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46章
    “難吃”。雖餓,但是,云拓并沒有多少胃口,他沒有任何食欲想要吃東西,不過,入口的食物還是吞進了胃里,誠如大哥所說,就算面前擺著的是豬食,他也要吞下去。“是誰煮的?”這種口味,他沒有吃過,不是家里的大廚煮的,也不是媽做的。

    “老爸”。云家老三很爽快的給他答案。

    云拓一怔,抬頭,“你說什么?”是他聽錯了嗎?

    “你沒聽錯”。云饒聳聳肩,“很幸運,這是老爸第一次親自下廚煮東西給別人吃,連老媽也沒有嘗過”。他想,老媽一定不介意沒有嘗過老爸的手藝,光是看老爸下廚的樣子就知道了。“所以,你把東西全部吃掉吧,不然老爸的面子可過不去”。

    云拓皺了皺眉,沒有說什么,面無表情的把眼前的食物掃得一干二凈。

    “我上去了”。

    “不行”。云樊眼明手快扯回弟弟,“不急著上樓,先在這里坐一回,我們有件好玩的事要告訴你”。

    眸光一轉,泛著兇意,半瞇著眼,睨著兄長,“你是說,要談一談先前聯手把我敲昏的事?”話中泛寒,“很好,我很樂意談一談”。云拓開始不急著走了,坐回位上,“來吧,談一談,是誰動手把我敲錯的,是你?”看向云樊,“還是你”掃向云饒,“就算是親兄弟,也要明算帳”。他可不想吃這悶虧。

    呃——

    云饒故意東張西望的,手是他動的,誰讓他是最小的,總不能讓老爸和大哥動手吧,不過,千萬不要讓二哥知道,隨他猜,沒證據他是不會冒冒然出手的。

    “不是談這個”。云樊可無故再回顧過去,沒有談的必要,何必把時間浪費在已無意義的事上。

    “那要談什么?”

    “再等等,十分鐘之后再談”。如果,到時候他還沒有吐的話。

    “有什么事必須等十分鐘”。云拓開始不耐,“你們要是想打啞迷,盡管打個夠,不要扯上我”。他沒有這個興致。

    真是急性子,半點耐性也沒有。

    云樊搖頭,也不勸他,“也好,那就先說吧”。說完之后,差不多也該過了十幾分鐘,到時候,他是吐還是沒吐,一切都可以看出結果,看看米卡羅大師的用心到底是不是真的派上了用場。

    “有話就說,別婆婆媽媽的像女人一樣”。

    “這句話我記著”。鏡片后的眼,微微一瞇,云樊有些不悅,“以后有機會會還給你的”。這是在罵他。“阿饒,你來說”。他撇了小弟一眼。

    “我?”為什么是他?他只是想在一旁瞧瞧熱鬧就好,“呃,好吧——”大哥撇過來的一眼,還真是寒人的很,“事情是這樣的——”。他將米卡羅大事所說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訴云拓,沒有半點隱瞞,超好的記憶力幾乎讓他把先前聽到的原話復述。

    云拓越聽,臉色越沉,眼光越深,最后,他狠狠的瞪了小弟一眼,“你們覺得這樣很好玩嗎?隨便找個人來,要是有用的話,早就有用了”。這二十幾年來,也不是第一次有人替他看情況。

    他是個再正常不過的正常人,可沒有哪里需要別人來說三道四的。

    “你剛才吃下的是老爸親手做的東西,如果米卡羅所說的都是真的,那么,在這個世上,你能吃下的就只有南月,爸媽煮的東西,如果他們三個人都不在了,你就等著餓死”。真蠢的失,立下這樣的誓言,分明是不想下輩子好好活著。

    無論是父是母,若無意外,定然是比孩子更早的離開這個世界,夫妻之間也未必同年同月同日死,除非他比南月早死。

    否則,也活不了多久,遲早把自己餓死。

    “你們說的是真的?”

    “騙你有什么好處?”

    不可能,他什么也記不得,如果真是那樣的話,他該有印象,那個什么破大師不是說他的潛意識嗎?他為何沒有半點感覺。

    一聽就知道是胡說八道的。

    不過是恰巧把他們的情況對上而已。

    他不信。

    “阿拓,那是深度催眠,有可能挖出你連自己都不知道的心結所在,否則,還要心理專家來做什么,你的問題不在于身體,完全是心理問題,現在也找出來了,很恭喜你,剛在前不久,放走了唯一可以讓你不餓死一直活到老的人”。

    “你閉嘴”。云拓惡狠狠的吼向云樊,“是或不是我自己最清楚,就算我餓死了,那也是我的事”。

    “如果你不姓云那就是你自己的事”。他也沒有那個興趣去理會外人的事,云氏企業有許多事情等著他去處理,他可沒有閑工夫到處多管閑事,“你這臭脾氣,就跟你的心理問題一樣嚴重,阿拓,你得好好想想,這輩子,除了南月之外,你就真的要孤家寡一個了”。而他們,誰也不樂見他這樣孤單。

    沉默——

    許久之后,云拓上了樓,把自己關在房里,不管先前吃下肚的是誰煮的,是多么的難吃,這一次,他真的沒有吐。

    有許多說不通的地方,這么多年來也總是沒有個說法,找不到一個確切的說法,他已經習以為常了,現在才來告訴他,這一切,關乎前世今生,真的讓他惱火的想要把那個米卡羅揪回來狠狠的揍一頓。

    他不是替人解憂的,他是替人添麻煩的。

    沒有了解之前,他可以無視這個問題的存在。

    現在知道了,要信,或是不信?誰能跑到前輩子去瞧清楚情況。

    “該死——”。拳手起,往床上狠狠敲去,“前世是人是鬼,我一點也不在意,這輩子要怎么樣那是我自己的事”。他知道該怎么做。高挺的身軀起身,用力的推開房間與工作室之間的門,砰的一聲,把自己關在工作室里,那雙黑幽的眼,泛著冷光,眼前的障礙,他會一點一滴的解除。

    到時候,無論是前世今生也好,是鬼是神也罷,他都會一一擺平的。

    推薦:李念念一直自以為是的認為自己嫁給了仇人,拼命作了一輩子。可是,當那個人在災難現場獨給她留下了生機後她知道自己錯了。重活一世......贏魚女生言情小說《七零年代學霸小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