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33章
    云拓只搬了一些簡單的儀器到隔壁的空房間里,不過,仍有大部份時間,他必須到研究室或是到其他部門去協助調查,現在已經不單單是尋找三名失蹤同事的事,還有基地更多的事情需要他來處理,好不容易他才出國一趟,上頭的老大自然是能怎么用他就怎么用,現在不用,放著也不會生利息的。

    對于工作,云拓向來不會有任何的怨言,他對這一方面若是感興趣的話,根本就不需要商量,他就會接手。

    若是他半點也不感興趣,那么,對不起,就是你下跪救他,他老人家也是不聞不問,不理會你的死活。

    他的確是很任性,而他的任性正被所有人所接受。

    唉——

    晚上十一點,云拓才從研究所那邊往回趕,接下來他會有一天一夜的休息時間,晚餐簡單的吃過南月讓人送過去的食物,到現在,肚子又開始咕咕叫了。

    現在,他倒是不擔心自己會有餓肚子的危機,就算是晚回來,過了正餐時間,她早就知道他的作息,若是晚了,還會留些宵夜放在冰箱里他要是嫌麻煩就直接吃,運氣好碰到她沒有睡她還會替他熱一熱。

    她未懷孕之前,他可是什么也不管,肚子餓了,也不管她是不是正在跟周公聊得正起勁,直接把人吵醒了,告之一聲,“我餓了”。然后,等著吃就行了。

    現在,她懷了孩子,需要足夠的睡眠。

    該死的——

    門,打開,一聲低咒隨之溢出他的口,他沒想過那么早要小孩,最好是這輩子都不要有小孩,偏偏哪個小鬼就等不到時候,這么早上門來投胎。

    火氣正盛,他丟下鑰匙,到廚房冰箱里拿出食物,胡亂塞了幾口,再大大的灌了幾口水讓肚子不再叫囂便打發了。

    云拓從來不認為自己奇怪,比他更怪的老天爺已經讓他見識過了,他吃東西不挑,卻偏偏不是誰煮的東西都能吃得下去。

    明明煮的是同一樣東西,不是同一個人煮的,他一吃就知道,而且,再也吃不下第二口。

    天知道,老天爺到底跟他開了個多么大的玩笑。

    要是他這輩子再也找不到煮東西他可以入得了口的人,是不是他就得活活的讓自己餓死。

    該死的——

    又是一聲低咒,卻比先前那一句放低了聲音。

    推門進屋,他沒有急著開燈,房間里靜得出奇,云拓邁了三步,便停了下來,全身的警覺系統全數打開,黑眸銳光盡現。

    屋里靜得,連她的呼吸聲都聽不到。

    她就算睡得再沉,也不至于忘了呼吸,該不會又把自己埋到被子里了吧,也不怕把自己悶死,他上前,一把拉開被子。

    被子下面,空空如也,不要說是人了,連只小老鼠也藏不了。

    啪——

    房間的燈打開,通明一片,屋內的任何一個角落都被照得一清二楚,什么都沒有缺,獨獨缺了這個時候早該在床上乖乖睡覺的帶蛋小女人。

    “該死”。這一聲,是用吼的。“那三個沒用的家伙,馬上給我滾出來”。他甩開門,到客廳大聲的叫喚。

    一會,便有一道人影出現在他的面前,沒有三個,只有一個,是三人之中的德森。

    “云先生,有什么事?”

    “人呢?讓你們看個人,現在人都不見,你們倒是什么都不知道,一群廢物還活著干什么——”。

    人?

    德森的眼,瞄向南月睡的屋子,“云先生是要找誰?”

