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22章
    之后,云拓整整拉了三天,三天什么也不能做,黑沉著一張臉也沒有人理會,他現在只吃南月煮的東西,但是,明明知道南月煮的東西里被放了不該放的“調料”,他也不得不吃,否則,就得餓肚子。

    “嘖嘖,阿拓的臉都可以擠出墨汁來了”。云樊純粹是看好戲的心態。

    “真擔心二哥會一個不小心把二嫂給捏死”。云饒好心的看看目前仍活的健健康康的二嫂,“二嫂,你真的給二哥下藥了?”

    “只下了一點點”。南月臉色一紅,當著云拓的家人承認這個事實總是讓人有些不好意思,“讓他稍稍收斂一下脾氣”。受過苦就知道別人不好受了,下一次說不定他會學乖,不再找別人的麻煩。

    云家兄弟互視一眼,心里直發笑,她想得太過天真了,云拓可不是一般人,只會更加的惹怒他而已。

    想讓云拓妥協,下輩子的事。

    “你晚上睡覺,他沒有偷捏你吧”。云饒神秘兮兮的俯身向前,小聲的道,眼里閃著幸災樂禍的光芒。

    云樊伸手一把將弟弟扯了回來,“阿饒,你也太不了解你二哥了,他要是想捏南月,需要偷偷的嗎?”不知道多光明正大,而且是一點愧意都沒有。

    “說的也是”。摸摸鼻子,云饒坐回去。

    云拓正將滿腔的怒火發泄在鍵盤上,旁邊已經掛掉兩個了,不明亮的光線下,他的眼,卻散發著晶亮的光芒,他的視線,似乎能將所看到的東西全數燃盡。

    他現在是滿肚子的火氣,卻必須制止自己不伸手捏死那個可恨的小女人。

    下泄藥——

    她不是只說說而已,她是真的下了,三天下來,如果不是他的身體夠好,早就虛脫了,三天,她的膽子真是比天還大。

    下午,南月良心不安,替云拓一人燉了一鍋湯給他送上去,打開他工作室的門,呃——成了他的妻子或許這就是特例了,現在她要進他的房間,他的工作室都不需要等他來開門了,只要意思意思的敲上二聲就可以了。

    推開門,見他的雙手正奮力的敲打著鍵盤,一張黑沉的臉直盯著屏幕讓人直覺發顫,南月吞了吞口水,呃,好吧,她承認自己是太沖動了,那時候她實在是氣不過,就去找了一些材料讓他吃完之后一直拉肚子。

    是他有錯在先嘛,也不管她是不是受委屈。

    現在回頭想想,三天是不是過份了些。

    “云拓,過來喝湯了”。她布置妥當,碗里也勺滿了湯,撲鼻的香味彌漫了整個工作室,這例湯品是極花時間慢慢燉的,她可是一直看顧著火候沒有離開過,就是為了替自己的一時沖動稍作補償。

    “……”。電腦前的男人仍是一言不發,半點不為所動。

    一聲嘆息逸出口中,南月認命的端起碗,走到他的身后,“云拓,你還在生氣嗎?先停一下好嗎?把這碗湯喝完再氣”。

    “霍”的一聲,黑沉著臉的男人轉過身來,陰陰的盯著她。

    “你是離不成婚就想氣死我是嗎?姜南月——”。他咬牙,只差沒有把自己的一口牙全部咬碎,這個可惡的女人,讓他現在全身上下都不舒服,“把你的破湯拿回去”。

    “真的不喝?”

    “不喝”。他吼。

    “不喝就不喝,你以為我稀罕你喝啊,虧我守了幾個小時替你熬湯,下次我一定隨便炒個飯給你吃就算了,哼——”,小小人兒也有脾氣的,她都先來示好了,這破男人還趾高氣昂到什么時候。

    反正不是她求他。

    他愛怎么樣,隨他好了。

    叫她走,她就不留,南月很有骨氣,端了多少東西來,收拾收拾再端回去。

    “你站住”。她的嘀咕聲,他聽得清清楚楚。

    回頭,南月朝他吐吐舌,“誰理你,你以為在叫小狗啊,想招過來的時候叫一聲,不想招過來的時候就趕走”。她不姓狗也不屬狗,他愛叫誰應去,她才不理會呢,南月氣呼呼的下了樓,動作快的連自己都心驚,回頭看一眼,剛才沒有摔斷脖子真是萬幸中的萬幸。

    她怎么有辦法跑得這么快,下樓梯一個不小心,她的小命就沒有了。

    要堵氣可不能拿自己的小命堵。

    南月一臉心有余悸的盯著樓梯,心里一直稱慶,窩在樓上大半天的云拓就跟在她的身后跑下來。

    “你看什么鬼東西?”她的臉色白的像見了鬼。

    “我——”,用力的吞了吞自己,她要承受自己差點被自己害死了?“才沒看什么呢”。要有,也是他啊。

    大手一把捏住她的小臉,“這樣叫沒有,你想騙鬼啊”。單手接過她手上的湯品,一把拖她坐在沙發上,“后果有鬼在追你,跑得跟飛似的,你以為你是飛人嗎?”他才是見鬼了,不過才從她身后趕過來,她就連個鬼影子都沒見著。

    一下樓,才見她臉色煞白的站在這里。

    “你不要叫了”。聲音好大,吵得她頭疼,“你跟下來做什么,要不是因為你,我也不會被嚇到”。

    “嚇到?”云拓黑眸一瞇,“被誰嚇到?家人有外人?”

    “被我自己嚇到了”。她沒好氣的頂他,“要不是你氣我,我也不會氣呼呼的沖下樓,差點把自己摔死”。后知后覺啊。

    “笨蛋”。

    “你——”。倒抽一口涼氣,南月死瞪著他。

    “除了笨蛋誰會把自己摔死”,兩指捏住她的下巴,抬起她的小臉,很好,因為生氣漲紅的臉比剛才蒼白像鬼順眼多了,“一旁坐著,沒事別晃來晃去”。

    “你以為我愛晃啊”。她是給他送湯上去的。

    云拓不理她,松開手,自己裝碗,自己喝,不理會南月僵直的身子,一會看著樓梯,一會看著他,最后,視線不再落在樓梯上,而是直直的落在他的身上。

    然后,用著他絕對可以聽得到的聲音在他的耳邊說道,“口是心非的男人”。

    推薦:李念念一直自以為是的認為自己嫁給了仇人,拼命作了一輩子。可是,當那個人在災難現場獨給她留下了生機後她知道自己錯了。重活一世......贏魚女生言情小說《七零年代學霸小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