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30章
    寬敞的房間看起來特別的空曠,整個房間僅有一張床,一個床頭柜和床對面的一片電視墻,入眼的,除了白色仍是白色,只有床上躺著的老人看起來全向泛著黑氣,那是死亡的氣息,一個氣弱的老人,閉著眼,并不平穩的呼吸,這里,該是一個病房,卻突兀的多了一大片的電視墻。

    屏幕一亮,緊接著,房門被人打開,進來的是個二十七八歲的年經人,姓古,叫古千越,英文名字保羅,是床上老人古懷的親孫子。

    “祖父”,古千越站在床前,恭恭敬敬的喚著床上的老人。

    老人睜開了眼,他的臉色雖然不好看,但是,他的眼神卻是一慣的凌利與霸勢,古懷是遠古集團的創始人,一生在商場上打拼,血緣關系淡了,親情對他來說更是可利用的東西,他教出了個沒有用的兒子——

    現在,這個唯一死去的兒子讓他覺得有點用處,那個未曾謀面的小女孩,經過他的手,擁有能治愈人的血脈。

    現在,他需要它。

    需要她身上的血,換給他,他的身體已經不行,四十歲那年才生下孩子,如今,他已年近古稀,壽數將盡。

    “查得如何?”

    “種種跡象向指向北歐,妹妹當初被父親的同事帶回家中撫養,不過,我去查的時候,才知道,那人領養妹妹之后,前后不到一個月,便被帶到了日本”。

    “你說,她人在日本?”老人痛恨一而再,再而三的失敗,他的身體已經撐不了多久,再找不到那個小女孩,他會死。

    而他,不愿死,遠古集團仍需要他來帶領,他還沒有活夠。

    “是”。

    “千越,爺爺最看中你,可千萬別再讓我失望”。

    “是,爺爺”。古千越微微額著,神情未變,他們尋找妹妹的蹤跡已經有很長時間,似乎是他的錯覺,總是有一股力量將他們拉往錯誤的方向。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而床上的老人,未必能等到尋到妹妹的那一日。

    兩邊都是親人,一個從小依附卻不知親情為何物,一個卻從未見上一面,古家的血,又稀又淡。

    真是讓人覺得可笑。

    南月很愛惜自己的身體,如今身體里多了一條小生命,她更是愛惜得不得了,除了替云拓煮飯之外,她還煮更多好吃的給自己吃,將自己喂得飽飽的,一點也不讓自己餓著。

    還專門讓珊妮替她尋來母嬰方面的知識,努力的吸收,第一次為人母,興奮的勁兒自是不一般的,珊妮已經嘲笑過她好幾次了,不過,她一點都不在意,她愛家人,所以,家人越多越好,從她肚子里生出來的孩子自然是更加的喜愛。

    她很警慎,只要肚子里有一點不舒服,馬上就叫人來,不是云拓就是華恩,還有珊妮是最常來的,只是不出任務,手頭上沒事,便往這邊跑。

    華恩隔三差五的上門來替南月檢查身體,當然,他可以確定她的身體非常的強壯,他會一而再,再而三的上門可不是沒有原因的。

    南月擁有稀有的血,這讓他非常的感興趣。

    從醫多年,這樣的事,可是從來都沒有碰到過,若不好好珍惜,可就沒有下一次了,中國不是有句老話叫做“過了這個村,就沒這個店”了嘛,好不容易盼得云拓帶著妻子來一回,還會住上那么久,以后,要見云拓怕是都難,更不要提是云拓的小妻子。

    那個性格惡劣的男人啊——

    云拓一回來,就瞧見某個小女人呆呆的坐在沙發上盯著肚子一動也不動,不知情的人還以為那是一尊石雕,不具任何生命。

    華恩不在,珊妮也不在——

    現在還不到晚餐時間,她也自然不需要進廚房。

    他故意加大腳步事,動作粗魯的很,卻仍是沒有驚動沙發上的人兒,她還是一動也不動的盯著肚子看。

    “你在看什么?”,他站在她的面前,低睨著她的蠢樣。

    “啊——”。一驚,抬頭,“你回來了,晚上了嗎?”看了一眼時鐘,還早著呢,“今天回來的真早,要先休息一下嗎?”

    “不用,我在問你看什么?盯著肚子能盯出什么來?”

    “我盯著肚子是因為覺得今天肚子大了很多呢”。展顏,是一抹美麗無比的笑,三個多月了,現在肚子終于要大起來了,之前平坦的小腹讓她實在是沒什么感覺。

    是嗎?

