。這句話,說的聲音不大,不過,足夠讓想聽的人聽得清楚明白。

    眾人一頓,個個眼中泛笑。

    而云拓,握筷的手,啪的一聲,手中筷斷成兩截。

    推薦:李念念一直自以為是的認為自己嫁給了仇人,拼命作了一輩子。可是,當那個人在災難現場獨給她留下了生機後她知道自己錯了。重活一世......贏魚女生言情小說《七零年代學霸小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