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24章
    再度醒來,時間已經過去好幾個小時,研究室內的燈仍舊很亮,南月掃了四周一眼,終于在門口左側的大鐘上看清了時間,看來她真的是累了,一覺睡了這么長時間,肚子還真的有點餓呢。

    不過,云拓還在那里忙碌,眼下顯然不是上前打擾的好時間。

    她離開研究室,百尺長的走廊連半個人影也沒有,她還想問問怎么回到先前到過的住處,還有哪里可以買到煮食的原料。

    “南月——”。

    “爸爸”。

    才剛走完走廊,就看到有人直往前沖,姜守操激動的一把抱著久違的女兒,自從南月嫁給云拓之后,他每天晚上都做惡夢,夢到女兒不幸福,直沖著他哭,哭得他精神衰弱。

    “怎么只有你一個人?”姜守操直往后探,“云拓那小子呢?”語氣越來越不滿。

    “他在辦正事呢,我在研究室里睡了一覺,醒來肚子餓,想找點吃的”。

    “你應該叫他的,他會安排人帶你去,你一個人東闖西闖是很危險的”。姜守操正色道,這里不是其他地方,一個陌生的人出現在基地里,會發生什么事,是無法預期的。

    “真——真的啊”,瞠大了一雙眼兒,南月深吐口氣,幸好她遇到的是老爸,要是遇到的是其他人,后果說不定很很嚴重,“爸,你現在有空嗎?”

    “有有有,爸就是來帶你去找你媽的”。

    “真的,媽媽也來了?”

    “沒有,我帶你去你媽住的地方”。平時也是他住的地方。

    趙麗菲的住處是離基地最近的城鎮一個叫莫城的小鎮上,姜守操為妻子在這里買了一套房子,不管是妻子住,他住,還是家人過來一起住,這里都有足夠的空間。

    事實上,他們已經有一大半的時間,是在這里過的。

    二屋的小洋房,有一個大院子,環境非常好,莫城的居民也都非常的熱情,或許是因為他們在這里住的夠久了,所以相處的非常不錯。

    南月來這兒住過的,只是從來不知道原來他們住的地方離老爸的基地這么近。

    女兒難得來一趟,趙麗菲親自下廚,煮些南月愛吃的菜,趙麗菲喜愛西餐,南月喜愛中餐,因此,趙麗菲端上餐桌的食物,大多是中西合璧的。

    一家三口吃得滿足,酒足飯飽之后,趙麗菲將收拾善后的工作交給姜守操,姜守操乖乖的去收拾碗筷整理廚房。

    母女倆坐在沙發上看電視兼談心。

    “南月,你怨爸媽嗎?”

    “不怨”。南月搖頭,“雖然有些不解為什么爸媽會同意讓云拓娶我,不過,爸媽這么做肯定有你們的理由”。

    “沒錯”。趙麗菲點頭,輕擁著女兒的肩,從小,南月就在姜家了,她真的把南月當成自己的親自女兒在養,甚至忘了南月不是她親生的,如果不是后來發生的事情——,“南月,有件事,媽要告訴你”。

    “什么事?”南月亦斂了心神,媽看起來的神色有些不對勁。

    “你的身世,媽媽從來都沒有瞞過你,也一直以為這個世上,除了姜家你沒有其他親人在了”。

    她不是嗎?

    她是爸媽從孤兒院接回來的,現在連孤兒院那些小朋友長什么模樣她都想不起來了,那時候,她還太小,之后事,一直以姜家為中心,如是不是嫁入云家,她一直都這樣過著無憂無慮的生活,與最親最愛的家人在一起。

    “媽——”。

    “一年前,你爸發現有人在調查你的行蹤”。

    “為什么?到底是什么人要找我,爸媽之前為什么不告訴我?”

    “那是你的親人,你爺爺和你哥哥在找你,你的親生父母在你懂事之前就過世了,事實上,你爸也是在一年前才知道,你的親生父母與他相識”。曾經,姜守操與南月的親生父母有過一面之緣,那對夫妻都是好人,一個科學家,一個考古學家,卻死于傭兵之手。

    “事情過去了那么久,他們為什么還要來找我?”她不想回家,而且,她也嫁了人了,對——“爸媽是因為這件事,才同意讓云拓娶我的嗎?”

    趙麗菲輕輕點頭,沒錯,如果不是因為發生這件事,他們夫妻怎么可能會點頭,云拓性情雖然古怪,但是,他們夫妻相信他有足夠的力量保護好南月,還有云家,“如果只是簡單的尋親,爸媽不會大費周章的讓你嫁人,南月,你知道嗎?你身上流的是稀有血型,只有你們一家相傳,現在,你爺爺大病在身,需要換血,他需要你身上的血——”。

    她身上的血?

    嚇,南月猛然打個寒顫,真是詭異的說法,只要她身上的血就會沒事嗎?“不是說有我哥哥嗎?為什么不能用他的血”。何必花費心思來尋她,一個早就被棄了十幾年的人。

    “你的血和他們又不一樣——”。

    呃?

    又不一樣?

    “你親生父親是個科學家,著力研究人力免疫力和基因學,他在你的血液里添加了一些東西,所以,從小到大,你的身體一直都很好,大病小病都不會找上你”。

    南月啞口。

    很多人像她一樣的吧,不是因為她身體里流著奇怪的血。

    “媽,你是在跟我開玩笑嗎?”一定是,肯定是媽媽見到她太開心了,所以一高興就開了個這么大的玩笑。

    “你覺得媽像開玩笑嗎?”

    趙麗菲端莊美麗的容顏依舊,神情卻再真正不過,當家人這么久,南月豈會錯認娘親這樣的表情。

    那絕對不會是開玩笑。

    那么——,一切都是真的。

    不是媽跟她開玩笑,而是老天跟她開了個大玩笑。

    “如果只是要血,我可以捐一些給他——”。血可以再生的不是嗎?捐點血不會怎么樣的,如果那位老人家是她的爺爺,與她有血緣關系,她沒有理由不幫的。

    “他需要換掉全身的血”。

    “啊?”

    “南月,他需要用你全身的血,換給他,你會死的”。

    所以,他們才藏起她,他們才做出錯誤的方向讓對方繼續去尋找,如果在找到南月之前對方就已經承受不住死去,一切就可以恢復平靜。

    云拓這一次出國,除了尋人之外,還有另一個目的,就是將南月藏在基地,他同時也在追蹤對方,結予對方假消息,讓他們途勞無功的去尋人。

    南月,是絕對不能讓他們尋到。

    那個只在乎自己是否活著,根本就不會在意南月死活的老人,不值得同情。

    推薦:李念念一直自以為是的認為自己嫁給了仇人,拼命作了一輩子。可是,當那個人在災難現場獨給她留下了生機後她知道自己錯了。重活一世......贏魚女生言情小說《七零年代學霸小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