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41章
    華恩被云拓直接拎到莫城,什么都沒有解釋,強行將莫名其妙的華恩給綁過來了,動作還粗魯的很,直到姜家,趙麗菲向華恩說明原委之后,他才明白讓云拓抓狂的原因。

    可憐的小嫂子,遇上這樣的事情,誰也不愿意。

    “你們真的要消掉她這一部份的記憶?”他問。

    “沒錯,也僅止于這一部份,你不要自作聰明的把她所有的記憶都消除”,云拓一臉陰沉的看著華恩,他的心情仍舊非常的壞,“如果她真的什么都記不得了,我也會讓你把活著的記憶忘得一干二凈”。

    呃——

    只有死人才把活著的記憶忘得一干二凈。

    這個男人明明就是在恐嚇他,華恩心里直嘆息,明明是他求人,卻搞得像別人求他似的,真當他是神了。

    好無奈。

    “云拓,你太看得起我了,基本上人是無法用任何一種方式奪去曾經存在的記憶,我所能做到的僅是讓她潛意識的不去記起而已,至于成果如何,請不要抱太大的希望”。他的正職是個醫生,可不是個催眠師,不要用這么看重他也沒有關系,他一點也不在意。

    “你做不到?”某人開始瞪眼了,看樣子下一步是打算動手了。

    “我盡量,天底下沒有太過絕對的事,云拓,你不能太為難我,否則,我只能建議你去找別人了”。華恩事先聲明,可不想到不能挽回的地步再來爭這個。

    “還有誰可以找?”云拓還真的打算換人。

    華恩再度嘆氣,他的意志也太不堅定了吧,找他是因為無人可找了嗎?“我師父”。

    “他在哪?”

    “旅游去了”。

    “他在哪?”云拓加重了聲音,已顯不耐。

    “告訴你,你也找不到他的,他到上帝身邊旅游去了,一時半會怕是回不來”。華恩倒是希望他的恩師還活著,那么,他就不需要直接面對云拓的質凝與壞脾氣了。

    “該死——”。拳,緊握,云拓需要極力的忍耐才能控制住自己不把拳手招呼到華恩的身上去,“由你來,就今天,你最好有絕對的把握,要是出了一點差錯,我也會找上你”。

    “你不能這么不講理——呃,好吧,我盡量”。摸摸鼻子,華恩算是認載了,誰讓他倒霉的碰上姓云的,當然,遇上姜家可不算倒霉,姜家的東靈丫頭可是他看中的,未來說不定能與云拓來個連襟,雖然,這并不是什么幸事。

    為免南月拒絕抵抗,華恩先給南月打了一針鎮定劑,在她暈暈沉沉快要失去意識之前,才進行這一切。

    時間,并不長,前后加起來,不過只有十分鐘。

    而后,華恩出來了,南月也因為那一針鎮定劑而限入沉睡,至少要三個小時之后才會醒過來。

    “我已經暗示她忘記最痛苦的部份,相信對她來說,最痛苦的就是失去了孩子,她會忘記自己曾經懷有孩子”。華恩道。

    姜東靈莫名的瞄了云拓一眼,“那可不一定,說不定南月認為嫁給云拓也是痛苦的事,一并的把嫁給云拓的事也忘了要怎么辦?”到時,云拓只怕真的抓狂要殺人了,她再瞄了眼那個庸醫,“勸你還是早點離開吧,晚了怕是有生命危險”。

    “你這是在擔心我嗎?”華恩一怔,即而笑到,“東靈要隨我一起回去嗎?我可以教你的東西還有很多哦”。利誘啊,這會云拓和他的妻子不住在基地,連帶的東靈也不可能再住進基地,往后要見面,還真的不如以前方便。

    中國有句老話叫“人算不如天算”,果真如此,姜東靈從來不曾給過他好臉色,倒是讓他記掛在心上了。

    無奈啊。

    他,卻很樂意接受。

    “不用,你的東西留著自己用吧,我學了也沒用,不過,這一次還真的要謝謝你教的催眠術,幫了大忙”。

    “是你的領悟力強,短短時間就能學到這種程度實在不容易”。為人師的可半點也不吝嗇贊美自己的弟子,東靈學的極快,他不過是在她面前露了幾手,不曾真正的教她,呃,前提是她并沒有那個心思跟他學,看著看著,她也就會了,是個聰明的女孩。華恩這輩子最愛跟聰明人打交道,更何況,還是個讓他心儀的聰明女人。