    云拓盯著她的肚子多看了幾眼,的確,比昨天大了很多,不過,也不可能一天之間大那么多,誰懷孕了一夜之間肚子就像吹氣球一樣長大的,明顯不正常。他俯身,伸手,覆在她的肚子上,硬硬的。

    “你中午吃了什么?”他中午在研究室里用餐,是讓人送過去的,現在她的身體特殊,他特準她可以不用親自去送,省得送出個什么意外來。通常這個時候,中午不是珊妮陪她吃,她就是一個人吃,再不然,華恩會來討一餐,多半是他在的時候。

    “中午啊,那吃的可多了”。說到吃,南月眼兒一亮,懷孕了,是兩個人,所以要吃兩個人的飯,“中午我煮了一大桌子的菜,吃了三大碗飯”。她雙手劃了一個圈,證明真的吃了很多。

    “一大桌?”云拓的眼角微微一抽,看向那張餐桌,“誰陪你吃的”。

    “我一個人啊,不過中午的菜都吃完了,晚上要重做”。

    “你是笨蛋嗎?”一聲吼,像打雷一下,剛剛還聽起來平心靜氣的男人又開始噴火了,“有誰像你這么吃的,你就不怕撐死自己”。一大桌子的菜,三大碗飯,她平食的食量也不是很大,一碗或是一碗半,多吃點兩碗也就夠了,現在不但吃三“大”碗,云拓自然知道廚房碗柜里那只最大的碗公有多大,還一大桌子的菜,她能把肚子鼓成這樣是萬幸,沒有撐破是她命大。

    “你干嘛那么兇啊”。真是莫名其妙,“又不是我一個人吃,現在是兩個人,當然要多吃一點,那時候我很餓嘛,難道任由肚子餓得咕咕叫就填飽嗎?”他是不是看她多吃了點,才發這么大的火,真是的,她自己多吃,可沒有苛扣他的量,他平時吃多少,她仍是讓人家送多少給他了呀。“你真小氣,我不就是多吃點飯嘛,有沒要發這么大的火嘛”。她不服氣的起身,身高不若他高,氣焰可不想比他弱。

    “你就是一個小白癡”。他快要咬碎一口鋼牙,“你就沒覺得吃撐了?”笨女人,總有一天會笨死。

    “吃飽了當然會覺得撐,我還在房里走動一下助消化呢,現在已經不撐了”。不然她也不會坐下來。

    云拓直噴火,卻不能對眼前的小女人做什么,她是孕婦,該死的孕婦。

    火,發在手機上,他狠狠的掏出手機,狠狠的按下按鍵,像是在報深仇大恨一般,電話那頭的華恩才剛接通,連話都沒有來得及插上半句,便被他惡狠狠的一句“馬上滾過來”。給阻得一干二凈,然后,云拓掛上電話。

    “你把誰叫過來了?”南月沒有把云拓的火氣當成一回事,反正他發火已經是家常便飯,哪天不發火才是怪事,“晚上有客人?那我得多準備些食材多做些菜”。說完,就要到廚房去準備。

    長手一伸,將她拉回沙發上坐好。

    那雙眼,用力的瞪她,像是要瞪穿她一般。

    “給我坐好,不準動”。

    “干嘛”,她是個人,又不是個東西,隨便擺在那里就可以不理會,反正東西也不會跑,“云拓,你是吃錯藥了吧”。沒事亂發什么脾氣。

    “吃錯藥的是你,蠢女人”。

    “你才蠢呢,你是世上最蠢最蠢的男人”。

    “你閉嘴”。

    “你才閉嘴,一回來就罵人,我又沒欠你什么,活該當你的出氣桶啊”。

    “我叫你閉嘴”。這一次,一字一字,咬出來的,格外的兇狠,南月撇了撇唇,乖乖的收了聲,他的樣子看起來真的很兇,說不定呆會惹怒他,他會直接下手揍她,現在她可不一定有還手的能力了。

    男人真好,都不需要挺著個大肚子。

    華恩以最快的速度趕來,用最快的速度替南月診,然后,似笑非笑的看著南月,“孕婦實在不適合吃太多藥,不過,小嫂子,下一次你可以少吃一點”。他還算委婉的道。

    “少吃一點?什么意思?”

    “呃——”。真是讓人為難,難道要他說出不要吃太撐的話嗎?“小嫂子,只要營養足夠就行了,不需要吃得太飽”。

    “你是說,不需要吃得太撐吧”,他的模樣,讓南月意識到了些什么,而后,雙眼,緩緩的移回到肚子上,“你是說,我的肚子突然大這么多是因為我吃太多了?”她小心亦亦的問著。

    華恩沒有回答,他點了點頭。

    怎么可能——

    嘴巴驚鄂的張大,久久合不上,華恩什么時候走的都不知道,她怎么會鬧出這種烏龍事來,她明明并不覺得的很撐啊。

    “好啦,我下次少吃點就是了”。偷瞄了仍舊一臉臭臭的云拓一眼,她小聲嘀咕道。但是,她真的不覺得很撐,只是吃得稍飽而已,呃——,看來,她的食量真的變大了很多呢。

    推薦:李念念一直自以為是的認為自己嫁給了仇人,拼命作了一輩子。可是,當那個人在災難現場獨給她留下了生機後她知道自己錯了。重活一世......贏魚女生言情小說《七零年代學霸小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