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48章
    卡特,被人稱之為魔鬼,完全是因為他的處理手段與心性。南月知道這個名字,云拓和老色總是以魔鬼卡特稱呼他,當初,在古家孤島上救她的那些人之中,也有他,不過當時的情況非常的混亂,她的精神也不好,并沒有注意到有這么一號人物。

    倒是云拓對這個男人從來不假以辭色,不談則矣,一談也是咒罵了事,她可不認為眼前的這位先生與云拓的關系能稱之為朋友。

    云拓的朋友還真是少之又有,僅有的,也是怪胎。

    “你好,那么,你這里來是找云拓的嗎?他并不在美國”,卡特的消息應該不至于這么不靈通吧。

    “我不是來找那個怪物的”。卡特聳聳肩,“請給我一杯咖啡,謝謝”。

    一會,南月將咖啡送上,還副送店里的小點心,當是招待,“請慢用”。

    卡特抿了一口咖啡,不算極品,味道倒也還不錯,在這種小地方能品嘗到這樣的咖啡已經算是不錯的了。執杯的手,放下,橫在腿上,交握著,深藍的眼眸半睨著南月,“他肯放他的妻子獨自在異國開店還真是讓人想不通”。

    “我不是一個人”。他的說法讓她覺得好笑,他應該認識老爸的,“現在我們一家人都住在莫城”。

    一家人?

    卡特有趣的挑了挑眉,“看來,云拓已經不算是你的一家人了”。否則,老婆怎么會棄丈夫而去,云拓當初的情緒反應是那么的激烈,好不容易把老婆給救回來了,他倒好,“你是在怪他沒有能力保護你嗎?”讓妻子受苦的男人,的確是要不得。

    他就絕對不會讓自己的女人受到半點傷害。

    “怎么會呢,云拓除了脾氣稍壞一些,其他的都很好,他有能力保護我,只是,夫妻之間有許多事情不是那么簡單的,卡特先生——”。

    “我姓克羅德”。

    “克羅德先生——”。南月從善如流。

    “你可以直接叫我的名,不需要加上先生,咱們也算是熟人了”。

    “卡特——”。這個男人還真是難侍候啊,“那你慢用”。

    卡特沒有急著“慢用”,雙眼掃了一下四周,很安靜,很詳和,“不介意坐下來陪我聊聊天吧”。他指了指對面的位置。

    “可能不太方便,我還要看店”。

    “如果有客人來,你隨時可以去招呼”。

    南月猶豫了一下,不過,客人的要求只要不過份,她都會順應,于是,她坐了下來,她也很想知道這位卡特克羅德先生到底有什么事情要跟她聊的,他們之間可沒有熟悉到互相品咖啡聊天的地步。

    “你丈夫——”。

    “我前夫”。南月心里嘆息,覺得還是有必要重申一下,省得到時候卡特問起云拓,她也好有個理由拒絕,“我們已經離婚了”。

    離婚?

    真是個奇妙的字眼啊,卡特眸光一閃,眼前的女人,可是擁有著治病救人的血,世上難得一見的寶貝,云拓那家伙好不容易能娶得這樣的寶貝回家,倒是肯放了她。怕是因為古家千越手中的兩個小家伙吧。

    不過,眼前的女人表情似乎太詳和了些,卡特覺得有些怪異。

    “據我所知,云拓并不是一個會接受妥協的男人”。

    “沒錯”。這一點,南月非常認同,“不過我們仍是離婚了,所以,克羅德先生要是有什么問題不妨直接去問云拓,我相他會很樂意回答你的”。

    “那可不一定”。那家伙的脾氣,他清楚,手,再度持起精巧的咖啡杯,卻不急著喝,“東方的女人母性極重不是嗎?你們都有孩子怎么舍得離婚”。他好奇。

    孩子!

    他在胡說什么。

    “克羅德先生,恐怕你的所知有誤,我和云拓結婚三年從來沒有孩子”。她自己有沒有懷孕還不清楚。

    她的聲音很脆,很響亮,雙眼的神色也很堅定,卡特從她的表情中看不出任何的猶凝,可見,她說的是真的。

    她忘了曾經懷有孩子,也忘了孩子是如何脫離母體,更忘記她的孩子還安好的寄存在古千越手里。

    一個失去了過往記憶的女人,真是有趣。

    卡特眸光一閃,云拓什么都沒有告訴他,的確,那個男人很悶騷,這一次,他倒是遇上好玩的事了,可不能輕易錯過。

    “南月——,不介意我這么叫你吧”。唇畔,揚起俊朗的笑,卡特原就是一個好看的男人,西方人獨有的高大身材和深刻的五官,一雙深遂的藍眸和帶笑的唇,更是讓他的外表加了好幾分。“我與你父親姜守操也是舊識了”。

    “你可以叫我南茜,我的英文名字”。在這里,她也習慣了別人叫她的英文名字,她的中文名字,也只有家人叫。

    “南月比較好聽”。卡特沒有把她的建議聽進耳里,“我會在莫城呆上一段時間,這段時間,南月,還請多多指教”。

    南月怪異的盯著卡特,心里的警鈴一個勁兒的響,這個男人似乎是懷有某種目的而來的,但是,她卻瞧不清他到底是為了什么而來。她不過是個平凡的女人,如何能和魔鬼卡特對上手,他想從她這里得到什么?“不如讓我父親來招待你”。她,就免了吧。

    聞言,卡特揚頭大笑,真是個有趣的女人。

    “不不不,你父親有你父親的事,我可不想與他相見兩相厭”。要是那顆老姜知道他招上他的女兒,怕是早就點上引線要引爆了。“你不需要太緊張,我對你沒有任何企圖,不過是有些玩心,相信我——”。眉一挑,“交我這個朋友對你來說肯定沒有任何損失”。

    “是嗎?”南月笑的有些勉強,“也好,克羅德先生要是想喝咖啡看書,請盡管來”。她當他是一般客人招待就是。

    “好”。一口,飲盡杯中的咖啡,克羅德起身,“這一次讓你請,下次我會再來的,到時,或許能帶些你感興趣的消息過來”。

    話落,他就這樣走了。

    南月呆了呆,直到看不到卡特的身影才回過神收拾桌子,她怎么就覺得卡特是話中有話呢。

    他到底會給她帶來什么好消息?

    身子,禁不住的一顫。

    應該不是什么好消息!

    推薦:李念念一直自以為是的認為自己嫁給了仇人,拼命作了一輩子。可是,當那個人在災難現場獨給她留下了生機後她知道自己錯了。重活一世......贏魚女生言情小說《七零年代學霸小媳婦》。