    難得有女人能入得了他的眼,一旦遇上,他又怎么會錯過呢。

    “快走吧,讓我弟送你,秋棠——”。

    “不用叫,我還不打算走”。華恩悠閑的坐上沙發,自己動手倒上清水,飲上一口,“為了保險起見,我還是等你妹妹清醒之后確定情況再說,也省得云拓再一次把我給拎過來,你知道的”。他朝她眨眨眼,“那滋味兒可不好受”。

    “你眼抽筋啊”,姜守操一旁看著火大,“沒事別對我女兒眨眼,她可不是你在外頭的野花野草”。想動他的女兒,華恩這顆花心大蘿卜還不夠格。

    “姜老大,你可不能這么說”。華恩真的是委屈極了,“那可不是我愿意的,人家要巴上來我也沒有辦法”。

    “你是木頭啊,人家巴上來你不會扯下去,這樣的男人一點節操都沒有,東靈,你要看仔細,別被他的花言巧語給騙了”。

    “老爸,你太緊張了,他有幾斤幾兩我清楚的很,不需要再看了”。姜東靈可沒有那么好的心情去瞧華恩,“我進去和媽一起陪南月”。

    “嗯”。姜守操點頭,聽女兒這么說,他可是放心不少。

    華恩的臉,卻黑了一大變。

    他的心,被重重的傷到了。

    這一家人,是上輩子跟他有仇要等到這輩子來報嗎?偏偏他還蠢的坐在這里讓人家傷,最笨的人該屬他自己了。

    四個小時之后,南月才清醒過來,在她睜開眼的那一瞬間,什么也不需要說,所有人都知道事情是怎么一回事。

    她的眼神變了,不再充滿著痛苦與茫然,而是濃濃的不解。

    “咦,你們為什么都在這里?這是哪里?爸,媽?你們回來了嗎?什么時候回來的?”她,又恢復成原來的姜南月,心里在沒有陰影,沒有痛苦,開朗的笑,開朗的聲音,一切的一切,是那么的讓人懷念。

    趙麗菲緊緊的擁著這個吃盡苦頭的女兒,“傻丫頭,這兒是莫城,你們三姐妹一起來度假的,還有云拓,你忘了?”

    忘了?

    眾人的神智一揪,還真的擔心她忘了云拓,不,該說一半的一半,至少,姜守操認為南月忘了云拓是好事一件。

    “云拓舍得出門?”她不敢置信的盯著云拓,還真是他,他不是萬年不動的嗎?“咦,你怎么瘦了這么多?”整個人整整少了一圈,她很久沒有喂他了嗎?

    “……”,已經瘦了一大圈的人一句話也不說,只是盯著她,盯得南月心里毛毛的,呃,他的樣子,看起來怎么比以前更加的怪異了,難道是因為出了云家的關系,“呃,你要是餓,我這就去煮東西給你吃,拜托你不要這樣盯著我”。

    “不用”。云拓出聲,聲音卻低啞的可以,“你的身體還很虛弱”。

    “是哦,為什么我的身體會這樣,好像沒什么力氣”。

    “你水土不服啊,一直暈暈沉沉了這么久”。

    “哦——”,為什么以前不會,她也不是第一次來莫城了呀,照說要水土不服也是第一次吧,好摸不清頭腦哦。

    “你有覺得哪里不適嗎?”華恩越過眾人,極優雅輕柔的道。

    “他是誰?”南月不解的看著眼前的外國人,是個陌生人呢,雖然覺得有些眼熟,不過,她應該沒有見過他才是。

    “他是路人甲了”。姜東靈將華恩往后扯,“你身體不適的這段時間,剛好是這個人來負責診斷”。

    “哦,那他的技術實在不怎么樣?”。南月小心喃喃道,否則,她哪需要躺那么久啊,躺得整個人像是廢了一樣,“媽,我想起來走走,骨頭好酸”。

    “好好好”。趙麗菲連連應聲,“東靈,秋棠,快過來,扶南月起來走走”。

    “不用”。云拓快人一步上前,一把將南月抱了起來,“你要上哪?”

    “呃——”,小臉,染上一抹尷尬,當著這么多人的面,他還真的不怕丟臉,“到院子里吧”。

    “嗯”。某人應了一聲,抱著她,也不管房間里還有其他人,直接邁步離開房間,到院子里去了。

    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同時一聲嘆。

    這樣的結果,應該是最好的吧!

    推薦:李念念一直自以為是的認為自己嫁給了仇人,拼命作了一輩子。可是,當那個人在災難現場獨給她留下了生機後她知道自己錯了。重活一世......贏魚女生言情小說《七零年代學霸小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