    “我他媽的還能找你不成,我老婆呢,這個時候不在屋里睡覺,跑到哪里去了?人都不在家,你們還半點都沒有覺查到,還護什么護”。他的怒意,直染天際,德森卻仍是不動如山,他的職責所在,也確定沒有半點疏忽,人不在這個屋子里。

    “云先生,尊夫人還在屋里”。

    “在屋里,人找出來給我看,找出來啊”。云拓上前,揪著德森的衣襟用力的搖晃,一張臉鐵青鐵青的。

    “吵什么吵”。像打雷一樣的聲音,死人都要吵醒了,半夜三更的,偏有人就不知道要好好睡覺,“云拓,你是生病了沒吃藥還是怎么的?”半夜被吵醒的人是絕對沒有什么好脾氣的,姜東靈冷著一張眼看著一臉火氣的云拓,“要吼要叫到外面去,別在這里擾人清夢”。

    “你還在?”一眨眼,云拓兇巴巴的來到姜東靈面前,“你都在,那她呢?”

    “哪個她?”姜東靈故意問道。

    “姜南月”。云拓咬牙。

    “當然是在這個屋子里了”。白癡男人,屋里的小女人早就被他吵醒了,要不是她攔著,南月自己就出來了,“你瘋了傻了,沒事把人家怎么了?”。姜東靈同情的看了德森一眼,滿臉歉意,“他們很盡責,沒有出半點差錯,現在你的女人在我的屋里”。

    “你的屋里?”他,仍在咬牙,卻瞇起了眼。“什么意思?”

    “姐妹倆睡一張床還需要什么意思”。姜東靈可不愛做解釋這種事情,晚上吃過晚飯之后,她和南月聊著聊著就睡著了,誰也沒有費心的想到南月該回她的房間,都在同一間屋子里嘛,睡一覺又會怎么樣,偏偏有個男人就這樣跑出來大吼大叫,半夜都要把人嚇死。

    “讓開”。云拓不客氣的一把推開姜東靈,粗手粗腳的直接推開她的房門,果真,那個失蹤的小女人正裹著被子盯著她,一臉的睡意朦朧。他什么也不說,直接上前,一把將南月連人帶被子抱了起來。

    “啊,你要干嘛——”。這一抱,南月可算是全醒了,“云拓,你干什么,放我下來”。

    “哼”。

    “云拓——,咦,姐,德森,你們——云拓,你放我下來”。小手一伸,直接扯上他的發,“停不停,你不停下來,我就扯光你的頭發”。

    “停什么停”。他不爽的瞪她,“大晚上的你不回自己的房間睡,跟她擠什么擠,兩個人睡一張床也不怕睡到床底下去”。

    “怕什么,我還不是和你一起睡,也沒有睡到床底下去”。

    “我是你丈夫”。

    “她是我姐”。

    “姜——南——月——”。不知感恩的女人,他還擔心她被人綁走了,她卻安然跟她姐姐睡在一起。

    “好了好了”。她隨意的摸摸他的頭,像摸小狗一樣,“先放我下來,有事咱們慢慢說,被子還給我姐”。

    “你可以走了”。云拓睨著德森,沒有半點放開南月的意思。

    德森會意,什么也沒說,直接隱了。

    云拓這才肯放南月落地,將裹在她身上的被子扔到姜東靈的身上,“還給你”。

    “嘖嘖,真是不懂禮貌的家伙,云拓,別想兇我家南月,否則,我們全家跟你沒完”。放完話,東靈也不多留,拎著被子回房補眠去了,沒睡飽,就沒精神,沒精神人就無力,一旦無力,很累人,她可不會虐待自己。

    夫妻回到房里,先窩回被窩里再說,“你大晚上的兇巴巴要做什么呀,是不是冰箱里的東西不合你的胃口,也是今天的東西冰著不好吃,我去替你熱熱?”一餓脾氣更壞的男人,是餓不得的。唉——,她只好先喂飽他。

    “不用,以后睡在自己的屋里,沒事別和你姐擠在一塊”。

    “是是是,現在可以睡了吧?”

    “……”。

    不回話就是可以了,南月也不跟他多說,現在她是很需要睡眠的,可不想明天一早掛著兩個熊貓眼,“你也早點睡哦”。臨睡之前,她嘀咕了一句。

    推薦:李念念一直自以為是的認為自己嫁給了仇人,拼命作了一輩子。可是,當那個人在災難現場獨給她留下了生機後她知道自己錯了。重活一世......贏魚女生言情小說《七零年代學霸小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