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42章
    為了避免南月在這邊一不小心觸景傷情,姜家全員贊成讓南月回家去,等到南月的身體稍稍養好些,云拓便帶著南月,身后還有姜家四口一同回國。

    “先讓南月在這邊休養”。

    “我帶她回云家”。

    “云家是要回的,先在這邊住段時間,你父母也不需要那么擔心,而且,我們一家人可都是為了南月回來的”。趙麗菲現在可不放人,“南月的身子需要好好的調養,還有你也一樣,跟你回家豈不是又要南月親自做吃的給你”,她這個為人母的可看不過眼,“留在姜家,吃一頓餓一頓吧”。

    誰讓他自己沒有口福。

    再好的美食到了他的嘴里也是食之無味,說食之無味還真是相當客氣的了,事實上,再美味的食物到了他的嘴里根本就是食難下咽。

    趙麗菲給他兩個選擇,硬吞下去,或是餓著肚子。

    在姜家,南月身子未好之前,可不會像伺候大老他一樣的伺候他。

    云拓板著一張臉,仍是讓南月住在姜家,而他,自然也住在姜家。

    他需要南月的食物才能活下去嘛,南月在哪,他自然也在哪了。心里,沒有陰影,一向開朗的南月好的很快,付紫上姜家來看過她,云天白夫婦也上姜家來過好幾趟了,特別是云夫人快要天天上姜家來報道了。

    南月懷孕的事,她知道,南月孩子沒了的事,她也知道,卻不能在兒媳面前表現出來,還不能互相安慰,這得需要多大的忍耐心哪。

    可憐的孩子——

    經過趙麗菲細心的調養食補,一個月之后,南月的身體已經恢復如常了,她的下一個目標就是把云拓培養成一個什么都能吃的人,而不是只吃她做的菜。

    那樣很危險,借著住在姜家的這段時日,南月和她媽媽每天都互相做些同樣的菜色,混一混再端到云拓的面前。

    同樣的菜色,同樣的料理手法,南月還是趙麗菲教出來的。

    如此,花了半年的時間,他終于可以吃得下趙麗菲煮的食物,南月一高興就搬回云家繼續實驗,婆婆煮的,云拓仍是會吃的。

    但是,云家大廚的手藝仍是不可避免的被云拓給摔了出來。

    “你是我老婆,你不煮飯給我吃,你還想做什么?”被揪來扯出的一段時日,云拓的脾氣也暴發了,“你天天都在家,順道煮一煮就行了”。

    說得真是輕松啊!

    南月不悅的兩手插腰,“你有沒有搞錯,我們這么做可都是為了你好,結果呢,你一點都不曾顧及我們的感受,如果不那么挑食,受益的仍是你啊,如果萬一我遇到點什么事,你不是要餓得半死”。

    “閉嘴”。

    “我還沒說完呢——”。

    “我叫你閉嘴”。她愛說,他任由她說,偏偏,她硬要說出他不愛聽的話,“到時候就算是餓死,那也是我自己的事”。

    “不行”。她絕不妥協,“我得再去想想法子”。

    丟下他,她直接下樓找婆婆商量對策去了。她的想法與做法,云家和姜家的人都是非常的支持她的。

    云拓不能再那么特別下去,要是萬一南月身體不適需要休息呢,難道還要她操勞著替他張羅食物嗎?

    這么一個不體貼的男人,可是沒有一個女人能真的愛上了心的。

    事隔半年多,基地傳來最新消息,古家當家換人了。

    “你說什么?”

    電話那一頭的華恩還真的當云拓沒有聽清楚,又大聲的再重復了一次,“古家現在的當家是古千越,老頭已經不行了”。

    “不行是什么意思?”

    “不行就是不行,呃,死了的意思”,華恩可不敢拿這個驕,就是在電話里頭,云拓傳遞的氣息也夠人受的,“要是你還不清楚,我可以馬上搭機到你面前跟你講清楚”。他也很久沒有見過姜家東靈姑娘了,很是想念呢。

    姜家東靈姑娘肯定不想他,要是他再不主動一點,兩個人豈不是就像兩條平行線越行越遠,一點交集的機會都沒有了。

    “你不用滾過來,把話說清楚就行”。云拓不耐的道,“那老頭不是已經換了血,為什么還那么早死”。他的聲音,隱含著殺手。

    那個該死的老頭,他會親生結果了他。

    他不該死得這么早。

    在他手上還沒有握有足夠的籌碼之前。

    “還有一個好消息要告訴你,你的兩個孩子沒死,古千越來了一招貍貓換太子,拿普通的血應付那個老頭,半年是大限,現在最具威脅性的人已經死了”。

    “該死——”,云拓暴跳起來,“古千越一早就打算這么做,他為什么不早點做,非得等到那個時候”。硬生生的把未足月的孩子從母體剝離,那就是他成為兄長的仁慈嗎?

    電話那頭,華恩在搖頭,“云拓,別小看古家,古家有現在的規模,古老頭的能耐,你該知道的,古千越再厲害在古老頭還有意識之前他是什么也做不了,至少,他已經把傷害降至最低,不過,接下來還要告訴你一個壞消息,古千越已經認養了兩個孩子,現在你的兩個兒子已經是古千越的兒子了”。與云某人是一點關系都沒有。

    “他要孩子自己去生”。云拓大吼。

    “他這輩子是不打算結婚了,所以,你兩個兒子就免費給他傳宗接代了”。

    “該死——”。若非華恩的話還沒有說話,云拓會直接掛電話,“我會親自去找古千越”。

    “勸你不要”。華恩立刻出聲制止,“就算真的要做些什么,也不要這么快,至于再過半年一年的,你的小妻子才剛剛在潛意識里遺忘曾經的痛苦,現在再硬生生的把它刨出來,那對她來說,無凝是最殘忍的事”。

    “……”,電話的一頭,沉默。

    “古千越為人深沉,但他做事絕不手軟,連自己爺爺都可以設計,不要說是他妹妹的孩子,現在他認了兩個兒子,是絕對不會輕易還給你的,你要有心理準備,長期做戰”。

    “云拓,你有在聽嗎?這件事最好不要聲張”。

    “云拓——”。

    回應華恩的,是通訊中短的嘟嘟聲。

    推薦:楚千塵重生了。她是永定侯府的庶女,爹爹不疼,姨娘不愛,偏又生得國色天香,貌美無雙......天泠女生言情小說《錦繡醫妃之庶女凰途》已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