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37章
    南月清醒已經是兩天后的事,她不知道這是一處什么地方,一個雪白的房間就是她所能看到的全部。

    昏迷了兩天,足見對方下的藥有多種,她在一個小時之前醒過來,幾乎在她睜眼的那一瞬間就有人推門進入房間,南月很清楚,她的一舉一動都受到對方的監視。

    簡單的食物就擺在床頭柜上,南月未曾動過,下那么重的藥她開始擔心會不會影響到腹中的胎兒,眼前的食物誰知道里面晃是不安放著另一種更重的安眠藥,說不定這一次她吃下去之后就再也醒不過來了。

    抓她的不會再有別人了。

    是她的家人。

    身上流著同樣的血。

    真是殘酷的事實,她卻不得不接受。

    待南月回過神來,房門早已再度被人打開,房間多了一個人,那人,年紀和云拓差不多大,卻一臉的漠然,看不出任何的表情,像個機器人一樣,微身一顫,一股寒意從心底里襲來。

    “你是誰?為什么把我抓到這里來?”先前送東西進來的人,她也一并的問了,卻得不到半個字眼的回答。

    眼前這個人,該不會只是來收拾碗筷的吧。

    “古千越——”,男人,淡淡的說出自己的名字,“姜南月是嗎?你長得很像母親”。古千越很客觀的評價。

    他與她,是同父同母的兄妹,卻從來不曾見過面,一見面,也已是挽回不了的仇人之姿。

    古千越——

    母親——

    這幾個關鍵字眼已經夠讓南月了解眼前男人的真實身份,云拓告訴過她一些簡單的資迅,卻不曾讓她看過古千越的照片。

    “你——是我的哥哥”。

    “應該是”。古千越坐在房里唯一一張椅子上,“父親和母親只生了我們倆個”。

    “為什么”。為什么他可以如此平靜的說出這些話來,“就算我們不親,但是,至少我們身上流著的是同樣的血,為什么要這么做?”

    “爺爺需要活下去”。

    “所以,我就不需要活下去了”。南月苦笑,她的兄長,說得多么的理所當然,如果換成是小弟,不管是誰提出這么過份的要求,一定會急得跳腳吧。“我的孩子是無辜的,我只希望你們可以讓我把孩子生下來之后再說,到時候,無論你們想要什么,我都心甘情愿的給”。她的孩子已經六個月大了,再過幾個月就可以來到這個世上。

    “你認命了?”古千越幾不可見的挑了挑眉。

    “不認能成嗎?”她也不想認,這又不是什么好命,但是,她不蠢,古家能夠讓人混進基地,且如無人之境的把她帶到這個地方來,足見古家的能耐,若不是古家的勢力太強,爸爸和云拓也不會只帶著她躲起來。

    她不曾認真的了解過古家,但是,她知道事情若想挽回怕是不容易。

    “不過,我還要聲明一點,你們也可以不讓我把孩子生下來,大不了我先咬斷自己的血管,把身上的血流光,來個兩敗俱傷”。誰也不需要怕誰。

    那個老頭——是的,那個人根本就不是她的爺爺,到這一步,她才有如此深刻的體會,能把一個好好人的教養成這樣的老人,可想而知,他的心有多冷。

    “我不會讓你有這個機會”。古千越起身,“爺爺已經等得太久,再過幾個月,他是等不下去的”。

    “不需要太久,三個多月就可以了”。

    “對一個快死的人來說,三天都嫌太久”。

    “那就是不同意了?”他一點被說動的樣子都沒有,“是想要逼著我死嗎?我不會甘愿受你們的擺布,我爸爸和云拓也會來救我的”。

    救?

    古千越似乎聽到一個極好笑的字眼,他突然大步向前,走到窗前,一把接開窗簾,“你瞧瞧這個地方,可不是你所呆的基地所能比的,古家在這里可是花費了不少的心血,只怕你的養父和你的丈夫沒有那個能耐進得來”。

    一眼,僅是一眼,南月的心咚的一聲,直落入谷底。

    這——是什么地方。

    完全是在地底下。

    時過三日,她還是好好的,那個古千越沒有帶著怪老頭來找她,也沒有把她帶到什么奇怪的地方去。

    每日按三餐送上食物,也不管她吃不吃,醒來餓了兩頓,南月還是決定要吃,未來會有什么變化,誰也不知道,她可不想自己是被餓死的。

    房間顯眼的偌大屏幕,突然開啟,屏幕上出現一張大床,床上坐著一個骨瘦如柴的老人。

    只有那眼神,仍是顯著霸氣與陰戾,仿若高高在上的神。

    南月不喜歡他的眼神,那種唯我獨尊的驕傲向來是她最看不直的,云拓也是這種人,他向來只憑自己的喜好,眼前的老人只會更甚。

    久久,兩人對望,好半晌之后,老人才開口,在老人的身畔,出現古千越的身影。

    仍舊一臉的冰霜籠罩,仍是沒有任何的表情。

    “千越告訴我,你想自殺?”

    “沒錯”。南月重重的點頭,“雖然你是我爺爺,但是,我不會叫這一聲”。他,根本就沒有資格當人家的爺爺,不管是她,還是古千越,“如果不讓我平安的生下腹中的孩子,我也不會讓你得到我身上的血”。

    “是嗎?”老人不屑的冷哼,“倒是很有骨氣,這種骨氣可不能當飯吃,千越說服了我,不過,三個月太久,我只等一個多月,只要孩子一滿八個月,能生也得生,生不下來就剖開肚子拿下來”。

    一顫,再顫,光是他的說法就夠讓南月躲在被窩里顫上一整天也停歇不了。

    這不是一個老人,這根本就是一個惡魔。

    “他,他是怎么說服你的?”她樂觀,但是不會樂觀的以為全天下的好運都會站在她這一邊,古千越對她并沒有感情,他與他身邊的老人才是相處二十幾年的人。

    老人突然笑了,笑得整個身體都震起來,而后,一陣猛烈的咳,像是要把心肝脾肺全都咳出一來一般。

    古千越端上的水,他喝了一口,仍是被咳出來了。

    老人任憑古千越拭干他身上的水,老半瞇著眼看向屏幕,“你肚子里懷的可是雙生子——”。停下,喘氣,“他們身上流著你的血——”。再停,再喘,“為了保險起見——就先用你孩子的血試一試”。

    呆怔了好半晌,南月才有反映,她全身發顫,氣得咬牙切齒,原來,這就是她至今安然無漾的原因,他們不僅僅是要她的血,還要她腹中胎兒的血。

    “休想”。

    “你想自殺隨便你,你的一舉一動都受人監視,這里有世上最好的醫生,你自殺一次,他們可以救你一次,你自殺十次,他們也可以救你十次——”。古千越很平靜的說明。

    “既然有大夫為什么還要我”。她握緊雙拳,這些不可理喻的人,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們都是瘋子嗎?古家人流的都是不正常的血脈,都會發瘋嗎?

    “他們的醫術再高明,也需要你身上的血,那是最好的藥”。醫術高明又有何用,無藥仍是束手無策。

    “變態”。

    推薦:李念念一直自以為是的認為自己嫁給了仇人,拼命作了一輩子。可是,當那個人在災難現場獨給她留下了生機後她知道自己錯了。重活一世......贏魚女生言情小說《七零年代學霸小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