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25章
    一尊人像,一動不動的坐在沙發上,她需要時間去消化這個事實,從未奢望過的家人來尋她為的就是要她死,那人還是她的直親屬,如果相認她還必須稱對方一聲爺爺。

    爺爺呢——

    在她的印象中,那是一個和藹可親,縱容家里小輩子胡鬧的長輩,姜家沒有爺爺,聽爸爸說,爺爺在他很小的時候就過世了,媽媽那邊也沒有親戚了,現在鉆出一個來,卻是要她的小命。

    最最讓她搞不清的是她身體里流著盡是奇怪的血,怪不得媽媽有時候會做出一些奇怪的事來,現在想來,全然是因為掩示她的不一樣。

    如果讓學校,讓醫院發現她的血液有異常,那就熱鬧了。

    姜守操擁著妻子,看著女兒,“我們不該這么早告訴她的”。對方擁有一個寵大的機構,雇了幾隊傭兵,就算他服務的組織也不能全然無事的與對方糾纏,一旦鬧開,對組織影響極大,對方無需考慮后果,而他需要。

    光是他一個人,根本就對付不了對方一群人,否則,他早就一槍斃了對方,管他是爺爺還是奶奶的。

    趙麗菲輕握住丈夫的手臂,“南月遲早要知道的,早些知道,早些有所防犯,對她來說,也是好事”。

    “可是,南月這個樣子——”。姜守操仍是擔心,小丫頭像是呆過去了。

    “她會接受的”。知女莫若母,趙麗菲非常篤定。

    二十分鐘過去了,南月終于回過神來,深深的呼出口氣,像是下定了重大決心一樣。“咦,爸媽,你們怎么還在,我還以為你們去睡了呢”。

    “南月,你沒事吧”。姜守操松開妻子改抱著女兒,“要是心里有事,千萬要告訴爸爸,爸爸一定會保你周全的”。拼上他的命,他也不會讓外人動他家人一根寒毛。

    “爸——”,鼻子一酸,真的很感動,這個家,是她姜南月這輩子擁有的最大的財富,“我才沒有什么事呢,只不過接受了一個有可能面對的家人罷了”。

    “家人?”姜守操怒目一瞪,非常嚇人,卻嚇不著他的家人,“你還當他是家人,他可是要換你全身上下的血,是要你的小命”。

    “如果他要,我可以——”。

    “不可以”。趙麗菲不讓她再說下去,“南月,你是姜家的女兒,從你進姜家的那一刻開始,就與他們沒有任何關系,你的命是我和你爸給的,除非有我們的同意,否則,不準你亂來,他的年紀已經很大了,再活也活不了多久,人生必須經歷死亡一關,他時候到了卻還賴在世上不走是想成人瑞嗎?”

    她太了解南月的心軟,南月不會在意用自己的命去換求另一個人的命,那是救人,只要是好事,她是不會拒絕的。

    “媽,我——”。南月欲開口。

    “你想救那老頭”。姜守操大吼,離他最近的南月差點被吼昏了頭,“門都沒有,你要是想救那老頭,就從你爸爸的尸體上踩過去”。他放下狠話,省得女兒一時想不開去做傻事,沒錯,那就是傻事,就算是救人也是傻事。

    “爸——”,真狠,“你不要胡說,好嘛好嘛,我不救,我一定見死不救好不好”,先安撫老爸再說,至于之后的問題,看情形吧,她不會讓家人傷心難過,如果救了別人傷了自己家人,并不值得。

    “真的?”

    “真的”。她點頭如搗蒜,只差沒有把自個兒的小腦袋給點下來。

    姜守操的怒火暫時被安撫了,趙麗菲似笑非似,家里的女人都制得住他,這個大男人啊,就只是個子大些,“時間也不早了,南月,該睡了”。

    “哦——”。南月點頭,隨即發現有些不對勁,“啊,對了,媽,云拓那邊我沒有煮東西給他吃哎,他會不會抓狂”。前后已經隔了很久他都沒有進食了,那個男人平時脾氣就已經夠壞了,一旦餓著肚子,那脾氣就更不要說了。

    趙麗菲神色一斂,撇了丈夫一眼,“別理會他,他那邊,交給你爸就行了,你先去睡”。

    “好”。南月乖巧點頭,去她以前睡的房間休息去了。

    一家三口,全都睡下,好夢正酣,突如其來的門鈴活似催命符一般的直響。

    那聲音可以把人逼瘋了。

    “見鬼——”,姜守操握著槍出了房,不管是誰,他都準備給對方一槍,讓他消消音,從貓眼往外看,是另一張狂怒的臉,一看到那張臉,姜守操的怒火更盛了,該死的云拓,硬成為他的女婿。

    手臂隨意往后腰一插,姜守操沒好氣的拉開門,“半夜三更的你找上門來做什么?擾人清夢是你的喜好啊,有事明天再說”,言罷就要關門。

    云拓眼快手更快,直接閃身卡位,一雙泛著紅血絲的眼直瞪著姜守操,“姜南月人呢?”惡劣的語氣像是在找一只玩劣的小狗。

    “你現在來找,不嫌晚了,要是被那頭的人帶走,南月早就成人干了”。血被抽盡了。

    “哼”。整個基地的人又不是鬼,太多的人見到姜守操帶著一個東方女孩離開,他都不需要打聽,“叫她出來”。

    “她睡了,有事明天再說”。

    “馬上叫她出來”。

    “老子就是不叫,你想怎么樣?”他姜守操不是吃素長大的,這小子以為自己在跟誰說話。

    “她是我的妻子”。

    “她是我的女兒”。

    “她已經出嫁了,嫁夫隨夫”。

    “你是古人啊,現在還嫁夫隨夫,云小子,趕快回基地,明天下午我會送南月過去,現在,閃人”。腳,踢向卡位的那只腳。

    云拓非但沒有閃到外頭去,反倒閃到里頭去,姜守操一個不察,被他躲過,低咒一聲,門上門,直探手,往云拓的肩上砍。

    云拓更快的閃身,再轉身,兩人面對面。

    “別忘了,你的身手是誰教的”。

    “你也別忘了,什么叫青出于籃”。一句話,硬生生的堵了回去。

    “你真該死”。姜守操惱了,也顧不得是大是小,滿腦子只想好好教訓這個不懂事的小子。

    “夠了”。淡淡的聲音,從樓梯口傳來,一襲長袍睡衣的趙麗菲冷眼盯著兩個像小孩的男人,“你們兩個以為現在是什么時候,要是有興趣回你們的基地,打得天暈地暗也沒人管”。

    “老婆”。姜守操軟了聲。

    “還有你,云拓,別以為到哪里都可以為所欲為,南月已經睡了,不許你吵她,你要是想留下來就到她的房里去,不過,不準拉她起來煮飯給你吃,冰箱里有吃的,你要是餓就隨便吃,吃不下你就繼續挨餓,老公,回房”。招喚丈夫,趙麗菲轉頭,不再理會站得直直的某人。

    “南月在二樓盡頭那間,別亂開門吵人”。上樓之前,姜守操咬牙交代。

    轉眼間,一樓的客廳變得寧靜,什么聲音也沒有,云拓一人站在那里,十分鐘過去了,他才動了動,不是往冰箱走,而是上了二樓,進了二樓盡頭那間房,床上的人兒睡得很熟,外頭的聲響半點也沒有驚動她。

    推薦:李念念一直自以為是的認為自己嫁給了仇人,拼命作了一輩子。可是,當那個人在災難現場獨給她留下了生機後她知道自己錯了。重活一世......贏魚女生言情小說《七零年代學霸小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